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大屁股下,垫着一个软枕。

    这副形状,分明是巫山结梦,雨露初收,但那位和他游巫山,对她施雨露的人呢?云梦襄名震四海,上官明威震八荒,他们全是经历过多少战阵,见识过多少大风大浪的人,但也从未遇见过这极怪事!与这“娘娘”合欢之人,是鬼魅吗?………不可能!但除了甩魅,谁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无影无形地,突然消失?就在云梦襄、上官明、阴玉华、阴素华等满腹惊疑,莫明其妙之际,那位“娘娘”,已从垫腰软枕上,挪动着她那肥大屁股,慢慢坐起身来。

    这一起身,胸前立时垂吊上两只-粉袋般的巨大Rx房,两颗乳头,竟如龙眼大小,色泽深紫近黑,但一身皮肉,却又白又细。

    她在看。

    男人看人,多半先看女人,女人看人,则当然先看男人。

    “白骨魔女”阴素华号称苗-第一美女,“白骨公主”阴玉华也是绝代容光,但那位“娘娘”,却连眼角余光都未对她们觑上一觑,只把三角眼中的色欲目光,盯在“沧海巫山”云梦襄,和“玉面鬼谷”上官明等两位风流俊客身上。

    因她目光直勾勾地,一瞬不瞬,不单把上官明看得有点脸红,连号称“风流三剑”之一,平生惯在脂粉堆中打滚,真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的云梦襄,都有点耳根发热!“嗯!真还长得不错,但不知道是不是经不起两回合,便会卸甲丢盔,中看而不中吃的银样蜡枪头呢?”

    云梦襄因自己刚刚被凶僧花花罗汉,视为“银样蜡枪头”,如今又被这位“娘娘”,加了同样的封号,不禁目注上官明,对他摇头苦笑!“放屁,死不要脸!”

    “白骨魔女”阴素华开了腔!她在新婚燕尔,初享人生乐趣,当然明白夫婿“玉面鬼谷”上官明,既中看,又中吃,是个“马上”“枕上”的双料英雄,遂情不禁地,要替上官明被辱出气,对那“娘娘”,怒骂出口!人影一幌,那位“娘娘”,从床上飞身纵起,飘落在阴素华的面前。

    她不纵还好,这一纵到切近,竟有一股难闻无比的狐骚气息,向阴素华扑鼻而来,并又声如出谷黄莺般地娇声问道:“丑丫头,你为何骂我?难道这两个汉子,竟既中看,又中吃吗?”

    阴素华是苗-第一美女,如今竟被对方唤作“丑丫头”,怎不气往上撞,变色叱道:“谁耐烦和你多话?你是甚么东西变的,竟如此又臭又丑,快点通名受死!”

    白骨魔女己生了气,但那“娘娘”却仍咧着那张血盘大嘴,伸出一根小萝-似的指头,指着她那蒜头似的鼻子,嗲声嗲气笑道:“我叫“天香娘娘”赛玉环!”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琼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浓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着,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这是诗仙李白为杨玉环所作的“清平调”,白居易在他家喻户晓的“长恨歌”

    中,更有“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之句,由此可见,杨玉环是历史上一大美人,着实具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绝代姿色!如今,这当前赤裸胖妇,那副尊容,那副身材,简直比鬼还丑,她却名叫赛玉环!故而,这“天香娘娘”赛玉环的七字姓名外号,才一报出,“白骨魔女”阴素华立即无法控制,“哇”的一声,为之作呕起来!她这乍呕之故,一半被对方的话儿所气,另一半则是被对方的味儿所薰!谁知白骨魔女阴素华才一作呕,以手抚胸之际,赛玉环身形忽闪,二指伸处,已点到了她的胁下!这位“天香娘娘”,发招既快,又是趁人猝不及防之下,真使人难以躲避!幸亏阴素华身手颇高,轻功更俊,万般危急间,一式“黄莺渡柳”,娇躯斜飞丈许,堪堪避过了对方这招奇袭。

    “天香娘娘”赛玉环正想趁隙追击!突然一声:“且慢!”

    “玉面鬼谷”上官明的俊挺身影,业已飘降当场。

    他觉得这位“天香娘娘”赛玉环,不单只武功不弱,并极会蹈瑕趁隙,利用各种机会,遂怕爱妻“白骨魔女”阴素华初出江湖,经验不丰,容易上她恶当,才以一声断喝,出面应付。

    这时,阴素华业已怒极,向上官明皱眉叫道:“明哥,你不要来,我非叫这奇丑、奇淫,而又出奇下流无耻的贼婆娘,——我“白骨-”儿的滋味不可!”

    “玉面鬼谷”上官明向阴素华微笑道:“素妹不必动怒,这婆娘一身奇臭,你一近她,便会被薰得作呕,还是让我这“逐臭之夫”来吧!”

    阴素华被上官明一言提醍,想起自己果然难忍受“天香娘娘”赛玉环的满身狐骚臭味,遂只得恨恨瞪了对方一眼,银牙微咬说道:“好,明哥快点把她解决,我实在不耐烦再看这贼婆娘的那副丑怪样儿!”

    话完,翻身退后,与云梦襄、阴玉华等站在一处,还自有点-心,连连作呕。

    宝玉环挤了挤扫帚眉,-了-三角眼,发出她那得天独厚的骚媚娇脆语音,向上官明怪笑说道:“你想快点解决我吗?恐怕不太容易!娘娘久经战阵,你便有胶毒之具,再吃下些强烈春药,也至少要鞠躬尽瘁的两个时辰左右,才把本娘娘伺候得过足瘾头,舒舒服服!”

    她是故意把东瓜缠到茄子上去,向上官明来个语涉淫邪,蓄意勾引!上官明不加理会,伸手往路边花花罗汉的无头遗-一指,绷着脸儿,沉声说道:“妖妇看见了吗?那是黑道中有名的“花花罗汉”铁弥陀,在我云兄手下,一招丧命!你快点准备一下,我的功力虽远非云兄之比,却也不打算让你这万恶淫妇,逃出第二招去!”

    赛玉环把眼角余光,向花花罗汉遗-,瞟了一瞟,“哟”的一声说道:“那是铁弥陀吗,这和尚曾经向我报效过两次,他的-伙不小,并能维持一个时辰左右,虽不过瘾,也还解馋,不想却被你们杀掉……”

    上官明厉声喝叱道:“妖妇,你莫要再唠唠叨叨,老说废话,我这就出手,还不快些准备………”

    话犹未了,那位“天香娘娘”赛玉环,便吃吃笑道:“你才在说废话,既要出手,怎不发招?闯荡於江湖中,必需时时防算计,步步费心机,若是遇上事儿,只有随机应变,那还需要预作准备?……”

    上官明既听她口出狂言,也就不再客气,一招“推山填海”,向赛玉环当胸拍去。

    赛玉环玉掌一翻,飞迎而去。

    这种举措,颇出上官明的意料,他本来以为赛玉环必会闪躲,故在这招看似凌厉的“推山填海”之上,只用了八成真力。

    他打算看准对力的闪避方位,跟踪追击,全力施为,所以才有“不打算让你这万恶淫妇,逃出第二招去”之语。

    如今,赛玉环根本不闪不避,足下不丁不八,暗站子午地翻手硬接,情况自与上官明心中所料,完全不同。

    情况既然变更,上官明自然立改原计,在那招原本只有八成真力的“推山填海”之上,猛加了二成劲力!双方掌劲合处,狂风四卷,周围砂石柳叶,一片乱舞!但两人足下所站位置,均未移动丝毫,只是互相把上半身微微一晃而已。

    上官明见这“天香娘娘”宝玉环在功力方面,竟能与自己抗衡,并无甚逊色,不禁心中好生骇异?赛玉环也把两道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上官明,向他点头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比那“花花罗汉”铁弥陀强胜得多,照你的功力,修为看来,应该不是个“银样蜡枪头”了!”

    这几句话儿,简直把位平素牙尖咀利,花样百出的“玉面鬼谷”上官明,听得为之苦笑,气得乱翻白眼!宝玉环又复以她那得天独厚的媚人语音,格格笑道:“一个人最不堪的事儿,便是说了大话,被人当面揭穿,无法兑现,我来问你刚才的第一招互接,对方实力如何?彼此应该心知肚明,在这种旗鼓相当,铢两悉称的情况下,非斗到三五百招以上,不容易分出输赢,你却怎样能让我逃不出你的第二招呢?”

    这几句话把位一向辩才无碍的“玉面鬼谷”上官明听得快把他那张“玉面”,变成“珊瑚面”了!因为他想不到像这样一个看来只是下五门的淫贱妖妇,竟具有当世第一流武林高手的上乘武功?如今,他知道赛玉环讲得不错,慢说是第二招,便是第二十招,甚至於第二百招,也未必能稳-上风!然而语已出口,对方报以反击,应该怎样回答,方能圆住场面?……就在上官明心中电转,口中尚未答话之际,赛玉环业已抖动着她那一身肥肉,浪笑说道:“你不必动脑筋了,要在第二招上把我解决之语,业已成了显然大话,如今我来替你圆场解围,我们不必动丰动脚且换个方式好吗?”

    上官明闻言,当然暗中心喜,注目问道:“你打算换个甚么方式?”

    赛玉环笑道:“我想和你打赌……”

    一言未毕,上官明已颇为高兴地,点头笑道:“好,好,我生平最爱打赌,但不知以甚么作为“赌法”?”

    宝玉环道:“咱们是武戏文唱,我出个谜语,也就是说件事儿你猜好吗?你能猜出其中究竟,便算我输!”

    云梦襄听了赛玉环这样说法,几乎为之失笑。

    阴素华发现他的神色变化,讶然低声道:“云大侠,你怎么好像有点忍俊不禁?”

    云梦襄笑道:“上官兄平素最爱做谜,也最爱猜谜,我和他之间的一场误会,便是由猜谜而起!想不到如今却又遇见有人以谜语隐事,向他挑战,岂不是有点好笑?”

    阴素华秀眉微蹙,有点忧形於色地道:“常言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项谜语隐事,恐怕不大好猜……”

    阴玉华一旁笑道:“素妹放心,妹夫是聪明绝顶之人,有“玉面鬼谷”之号,文通武达,饱读诗书,胸罗万有,江湖阅历又相当丰富,我不信他竟会被那“天香娘娘”难倒了。”

    他们低语至此,上官明也已经略过一斟酌,向宝玉环扬眉说道:“以猜测谜语隐事,代替动手,藉分胜负之举,倒是颇有趣味,但不知你打算用甚么东西,当作彩头赌注?”

    赛玉环又抖动她那一身肥肉,笑吟吟地答道:“简单得很,彩头是谁若输了,便听从对方的话儿,为对方作一件事。”

    上官明皱眉道:“这样一个赌注……”

    赛玉环接口道:“这赌注虽极简单,却不轻,可能比万两黄金还重!譬如你若赢了,对我看不顺眼,叫我当场自绝,我也只有立刻自拍天灵,或是自行点断心脉!……”

    语音至此一顿,目注上官明,咧着她那血盘大口,发了一阵虽极好听,却极难看的格格娇笑又道:“如今睹法赌注,业已说出,我再给你一段时间考虑,倘若认为文干没有把握,咱们再武干也可!”

    上官明也是一代大侠身份,相当心高气傲,怎肯对这“天香娘娘”赛玉环有所示弱,剑眉一轩,朗声说道:“好,你既然认为有个极为难猜的高深谜语隐事,我倒愿猜一猜看!”

    宝玉环笑道:“并非甚么四书五经,唐诗宋词等高深谜语,我只打算请你猜一件眼前之事………”

    云梦襄忽似有甚么警觉,双眉蹙处,低低叫了一声:“不好!”

    阴素华正站在他的身旁,吓了一跳,俏然问道:“云大侠,你发觉了些什么?”

    云梦襄脸上神色,相当沉重地,缓缓开口答道:“但愿我所料不确,否则,上官兄恐怕空负一身文才武学,也难免对这妖妇,输了赌注……”

    几句话儿,把阴玉华、阴素华姊妹也说得紧张起来,与云梦襄同以六道微带焦急的关切目光,盯着上官明,阴玉华并对云梦襄悄然说道:“不要紧,集腋可以成裘,聚沙可以成塔,我们不妨帮着他猜,以“蚁语传声”功力,供他作为参考。”

    霎梦襄苦笑一声,压低语音道:“但愿我料得不对,否则我们对於这桩难题,一样莫明其妙乾瞪白眼,想对上官兄有所暗助,也无从助起!”

    阴素华与阴玉华正欲问云梦襄所料何事?忽听上官明已向那“天香娘娘”赛玉环问道:“甚么眼前之事,你就说出来吧。”

    赛玉环举手微掠鬓发,竟对上官明来了个搔首弄姿,腋下的茸茸黑毛现处,一股狐骚恶臭,扑鼻而来,把鼻中虽已预涂解臭药物的上官明,仍薰得双眉立蹙,退了一步。

    赛玉环又-缝着两只三角眼,向上官明笑了一笑道:“我先问你,你们刚才为何骂我“不要”?是不是听见我欢乐的声音?”

    上官明点了点头,轩眉答道:“当然如此,彼此风来水上,云渡寒塘,原本互不相识,你若不发出那种淫秽得不堪入耳的无耻之声,我们却好端端地,骂你则甚?”

    赛玉环叹了一口气儿,摇头说道:“唉!“帐中声”为天下“妙音”之一,有的女人想叫也叫不出,有的男人想听也听不到……”

    上官明委实被她那“狐臭天香”,薰得有点难以招架地,飘眉接道:“不要多噜-,赶快说出你作为谜题的眼前之事!”

    赛玉环笑道:“这谜题比甚么猜射范围极广的经史文集,容易多了,我要你猜测的是,是谁使我发出那种转来令人销魄蚀骨的“帐中音”?换句话说,也就是适才与我合欢者是谁?他在何处?”

    几句话儿,问得上官明瞠目结舌,满脸尴尬神色。

    云梦襄叹息一声,向阴玉华姊妹说道:“不幸被我料中,阴大公主暨阴二公主,对於这桩问题,大概与我一样莫明其妙,深感迷惑,我们还怎样能够施展“蚁语传声”功力,暗助上官兄呢?”

    阴玉华、阴素华姊妹,全是七窍玲珑的聪明人物,如今目注那张被单上留有几根蜷曲体毛,以及几滩斑斑战渍的空床上,回想起“天香娘娘”赛玉环方才那些狂呼乱叫,欲仙欲死的床-春声,委实一头雾水,想不出她是与甚么隐形鬼魅,在疯狂缠战,胡帝胡天?云梦襄猜不出来,阴玉华猜不出,阴素华更是莫明其妙?上官明号称“鬼谷”,并非能-会算,他自也无法例外地,苦笑一声,摇头说道:“猜不出来,我甘心认输……”

    宝玉环喜心翻倒地,扬眉笑道:“你认输了吗?我要你……”

    上官明冷笑一声,截断了她的话头说道:“你听清楚,大丈夫决不抵赖,但我却是有条件的认输,换句话说,你若是出了个没有谜底的谜题,那便不能算数!”

    这回是“天香娘娘”赛玉环被上官明弄得莫明其妙起来,皱着两条扫帚眉道:“甚么叫“没有谜底的谜题”,这句话儿我不明白。”

    上官明道:“就是你要把适才与你互相荒淫之人叫出来,给我看看才认输!否则,你若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凭空呓语,乱发花颠,岩非等於只有谜面,没有谜底了吗?”

    云梦襄闻得上官明这样答话,点头-道:“上官明真是相当厉害,相当精明的辩才无碍之人,这几句话儿,答得多好,我们倒要看看“天香娘娘”赛玉环能否施展幻术在众目睽睽之下,便出一个精赤条倏的大男人来?”

    谁知赛玉环闻言之下,根本不慌不忙地,咧开她着张上下交辉映互,只分一横一竖的血盆大口笑说道:“你是问谜底吗?好,我告诉你……”

    说至此处,咀唇动了几动,却又不出声音,好似择人专注地,向上官明耳边,作甚传音密语?上官明听了密语,好似频出意外,吃了一惊。

    但他并未向“天香娘娘”赛玉环继续追问,转身便向搁在一旁的赛玉环所睡大床的华丽轿形大罩走去。

    云梦襄看得好生疑惑?因为这轿形大罩,适才曾飞起两丈来高,其中分明空空,除了赛玉环的面首,会施展隐身秘术,否则便决不会不被自己与阴家姊妹,暨上官明等的锐利目光瞥见……他正起疑难解之际,上官明已走到那轿形大罩前,伸手一揭珠帘,走了进去。

    云梦裘在他揭帘时,特加注目,看清那轿形大罩中,委实空空如也,毫无人影!但上官明走进这分明空空的华丽轿形大罩以后,竟未立即退出,不知在内中作甚勾当?“上官兄……”

    华丽轿形大罩之中,寂无反响,上官明对於云梦襄的呼唤,居熬睬也不睬!“白骨魔女”阴素华双眉一蹙,娇声叫道:“明哥……”

    她这一声“明哥”,由於双方是正新婚燕尔的恩爱夫妻,自然比云梦襄所叫的那声“上官兄”,来得对上官明更有力量。

    但力量纵大,仍是徒然,华丽轿形大罩之中,静悄悄地,上官明照样不加理会。

    云梦襄与阴玉华,阴素华,都愕然了?他们不明白上官明会在这华一丽轿形大罩之中,有甚遭遇?但看来似乎决未遭受暗算!因为一来,轿内空空,分明无人!二来,即令设有甚腔厉害消息埋伏,也未听见任何机括响动声音,更未看见那轻飘飘的轿形大罩,有任何震动摇晃迹象。

    二来,上官明绝艺在身,不论遇到甚么埋伏,他也必可闪避,必有还手机会,那里可能在才一进入轿形大罩之内,便响都不响,动都不动,被摆平制住?由於这三点理由,云梦襄与阴玉华。阴素华姊-,均认定上官明不会遭人算计!但他倘若无恙,为何对於好友高呼,暨爱妻娇唤,都一齐置之不理?这些心事,写来虽慢,但在云梦襄,阴家姊妹脑中,却仅仅思潮略涌而已。

    他们理未想通,念犹未毕之际,那位“天香娘娘”赛玉环,竟“咦”了一声道:“你们叫“上官兄”,一个叫“明哥”,显然他叫“上官明”……”莫非就是近年在武林中颇出风头的“玉面鬼谷”?……”

    云梦襄委实想不通其中究竟,遂忍耐不住地,向赛玉环问道:“喂,你这妖妇,少要张狂,我上官兄在作甚么?”

    赛玉环声如黄莺出谷,但与她那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尊容配合起来,竟化美为夷,显得格外难听地,目注云梦襄露出了一咀黄牙,媚笑说道:“你真明知故问,上官明不是到那轿形大罩之中,去观察谜底了吗?”

    云梦襄道:“他若仅观看谜底,则听了我们的叫喊,怎不出来?”

    赛玉环又来了个丑怪无比的搔弄姿,格格笑道:“你们侠义道中人物,不是向来讲究一言九鼎,不轻然诺吗?上官明在瞧见谜底后,他便输却东道,如今是只会听我的话儿,不会听你们的话儿了!”

    阴素华“呸”了一声,挑眉叱道:“哼,我明哥是何等人物,会听你的话儿?”

    赛玉环笑道:“你不要以为你长得比我漂亮,其实你花径新扫,蓬门初开,根本尚未成熟,魅力远不如我!如若不信,我就叫他一声,包管他如奉纶音,立刻走出。”

    云梦襄等那里相信上官明在进入轿形大罩的刹那光阴之后,便立即-变性格,甘心听从妖妇“天香娘娘”赛玉环的指挥命令。

    赛玉擐也看出他们不肯相信,遂目注轿形大罩,以她那天赋娇音叫道:“明哥哥……”

    乖乖,她竟然死不要脸,比上官明新婚娇妻阴素华适才那声“明哥”,还要亲热地,叫起“明哥哥”来!这一声“明哥哥”,虽然叫得又娇又脆,又香又甜,但听在云梦襄,阴玉华,阴素华的耳中,却使他们牙齿发酸,心中发麻,全身都起了无数鸡皮疙瘩!但说也奇怪,在“天香娘娘”赛玉环叫了这声“明哥哥”后,上官明果然如奉纶音地,立即从那轿形大罩之中,掀帘走出。

    阴素华见他不听云梦襄和自己的话,却听那丑恶无耻妖妇的话,自然这一气非同小可!但目光一注,心情忽变!阴素华是把一气非同小可,变成了一惊非同小可!因为她发现夫婿“玉面鬼谷”上官明於轿形大罩中走出后,竟目光发直神思有点恍惚?这时,宝玉环得意笑道:“如何?他是否听我的话?如今我再更进一步地,指挥指挥这位“玉面鬼谷”,给你们开开眼界!”

    话完,把她那痴肥如猪的娇躯。

    在床上仰天躺下。

    双腿一分,露出黑茸茸,紫艳艳,水汪汪的那话儿来,摆了个请君入港的奇骚无比的架式,口中呃声叫道:“明哥哥,你……你已输了东道,快……快来替我效劳,但……但在共梦巫山,阴阳和合之前,我……我要先……先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替我来阕前奏曲,否则,恐怕不容易使我大张情欲,得到真快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