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21-07-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想……”

    两字方出,上官明便自笑道:“原来云兄还是情深一往,对爱侣关心,想先救欧阳姑娘,再破……”

    云梦襄连连摇手,截断上官明的话头道:“上官兄会错意了,我不是想先行救人,只是想先行破谷,我们何必等甚“阴阳大会”,如今便攻进“纯阳谷”去,把谷中那些万恶凶人,杀它个乾净乾净!”

    上官明笑道:“云兄既无心情,参与那显然淫邪无比的“阴阳大会”我们何不埋伏“纯阳谷”外,先将“氤氲神君”乔大化的党羽帮凶,尽量剪除,前来与会者,是正人侠士,一律放过,是妖孽凶邪,一概诛杀,到了会期正日,再入谷向乔大化直接挑战,这样作法,岂不可以把一些轻易不容易寻着的该死的凶人,多杀几个!”

    云梦襄点头道:“就依上官兄吧,我的本意,亦是如此,只懒得再看乔大化那种不要脸的淫乱排场而已……”

    “笃笃……笃笃……”

    云梦襄话方至此,耳中突卷听得这种“笃笃……笃笃……”的木鱼声息。

    他何等耳力,何等经验,一听之下,便向上官明说道:“来者不是寻常僧人,所敲击的,不是“木鱼”,而是“铁鱼”,并甚巨大,显见颇有膂力……”

    说至此处,除了铁鱼声息外,又随风传来一声,故意把尾音拖得极长的“阿……弥……陀……佛……”

    上官明听了佛号,双眉一挑道:“是这罪行不少的花和尚么?云兄若是满腔盛怒,无处发泄,便不妨拿他开刀解气!”

    云梦襄点头道:“上官兄认为来人是时常奸淫妇女,并奸后必杀的“花花罗汉”铁弥陀么?”

    上官明颔首道:“一定是他,因为我昔年与这凶僧,见过一面,听得出这种故意把尾音拖得极长的佛号声息。”

    云梦襄眉腾杀气,冷然一哼,说道:“假如是他,假如他真是凶淫万恶,那我就一定诛杀!”

    上官明笑道:“云兄,不必假如,可以求证,这“花花罗汉”-弥佛,好色如命,少时,见了玉姊和素-的维代容光之后,必会显露本……”

    他这“显露本性”一语的最后一个“性”字,尚未出口,“笃笃……”铁鱼声息已近,到了转路山角。

    上官明身形一闪,藏向一株合抱巨树,足以障人的树干之后,含笑说道:“我先藏起,免得那秃驴见了我时,心存惧怯,不敢过份猖獗!”

    果然,上官明刚把身形藏起,山角后,便转出一个身材高大的披发头陀。

    这头陀身高足有六七尺以上,面如锅底,浓眉巨眼,相貌十分凶恶!左手中拾着一只巨型铁鱼,看去重量足在两百斤以上。

    头陀遥遥望见云梦襄与两个女子,站在道旁,便似有意示威地,左手一扬,把那只极为沉重的铁鱼,平举起来,再伸出右手的一根食指,向铁鱼上“笃……笃……”敲了两记。

    原来他不用铁-木-,竟用手指,足见他除了膂力奇强之外,手指上也颇有功力!不过,这种示威举措,只能唬唬寻常江湖道,慢说看不在云梦襄的眼内,就是“白骨公主”阴玉华,“白骨魔女”阴素华姊妹见了,也只嗤然一笑!这时,那“花花罗汉”铁头陀业已走到云梦襄等近前。

    “白骨公主”阴玉华已是天生尤物,“白骨魔女”阴素华更有“苗疆第一美人”之称,她们姊妹的那份绝世风情,怎不令“花花罗汉”於目光一注之上,便有点遍体酥融,魂飞魄散!“噗嗤”笑声一发,“花花罗汉”铁弥佛便把两道充满淫邪的目光,盯在首先发笑的“白骨公主”阴玉华身上,贼忒嘻嘻问道:“女菩萨,你笑些甚么?”

    他因见阴家姊妹,身着苗装,遂在话完之后,又用极流利的苗语,再问一遍。

    阴玉华对他存心逗弄,偏偏以极流利的汉语答道:“我姊妹见你长得像一只牛,故而好笑。”

    花花罗汉不以为意地,哈哈一笑,向云梦襄看了一眼,说道:“女菩萨既然看洒家长得像一条牛,洒家便打算向两位女菩萨,化点善缘!”

    阴玉华道:“你要化甚么善缘,是要铺路修桥?还是盖塔造桥?”

    花花罗汉堆起一脸淫欲笑容,摇头说道:“洒家不是寻常行脚僧人,是想向两位女菩萨化场彼此均可享受极乐的欢喜缘儿……”

    阴玉华听得方目冷笑一声,花花罗汉又发笑道:“女菩萨,莫要“有眼不识金镶玉,错把茶壶当夜壶”,洒家长得虽然粗莽,却有股可爱牛劲,包管能把两位女菩萨,伺候得舒舒服服,欲仙欲死!要知中吃不中看的大蛮牛,比那中看不中吃的银样蜡枪头,滋味好得多的呢!”

    云梦襄闻言勃然大怒,正欲出手,阴素华却已抢先一步,娇笑说道:“大和尚,你“银样蜡枪头”之语,未免露了马脚,我猜出你手中这只看来沉重的-伙,定然不是蜡制,便是木制,只在外面漆了铁色,或是色层铁皮的唬人之物!”

    花花罗汉笑道:“女菩萨怎么小看洒家?我这铁鱼,是镔铁铸制,虽然中空,也足有两百七八九斤重量!”

    说完,左臂扬处,把那只铁鱼,抛起半空,-的一声,掉在地上,立时火花四溅,把石地都砸了一个小坑。

    阴素华仍然笑吟吟地,呀了一声道:“当真是铁的吗?我想敲一敲看。”

    她既号“苗-第一美人”,风神自然秀绝,满脸带笑之下,真把个色中饿鬼的花花罗汉,看得灵魂出窍,馋涎欲滴!阴素华边自娇笑发话,边自从腰间以下,取出一物。

    那是一根兽骨,粗如儿臂,长才尺许,一头平整,一头却凸起一个大包,好像是柄天生“白骨-”儿。

    花花罗汉见状笑道:“女菩萨要试加敲击无妨,但请不要过份用力,免得震断你这柄小小的白骨-儿,并闪了你的杨柳细腰!”

    阴素华哑然一笑,走到铁鱼之前,举起手中“白骨-”,向下击去。

    云梦襄因到过“白骨岩”中,知道阴素华手中之物,是她们祖先遗传的前古异兽“貘”的额骨。

    据说“貘”的额上,有一凸包,以之撞山,无坚不摧,而那凸包,便是由十二根这种可以当作兵刃的“貘”额凸包短骨,留作传家之宝,“野人山”的“白骨岩”也就由此得名。

    如今,阴素华取出此物,花花罗汉竟不识货,还要狂妄待讥称对方会把“白骨-”儿震断,岂不太以可笑?云梦襄本来颇为愤怒,如今见状之下,不禁哑然释怒,打算袖手旁观,到看阴玉华阴素华姊妹,怎样戏弄这花花罗汉。

    果然“白骨-”儿落处,“-”一声巨响,花花罗汉立时为之色变!刚才,是花花罗汉抛起铁鱼,把石地砸了一个小坑。

    如今,是阴素华挥动“白骨-”,把铁鱼砸了一个大坑。

    阴素华向地下看了一眼,娇笑道:“大和尚,你真是个老实人,居然自吐秘密,不稍隐讳,这只本来颇为沉重的铁鱼,果然是个银样蜡枪头,不堪我轻轻一击!”

    花花罗汉目光略注那只已被击扁的铁鱼,脸色异常难看,合掌当胸,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佛声道:“女菩萨神力惊人,洒家心服,这段善缘,不化也罢!”

    话完,合掌一拜,闪身便走。

    这贼秃好生狡猾,一见阴氏姊妹,身怀绝技,并非庸俗女流,竟欲念顿消,要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阴玉华、阴素华姊妹,一个站在左面,一个站在正面,花花罗汉既想开溜,自然是向右面闪去。

    但他的身形才闪,便被人伸手拦住。

    拦他之人,是那原本打算只作旁观,不想出手的“沧海巫山”云梦襄。

    花花罗汉把两只牛样凶睛一瞪,皱眉问道:“尊驾拦我则甚?”

    霎梦襄冷冷答道:“我要向大和尚化点善缘!”

    花花罗汉本是凶人,此时竟又激发凶性,目注云梦襄那种翩翩绝世的俊朗风神,狞笑问道:“适才洒家是想向两位姑娘,化场欢喜善缘,此刻尊驾又向我化的甚么缘呢?莫非你是位龙阳公子,毛遂自荐,要想给我唱曲“后庭花”……”

    话犹未毕,“拍”的一声脆响,花花罗汉已挨了一记耳光。

    他本来练有一身好横练,堪称刀枪不入,如今竟似突然失去效用,无法防身,不单左边脸颊,应掌肿起好高,并被生生打折了几枚大牙,满口鲜血,疼得他“哇哇”怪叫!云梦襄面寒似冰,沉声说道:“万恶淫僧,佛门败类听真,我所谓“欲化善缘”,就是要你这颗恶贯满盈的六阳魁首!”

    他的语音方了,突又有人接口笑道:“该死,该死,这淫僧不知悔改,真正该死!”

    花花罗汉听得语音甚熟,不禁偏头看了过去。

    从一株合抱巨树之后,闪出了“玉面鬼谷”上官明。

    花花罗汉因昔年吃过上官明的大亏,故在见了这位“玉面鬼谷”之后,越发心内大惊,面无人色。

    上官明笑道:“你不要怕我,适才打你一记耳光之人,便是名列“风流三剑”

    之一,威震八荒的“沧海巫山”云梦襄云大侠,他的武功,比我高明多了………”

    花花罗汉心中“砰”的一震,不由直念“阿弥陀佛”。

    上官明哂然失笑道:“你是佛门败类,只可能再邀佛祖默佑,猛念佛号,又有何用?……这样吧,看在你毕竟是三宝弟子出身,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花花罗汉闻言,不禁把两道充满希冀的眼神,盯在上官明的身上。

    “玉面鬼谷”上官明存心寻他开心,缓缓说道:“你只要能在云大侠一掌之下,-逃不死,我们就把你放过,这是你最后机会,希望你好好把握!”

    说完,又向云梦襄含笑叫道:“云兄,请下手吧,这一二日内,我们的生意,可能忙得很呢,不要为这下流贼秃,多耗时间!”

    云梦襄点了点头,目注花花罗汉,当胸一掌,轻轻推出。

    花花罗汉本来想闪,但觉对方这缓缓一掌,来势虽慢,但却把自己前后左右上下的各方退路,一齐封住!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凝足本身功力,双掌齐推,硬接一记!掌方才合,花花罗汉一声闷-,眼耳口鼻中齐溢黑血,身形也被震得凌空飞起!阴玉华娇躯一闪,半空中银光微击!血雨洒空,-身坠地,但花花罗汉已变成了无头罗汉,一颗血淋淋的六阳魁首,正就在阴玉华的手中。

    云梦襄因花花罗汉挨了自己一掌,业已被震断心脉死去,似乎不必再补上一刀,遂目光微瞥阴玉华,嘴角一掀,似要发话?………阴玉华是何等玲珑剔透之人,目光才与云梦襄相触,便如其意地含笑说道:“赴会正日,成束赠与那“氤氲神君”乔大化,也好令他聚睹之下,心神立被震慑!”

    云梦襄闻言之下,颔首笑道:“好,阴二公主的这种想法也妙,索性麻烦你一下,请你制个名帖,我们每杀掉一个凶邪,便在那“追魂帖”上替他记上一个姓名身份!………”

    阴玉华方一颔首,上官明突然笑道:“素姊快去制那“追魂帖”吧,可能又有生意送上门了!”

    云梦襄与阴玉华、阴素华姊妹,均已听得峰脚以后,果又传来一种奇异声息!阴玉华双眉一挑,目闪精芒笑道:“在这化外深山,制帖不易,乾脆我就来个割袍代纸,蘸血当笔!………”

    一面说话,一面割下花花罗汉所穿的一大幅僧袍,并蘸着他项间鲜血,在僧袍上写了“花花罗汉铁弥陀”名号,并在名号下面,加注了句“万恶淫僧”。

    就在阴玉华以指代笔,作那血书之际,云梦襄与上官明、阴素华等,业已相顾愕然。

    他们愕然之故,是为了那举脚之后,渐行渐近的奇异声息,似乎太以奇异!如今,声息距离更近,约莫只隔十七八丈远近,在这些均具神功的豪侠耳内,自然是清晰可闻!“亲……亲亲……好……亲亲,你……你……你快……快乐死我了,快!……快……快…………”

    这那里是甚么奇异的声息,简直是男女交合,荡妇叫春!“氤氲神君”乔大化举行“阴阳大曾”本以与会之人,个个无遮的奇淫极秽,作为号召,故而除了意图除魔卫道,扫穴犁庭的大侠士外,前来参予的,多半都是些穷凶恶极的浪子色狼和寡廉鲜耻的淫娃荡妇!在这种原则下,来的是色界狂徒和欲海淫女,根本不足为奇,奇的是他们怎么可以一面行路一面交合?那位女主角并还这样毫无忌惮地,大声叫着,不住淫词浪语!答案有了!从峰脚下的竹树掩映之下,转出了一乘大轿。

    这轿真美,真大!大得简直不像是轿,而像是张加了-子,和加了顶及周围帐幔的床儿。

    美得则织绵为幔,垂珠为帘,周围并装饰了不少光华灿烂的奇珍异宝。

    抬轿的四前四后,共是八名美婢,虽然谈不上甚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却也均具艳於中人的相当姿色!行家眼内,一望而知,云梦襄等均觉得这八名美婢中,有四名神情艳媚,荡逸飞扬,其余四名,则有点神情呆滞,目光发直!距离只有七八丈了,八名抬轿美婢,并未停住脚步,轿内的淫声浪语,也来得越叫越凶:“好……好……好人,你……你不……不……要捉……捉狭……九……九浅一深,我……我不过瘾,来……来个八浅二深……或………或是七浅三深好吗?喔……喔……对……对………”

    随着这阵浪语淫声,轿外的珠帘锦幔,也抖动得越发剧烈!阴玉华本来也是位欲海妖姬,她在高黎贡山中,初会云梦襄,也是命侍女抬了一张软榻,与人在榻上淫乐,并上无轿顶,外无帘幔使人可以把榻上春光,一览无遗,似乎比目前情况,还要过份一些!但如今她一归正道,性情转变,只觉得轿中人委实太不像话,玉颊微红,冷冷骂道:“好不要脸!”

    这一句“好不要脸”,骂得轿外帘幔,不再抖颤,轿内的浪语淫声顿告收-,八名抬轿美婢,也立时止住脚步。

    沉默了一瞬之后,轿中响起一个娇滴滴,软绵绵,懒佣佣的语音,缓缓问道:“谁……在骂……人,是……骂我……吗?………”

    阴玉华接口道:“我骂的是个丧尽廉耻的淫娃荡妇!”

    轿中那听来着实容易令一般男子为之神驰心荡,血脉贲张的娇佣的语音又复叫道:“翠翠!”

    轿前左面的第一个绿衣美婢应声答道:“翠翠在,娘娘有何吩咐?”

    轿中那勾魂荡魄的语言,虽在又听了阴玉华怒骂之后,仍旧又娇又软地,慢慢说道:“骂我的倘若只是一个女娃你就替我杀掉………”

    阴玉华方自嘴角微张,冷哼一声。

    那名叫翠翠的绿衣美婢,业已答道:“启禀娘娘,对方是两个苗女和两个汉男,那两个汉男,长得好漂亮呢!”

    轿中那被称为“娘娘”的女子,闻得有两个汉男,长得十分漂亮之语,似乎颇感惊奇地道:“哦!”

    随在这声惊“哦”之后,是“呼”地一声响!原来这八名美婢所抬的,果然是张大床,只在床上加了个相当华丽的活动大罩而已。

    轿形大罩“呼”的一声,先飞起两丈高下,再轻轻落在地上,四平八稳,点尘不惊!即此一举,已可显示出轿中那位“娘娘”,对於内家劲力,控制由心,是个出群高手!云梦襄等於大罩飞起以后,自然以八道目光,齐往床上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却把他们看得为之目瞪口呆!他们目瞪口呆之故,是由於床上风光,太以出人意料!因为……首先,由於他们听了不少蚀骨消魄,下浪无耻的淫声浪语,有甚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等等,自然觉得在那华丽形罩顶下的大床之上,定是精赤条条,不堪入目的一男一女。

    其次,由於八名抬轿女婢,均甚美好,轿中人的语音更又娇、又脆、又甜、又媚,自然使云梦襄等均以为轿中这位“娘娘”,定是个具有上佳姿色,柳媚花娇的美艳少妇。

    如今,轿顶一揭,真相毕呈。

    云梦襄、上官明等的两桩猜测,居然全属错误!首先,躺在床上的那位“娘娘”,不是美艳少妇,而是个中年丑妇!扫帚眉,三角眼,蒜头鼻于,血盆嘴!这副尊容,业已丑得吓人,但“娘娘”娇躯,更为奇胖,胖得即令把阴玉华阴素华姊妹等“白骨双妹”,横排一处,还要比她小上一号。

    男人胖点,还可以说是魁梧,雄伟,女人胖了……但这样丑,这样胖,年纪又已经三十七八九,四十一二的中年妇人,却又有那么娇、那么脆、那么甜、那么媚的语音,也真是天下怪事!其次,床上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奇胖丑妇,并没有另外一个想像中骑在丑妇身上,跃马挺戈,与她凤倒鸾颠,弄得她欲死欲仙,春声大作的俊伟男子。

    云梦襄、上官明、阴玉华、阴素华等,均不禁相顾诧然,不明白了?他们不明白适才的盈耳春声从何而来的?即令是这奇胖中年丑妇,是在自慰,但淫声中的“好人………好亲亲………”

    等语,又是属何指?这位“娘娘”,似乎决无平白无端地,独自在床上发呓之理!尤其……尤其这“娘娘”的睡相太以难看,她精赤条条,未着寸缕,却把两只水桶般的肥腿,左右大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