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们出得“白骨洞”,并未张扬,只是蹑足潜踪地,探听上官明与阴素华的成婚情况。

    可能是阴玉华尽力帮忙,上官明与阴素华的好事,并未起甚风波,如今正在洞房花烛,同圆鸳梦。

    云梦襄探悉情况,遂找了一张白纸,振笔直书。

    欧阳珊在旁注目,看见的题了首七言绝句,写的是:“古洞从今莫再开,阴阳妙诀已成灰,上官休恋鸳鸯枕,阳谷降魔早日来……”

    她看完之后,目注云梦里,诧然问道:“云兄,你留此题诗则甚?是……是想不辞而别么?”

    霎梦襄点头笑道:“我恐怕那位“白骨公主”阴玉华会挟惠相求,又出花样,故而还是悄悄离去,来得妥当-”

    欧阳珊笑道:“我早就看出阴玉华对云兄垂眷甚深,其实你们一个是风流剑客,一个是欲海妖姬,便结上一场雾水姻缘,我也不会作醋娘子的。”

    云梦襄皱盾道:.“珊妹这样说话,真是该打,我和你既缔同心,业已立意真正作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

    欧阳珊芳心之中,一阵甜蜜,把两道含情目光,凝望着云梦里,朱唇微动,欲语未开。

    云梦襄笑道:“珊妹不要以为我是讨你喜欢的甜言蜜语,常言道:“三千祸水,只饮一瓢”““名花”应该“有主”,“名树”也应该“有根”,我这“风流”已够的“风流剑客”,决心作个住家男人,收收山了。”

    这时正值静夜更深,万籁俱寂,“白骨岩”中的上下各种人等,想是因二公主吉日良辰,放怀倾杯,饮酒过量,大半均入了沉沉醉乡,睡得十分安稳。

    在这种情况下,人的听觉,因无外扰,自然异常灵敏。

    云梦襄与欧阳珊正在田目交投,绵绵情话之际,突然耳中听得了些异样声息。

    欧阳珊起初还以为是有人侵袭,但细一顿耳之下,却不禁颊泛羞红,耳根发热!原来,那是一种郎情妾意,蜜爱轻怜,断雨零云的销魂声息。

    云梦襄是偷情寻欢,幽期密约的老行尊,自然早就听出所以然来,向欧阳珊笑道:“珊妹,我们正愁不知上官明与阴素华的闺房何在?如今有了这片断雨零云之声,作为指引,便可极为容易地,找到他们的了。”

    欧阳珊双颊飞红地,白了云梦襄一眼道:“人家正在……”

    他毕竟还是风流乍解.人道初经,只说了这“人家正在……”四字,便脸上烧得发烫地,说不下去。

    云梦襄失笑说道:“珊妹,莫要会错了意,我不会煮鹤焚琴大煞风景,惊扰他们的鸳鸯好梦,只是悄悄寻去,留下这四句诗儿,便离此迳赴“纯阳谷”了。”

    说完,正把手中那张诗-,向欧阳珊扬了一扬。

    欧阳珊这才点头,两人遂循着那销魂声息,寻向上官明与阴素华的洞房花烛之处。

    距离越近,声息越是销魂荡瑰,换个定力不坚之人,真难免会听得像雪狮子向火,通身酥软欲化地,不能举步。

    到了距离洞房窗外,云梦襄止住脚步,以“蚁语传声”功力,对欧阳珊悄然笑道:“珊妹,我们是即刻动身离此?还是听完这场销魂蚀骨的隔壁好戏再走-”

    欧阳珊狠狠掐了云梦襄一把,作了个赶快留书手式。

    云梦襄把手一场,那张早就被他在背面粘有浆糊的诗-,便缓缓飞起。贴在洞房纸窗之上。

    诗-贴窗之举,虽然无甚声息,但仿似对房中两人,有所惊动,那种倒凤颠鸾,携云握雨的销魂声息,竟突告静止。

    云梦襄伸手一拉欧阳珊,两人同展上乘经功,横飘数丈,隐入暗影之内。

    果然,他们隐去不久,室中便有人破窗追去。

    云梦襄知道追出之人,无论是“玉面鬼谷”上官明,或“白骨魔女”阴素华,均会先读窗上所贴诗-,故而连点都不回地,携着欧阳珊的素手,双双驰出白骨岩,下了深壑,渡过石梁,隐入一片松林,方止步笑道:“上官明如今虽不会立即追赶我们,但为了赌约,也必尽早赶赴“纯阳谷”,我们事不宜迟,应该赶快下手……”

    欧阳珊摇手笑道:“不必赶快,无妨从容一点-”

    云梦襄讶道:“珊珠怎么论调突变……”

    欧阳珊笑道:“我不是论调突变,是想起了时日关系,我们一路之间,疏於计算,云兄可可知今是什么日子?”

    云梦襄略一寻思,瞿然说道:“日子过得好快,今天已经是七月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