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阴阳谷 > 正文 > 第十章
第十章



更新日期:2021-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云梦襄把欧阳珊拉住,含笑说道:“珊妹,这是我擅长之事,你应让我先钻-”

    欧阳珊愕然道:“钻洞你也擅长-……”

    云梦襄笑道:“当然,我身为“风流三剑”之一,自必擅钻包括销魂蚀骨的“美人洞”在内的各种洞穴,珊妹不信请看……”

    说到“请看”二字,双手疾伸,果然俐落已极地,从那大只尺许方圆的小石穴中,一穿而入。

    欧阳珊看出云梦襄如此俐落之故,是施展了能使周身奇软如绵的“缩骨神功”,但在钻洞之前,却已把自己所赠的“天蜈蛛”,握在手内。

    有此发现,欧阳珊不禁暗佩云梦襄作事细心,同时也惭愧自己有点疏忽大意-因为适才曾听得悉索微响,分明有甚虫蛇藏在石穴之后。

    假如不握“天蜈蛛”,则手先入穴之下,极可能会被潜伏蛇虫,咬上一口,那时若中奇毒,岂……念方及此,石穴之后,已传来“呼”的一声,似是云梦襄使出劈空掌力,并有甚么物件被掌力击中的翻滚声息。

    欧阳珊关心情郎,急忙叫道:“云兄,发生了甚么事情,我来帮你……”

    话犹未了,云梦襄已在隔墙笑道:“珊妹来吧,事情已经解决,你放心入穴好了。”

    欧阳珊也效法云梦里,先取出“天蜈蛛”握在手中,然后施展缩骨神功,钻入石穴。

    原来所谓石穴,只是一堵尺许来厚石墙上的一个小洞而已。

    穿过石墙,眼前是一石室。这石室虽仅数丈方圆,但却极高,抬头望去,似达峰顶,并不少细微隙缝,略透天光,使室中不太黑暗,可以见物。

    欧阳珊见云梦襄安然卓立,宽心遂放,嫣然一笑,娇声呼叫道:“云兄,这石室中没有人呀.你为何大显神功,施展极为强劲的劈空掌力?”

    云梦襄笑而未答,只伸手向西面壁角,指了一指。

    欧阳珊目光注处西面壁角的暗影之中,躺着一只长约三尺的奇巨蜥蜴,周身色泛暗蓝,形状十分狞恶,但却一动不动,似已为云梦襄的掌力击毙-欧阳珊看得秀眉一蹙,诧声问道:“这事奇怪,我们在“高黎贡山”的狭谷之内,曾遇无数毒蛇,都惧怕“天蜈蛛”,怎么这只蜥蜴却独独敢对云兄如以侵犯……”云梦襄摇头笑道:“-倒没有向我侵犯,是我侵犯了——”

    欧阳珊“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云兄是防患未然,在一发现这只显然身具奇毒的巨型蜥蜴之下,便来个先发制人。”

    云梦襄含笑说道:“我杀了这只蜥蜴之故,一半是因-形状凶毒,遂先发自卫,另一半则是贪得藏宝……”

    欧阳珊听得不解,接口道:“我又不明白了,这只蜥蜴却与藏宝何关-”

    云梦襄指着室中一块绿色大石,含笑说道:“因为那只蜥蜴适才爬伏此处,我若不将-除去,却怎样……”,欧阳珊起初尚茫然莫解,但一面聆听,一面注目之下,才发现那块绿色之物,并非大石而是一只生满苔藓的铁箱,遂“呀”了一声说道:“这……这……这是一只铁箱……”

    云梦襄笑道:“珊妹再仔细看看.这只铁箱形状,是否有点眼熟?”

    欧阳珊细一注目,恍然答道:“我看出来了,这只铁箱与我们在“玄阴谷”发现内装铁铸法字的那只铁箱的形状完全一样。”

    云梦襄点头道:“这不会是巧合,那册被武林人物觊觎已久的“阴阳和合真经”一定必在此箱内。”

    欧阳珊喜形於色地,扬眉笑道:“好,我来开箱,我倒要看看这册武林秘笈是怎样能把阴阳和合的男女欢爱之道,和上乘内功武学,合而为一……”

    云梦襄见她边自说话,边自行向铁箱,遂含笑说道:“珊妹小心一些,这种藏放异宝奇珍之处,往往除了有毒蛇猛兽,为之守卫外,还会有其他厉害花样-”

    欧阳珊伸手拨弄锁住铁箱的一把巨型铁锁,娇笑说道…“云兄放心.这箱内纵令还有花样,可能也已失效.因为铁箱藏置已久,连这把巨型铁锁,都已经烂掉了呢-”

    说话之间,轻轻一拉,那把看来极为坚固的铁锁,便朽烂失效地,应手而脱-云梦襄见状之下,皱眉道:“糟糕,连铁锁尚且如此,则那册“阴阳和合真经”岂不早已烂掉?”

    欧阳珊道:“铁锁烂掉是因伪洞中过於潮湿之故,“阴阳和合真经”则因藏在箱内,或许不会至於……”

    她因急於得知底蕴,说至此处之际,业已把铁箱箱盖揭开。

    谁知箱盖一开之际,有不少尖端泛碧,显然啐有剧毒的细小钢针,纷纷落下。

    欧阳珊“咦”了一声道:“云兄,你的猜测对了,箱内果然还有花样,但这些毒针,却对我相当客气,不向外飞,只往下落-”

    云梦襄失笑道:“毒针那里还会有甚怜香惜玉之心,它只望下落,不向外飞之故,定是时日太长,崩溃腐烂失效-”

    这时,欧阳珊已将箱盖打开,向箱中看了一眼,娇声欢叫道:“果有册“阴阳和合真经”,并未烂掉,还有一件丝衣,和一柄小小匕首。”

    云梦襄踏前一步,法目看去,果见铁箱之中,盛放着一叠紫色丝衣,丝衣以上,置有两物,右还是柄蛇皮的鞘,古色斑栏的七寸匕首,左边则是一册纸质小书。

    在如此环境,如此情况之下,任何人也知道那一衣一匕,必非凡物-但纵令那件紫色丝衣,和那古色斑拦匕首,都是至宝奇珍,但铁箱之中,最引入注目的,仍是那册完整无缺的纸质小书。

    云梦襄与欧阳珊目光住处,认出小书封签上的十个篆书字迹是:“绘图详解阴阳和合真经。”

    仅仅“阴阳和合真经”已够令武林人物垂涎,再加上“绘图详解”字样,连云梦襄这等身怀绝艺,会经沧海之人,也不禁看得喜出望外地,心中微跳-欧院珊更是沉不住气,她立即边自伸手去取那册“阴阳和合真经”边自娇笑说道:“既称“阴阳和合真经”,怎还能“绘图详解”?我倒要看看它写的是甚么东西,难道都是些不堪人目,人体双双的妖精打架么?”

    云梦襄一旁笑道:“珊妹这话说得就外行了,别的神功绝艺,可靠口授,或是心传,但这“阴阳和合”之道,却非身教不可,最低限度也要来个绘图详解,否则,往往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耗尽自己的真阳真阴,弄到不可收拾……”

    他这“弄到不可收拾地步”语中的“地步”字,尚未出口,目光中业已现出诧异惋惜神色-欧阳珊更是紧蹙双眉,玉容一片惨白-原来在欧阳珊未伸手之前,那册“绘图详解”的“阴阳和合真经”看来完好无缺。

    但欧阳珊才一伸手触及,这册万众觊觎的武林秘笈,却应指而化,成了一滩纸灰。

    欧阳珊惊讶失望之下,竟怪起云梦襄来,向他自了一眼说道:“云兄,都是你这张乌鸦嘴,你适才怀疑“阴阳和合真经”可能烂掉,如今果应尊言,我们可以死了这条贪得之心,……但你和“玉面鬼谷”上官明的打赌之事,怎么办呢?他已新娘在抱,你却秘笈成灰,算起胜负账,岂不居於绝对劣势?”

    欧阳珊把两道含情似水的目光,凝注在云梦襄俊脸之上,缓缓说道:“云兄,你向我道喜则甚?我想把这件“度厄衣”,给你贴身穿着……”

    云梦襄不等她再往下讲,便摇手说道:“珊妹,不是我狂妄托大,我的功力,比你稍高,江湖经验,比你稍丰,故而应变能力方面,也就比你略强,这件“叟厄衣”,自然是由你穿用,比较适当-”

    欧杨珊笑道:“你的功力,虽比我高,经验虽比我丰富,但仇敌定必也比我多-何况你适才说道,既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

    云梦襄拉着欧阳珊的柔荑玉手,含笑说道:“珊妹还和我分彼此么-你得了宝物还不是等於我大有所获……”

    语音至此略顿,向箱中看了一眼又笑道:“这样好了,我要那柄匕首,岂非彼此均有所得。”

    欧阳珊皱眉道:“但愿那柄匕首不是寻常俗物才好……”

    云梦襄接口笑道:“与“阴阳和合真经”暨“度尼衣”同藏处的东西,那里会是世俗之物?珊妹取来看看,是钢质?还是角质?”

    欧阳珊一面伸手取那匕首,一面诧然问道:“云兄为何猜这匕首会是角质?”

    云梦襄道:“这是我贪心希冀,因为若系角质,必是用“通天犀角”等罕世之物所制,除了无坚不摧,削金如土之外,并具兢制奇毒功用,比钢铁所铸,还要强胜多多-”

    他的语音才住,欧阳珊已将匕首取在手中,惦了一惦,嫣然道:“云兄,你失望了,这首入手甚沉,显系钢铁所铸,不是甚么“通天犀角”。”

    云梦襄见欧阳珊已把匕首递来,遂伸手接过,出鞘察看。

    云梦襄入手便知,匕首质属钢铁,但出鞘看时,却是黑黝黝的,并无甚么前古神兵器的夺目精光,砭肤寒气。

    欧阳珊失笑道:“云兄这回可料错事了,与“阴阳和合真经”暨“度厄衣”同置一箱的,居然是段凡铁-”

    云梦襄剑眉双轩,摇头笑道:“我不信会是凡铁,且借这石壁,试上一试-”

    他於说话之间,信手持着匕首,向石壁之上挥去。

    “呛”的一声,火花四溅-云梦襄不曾料错,那匕首果然切石如腐,毫不费力,其锋利程度,似比传说中的一些前古神兵”,尤有过之-欧阳珊喜形於色地,“呀”了一声笑道:“这匕首太锋利了,看来比传说中的鱼肠短剑更具威力,只可惜我们见识浅陋,不知道它的来历而已……”

    云梦襄接口笑道:“这等宝物贵在实用,不贵炫耀,似乎无需太费心力,改究它的来历,“阴阳和合真经”已然成灰,珊妹且穿起“度厄衣”,收起这“无名匕首”,我们不必再在“白骨洞”中逗留,应该出去看看那位“玉面鬼谷”上官明,是否木已成舟,作了这“白骨骨岩”中的驸马爷了-”

    欧阳珊突然把小嘴一蹶,满面不悦之色。

    云梦襄诧道:“珊妹是为了何事,不大高兴?……”

    欧阳珊白了云梦襄一眼道:“云兄,你作事太不公平,若把“度厄衣”和“无名匕首”等两件宝物一齐给我,我就一件都不要了-”

    云梦襄体会出佳人情意,向欧阳珊含笑说道:“珊妹既然这等说法,就请穿上“度厄衣,把那柄无名匕首给我,其实我们之间,那里还用得着分家,珊妹也未儿太小心眼了-”

    欧阳珊早知云梦襄关怀自己安全,定会把特具防身灵效的“度厄衣”,分给自己,闻言之下,一面解开外衫,穿上那件“度厄衣”,一面把“无名匕首”递给云梦里,并娇笑说道:“云兄,我怎会和你分家,但我若不这等说法,你肯把“无名匕首”带在身边么-如今“阴阳大会”之期已近,四海八荒的牛鬼蛇神,均将云集於“野人山”中,云兄虽於艺冠当世,绝学在身,但多件称手兵刃,总是好的-”

    云梦襄在欧阳珊解衣穿衣之际,只静静领略她身上散发的淡雅女儿体香,直等她重行把衣裳穿好.方微笑说道:“我们出洞去吧,“阴阳和合真经”业已成灰,上官明倘若已遂乘龙之愿,则我在赌约方面,便属下风,非要早点赶去“纯阳谷”谋取“氤氲神君”乔大化的项上人头不可,否则,胜利者便属上官明,我要接受生平唯一败绩……”

    欧阳珊笑道:“若照上官明把我们诱人“白骨洞”,企图让你获得“阴阳和合真经”的举例看来,我认为他和你打赌争胜之举是假,真意却是在藉机结纳,交你这个朋友-”

    云梦襄被她一言提醒,目闪神光,点头说道:“珊妹这种看法,相当高明,上官明极可能正是此意。”

    欧阳珊笑道:“既然如此,云兄就不该把赌约胜负,看得太重,倘若上官明与阴素华成婚之事,遭遇困难,我们再帮帮他吧-”

    说完,两人便再度各施缩骨神功,穿越石壁小穴,走出“白骨洞”外。

    途中,欧阳珊指着那些人兽白骨,叹息一声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云梦襄见她只说了这么两旬,便条然住口,不禁诧异道:“珊妹有甚感慨,写何不说下去-”

    欧阳珊道:“我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两句话儿之上,发现问题,想不太通,这洞中人骨,显系为了贪得“阴阳和合真经”等洞中藏宝,来此送命,可以说“人为财死”,但那些兽骨,却……却……”

    云梦襄含笑说道:“珊妹再想想看,凡是敢入此洞之人,必具相当身手,仅靠区区一只巨型蜥蜴,就能杀死这多人不成?”

    欧伤珊怔了一怔,点头说道:“云兄说得对,那只蜥蜴,看去虽具奇毒,却被你一掌击毙,应该不会厉害到能够令这多寻宝之人,都变作骷髅白骨……但其中原因,究属何在,云兄能想得出么?”

    云梦襄道:“我认为洞中必然另有厉害毒物盘踞,在肌饿时,可以散发出奇异气味,诱令附近蛇兽,甘心前来送死,今日未曾出现之故,则是畏惧我们手内的天蜈蛛,受了-制,悄悄藏起。”

    欧阳珊认为这解释相当合理,遂止步说道:“云兄,我们要不要搜上一搜,把那毒物搜出除去-”

    云梦襄摇头道:“不必,一来那藏宝石室,几乎高达峰顶,攀援不易,难於搜寻,二来“阴阳和合真经”已然成灰,“度厄衣”暨“无名匕首”三宝,又被我们取走,此洞已失探险价值,只消通知阴玉华,阴素华姊妹,把洞口封死,洞中纵有毒物,也不致再害人了!”

    欧场珊又被云梦襄说服,放弃搜除毒物之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