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烙印时光 > 正文 > 第五章 找寻
第五章 找寻



更新日期:2021-07-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脚步匆匆,我亦步亦趋。你知道的,你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

    [一]

    紧张到不行的初三,让洛子初再也没有精力东游西逛。

    即便是放假,她都宁愿躲在家里看看电视,想着终于能拜托试卷考题而小小地安逸一下,再不愿意和以往一样天天和玩伴一起逛公园,打电玩。

    好在彭晏和易昕他们和她有共识,除非是万不得已,比如是谁谁谁的生日不得不小聚一下,或者哪里又有喜欢的明星的签唱会,不然他们绝不出门。

    ——难得的假日当然要好好休息。

    与她有共识的除了易昕他们,还有就是季栩成。

    原本季栩成会安安静静地待在家并不奇怪,升上初三不久他便加入了校篮球队,他似乎很喜欢这项运动,非常投入,很快就从一个球盲变成了对里的前锋,也算得上是中流砥柱的位置。

    于是,洛子初也经常能在校蓝球场上看见季栩成的身影。

    他不再是以前瘦瘦小小的模样,从初二开始,个头儿已经明显开始拔高。洛妈妈为了保证两个孩子的成长发育健康,还特别托营养师为洛子初和季栩成分别设计了两套营养方案。

    大概是因为营养跟上了,再加上运动的关系,现在的季栩成已经比部分同龄男生高出一个头,因为生的优势,再加上好看的脸孔,在篮球队里已经是十分惹眼的存在。

    经常有女生在他打完球后送矿泉水给他喝,队友们都会拼命地起哄,一开始,他总是会露出不自然的神情,但每次都会结果别人递来的水。到最后,竟也习以为常了。

    但是洛子初却因为这件事而变得异常苦恼起来。

    且不说她自己对季栩成别有居心,在他变得人气爆棚的现在,洛子初忽然成龙传声筒,这让她郁闷得不得了。

    就比如说现在,一个穿着裙子的下摆被刻意修改到膝盖以上不为的裙子的女生正满脸堆笑地问道:“你是小初吗?”

    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亲昵,洛子初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

    “你找我有事儿么?”

    她的语气淡淡的,不起波澜,眼前的女孩仿若被凉风一吹。

    “我叫许俏,是A302班的。”女生努力保持礼貌地自我介绍。

    女生见洛子初态度大转,仿佛受到了鼓励,顿时凑近了洛子初,眨了眨眼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约季同学一起去喝杯茶,你能帮我带个话吗?”

    洛子初感到有点儿无力,却还是保持礼貌地回答道:“好的,没问题,不如把你号码留给我,我也好让他联系你。”

    “太谢谢你了。”她高高兴兴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到洛子初的草稿纸上,接着又闲聊了几句,说了声白白便走了。

    洛子初揉了揉额头,为什么她一定要帮季栩成收拾着烂摊子啊,他的魅力是不是太大了。洛子初一把抄起桌上的草稿纸,便往体育馆的方向跑去。

    一斤体育馆便能听到球鞋摩擦地班的尖锐声响。

    球场里的队员正在练习,放眼望去,季栩成却不再队伍里,她想了想又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更衣室的门是开着的,洛子初礼貌性地敲了敲:“有人在吗?”

    半天没人答应,她想了想,不如把字条放到他的柜子了,这样他打开柜子也可以看到,这样想着,她于是蹑手蹑脚地走进去。

    更衣室里果然没人,她找到季栩成的衣柜,迅速地将纸条塞进去之后,便打算出去,不料迎面进来一群男生。

    “喂!你是谁啊。”其中一个男生喊道。

    洛子初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正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了她熟悉的声音:“小初?”

    “阿成,这是谁,你女朋友吗?”一群人中的另一人问道。

    “不是。”季栩成答应道,接着他走过来将她拉出去。

    身后传来男生浑厚的起哄声。

    他们来的体育馆的观众席附近,季栩成找了张凳子坐下,洛子初也跟着坐下。

    “你怎么来了?”他问道。

    “我有东西给你。”心跳的感觉还没有平复,洛子初没有看季栩成的眼睛。

    “什么东西?”

    “已经塞到你规则里了。”洛子初说完,便站起身,“你自己去看吧,我先回去上课了。”

    洛子初迈开步子正打算离开,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着季栩成道:“喂,就这一次,下次别再让我传话了。”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言不由衷。其实她更想说的是,你喜欢谁,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二]

    每一次快到嘴边的话,都没能马上说出来,每一次的矛盾都是因为不确定。

    在你心里,我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位置呢,洛子初想。

    她担心的事情最终没有发生,是那位学姐的一相情愿,那天之后季栩成并没有打电话给她,除了正经事,他都不干。

    日子就在这一天天的习以为常中过去了。

    15岁结束之前,最值得纪念的,应该是季栩成送她礼物那次。

    她的生日,她自己都差点儿忘记了,倒是他一大早出门,买到她最喜欢吃的早餐,豆浆油条,十分简单的组合,却一直是她的最爱。

    一大早他便把她吵醒,她头发凌乱地从被窝里钻起来,一看闹钟才六点半,一时没忍住起床朝他嚷道:“你干吗,好端端的不让人睡觉。”

    季栩成也不生气,而是把她拉到卫生间:“快洗脸刷牙,我给你买了早餐。”

    她想,醒了就醒了,再耍脾气或者钻回被窝都是很有损形象的,于是,只能懒懒地刷牙洗脸,把这一切都做完之后,瞌睡虫全跑光了。

    看到着数摆好的早餐,她忍不住惊讶道:“你买的?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

    洛子初看了他一眼,倒觉得问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埋头开始消灭她的最爱。

    吃完之后洛子初自己把碗筷都收拾干净,接着坐到季栩成的身边,一脸奇怪地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的生日。”他淡淡道,然后递给她一个礼盒。

    她惊呆了,纪念日什么的她从来不记,生日也是爸爸妈妈想起来才给她过,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有个人会一大早地给她准备好她喜欢的早餐,然后送她生日礼物,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眼眶微微有些热,胸口暖暖的,要知道,季栩成不一样,他是她喜欢的人,他的礼物更特别。

    她一时没人找冲上去抱住他:“谢谢你,季栩成。”

    他微微怔住,随即低低地笑起来:“你高兴就好。”

    “嗯嗯。”她不停地点头。

    “我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

    “你去了就知道了。”

    他骑着自行车载她,穿过街道,穿过高楼大夏,他们停在一家蛋糕房面前。

    “你是要带我来买蛋糕吗?”洛子初兴奋地眼睛亮亮的。

    季栩成但笑不语,走进店里。

    服务生朝他们走来:“您好,请问需要点儿什么?”

    “我昨天和这里的经理说好的……”季栩成解释道。

    服务员看来洛子初一眼,然后道:“我知道了,您跟我来吧。”

    进去了才明白,季栩成是带她来DIY做蛋糕,他们花了大概三十多分钟的时间做好了蛋糕,接下来就是给蛋糕绘上高看的图案了,搞掂师傅给了他们一个册子,洛子初挑了个好做的,土豪一层白色奶油之后,她和季栩成两个人一人拿着一只奶油笔,开始在蛋糕上涂涂画画。

    洛子初拿着红色的奶油笔,想画出好看的花儿,结果却扭曲的不成样子。毕竟是新手,想要做成蛋糕师傅那样太没可能了。

    季栩成用另一种颜色的奶油给蛋糕描上一圈花边。然后又用咖啡色的奶油在蛋糕的表面画了只小熊,很显然季栩成也不会,洛子初看来半天才看出来那原来是一只小熊——她看成了考拉。

    整个蛋糕被他们画满了鬼画符,不过洛子初很开心,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从起床的那一刻开始,就充满了惊喜。

    他们又花了一个小时,蛋糕师傅看来之后欲哭无泪:“你们回去千万别跟别人说这是从我们蛋糕房出炉的。”

    洛子初和季栩成相视一笑。

    和来时一样,洛子初提着新鲜出炉的蛋糕,季栩成骑着自行车载她。

    微风轻轻拂过,路旁的发过梧桐被阳光头落下稀疏的剪影,耳旁是叶子间相互摩擦的沙沙声,她不安分地甩着自己的双腿,脑袋不知不觉地靠在季栩成的背上,男生温热的体温隔着衣服传过来。

    她闭上眼睛,季栩成,能在你身边真好。

    ——能在你身边真好,哪怕只是这样静静地靠在你身边,我也觉得恨开始,唯一遗憾的是,你不明白我的心意,你对我好并不是出于对我的喜欢,你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是吧。

    可是,我不服气,我喜欢的人,我也要你喜欢上我。

    你敢不敢赌呢?

    [三]

    初三升高中的过程快得让洛子初觉得就像是做了一场急匆匆的梦,头昏脑胀地醒来,发现被她抛到角落的卷子已经摞到有她一半的高度。

    录取通知书到的那天,洛爸爸高兴得不得了,忙里偷闲地带一家人出去吃饭,说是为了庆祝两个孩子升学顺利。因为季栩成和洛子初分别是以全市第一和第二名的成绩被市重点一中录取的,洛爸爸自然是骄傲。

    吃完饭后,洛爸爸提议一家人去游乐园,在他的印象里孩子一直都是孩子,游乐园总归是他们最喜欢的地方吧!

    好在两个孩子都很善解人意,并没有对他的想法表示异议,一家人其乐融融地钻进了市游乐园。

    距离上一次来到游乐园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那次也是爸爸带着他们去的,那是季栩成来到洛家的一个星期之后,聚会的目的是为了让季栩成尽快融入这个家庭来。

    结果,洛子初玩得很开心,洛妈妈陪着宝贝女儿玩得也很开心,洛爸爸则陪着季栩成坐在旁边的冰激凌车旁乘凉。

    那天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季栩成一直把冰激凌拿在手里,直到化掉都没有吃完。

    他其实不爱吃冰激凌,虽然勉强吃了两口,不过同为孩子的洛子初明白,如果真的喜欢吃的话,怎么忍心看着那么美味的冰激凌化掉呢?

    ——嗯嗯,那个时候的洛子初是这么想的。

    那时的季栩成还真傻啊。

    不过那一次的聚会实在称不上愉快,因为季栩成始终都没笑过,洛子初站在他旁边,只觉得一边肩膀凉飕飕的。

    不过,这一次应该会不一样了吧。

    洛爸爸买了两张通票,递给洛子初和季栩成。

    “你们两个孩子去玩吧,我和你妈妈左边儿上看就好。”洛爸爸眉眼含笑地说道。

    “你们不一起吗?”

    “我和你爸爸休息一会儿,这天儿太热,我们可没你能折腾。”洛妈妈笑道。

    洛子初听后忍不住在心里窃喜:“好吧,那我们去咯。”她愉快地挽起季栩成的手,她可不可以偷偷地把这当作是和季栩成的约会?

    他们可以一起玩摩天轮,可以一起坐过山车,可以一起玩海盗船……或许她也应该表现得柔弱一点儿,比如说坐过山车的时候应该假装害怕就趁机握紧他的手?

    好吧,她已经开始化身为一个女色魔了吗?

    不过,无论怎样,她都很开心!

    “阿成,我们要从哪个项目开始玩呢?”

    他看着她饶有兴趣的样子,于是道:“你想玩什么,我陪你。”

    “我——我想玩摩天轮,可是你看,好多人啊。”抬起手指着不远的地方,洛子初有些沮丧地说道。

    季栩成顺着她指的方向远远看去,几乎没有可以钻空的地方,不过再看看别的地方也那么多人,只好说道:“我们先去看看,走吧。”

    他牵起她的手,朝摩天轮的方向走去。

    手腕传来他指尖的温度,并不是想象中的她主动,无聊季栩成是什么想法都好,这一刻的感觉很温暖很真实。他拉着她的手,她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一切都恰如其分的美好着。

    他们来到摩天轮附近,人群密密麻麻地将入口堵得水泄不通,如果要玩的话一定要排队,可是现在看来,站在他们面前的人得足足等上一个小时。

    看到这么多人,洛子初顿时丧失了兴趣:“我们走吧,人好多。”

    “不,等等,或许待会儿有人走的。”

    “真的吗?”其实洛子初倒无所谓,她只是怕他不想等,而且又不是只有这一个项目。

    “嗯,还是你想玩别的了?”

    “没有,我是想我们随便转转也是可以的啊。”对于她来说,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就好。

    季栩成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精致的轮廓顿时变得柔和起来:“你们女生还真善变。”

    “喂,这就叫善变吗?”洛子初不满地挑起尖细的下巴。

    “刚才还见你满脸欢喜的样子,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他解释道。

    “我是在节约时间好不好,走吧走吧。”懒得解释,洛子初索性挽起季栩成的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洛子初顿下脚步。

    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颜璐璐,这个完整的名字还是易昕告诉她的,而且易昕还说,颜璐璐倒追季栩成几乎是全校无人不晓的事情了。洛子初顿时像棋逢敌手的小猫,看到有别的猫要跟她抢最喜欢的秋刀鱼,眼睛里马上闪现出敌意。

    不过她当然不会表现得那么明显,抬手指给季栩成看:“阿成,那是你同学吧。”

    几乎是同一时间:“季栩成?”

    不远处的身影拉着身边的一个男生快步走来,他们很快来到洛子初面前。

    “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同学季栩成。”颜璐璐拉着季栩成的衣袖和身边的男生解释道,说完转头看向洛子初:“这是洛子初,虽然不是同班,但是是一个年级的同学。”

    被颜璐璐称作哥哥的男生,拥有一头亚麻色的短发,听到颜璐璐的话后,他看着洛子初勾起一个灿烂的微笑:“你好。”

    就在这时,他右耳的耳钉发出一道明亮的光芒,洛子初微笑道:“你好。”

    男生和洛子初打完招呼,接着转过头,一个轻巧的拳头落在季栩成的肩膀上:“嘿,阿成!”

    “原来你们认识?”颜璐璐一脸惊讶地说道。

    “我们一起打过球。”季栩成解释道。

    “我早该想到的,原来你跟我妹妹是同班同学!”男生的笑声很爽朗,和季栩成的感觉截然不同,灿烂耀眼的笑容,白T恤和沙滩裤,松松垮垮的打扮,配上他那五官深刻的面孔,显得阳光且帅气。

    他看来一眼洛子初放在季栩成手腕间的手,毫不吝啬的夸奖道:“这是你女朋友吗?真可爱!”

    “哥,你弄错啦,他们……”颜璐璐急忙解释道,她说话的时候用奇怪的眼神看来洛子初一眼,欲言又止。

    一下子成为话题的中心,洛子初突然开始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此时她再自然不过地挽着季栩成的胳膊,见他们误会了,她也不想他尴尬,于是徐徐地抽回自己的手。

    却没想到季栩成一把揽过她的肩膀:“我们很般配吧。”

    洛子初惊愕地抬头看他,这个角度只看得到他精致的侧脸,他不知道他的一句话,很可能会让她激动很久吗?

    “是啊,害我这么精明的人都看错。”男孩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抱歉地笑道,“不好意思,我自我介绍,我叫颜景。”这话是对洛子初说的。

    “你好。”洛子初点了点头。

    “喂,哥,你的眼神太赤裸了,会把别人吓坏的。”颜璐璐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洛子初,小拳头轻轻地砸在自己哥哥的身上。

    “哈哈。”叫颜景的男生爽朗地笑着,丝毫不在意妹妹的揶揄,“你们也是来逛游乐园的吗?”

    “嗯,本来打算玩摩天轮的,不过今天人很多,玩不了。”季栩成朝着摩天轮的方向扬了扬下巴,“我们正打算去玩别的项目。”

    “是啊,人确实很多,我跟璐璐也逛了半天,你们别去了,那边儿全是人。”颜景看了一眼手机,“现在还早,不如咱们去打球怎么样?”

    “现在吗?”季栩成微微有一些动摇,自从回家之后他也很久没打球了,他看了一眼洛子初,想了想说道,“还是下次吧,我家人在那边。”

    “一起去吧,反正也没事儿,我也很久没看你打球了呢!”颜璐璐露出满脸期待的表情。

    季栩成淡淡地摇了摇头,无奈地笑得:“下次吧。”

    “别啊,季栩成!”颜璐璐干脆拉过季栩成的衣袖,撒娇的摇了摇,“你看,我们都不玩了,就一起去嘛。小初,你也去啊,大家一起玩。”

    干吗这么亲昵地叫她!

    “我爸妈在那边等我们。”洛子初努力压下心里的焦躁,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季栩成单独出来玩,她怎么能让颜璐璐给破坏了?

    “叔叔阿姨也在吗?呃,跟他们说你们和我们一起出去玩,他们应该会同意的吧。”

    “季栩成,一起去吧,我再叫几个兄弟陪你打,怎么样?”颜景在一旁努力地煽风点火。

    他说帮凶吗?洛子初愤愤地想。

    哼,这两兄妹拽人的功夫还不是一般厉害,他都这样说了,季栩成再不答应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可是,可是她的约会要泡汤了,不要啊!

    “那好吧。”季栩成点了点头,“那,小初。”

    “我知道了,我会和爸爸妈妈说的。”洛子初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努力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

    “太好了!”颜璐璐喜上眉梢,“那麻烦你了,小初。”

    眼睁睁地看着颜璐璐挎着季栩成的胳膊欢快地跑开了,洛子初呆傻地站在原地,周围鼎沸的人群来来往往,她娇小的身影显得无比落寞。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胸口闷闷的,眼眶也跟着胀得难受。

    虽然明知道不是被丢下,季栩成是不得已才跟他们走的,可是心里还是感到很孤单。

    没有了季栩成,她突然找不到方向,他们是从什么地方走过来的她也忘了,晕头转向地找了半天,怎么人情绪低落起来,脑子也不好使呢?

    洛子初自嘲地笑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了想拨了一串号码。

    [四]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一首流行歌曲《下雨天》,是洛子初的专属铃声。,季栩成疑惑地拿出手机,屏幕上不断闪烁着:子初呼叫。

    “怎么了?”

    “季栩成。”

    “嗯?”

    “我迷路了。”洛子初撇了撇嘴,这样恶劣的谎话有没有用呢?他到底会不会过来?

    “你在哪儿?”

    “我在原地。”

    “你在那儿等着,我去找你。”

    “嗯。”洛子初笑着挂断电话,胸口的甜蜜不断蔓延,就快要撑爆她的小心脏。

    季栩成,果然还是在乎她的吧!

    洛子初又笑着往回走,五分钟之后她看到了季栩成的身影,远远地他朝她招手,细碎的头发随着奔跑的动作起伏着,他的脸孔在金色光线的照耀下帅得一塌糊涂。

    “怎么会迷路的?”

    “我也不知道。”

    “傻瓜。”他轻轻用食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季栩成。”她仰着头看他。

    “又怎么了?”话音刚落,他便被一个怀抱紧紧地拥住,怀里传出她喃喃的声音:“下次不许你再丢下我。”

    “子初。”他蹙了蹙眉,眼神里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他犹疑着该不该也同样拥住她,许久,他终于拥住了她的肩膀,让她正视他:“你是我的家人,我怎么会丢下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洛子初摇了摇头,突然间感到害怕。

    “从我来到洛家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把你当作亲人。”

    “可是我不是,在我眼泪你不一样,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季栩成。”洛子初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不管季栩成接不接受,会不会拒绝她的喜欢,她也一定要说出来,至少她不会后悔。

    她的眼底像有一小簇火苗在熊熊燃烧,一下子灼痛了他的心。

    她说: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季栩成。

    她的勇敢,她的不顾一切,她的喜欢都是他承受不起的重量。因为他明白,洛叔叔不会允许,洛阿姨也不会允许,他自己更不允许。

    他是个孤儿,他的生命本来一无所有,直到来到洛家。洛叔叔给他亲情,供他读书,努力给她一个家,他一直觉得只有做好养子,好好学习,等日后有能力就以儿子的身份好好地孝敬他才对,他不想让他失望。

    洛阿姨,她对自己很好很客气,一直和他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然而就是这份客气让他始终觉得自己像一个局外人,如果她知道他的想法,她一定不会原谅他。

    所以——

    “子初,我可以为你做一切,除了说喜欢你。”

    “为什么?”

    “因为不可以。”

    “什么叫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她终于明白,喜欢一个人,除了会让人感到甜蜜,感到快乐,还会让人歇斯底里。

    “因为我不是你,你可以自由自在不顾一切,而我不可以。”

    “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坦白自己的心吗,如果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可以?就算有再多问题,都可以解决啊。”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季栩成要露出那样复杂的神色,她不明白。

    “走吧。”季栩成不打算继续解释,他一如既往地想要拉起洛子初的手,却意外地被她挣脱开。

    “我不要你可怜。”她站在原地,泪水盈满了眼眶,她一点儿也不想哭,告白失败还让对方看到自己流泪,她的自尊、她的骄傲在他的面前全无踪影。

    “子初。”季栩成哑着声音喊道。

    他比任何人都关心她,希望她好,看着她开心他会更开心,看到她难过他只会想要冲过去抱着她。

    可是,每当他有这种冲动的时候,他都告诉自己不可以,他和她的关系很复杂,他不可以目的不纯地靠近她。

    “我会一直守着你,直到你遇到能用心爱护你的男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突兀得就像光洁的墙壁上的一道裂纹。

    “季栩成,我恨你!”她的拳头猛地砸在他的肩膀上,她说话的口气像一颗钉子砸紧了他的心里,胸口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

    洛子初说完,缘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她没有迷路。

    和上次一样,这次聚会的最后,同样以相对无言收场。

    不同的是,上一次他们年幼的心还只是单纯的讨厌对方而已。而这一次,明明相爱却要努力保持着距离,甚至因为太喜欢而不得不放手。

    [五]

    洛爸爸有事先走了,洛妈妈坐在一开始的地方,正在打电话,她优雅地笑着,十足的贵太太模样。

    远远地,她看到洛子初和季栩成一前一后的两个身影:“好了,就这样吧,我女儿过来了。”她笑着说道,然后挂了电话。

    车子里开着冷气,明明是大热的天气,洛子初却全身冰冷。

    大冬天她都没有这样冷过,连指间都在发抖,季栩成的话好在她耳边回响:我会一直守着你,直到你遇到能用心爱护你的男孩。

    他的话像一把刀子,冷冷地扎在她的身上,他可以说不喜欢她,可以拒绝她,但是,他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她喜欢别人!

    哈,她真是个大傻瓜,他对她根本没有那种意思,她凭什么大言不惭地说他喜欢她?

    就凭他偶尔的温情脉脉?就凭他那一点点儿的在乎?

    她真是天字一号的大笨蛋,可怜虫!

    车里的空气冷得像已经凝固,洛妈妈疑惑这两个孩子怎么都不说话,平日里就算小成话再少,子初也会说个不停的,这是怎么了?

    “游乐园不好玩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洛妈妈调了一下车顶灯后视镜,刚好捕捉到后座上洛子初和季栩成的表情。

    “没有,因为人太多了,没什么玩的,我们就回来了。”季栩成简短地回答道。

    洛妈妈笑了笑。

    作为妈妈,她很关心自己的女儿,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眼下洛子初这样沉默,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她索性不再说话,只是把音乐打开。

    《DownbytheSalleyGardens》是洛子初喜欢的英文歌。

    季栩成记得,有段时间从洛子初的房间里曾无数次地传出这首曲子。

    他看着车窗玻璃上的影子,她别扭的模样映在里面,触手可及。

    她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会执著地喜欢,就像她喜欢听一首曲子,她会反复地听,直到不喜欢了为止。

    所以也仅仅是那一瞬间,之后不断重复的又是另外一首。

    也许,她对自己的感情,也终究不会持续多久。

    总有一天,她会喜欢上别人,到那时,她就不会再难过了吧。

    季栩成苦笑,该死的,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吗?可是心里这样难过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