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烙印时光 > 正文 > 第六章 偏爱
第六章 偏爱



更新日期:2021-07-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们自私是错,你们野蛮是错!

    你们自以为是是错,你们横加阻拦是错!

    [一]

    那天之后,一切都恢复正常。

    但洛子初知道,已经有那么一些不一样了,至少她曾以为自己可能收获一份爱情,而今,已经有些梦寐难求的感觉。

    有好几个晚上,躺着床上的她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季栩成说的话,每次都好想哭,却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究竟是放弃还是坚持呢?

    她失常会反问自己究竟喜欢季栩成什么?的确他很耀眼,有一张好看的面孔——从眉心至两端延伸出美好的弧线,挺直的鼻梁,深邃坚毅的眼神,总让人觉得藏着好多心事,细长的眼尾习惯带着淡淡的忧伤,总会吸引着她让她移不开眼。

    可是不仅仅是这样,无论季栩成最狼狈还是最帅气的模样她都见过,至少在两年前他还是个瘦小孤僻的小男孩,微微瑟缩着肩膀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

    她曾一度以为他其实性格孤僻冷漠,不讨人喜欢。

    可是慢慢地,接触他之后才发现并不是这样的。

    他也会温暖地笑,会贴心地照顾她,包容她的坏脾气,她提出来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她能感受得到他尽已所能地爱护她。

    可是,那不是她想要的,她希望自己可以和他手牵着手,可以像一对恋人。可是为什么,喜欢一个人的心情这样酸楚,明明近在咫尺,却感觉无法触及,会因为他不喜欢自己而心灰意冷,但如果他表现出来一点点儿在乎的时候,心有好像能飘起来。

    “小初,你怎么在发呆?”易昕敲了敲洛子初的杯沿,玻璃制的被子被敲出“叮叮”的声响。

    此时易昕和洛子初正坐在一家冷饮店里。易昕杯子里的柠檬蜜都喝掉了二分之一,洛子初杯子里的蓝莓果汁显然还是刚才服务生端来的那么多。

    “没有啊。”洛子初回过神来,低下头吸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

    “小初,你有心事吧。”易昕蹙着眉头探寻般地问道。

    “我能有什么心事啊。”洛子初笑得有些生硬。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骗易昕,易昕是她的好朋友,她本该和她分享一切,但是现在,她的心里装着满满的苦涩和无奈,它们结结实实地堵在胸口,让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看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我们的小初,可是比谁都活力四射呢。”易昕摸摸洛子初的脸,挤眉弄眼地笑道。

    洛子初笑起来,易昕总有办法让她放松:“今天的课程都结束了吗?”

    趁着暑假的最后一个月,易昕去报了个美术培训班,打算考入阳川一中的艺术班。据说他们学校每年考入重点大学的学生中艺术班的占了一大半,易昕不想放过机会,何况她一直都很喜欢画画儿。

    洛子初无聊的时候就会趁着易昕下课的时间,把她拉出来在附近的这家冷饮店里坐坐。

    这个店子装饰得很有名族风的味道,窗帘是用草编的,上面凹凸着独特的花纹,午后的阳光被隔绝在外,丝丝缕缕地从链子的缝隙间穿过,一闪一闪好像细小的水晶。

    “没有,下午还有一下午的素描呢。”易昕抬手看了看表,“就快到时间了。你待会儿干什么去呢?”

    “不知道,闲晃悠呗。”洛子初摇了摇头。

    “不然跟我一起去画画儿吧。”易昕建议道。

    “去你们培训班?要是被老师看到怎么办?”

    “那有什么,我们老师不会管的,你这样去,没准儿他以为你是来打听的,拉着你讲课也说不定。”

    “呃。”洛子初想了想,手机却在这时候响起来,她安歇接听键,“喂……妈妈……现在吗……那你要过多久回来啊……好,那拜拜。”

    “怎么了?”易昕探过脑袋。

    “我妈说她要去看外婆,这几天不回来了。”

    “那就只有你和季栩成两个在家了吧。”

    “嗯。”洛子初有些苦恼,只有她和季栩成两个,这么尴尬的时候,他们该怎么相处呢?

    “小初,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易昕一脸担忧地问道。

    “我没事儿的。”洛子初收拾了纷乱的心绪,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

    “那你还跟我一起去么?”

    “我今儿先回家吧,明天再跟你混。”洛子初眨了眨眼。

    “那好吧。”

    [二]

    最后,洛子初没有跟着易昕去上课,而是鬼使神差地回家了。

    因为潜意识里,她是那样迫切地想要见到他。

    他或许在做作业,或许出去打球,又或许待在空无一人的家里,饿着肚子四处找吃的,有四分之三的可能,她一回到家就能看到他。

    她把尴尬不尴尬的情绪抛得老远。

    叮咚,洛子初按响了家里的门铃。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揣着钥匙却去按门铃,最近她变得有点儿不清不楚,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季栩成。

    不一会儿,门开了。

    “回来了?”他靠在门边,看她换好鞋子,“吃饭了没?”

    看到他之后,她忽然觉得心里很踏实。

    她摇了摇头:“没有,妈妈打电话说她这几天都不回来了。”

    “嗯,我知道。快要六点了,我不会做饭,我们出去吃吧,我去拿一下东西。”季栩成说完,转身朝楼上走去。

    事实上,洛子初一点儿都不想出门,她突然想在家里做一顿饭给季栩成吃

    不过她一点儿都不会做饭,也没做过饭,所以这想法很快就被她扼杀在脑海里。

    “季栩成,你想吃泡面吗?”泡面她会煮,煮面也是一样的吧。

    他从房间出黎,手里拿着钥匙,帅气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你会煮?”

    “什么嘛,面我还是会煮的。”洛子初皱了皱小巧的鼻子。

    他擦了擦鼻尖,点头道:“我随你,家里还有面没?”

    洛子初钻到厨房作了一番检查。

    厨房被收拾得很干净,妈妈真是个优秀的家庭主妇,柴米油盐从不会因为忘记买而断掉,而且橱柜里还摆了各种不同的方便面,她猜妈妈一定是想到她不喜欢出去吃东西,又担心她不会做才准备的吧。

    她把方便面拆开,然后从冰箱拿出两个鸡蛋,烧一锅热水,倒是做得有模有样的。

    季栩成双手插在口袋里,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洛子初忙上忙下,强烈的幸福感汹涌而来。

    她围着围裙,生疏而笨拙地拿着锅铲,细细分辨每一种作料的名称,因为分不清醋和酱油,于是凑到鼻子下闻了闻,大抵是醋的问道太酸,酸得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突然想到那天在游乐园里,她用失望透了的神情对他说:季栩成,我恨你。可是今天,她却用这样认真的神情为他做一顿饭,胸口突然感到一阵窒息般的难过。

    ——洛子初,你真是个傻瓜。

    “那我先去看电视等着。”

    “嗯,好。”她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煮面。

    迅速地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他害怕下一秒他会忍不住上前拥住她。

    [三]

    锅里的水在沸腾着,锅盖被蒸汽鼓了起来。

    洛子初赶忙揭开盖子,小心翼翼的将面盛到碗里,还煎了两个荷包蛋。她技术不好,蛋皮有些黑糊糊的,不过总的来说,这两碗鸡蛋面还是很有卖相的。

    她把两碗面在托盘上方好,然后貌似很专业地端到餐厅的桌子上。

    “可以吃了哦。”

    季栩成关上电视,来到餐厅,接过洛子初递给他的筷子。

    看起来还不错,他本来以为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做吃的吧,可是做的比初学者显得多了一些水平,他在心里暗暗估了分数,客观的话80分,他的话:“很好吃,99分。”

    “99分?”洛子初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情愿,“那一分呢?”

    “留着。”季栩成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留着干吗?”尽然真的很棒,那就不要保留,给她一百分嘛,总之她会谦虚的。

    “为了你下一次还做给我吃,太满足你,你就不知道进步了。”

    “真的吗?你很想我下次再做饭给你吃?”洛子初露出满脸期待的表情。

    嘟嘟嘟!

    今天的电话还真是多。

    “我去接。”季栩成站起身走过去,接起沙发旁的电话。

    “洛叔叔……嗯,是的……谢谢了……不用麻烦了……那,谢谢叔叔了……嗯,好。”季栩成放下电话,“小初,是洛叔叔的电话。”

    “哦。”洛子初疑惑地接过季栩成手中的电话,“爸爸,我是小初。”

    “小初啊,妈妈不在家是吗?”

    “嗯,去看外婆了,这几天都不回来了。”

    “嗯,我在外面忙,今天是小成的生日,你可要好好陪他过啊。”

    洛子初惊讶地看向一旁的季栩成,嘴巴却不忘回答爸爸的话:“哦,好,我知道了……嗯,你忙吧。”

    挂下电话,她迫不及待地问道:“阿成,今天是你生日?”

    “嗯。”季栩成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接着往客厅走,留给洛子初一个修长笔直的背影。

    “那——我们出去吧。”早说嘛,她都不知道,还硬拉着他才泡面,16岁的生日,她太对不起他了。

    “出去干吗?”

    “出去吃饭啊,我去帮你买蛋糕,走嘛。”洛子初上前,拉起季栩成的手,却被他甩掉了。

    “不用了,只是生日而已,小初煮的面我也很喜欢吃,生日不就应该吃长寿面吗?”他露出有些不自然的神色,继续拾起筷子吃着洛子初做的面。

    “可是,生日应该吃好吃的啊。”

    季栩成直接无视洛子初的话,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面。

    洛子初无奈,只好跟着坐下来,却提不起兴致享受她方才还引以为豪的鸡蛋面。季栩成来他们家三年她都没有好好地给他过生日,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这样蒙混过去了。

    “那你等着。”她起身,走到玄关换好鞋子。

    “你去哪儿?”

    “我一会儿就回来。”

    洛子初走在例假最近的一个商场里,四处寻找蛋糕店的身影。

    她有些自责地想,为什么连这么仲有的日子她都不记得呢?居然让她的寿星在生日这一天吃泡面,而那个人居然还能面对着这么寒碜的生日打出99分。

    眼眶微微有些热,她眨了眨眼,多米西饼店,慢慢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里。

    [四]

    夕阳酒红色的光缓缓地流淌进洛家的厨房。

    季栩成吃完“长寿面”后,把厨房收拾干净,灶台上被洛子初搞得一片狼藉他忍不住勾起嘴角,煮个方便面简直动用了所有的作料,还真是难为她了。

    洗好之后,他便坐在后院的长藤椅子上,一边听着歌一边等洛子初回来。不知道她急匆匆地跑出去干什么去了?

    手机在这时响起来,季栩成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颜璐璐的声音:“季栩成,生日快乐!”

    “你怎么知道?”季栩成有些意外。

    “嘿嘿,你猜我在哪儿?”电话那头的女生显得十分兴奋。

    “你在哪儿?”他淡淡问道。

    “你都不猜一下,猜猜看!”

    季栩成想了想,接着道:“猜不到。”

    “好啦,我在你家外面,快来开门吧。”

    洛子初借用西饼店里的工作间花了两个小时终于做好了一个蛋糕,她想到上次自己生日的时候他带她去蛋糕店做蛋糕的事情。

    她提着蛋糕出来,打算去买几个烟花,因为是夏天的缘故,转了好几圈才找到卖烟花的地方。准备好了之后在商场门口拦车回家,想象着季栩成等烦了的样子,她一个人坐在那儿忍不住笑起来。

    到家之后,敲了半天的门,迎面而来的是颜璐璐挂满奶油的笑脸。

    洛子初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险些怀疑自己走错了。

    “洛子初。”颜璐璐大叫,一股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她葡国来拉着一动不动的洛子初进门,接过洛子初手上的袋子,甩到了一边。

    洛子初僵硬地走到客厅里,季栩成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还有那个叫颜景的男孩。

    “嗨,洛子初。”他又露出那样爽朗的笑容。

    洛子初努力地勾起嘴角:“你们来啦。”

    她的表情一定很难看,一定是,连她自己都觉得不是发自真心的——原谅她的自私吧,她本来只想和季栩成两个人过生日的。

    好吧,既然有人先她一步那也没办法。

    可是,如果是别人在就算了,为什么是颜璐璐?

    “小初,你去哪儿了?”季栩成放下手中的杯子,他的手上挂在一串洛子初从没见过的珠子,白色透明的水晶串,映着杯子里的酒红色液体,显得优雅帅气。

    “我去买蛋糕了。”洛子初看了一眼茶几上那几个面目全非的蛋糕,感觉自己的似乎有些多余了,“早知道我就不买了,多浪费呀。”她努力地笑得自然。

    “是啊,你也一起吧。”颜璐璐很友善地招呼着洛子初。

    洛子初没有响应,因为她一点儿都不想接受她的“好意”。

    ——为什么话都让她说了?为什么在她的家里,颜璐璐却俨然像个女主人?

    “我先上去了。”洛子初匆匆逃离现场,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总之让她坐在那里她有一万个不情愿。

    她跑进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翻出MP4,把耳机戴上,一个人靠着落地窗户听音乐,慢慢地让那个脑子静下来——她不知道自己发的是哪门子脾气,生的是哪门子气,季栩成又不是她一个人的,他也有自己的朋友啊,他也有自己的生活啊,她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喜好而把一切都弄糟。

    把脑袋深深地埋在膝盖上——她是不是太无理取闹了。

    耳朵里回荡的音乐已记不清是第几首,耳旁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季栩成在落地窗的另一端坐下来,把蛋糕在他们中间放好,插好蜡烛之后一一点燃。

    洛子初进屋的时候没有开灯,此时暮色四合,蜡烛的光亮刚好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刚刚我们等了很久,你一直没回来。”

    他在跟她解释吗,的确她出去应该差不多两三个小时了,那么颜璐璐他们应该很早就来了。洛子初挪了挪身子,看着自己光洁的小腿一言不发。

    “然后有个傻瓜一回来就发脾气冲到楼上去了。”

    “喂,我没有发脾气,我,我只是——”她本来还底气十足的,渐渐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她的内心的确是经过了一番挣扎。

    “不过,这样刚好。”季栩成的声音轻轻的,带着一点儿嘶哑,很好听,“我也想和那个傻瓜单独过生日。”他精致的眉眼被烛光映得轮廓分明,深邃的眼底浮动着笑意,温柔得像夏日夜晚的微风。

    她不禁窃喜起来,原来,他和她想的一样。

    “可是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她有些别扭地不看他。

    “没关系。”季栩成淡淡道,说完后他闭着眼睛开始许愿。

    洛子初又忍不住抬头看他,他正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挺直的鼻子和紧抿的唇,还有那双偶尔看她一样便能叫她的心漏掉一拍的眸子。

    他忽然睁开眼睛叫她措手不及。

    “子初,过来帮我吹蜡烛啊。”

    “你自己不会吹!”偷看被人发现,真囧。

    “哪有寿星自己吹蜡烛的,太凄凉了吧。”

    洛子初不情愿地挪到季栩成身边。

    夏天的夜里有阵阵微风,轻轻拂动着她耳旁的发丝,柔软的微微有些弯曲的长发因为她倾身的动作滑下来,精致的小脸在蜡烛熄灭的一瞬间没入黑暗里,月光渐渐地漫入视野,重新勾勒出她清丽的眉眼,小巧的鼻,微翘的嘴唇,还有那如星星一般璀璨的眸子。

    蝉鸣,微风,月光,还有她,这一刻他感觉一切都太过美好。

    “我去开灯。”洛子初正准备站起身。

    “不用。”季栩成摇了摇手中的烟火棒,“不是还有这个。”说完他使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花棒冒着烟,在瞬间燃起足以照亮周围一切的火光。

    “哇,我也要,给我个。”

    “喏。”季栩成点燃了一个递给洛子初,他翻了一下放烟花的袋子,发现除了烟花棒之外,还有不少手臂粗细的烟花筒,“子初,你怎么还买了这种?”

    “呃?怎么了?”

    “这种烟火筒不允许在家放。”

    “我也不知道,我让老板随便拿的。”洛子初嘟哝道。

    “那我们出去吧。”季栩成撑着手从地上坐起来,然后朝洛子初伸出手。

    他们搭了一个小时的车来到海边。

    一下车,咸咸的海水气息扑面而来。夕阳的余晖照亮了周围的景色,海水像墨一样黑暗、深不可测,天空好像一个硕大的琉璃盆子,透明的琉璃中镶嵌着无数的星星,一闪一闪如同钻石一般。

    洛子初踢掉脚上的夹趾拖鞋,把裙子拉到膝盖的位置打个结,一步一步踩在柔软的细沙上——好舒服!

    “就这里吧。”季栩成拿出袋子里的烟花筒,放在距离他们稍微远一点儿的地方点燃。

    不一会儿,从烟花筒里喷出闪耀的火光,慢慢地越喷越高,明亮的火光照亮了他们头顶的那片天空。

    季栩成拿出相机对洛子初说道:“子初你站过去,我帮你照一张。”

    “嗯好。”洛子初兴高采烈地跑到烟火附近。

    看着她的背影,季栩成的思绪突然飘到13岁那年。

    第一次看见洛子初的时候她的头发才刚刚到肩膀的位置,一双眼睛乌溜溜地转动着,明亮动人如同玛瑙一样。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吊带裙,用那样骄傲的眼神望着他,像个公主一样。

    如果她是住在城堡里的公主,那他就是脏兮兮王国里的邋遢鬼——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那个时候,他觉得洛叔叔是像上帝一样的人物,是他的手把他从那样灰败的角落里拉出来。他自然而然地以为,他应该永远站在洛子初的身边守着她——那想法一直延续至今。

    海风轻柔地撩起她的长发,她双手交握微微有些羞涩地笑着,好看的眸子弯成了月亮一般的形状,身后的大片火花绚烂地绽放着,映着她飞舞的长发也折射出金黄色。

    “卡嚓”一声,画面在这一瞬间被定格成永恒。

    [五]

    “也就是说,你们俩昨天晚上去海边了?”易昕惊讶地喊道。

    洛子初从影楼回来的路上刚好路过阳川一中,她一看表刚好是易昕下课的时间,于是决定拉易昕出来喝杯冷饮。

    “嗯,给你看这个。”洛子初欣喜地从包包里拿出她刚刚从影楼拿来的洗好的照片。

    “这,这也照得太好看了,小初,你是仙女吗?”易昕夸张地说道。

    洛子初忍俊不禁。

    “这个角度太棒了,季栩成还是挺有技术的嘛。”明明只有几张照片,易昕却反复看个不停,“我要收藏,这张太好看了。”

    “哪一张?”洛子初也凑过脑袋看向易昕手指的那张。

    画面上的女孩笑得灿烂,弯起的眸子像月牙一般,飞舞的长发有几绺贴着她清秀的面容——竟是说不出的漂亮。

    “也给我一张收藏吧。”这个声音很熟悉,洛子初回头一看,竟是颜璐璐的哥哥颜景。

    “呃?颜同学。”易昕向来人露出友好的笑容。

    “我可以坐下来吗?”他很绅士地问道。

    “坐吧坐吧。”

    “你们认识啊?”洛子初看着他们两个似乎很熟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我们是同班同学。”说话的是颜景。

    “我们都在同一个培训班里,颜同学的画儿画得很棒哦。”易昕很少像今天这样夸奖一个人。

    “易同学,刚才老师在找你。”颜景笑着对易昕说道。

    “是吗,他找我什么事啊?”

    “我也不知道,我刚出来他还问我来着。”

    不知道为什么,洛子初总觉得颜景说话怪怪的,他有一双很灵动的眼睛,总是充满笑意,可就在刚才,洛子初却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一点儿恶作剧般的光芒。

    “那小初,我先进去啦,你再坐会儿吧。”

    “嗯,你去吧。”

    “那,这张照片我就先收藏啦!”易昕十分满意地揣着照片离开了。

    剩下洛子初和颜景两个人。

    “你要喝点什么吗?”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在颜景面前洛子初无法很自然地保持微笑,或者很礼貌很客气像面对一个陌生人那样静静地交谈。

    “不用。”他很潇洒地说道,然后自顾自地拿起桌上的照片,细细地端详起来,“没想到季栩成还挺上相的嘛。”

    这一刻,子初开始奇怪为什么易昕会对他表现出那样的友好,今天的颜景比之前见过的每一次都不讨人喜欢,他拿起照片的样子,他说话的口气,都像他妹妹一样令人倒胃口。

    “你看够了阿比,把照片还给我。”洛子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语气不善地说道。

    他似乎有些始料未及,微微错愕之后又露出很绅士的微笑:“不好意思。”说完把照片递给洛子初。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一步。”接过照片后,洛子初便起身离开了冷饮店。

    回到家,季栩成不在。

    茶几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张便条:小初,我出去打球了,七点以后回来,晚饭记得叫便当。便条的左下角还有一串电话号码。

    “太好了!”季栩成不在的话她就可以好好练习一下厨艺了,总有一天她要在季栩成面前露一手,练习的话做得不好也没人看她笑话。把包包放下,洛子初撸起袖子往厨房走去,刚刚把手打湿准备洗菜,包包里的手机却响起来,她又不得不把手弄干掏出手机后才发现原来是短信:今天的事,很抱歉!颜景。

    居然是他,洛子初挑了挑眉,应该是发错了吧,他跟她道个什么歉呢?

    正打算把手机放回包里,又一个短信来了,还是颜景的号码,带着疑问洛子初按下查看键:给你说个冷笑话。40℃的天气,两只香蕉一前一后地走在马路上,突然前面的那只香蕉说“啊,好热啊”,于是把衣服脱了,结果后面那只香蕉摔倒了。

    “哈哈。”洛子初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笑话也太冷了吧。

    她刚看完,又一天短信来了:蚯蚓儿子把自己切成两段去打乒乓球,蚯蚓妈妈把自己切成四段去打麻将,蚯蚓爸爸看见了,把自己剁成了肉末,蚯蚓妈妈大喊道“你干什么,这样你会死的”,蚯蚓爸爸无辜地说:“我突然很想踢足球。”

    洛子初看完这则笑话后,捂着嘴巴笑个不停,反复又看了一遍还是觉得很好笑,颜景的短信在这时又响了起来:笑了没有,笑了就当你原谅我了。

    看到短信之后,洛子初愣了一秒钟,她想了想回道:“你干吗要我原谅你?”

    发出去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复:“你白天不是因为生我的气才走的吗?”

    洛子初咬了咬唇瓣,不禁有些心虚,其实她也说不上来当时为什么生气,或许有迁怒的成分在里面吧:“其实我今天没生你的气。^_^”

    “真的?那我们握手言和吧。”

    颜景的短信回得很快,她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六点了。

    “我该去做饭了。”她对她说,对方很快回了一句:“7878(去吧去吧)。”

    放下手机后,洛子初便开始做晚餐。

    所谓的晚餐依旧是鸡蛋面,放眼厨房她还真没自信能弄出个四菜一汤来,于是为了简便她就随便煮了个面,吃饱喝足后睡意袭来,看了眼时间:18:05,季栩成还是没回来。

    洗完澡后洛子初又在客厅晃荡了会儿,和易昕通了半个小时的电话后,时针指向七点,季栩成还是没回来。

    眼皮已经重到撑不起来了。她拖着身子晃到了自己的房间,一睡就睡到第二天早上八点。

    一段悦耳的铃声响起,洛子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接起电话:“喂?”

    “小初呀,我是妈妈。”

    “妈妈,怎么了?”

    “你还没起床吗?我提前回来了,这两天过得怎么样?”

    “我很好,你不是还要过几天才回来吗?”

    “外婆这边已经没事了我就回来了,应该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到家吧。”电话那头不知道为什么很吵,“好了,小初,妈妈先挂了。”

    “嗯,好的!”

    想到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洛子初迅速地从床上爬起来。

    她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是起身拉开落地窗户,今天真是个好天气,阳光像海浪一般涌进来,她闭上眼睛深呼吸,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野菊香。突然记起昨天睡觉前季栩成还没回来,不知道他昨晚回来没,他应该不会彻夜不归才对,洛子初暗暗地想。

    她迅速地刷牙洗脸,走到季栩成的房间,才发现房门是开着的——难道他昨晚没回来么?

    心头闪过一抹担忧,她匆匆下楼,走到楼梯的时候发现继续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衣裳已经不是昨天那套,而是一件新的白色T恤和黑色的休闲裤子,脚上还套着室内拖鞋,蜷缩着甚至侧躺在沙发上,短发凌乱地贴着他好看的侧脸。

    从餐厅的窗户透进来的阳光,穿过客厅里镂空的装饰墙在他的身上留下像格子一般的光影——这是一副极静谧的画面。

    洛子初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沙发前蹲下来。

    现在,她可以肆无忌惮地看他了——他没有表情的时候那总是深邃的眼睛,挺直秀气的鼻子,微笑时会融化冬雪一般温柔地唇,尽管这张脸她已经很熟悉,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怎么也看不够。

    她突然想到很小的时候,和周围的小朋友玩,他们总是有各式各样心爱的玩具,偶尔会借给她摸摸,她也好喜欢啊,所以到最后总舍不得还别人,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是属于她的,所以就算再喜欢,她也只能静静地看着,偶尔触碰都是奢侈的。

    季栩成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可是他不同于玩具,得不到心爱的玩具,爸爸妈妈会想办法送给她,可是喜欢的人她只有自己争取,她总是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他会喜欢自己的,她并不是个让人讨厌的人吧,所以持之以恒他总会承认他喜欢她的。

    但是,他宁愿她喜欢别人,他都不愿喜欢她。

    心好痛,为什么喜欢一个人要这么辛苦,明明感觉和他很近了,可是一瞬间他又把她推得老远。一边无条件地包容她,一边又拒绝她——他怎么可以这样!

    眼泪毫无预兆地流下来,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她靠在一边的沙发上瑟缩着身体哭得很无助。

    季栩成在隐隐的啜泣声中醒来,他以为他在做梦,不然怎么会听到洛子初的哭声,她哭得很揪心,梦里的他都忍不住要跟着一起难过。

    他有些烦躁地睁开眼睛,头疼得像要裂开一样,目光无意间瞟见了一旁的粉色身影:“小初,你怎么了?”

    她抱着膝盖坐在沙发的拐角处,听到他的声音她也没有抬起头来。

    季栩成从沙发上坐起来,走近洛子初,她的眼里有泪水,一脸无助的模样,不知不觉中他的心也跟着被牵动。他不由自主地用拇指划过她漂亮的眼睛,因为刚睡醒的关系,他的声音哑哑的:“小初?”

    “季栩成,要怎样你才会喜欢我?”她似乎绝望地问道。

    季栩成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为什么,为什么他喜欢的女孩会问出这样的话,难道是因为他,她才会难过成这样?

    他到底在做什么,他想让她开开心心的,可为什么她却这样伤心,他所做的一切难道都是错的?

    “我很喜欢你。”他脱口而出隐藏于心底的秘密。

    “可是你让我去喜欢别人。”她的声音带着委屈。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一滴泪水滑落到她的腮边,他情不自禁地吻上去,她的皮肤很柔软,就像早晨沾了露水的花朵,带着淡淡的香气。

    如果这是梦,他宁愿一直不要醒来,可是如果真的是梦,总会有可怕的现实将你叫醒。

    洛妈妈不知何时走进了客厅,看到眼前的一幕后,她的心脏险些停止了跳动,太阳穴像是被针扎一般的痛,她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颤抖着抬起手,指着季栩成:“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她的声音带着恐惧,艰难地自她干涩的喉咙里溢出,她险些怀疑不是自己在说话。

    “阿姨。”季栩成惊愕地站起身。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季栩成的脸上。

    “你给我滚出我们家!”洛妈妈的眼睛像是能喷出火来,她用涂着指甲油的手指指着大门,对眼前面无表情的男孩,她曾一度想视为自己儿子的男孩说出恶毒的话语。

    “妈!”洛子初惊恐地从地上站起来,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不要赶他走!”

    “洛子初,你真是太让妈妈失望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早恋,你和小成在干什么?你知道别人会说什么样的闲话吗?你不要脸你爸爸还要脸,你爸爸是市长啊,几百万人看着他,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洛妈妈气急败坏地喊道,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忍不住颤抖。

    “可是季栩成又不是我的亲人,我想和他在一起有什么错?”洛子初依旧固执地争辩,可是她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洛妈妈不再看她,而是转头看向季栩成,语气依然狠厉,却显然找回了理智:“你不要想再待在我们家里了,我会给你安排住处的,你搬出去吧!”

    “我不要,妈,你怎么可以赶他走,季栩成也是这家的一分子!”

    “你闭嘴,你这个死丫头,你干的什么好事儿,你叫爸妈的脸往哪儿搁?你给我上去!”洛妈妈说完,便上前把洛子初往楼上拉,任由洛子初哭喊她也不停止动作。

    “不用了,阿姨。”季栩成平静的声音传来,他凌乱的头发挡住了面孔,整个人好像灰败了一圈,他看着洛子初,嘴角有淡淡的笑容,依旧温柔得像早晨的阳光,他哑着嗓子说道:“不用了,我走。”

    “不要,季栩成你别走。”洛子初泪流满面,挣脱了妈妈的手,冲过去拉起季栩成的手,“你不要走。”

    他淡淡地摇了摇头,他知道,只要他还待在这个家里,他就永远不能名正言顺地喜欢她。

    “不用急着走,我先叫人安排好你再走,洛子初你给我过来,不然我叫你们两个永远也见不到。”洛妈妈冷冷地说着。

    洛子初回头看着一脸漠然的妈妈,感到无比的陌生,平日里那么温柔的妈妈,总是用慈爱的笑容注视她的妈妈,怎么可以用这样冷漠的口吻威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