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15节
第15节



更新日期:2021-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五

    圣王八年八月六日,缇卫七所驻地,苏晋安和陈重绕着院子转圈,一边看缇卫们练武,一边说话。这院子里种着几十株枫树,此时叶子红了一半,另一半是灿灿的金黄色,拼在一起绚丽得让人恍惚。

    “我真是蛮喜欢这里,尤其是枫树半黄半红的时候,看起来像是晋北的杂色锦。”苏晋安淡淡地说。

    “你倒轻松,”陈重苦笑,“叶赫辉被杀,直接惊动了陛下,据说教中高层人物也震怒了,责备我们无能。”

    “相比天罗给我们设的圈套,我们这次的伎俩太拙劣,确实无能。”

    陈重犹豫了一下:“是‘藤鞋’泄露了消息么?缇卫所的人之外,只有他知道当晚的布置。”

    “应该不是,他差点就被羽林天军幕府的参谋们杀死。”苏晋安说,“我想天罗雇他,其实已经想到他会被误会为白发鬼,这就给白发鬼以逃走的机会。他不过是个替死鬼。但我还是没有想明白天罗为什么雇他,很多人都可以当替死鬼,用不着雇一个古蝮手的传人。”

    “总之消息是泄露了,必然有人泄露。”

    “奸细应该就在我们身边。”苏晋安眯起眼睛,看着那些练武的缇卫们,他们整齐地呼喝、挥刀,赤裸上身,汗如雨下。

    “你觉得卫所里有内奸?”陈重压低了声音。

    “不是怀疑,是一定有。只是,我从未把‘藤鞋’的事告诉其他人,包括原子澈,他们没有泄密的机会。”

    “为什么晋安你从不怀疑我?”陈重忽然问。

    “子仪兄你是忽然觉得我其实是个不信任任何人的人,是么?”苏晋安笑笑。他笑的时候,眼角的皱纹会细密一些,眼里的孤独也会深刻一些。

    “你不是么?”

    “我是,但是我从不怀疑子仪兄,”苏晋安看了陈重一眼,“因为我的朋友并不多。”

    两个人都沉默起来,漫步而行,干枯的落子在他们脚下破碎,如同行走在一场枫叶色的大雪中。

    “‘藤鞋’这枚棋子是失效了,至少暂时,”陈重打破沉默,“我们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机会,下面如何找到白发鬼?”

    “我还不知道,秋天了,寒意越来越重……我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苏晋安说。

    “是你派天女葵去接应易小冉的?”

    苏晋安摇头:“不,我没有安排,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会被那些参谋误会。现在想起来,这或许是天罗计划的一部分,那样白发鬼才能趁乱逃走……即使我预先知道,我也不会派阿葵去接应他……”他犹豫了片刻,“阿葵去又有什么用呢?你们都不知道,她表面上刻薄,其实不过是个敏感又好哭的女人罢了。”

    陈重忽地停下脚步:“晋安,有个情报,也许并不重要,但我想你应该知道。”

    “你的情报每一条都很重要。”

    陈重沉默了很久:“我在酥合斋里也有一条眼线,传来的消息说……‘藤鞋’恋上了天女葵,昨天夜里,他们睡在一起。”

    苏晋安忽地愣住了,低着头,垂着手,背微微地佝偻起来,默默地站在秋风落叶里。陈重看着他空蒙蒙的眼睛,看着一枚杂色的枫叶娓娓地飘落,落在他的肩上。对于苏晋安的反应,陈重并不意外。苏晋安没有妻子,每晚都在风月场中流连,他能说服天女葵冒险当他的暗探,两个人之间什么都不曾有过,听起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毕竟面对那样绝丽却柔软如水的女人,很少有男人不会心里悸动……

    可在这个帝都里,谁又能相信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欢好的东西终不会永恒……也许转头就一片片破碎掉了。

    陈重从袖子里取出一条软巾,裹在脖子上,去抵御风里的秋寒。

    苏晋安抬抬手,从肩上扫落了那片枫叶:“‘藤鞋’只有十六岁……阿葵没有拒绝?”

    “没有,早晨起来她还亲手做了早饭给‘藤鞋’吃。”

    “若是她的恩客,得在这样的待遇上花很多钱吧?”苏晋安看着远处,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不是什么好事。靖恭坊的局势非常复杂,你我都在酥合斋里有眼线,天罗的眼线更是无处不在,而天女葵是个耀眼的女人,跟她有关系的所有人都会被关注,一个暗探,是不能太出挑的。而且,那样一个女人的身子会很消磨男人的意志……他如果把心思都花在那个女人身上,也许会坏了你的大事。”

    “不,我觉得挺好。”苏晋安说。

    “挺好?”陈重觉得不可思议。

    “你记得么?我说过的,‘藤鞋’是只风筝,我想要找到一根足够结实的风筝线。现在我找到了,阿葵就是风筝线,他爱上阿葵,就绝不会背叛我们。对于阿葵,我有绝对的信心……其实我想,很早以前,阿葵就是我和‘藤鞋’之间的风筝线了,他爱阿葵吧?从那次和李原琪试手开始。我第一次见到阿葵的时候就想,这个女人一定会在我没有想到的时候对我有绝大的帮助……你看,我猜中了。”

    “这个时候拴住‘藤鞋’对我们还有什么用么?”陈重问。

    “子仪兄,别说这些让人烦闷的事了……良辰美景,我只想去喝点酒。”苏晋安转过头来,轻轻的一笑。

    陈重一愣,“酥合斋么?”

    “不,去别的地方吧,不要打搅别人的郎情妾意。”苏晋安轻声说,“阿葵现在不会有兴趣招呼我们的,人最初相爱的时候,都恨不得腻在一起,恨不得天下只有他们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