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九州·刺客王朝·葵 > 正文 > 第14节
第14节



更新日期:2021-07-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四

    易小冉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了光。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光里是一个青玉色的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支白色的兰花。

    “醒了?”天女葵的声音就在他不远处。

    易小冉扭头,看见天女葵一身白色的裙子,蜷缩着腿,靠在一张小桌上,正用一根红色的绳子玩打结。

    “这是……馥舍?”易小冉分辨着周围的景物。

    天女葵提起裙子走到他身边坐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睡了两天了,这是馥舍,你别去睡佣人的房间了。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暴露你的身份。你伤得不轻,在这里养些日子。花魁的屋子,能进来的人很少,除非他们花很多很多的钱,苏大人都有安排,不会泄露的。”

    易小冉心里一动:“苏大人让你去接应我么?”

    天女葵愣了一下,柔柔地笑了:“当然啦,要不我怎么刚好在那里找到你?你们男人的事情,我们女人躲都来不及呢,还往里面掺和?可惜有苏大人呗,他非说他很担心小冉,又不便自己出面,怕让天罗起疑,赶着我去。”

    “是这样啊。”易小冉轻声说,眼帘慢慢低垂下去。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于是这一切变成了一场安排缜密的公事,缜密得让人失落。

    天女葵不再回答,把一块白色的棉布在温水里浸了,在手上摊开,拿起一只瓷瓶子往上面洒了点东西,屋子里顿时弥漫了一股清凉的花草精油香气。她轻轻地把棉布按在易小冉脑袋上,精油的凉意慢慢渗入易小冉的脑海里,让他觉得异常的平静。

    “舒服了?”天女葵问。

    易小冉点点头,天女葵忽然伸手,一巴掌拍在易小冉肩上的伤口处。

    “哎呦。”易小冉痛得咧嘴。

    天女葵又隔着棉布,在易小冉脑门上一拍,口气里透着嗔怪:“你还不算个男人呢,就那么多心眼儿。”

    “我怎么了?”易小冉瞪大眼睛。

    “苏大人怎么会安排我去做这件事?他觉得我就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罢了,做这种事他可信不过我,他自己那时候可不就在旁边等着?我刚刚救了你,他就冲过来,把那些什么羽林天军参谋府的人挡住了。我看那些人凶煞煞的样子,怕是连我也要一起杀掉呢。”天女葵说,“我是路过,那晚上平临君请我去他家里弹琴,那地方正好在信诺园到酥合斋的路上啊。”

    易小冉想了想:“可你的马车那时候停在那里没走。”

    天女葵点点头:“那天晚上小铁说到处都找不到你,我猜你是参加天罗的刺杀了,心里七上八下的,路上小铁说动手的地方可能在白鹭行舍旁边的巷子里,我们就去找你。小铁去找了你很久,两手空空的回来,我一个人就在马车里等,等得心里一阵阵地抽着痛,这时候,我觉得好像听见你的声音了……”

    “听见我的声音?”

    “嗯,朦朦胧胧的,不远处好像有打斗的声音,我忽然觉得里面还有个人的声音,好像就是你,我的心吓得都快跳出来了,后来过不多久就听见脚步声,看见你了。”

    易小冉竭力回忆,那夜其实他只说过两句话,都是一样的。

    “我不是……”

    他不敢相信那两句话能传得那么远,恰好被天女葵听见,可心里却有一股悄悄地悸动。他其实愿意相信的,这一切根本都是宿命里的,那晚天上的神祉们可怜他,把他最想见到的人带到了他的面前,把他的那句话用风送到了天女葵耳边。

    “你不怕么?那些地方,本来不该是你们女人去的。”易小冉看着天女葵的眼睛轻声说。

    “怕啊。”天女葵坐直了身体,看着屋顶,“我很怕死的……可是死在前面往往都是你们这些心里怀着天下的男人,你若是有女人,你死了,你的女人就会很难过。你还没有女人,只好我这样的姐姐的为你们担惊受怕。”

    “葵姐,为什么要对我们好?”易小冉看着她明媚而忧伤的眼睛,“你不是说,我们这些男人,长大了,一个个都会变得粗蠢,一个个都会离开你,就像那些客人一样么?”

    “是啊,你们会的。我可不指望我救了你一次,你就能一辈子安安心心的跟在我身边当一个小厮。我将来年老色衰了,会嫁给一个上了年纪的有钱人,那时候老妈子很多很多,要你这样的男孩子在身边也没用,我的丈夫还会疑神疑鬼的。”天女葵笑,“可那天晚上我就是很担心你啊,我就算回到酥合斋来也睡不着,不能不去找你。”

    “一个小厮嘛,担心什么,死了就死了,想争着给你当小厮的人不少吧?”易小冉说。

    “我是个心里有很多事的女人,一直不太相信人,所以我只有过两个小厮,一个是你,一个是小铁,我也只教过两个女孩儿,就是小菊儿和小霜儿。其实雇一个小厮不难,可要相信他很难,有些人是有缘分的,所以会走到一起,我觉得我是个缘分不多的人,差不多就要用完了。我不想失去你们里哪一个,”天女葵轻轻地说,“在这里乱世里,我们这样卑微的人谁都保不住自己,只能抱着团取暖,希望过了这个冬天一切都好。我们就像一个姐姐、两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在下雪的天气里,紧紧抱在一起……”

    她垂下眼帘,慢慢地用手捂住脸,忽然哭了起来:“我当时看见你浑身都是血,忽然好怕啊!我想你就要死了,我们所有人都会一个个的死掉,一起取暖的人会越来越少,最后我一个人在冰冷的屋子。你不知道你的眼睛多像我爱过的那个男人,那时候我们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想有一天他会死的,那时候只剩我一个人,被子都捂不暖。我怕你也要死了,我想起我姐姐来,我觉得我是个不详的女人,跟我一起的人都要死。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我一个人活不下去的啊!”她呜咽着说。

    易小冉觉得心口一阵阵的抽紧,一阵阵的疼痛,他坐直身体,把天女葵抱在怀里,心口和她的心口相贴,这样那里的疼痛都能缓和些。他感觉到那个女人的身体在他怀里轻轻的颤动,像是个弱不禁风的孩子,他闻着女人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轻轻抚摸她的头发:

    “别怕,我不会死的,”他说,“不会让你一个人。”

    天女葵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

    “葵姐你猜得对,我是爱你的。”他用最平静的声音说,“我以前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现在我觉得我知道了。你勾勾手指,刀山火海我都会去,只要你告诉我。你会不会说我是个很贱的男人?你说了我也无所谓。我经常梦见你,我快死的时候心里不停地想你。因为我也很怕冷,在帝都里我没什么朋友,我想要一个人在身边,这样就算外面的天都塌了,我可以抱着她,就不会怕。”

    天女葵拧动肩膀想要挣扎,可是易小冉使了极大的力气。他的伤口裂开了,正在无声的渗血,可他依旧死死地抱紧天女葵。

    窗外风吹着,无边落叶萧萧而下。周围没有一丝人声,落叶一层层积累的声音都听得见。像是晋北的严冬,雪片一层层堆叠的声音清清楚楚。

    易小冉不想再回避了,他不想下一次他就要死的时候会为这件事后悔。

    他用面颊贴着天女葵的面颊,良久,颤抖着去吻她的嘴唇,天女葵的身体如同过电那样一阵战栗,加倍的用力想要拒绝。但是她没能挣扎得过,易小冉吻上了她的唇,仿佛饮酒。天女葵就是这么一个酒一样的女人,令人想要啜饮,即使在酣睡中死去。

    “我也很怕死啊,怕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他轻声说,“人死了,会很冷的吧?”

    天女葵的身子安静下来,许久,她伸出双臂搂住了易小冉的脖子,两只大袖滑到她的肩膀,修长的手臂在阳光里温润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