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 正文 > 第十章
第十章



更新日期:2021-07-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陈念蜷缩太久,起来时全身发麻,差点从水泥板上摔下去,北野及时上前,抱住了一个粗糙而狼狈的身体,散着盐渍汗液和腐败垃圾的气味。

    暴雨来前,狂风肆虐。

    他把她从窗外拖进来,像拖一个麻袋。又把她头上衣服上的树叶纸屑不明垃圾抓下来扔窗外,渐渐动作有些不客气,末了,关上纱窗,寒声问:“谁弄的?”

    闪电照得他和她的脸森白;

    “问你话呢!”她要是把椅子他能把她摔了,“他妈的谁弄的?!”

    陈念低着头,很久后,低声问:“你的手,好了吗?”

    北野神色微变,一身的戾气瞬间没了;拆了绷带的手不自觉动了动,人别过头去:“没事。”

    两人在昏黄的白炽灯下相对站了一会儿,北野觉得她就是一团棉花,他怎么都使不上力,憋着气说:“你去洗洗。”

    陈念垂首在原地,手足无措。

    北野想她还真是迟钝,踹一脚挪个窝,伸手要推她一把,碰到她后背,风干的汗渍把衣服结成硬块。

    手指保持着触摸的姿势,她也没有躲开。

    “给你找件衣服。”他拉开衣柜,随手抽出一件白衬衫递给她。陈念伸手接,看见自己手很脏,指甲缝儿里全是黑泥,手缩回来。

    北野转身走进浴室,把衬衫挂在钩子上,回头发现她悄然跟进来了。

    他走到墙边,从歪歪扭扭的架子上取下花洒,搓一搓水龙头上灰白色的水垢,低头指给她看:“这边是热水,这边凉的,”说着给她调水温,“水压不稳,你注意……”

    一瞬间,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视线内,女孩脏兮兮的光露的双足走来,校服裙子唰啦掉在脚边,起初留有笔挺的线条,待水流冲走盐渍和污泥,那布料渐渐柔软下去,显现出它本应该有的清洁与雪白,像一块慢慢融化的奶油。

    少年的心如同那件衣裳。

    女孩的衣物接二连三掉下来。

    沾满水锈的瓷砖上,水声迤逦。

    北野吸了一口气,抬起眼帘,目光贴着她柔嫩的肌肤,往上,一卷雪夜图缓缓展开,象牙白的流线,淡黑色的水墨,白雪绵延,夜光葳蕤,点两粒朱砂,似含苞红梅。

    他最终看进她的眼睛,她看着他,似平定而紧张,似试探却谨慎。

    一阵剧痛,他猛地后退一步,水温极高,花洒烫手。他赶紧把水龙头扳回来,弓着腰,有意无意让T恤遮住蠢蠢欲动的裤子。

    调好了,他把花洒塞回架子上,迅速走开。

    北野走到桌边失神了几秒,毫无意识地摸出一根烟点燃。

    浴室门没关,水声淅沥。

    他深吸一口烟,又缓慢绵长地吐出来,扭头看着亮灯的浴室。良久了,走过去,他站到地板的光线上,明暗如一道墙,他始终没迈出。

    他背靠在墙上抽烟,听着水声,过一会儿坐到地上去。他低下头,一手搭在屈起的左膝盖上,一手伸进裤子里,来回套动。

    “哦。”

    再没别的话了。两人的眼睛各自在黑暗里明亮着。

    窗外暴雨如注,像要冲刷掉一些脏污。

    陈念太累了,阖上眼眸。迷迷糊糊要睡之际,床板动了一下,身后一沉。北野转过身来,抱住了她。

    陈念瞬间惊醒,浑身的汗毛竖起来。隔着单薄的衬衫,即使风扇在吹,他的肌肤也是发烫的。

    她闭紧眼睛,一动不动。但他也没动,只是从身后搂着她的腰。

    两人仿佛在试探,抑或是僵持。

    过了不知多久,他松开她,转身过去背对她了。

    陈念的身体脱了力,慢慢软下去,

    隔几秒,薄毯的一角飞过来,搭在她肚子上。

    一条毯子,各盖一角,背对而卧,竟一夜安稳。

    风声雨声助人眠。

    第二天,又是灿烂艳阳。

    这便是雨季。

    陈念醒来时,已上午十点。北野人不在,桌上放着鸡蛋和牛奶。

    陈念起来吃了早午餐,翻开书本看书。快中午的时候,墙外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是北野回来了。

    她有些紧张,脑袋扎进书本里。

    卷帘门起了又落,少年走进来,也没和她打招呼,自顾自倒水喝。

    陈念拿眼角偷偷看地面,看到他移动的牛仔裤,裤脚上有半边鞋印。她便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一时间鼻子就酸了,想感谢,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而他似乎也没什么话和她讲。

    狭窄的屋子里装了两个人,气氛却跟死了的一样。

    他倒在床上翻漫画,她坐在桌边看书,毫无交流,只有落地扇在两人之间摇着头,风一会儿吹到他这边,一会儿吹去她那边。

    两人居然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整天。直到太阳西晒,潮湿的屋子里温度渐渐堆积,越来越高。

    北野起身,扔下漫画进了洗手间,尿尿,冲厕所,洗手。

    门开了,他接了盆水,洒在水泥地上,放下盆子,和她说:“出去吧。”

    陈念抬头看他,他说:“屋里太热,带你去附近走走。”

    陈念放下课本跟他出去。

    傍晚了,外头比屋里凉快。因为雨季到来,树木和废厂房比上次来看的干净许多。

    废厂区在城市边缘,除了北野家窗户那头的喧哗巷道,三面都是荒草地。

    正值五月,野草疯长。

    荒地是被城市遗忘的角落,却生机勃勃,有的草齐腰深,有的开着花儿。

    而夕阳,像一颗摔碎在天上的鸡蛋。

    他们一前一后走着,仍是无话。后来,他带她去了家小馆子,吃了晚饭往回走,太阳沉下去了,天空中有姹紫嫣红的云。

    天色一点点变黑,

    走了一段路回到厂区,路边的树和空房子都隐匿在暮色中,萧条,瘆人。

    依旧无话。

    她紧跟着他,有些害怕,意识到偌大的废弃地,只有他们两个少年。

    忽然,前边北野停下来,回头看她,说:“闭上眼睛。”

    陈念瞅着他看,垂在身侧的手紧张地握了握。

    他鼻子里哼出一声,说:“叫你闭上眼睛。”

    陈念只得闭上,呼吸微乱,有些惶恐。

    四周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他的脚步声。等了一个世纪,终于,

    “5、4、”少年说,“3、2、1。”

    风吹梧桐。

    陈念睁开眼睛,于是看见了魔法。沿街的路灯在一瞬间亮起,橘黄色的灯光点亮世界,每一棵树都微笑,每一个空房子都温柔。

    她张开嘴巴仰望,他却冲上来拉住她的手,在路灯点亮的空街道上奔跑:

    “还有一分钟。”

    陈念不知道一分钟是什么,但她跟着他用力奔跑。

    “45、44、”

    他在倒计时,她更加用力地跑,

    “20、19、”

    他们跑去小楼,跑去楼顶,背后荒野黑暗如深渊;面前,城市笼罩在晚霞散去的夜色里,即将被夜空吞没。

    他拉着她跳上楼顶边缘的水泥墩,奔跑停止,少年们的胸膛像鼓起的风箱,一起数出最后:

    “3、2、1。”

    魔法开始。

    路灯在整座城市的大街小巷次第亮起,如月光乘着粼粼水波,缓缓荡漾开去。

    是谁如此温柔谨慎,悄悄点亮了谁心里的灯。

    额头胸口的汗被风吹干,起伏的呼吸渐渐平稳。

    “走吧。”

    少年从水泥墩上跳下,也扶举着她的手臂助她跳下;他松开她,转身走,手指却从她手臂滑到手心,而后扣住她的指尖。

    夜风很轻,把谁的心弦撩拨了一下。

    亲爱的少年啊,

    生活,就像夏天的柑橘树,挂着青皮的果,

    苦是一定的,甜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