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 正文 > 第九章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21-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郑易是无奈的。

    曾好家原谅了魏莱,认为是同学间的恶作剧;胡小蝶的确在学校受到魏莱等人的欺压,但胡小蝶的自杀,从法律上说和魏莱没有直接的必然的联系。

    至于魏莱等人殴打凌.辱胡小蝶,在其身体上的伤害经法医鉴定,远未达到受伤标准。按条例应拘留数日,而鉴于施.暴者未成年,让家人带回去管教了。

    虽然魏莱退学,但这对陈念来说,没有意义。

    不在学校,魏莱她们成了一群没上锁的狼狗,潜伏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在你掉以轻心的时候,窜出来围攻你咬烂你。

    食物链上下级的狼和羔羊,没有战争,只有捕猎与被噬。

    郑易每天接送陈念。

    他对她很好,给她带早餐晚餐,有时带她下馆子,说她太瘦,要补充营养。

    由于工作性质,他时间不固定,陈念就习惯了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或是学校门房的灯光下,背着单词,等着他的出现。

    早晨金色的阳光照在她头上,脖子后边暖洋洋。陈念看见面前自己的影子,脑袋上一圈毛绒绒的细发。

    再看手表,今天要迟到了。她心无旁骛,默默念单词。

    院子外传来脚步声,不是郑易。

    院墙上蔷薇花瓣簌簌坠落,陈念屏气,扶着墙壁缓缓起身,侧身把右脚往台阶上挪,准备随时逃回屋子里。

    少年的侧脸,不经意或习惯性地往里一瞥,目光穿过爬满青藤的铁栏,胶着一秒。

    两人大眼对小眼,表情茫然而滑稽。

    好久不见,北野的头发长长了一点,手臂上的绷带也拆了。

    他先开口:“你在这儿干什么?”

    陈念收回右脚,站好了,小声争辩:“这……我家。”

    北野竟像是被她堵了,一秒后才道:“我说你不上学在这里干什么?”

    陈念不作答。

    “问你话呢。”他手插在裤兜,拿脚踢一下院子门,像要走进来的样子。

    又见赖子仍望着女孩跑远的方向,皱眉,斥:“看什么看?”

    赖子回过头来,黄发的大康冲他挤挤眼睛,示意他噤声。但他只当北野心情不好,并未往别的方面想。

    毕竟,北野是他们一帮人里对女孩子最冷感的,或许因他母亲的原因,他厌弃女孩,多少漂亮女孩追逐他结果却被他厌恶的眼神逼得退避三舍。

    陈念跑到郑易面前,抬眼望他。

    这些天有了默契。她不用说话,他看她的眼睛,就明白她的意思:“我和你们老师打过招呼,迟到没关系。”

    陈念点头,快步往前走。转弯时故作无意地回头看,巷子里空荡荡的,少年已不再。

    郑易把买的早餐递给她,今天是一块华夫饼。

    陈念接过便拆开,边走边吃,不然等早自习下课,就凉了。

    郑易只比陈念大六七岁,即将毕业的高中生和刚毕业的大学生,有得话题聊。但陈念话极少,从不主动说话,回答也常常只有一两个字。

    郑易猜测她因为口吃不愿和人交流,也不为难她。

    到马路边,他轻轻拉她的胳膊,提醒她注意红灯。

    “陈念。”

    “嗯?”

    “上大学想报什么学科?”

    她把嘴里的软饼咽下去,“数……学,或物……物理。”

    他稍稍意外,侧低下头看她,含笑:“为什么?”

    陈念垂着头颅:“基……础学科,奖学金……多;好出……出国,”隔半秒加一个安慰性的“……深造。”

    郑易脸上笑容凝固,她侧脸平静,慢吞吞又开始咬华夫饼了。她一直如此,喜怒不形于色,像一具没有感情的布娃娃。

    绿灯亮了。

    他沉默地握住她细细的胳膊,注意着来往的车辆,护她过了马路。一直走上马路牙子,他忘了松开。

    陈念轻轻地挣脱。郑易愣了愣,忽然意识到,他把她看做小孩子,可在她眼里,他是一个男性,且是年轻的男性。

    他不自觉看看陈念,她穿着简单的校服裙子。虽然瘦弱,可女孩的身体轮廓新鲜而温和,有这个年纪特有的清新。

    他收回目光。

    走了一会,郑易问:“你怪我吗?”

    陈念沉默半刻,摇了摇头。

    “失望吗?”

    她不做动作了,闷不吭声地咬甜饼。

    枝桠盛开繁花,他们从树荫下走过。

    “陈念,对不起,让你在这个年纪就看到丑陋肮脏。很抱歉,让你这么早就发现正义不是时刻存在的。很多不好的事,是我们无力改变的。但,我仍然希望,你不要失望于社会,不要失望于人类。”

    陈念吃着华夫饼,不应答,脚步也不停。

    “利人与利己,很多时候是矛盾的。”郑易说,“但,不做对的事,就感觉这个社会没有希望。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人们总说,人会在环境里慢慢迷失自己,等你长大,你就不这么想了。我不服气,那时就暗暗发誓,我偏不要,不要屈服,不要被改变。”

    “陈念,你不要受他们影响,不要被他们改变。”

    陈念仍然没表示。华夫饼吃完了,她把塑料袋扔进垃圾箱。

    郑易不觉不快,他淡淡笑了,大哥哥一样揉了揉她的脑袋。她抬起脑袋,眼神略微茫然。

    看见学校大门了,郑易问:“有没有别的不顺心的事?”

    陈念摇头。

    “去吧。”

    上课时间,校园里空荡而安静。陈念回头看,郑易还站在门口,冲她招了招手,转身走了。

    上次,她告诉他她在学校里受欺负,他出面找那几个女生谈。不知她们是否真的服气,但她们不再骚扰陈念。她好歹能静心学习了。

    经过宣传栏,上边写着离高考还剩45天。

    考试完,就有时间;不用上学,去学跆拳道,一填完志愿,她就离开曦城去妈妈那里。不过,她在精品店看到一个杯子,走之前买下送给郑易,让他多喝水。

    那天放学,陈念又去精品店看,来了新款,质量更好,价格也更贵。陈念思索一番,郑易对她的照顾不是一个杯子能报答的。但她能给的也只有一个杯子,再贵就不行了。

    走出精品店,意外发现郑易已经在校门口的阶梯上等她,陈念赶紧跑去,他背对她,守望着校园涌出的学生。陈念犹豫片刻,戳了戳他的背。

    他回头见着她,瞬间便笑了。

    陈念微拧着眉,眼神带了疑问;他看懂了,解释:“今天正常下班。”

    两人往回走。

    郑易问:“难得有时间,你晚上想吃什么?”

    陈念不想他破费,道:“家里有……有面条。”她想想,补充一句,“我……我们……吃,面条吧。”

    她以她的方式在邀请,在回报。

    郑易愣了愣,揉揉脑袋,半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也可以。”

    到家附近,陈念心想要不要去买点菜,不能光吃面吧,不像样子。郑易手机却响了,接起来听一会,人就皱了眉,说:“我马上过来。”

    出了一起很恶劣的案子,他得立刻赶去。陈念说:“你忙,我明后……天放假。”

    郑易走了,陈念就不打算买菜了。

    离家还有两条街,陈念突然看见了魏莱。这些天有郑易护送,但她的警惕从未放松,在见到魏莱的一瞬间,陈念转头就跑。

    猫鼠游戏在青石巷里展开。

    自行车,行人,车辆,路边摊,鸡飞狗跳。没人知道跑在前边的女孩在躲什么,也不会深思追在她身后的一群女学生想干什么。

    她们像风一样刮过,不留痕迹。

    陈念跑出青石巷,冲过主干道,差点儿被疾驰的车辆撞飞。司机急刹车摇下窗户大骂:“找死啊你!”

    陈念回头,魏莱她们追到路边,还没放弃她。

    她爬起来仓皇逃跑,跑进一个老旧的小区,到最后,竟发现后门锁上了!

    她愕然望着,大口大口地喘气。汗如雨下,她冲上去猛摇铁门,推不开。

    垃圾堆里蚊蝇飞舞。楼房后传来魏莱她们的声音,陈念想也没想,本能地钻进垃圾箱。

    臭气熏天,她捂住口鼻,炎热的夏天,汗水湿透衣衫。

    刚才只顾跑,忘了害怕。现在好了,得还账了,恐惧像虫子一样钻进她的毛孔,啃咬着她的身体。

    “操.他妈的,那婊.子呢?!”

    “是不是跑到那栋楼后边去了?”

    “贱.人!妈的,别让我把她找到!”

    几只老鼠从垃圾堆里翻出来,吱吱叫,那漆黑如豆的眼珠盯着她,窜到她脚下。陈念惊恐地瞪大眼睛,双手捂死了嘴巴不出声。

    汗水像下雨,从她紧蹙的眉心流下,迷了眼睛。

    汗湿的腿黏在一起,蚊子苍蝇叮在上边吸血。

    她想起了胡小蝶。她和所有人一样对她的遭遇漠视,如今,她落得同样的下场。没有人看得见她,没有人会为她做什么。

    不知过多久,没有任何声音了,陈念从垃圾箱里爬出。她湿漉漉的,像刚从水里捞上来。

    她行走在巷子里,如行尸走肉。她不敢回家,不敢再走熟悉的路。

    熟悉的面包香让她回过神,她抬头,看见坑坑洼洼的矮院墙,生锈的消防楼梯,还有少年翻过的那扇西晒的窗子。夕阳斜在上边,一半明媚一半深渊。

    面包的香味让她饿了。

    她费力爬上院墙,爬上只有两双鞋宽的水泥板,拉那扇窗,锁着。

    她筋疲力尽,坐在狭窄的水泥板上,稍微歪一下身,就能摔下去。但那有什么用呢,能断一条腿,死不了人。

    晚风风干她的汗,变成白花花的盐巴。夕阳照着她脏兮兮的脸,她想起郑易说,我希望:

    你不要失望于社会,不要失望于人类。

    她木然张了张口,良久,发出一个音节:“你……”

    太阳落山,天渐渐黑了,铺子里的灯泡次第亮起,咔擦,咔擦。面包香飘过一阵又一阵,北野的灯始终没亮。

    陈念像一只挂在窗外的孤魂野鬼。

    她轻声发着音节,练习那句话:“你……”

    夏夜蚊虫很多,咬她的脸颊脖子手脚,她仍在练习那句话:“你……”

    夜深了,电闪雷鸣;终于,她听见卷帘门哗啦打开,很快,灯光朦胧。

    她抬头望,盯着那扇窗。

    屋子里各种响,拉椅子,开电扇,踢厕所门,尿尿,冲马桶……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少年料峭的身影出现在窗帘上,幕布拉开,金黄色的光芒破天洒下。

    北野瞪着她,张开口,不发声。

    陈念没有结巴,没有停顿,对他说:“你保护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