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一章 抚琴怪人
第十一章 抚琴怪人



更新日期:2021-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太极真君”见了那抚琴老人之后,脱口而叫,王文青骇然而问是甚么人?“太极真君”却喃喃骇道:“这……太不可思议了……”

王文青再问道:“他究竟是谁?”

“太极真君”惊醒过来,道:“说来你不相信……”

“甚么不会相信?他到底是谁嘛?”

“太极真君”目光落在了那抚琴老人的脸上,道:“老友,还认得曾某么?”

对方充满栗人的目光,投在了“太极真君”的脸上,良久,摇了摇头。

“太极真君”骇然道:“甚么?你不认识我?……”

王文青悚然道:“老前辈,他究竟是谁?”

“‘武林三老’中的‘无极老人’!”

“啊!”

王文青也脱口惊叫起来,这委实是一件令人震惊之事,想不到这抚琴老人竟是“无极老人”!

他骇然叫道:“他就是‘无极老人’?”

“对了!”

“这……委实是一件太不可思议之事……王文青说到这里,亦不由打了数个冷战。”

“太极真君”道:“想不到‘幽灵老人’神通竟如此广大,竟能将他也弄在门下!……这太过令人震惊了。”

王文青的目光,落在了“无极老人”的脸上,但见他的目光,抖露了骇人的杀机,注视着王文青,喝问道,“你们是谁?”

“太极真君”忙道:“我是‘太极真君’呀。”

“你……是‘太极真君’?……我好像记得……这名字……”

“老友,难道你忘了我们雪中奕棋?”

“忘了……忘了!……”他目中突然现出了杀机,喝道:“刚才谁打了我一掌?”

王文青内心一骇,道:“我!”

“小子,你找死么?”

“我不知道是您……”

“你认为我是谁?”

“‘幽灵老人’!……”

“你敢对我主人动手?”

“甚么?‘幽灵老人’是你主人?”

“不错。”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同时打了一个冷战,“太极真君”骇然道:“你怎么会投在他的门下?”

“他是一个好人呀!”

“你也接受了他的‘移神大法’?”

“‘移神大法’?我不知道,你们竟敢到此对我无理,我也不饶你们了。”

一语未落,突弹身向王文青射了过来,铁琴疾抡,力逾千斤的一招,砸向王文青。

“无极老人”此时似是凶性大发,这击向王文青的一招,大有毁去之心。

“太极真君”在“无极老人”出手之际,他一个弹身,射了过去,一掌攻向了“无极老人”,口里喝道:“住手!”

“无极老人”被喝,下意识把身子收了回去,他目射精光,迫视在“太极真君”的脸上,冷冷喝道:“你要干什么?”

“老友,难道你不念故交之谊么?”

“故交?哈哈哈……我根本不认识你!”

话落,欺身一掠,再度射了过来,王文青脸色霍然一变,怒容骤现,这当儿,“太极真君”已出手攻出了一招。

“太极真君”似十分不愿意与“无极老人”交手,这攻出的一招,虽然用了全力,但并未施出了辣手。

而“无极老人”凶性大发,狂吼声中,一连攻出了四招,直取“太极真君”要害,出手毒辣无比。

以功力而论,“太极真君”似要高“无极老人”不少,只是“无极老人”既中了“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他也就不愿意伤他。

动手搏招,快逾电光石火,刹那之间,十招已过,王文青倏喝道:“老前辈,制下他!”

“太极真君”脸色一变,他此时如果再不施重手,长此缠斗下去,也不是办法。

当下大喝一声,左手猝然切出。

两条人影平空疾转,分成了一道人影光幕,但觉掌风迫人,威力惊人无比。

这是一场武林罕见的打斗,直看得王文青目瞪口呆!

倏地——

一声大喝声起,紧接着砰的一声,两条人影乍然而分,“无极老人”口血狂飞,栽了下去。

“太极真君”也退了七八步,忍不住溢出了一口鲜血来。

王文青一个箭步,向“无极老人”射了过去,他一弹身,把他提了起来,喝道:“‘无极老人’,你为甚么会投在‘幽灵老人’门下?”

“无极老人”看了王文青一眼,冷冷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依旧是十分可怖的!……

“说!你为甚么投在‘幽灵老人’的手下,做一名刽子手?”

“无极老人”喝道:“你们才是刽子手,你们杀我好了。”

“杀你只是举手之劳!”

“你下手呀!”

王文青大怒,突闻“太极真君”说道:“王文青,放了他!”

王文青一愕,道:“为什么?”

“杀了他我们得不到好处,而且他是中了‘幽灵老人’移神魔法而迷失本性,杀他不得!”

“你意思如何!”

“放了他!”

王文青想了想,道:“也好!”

他把“无极老人”掷落地上,向“太极真君”问道:“您伤得不要紧吧?”

“还好,让我疗伤一阵,我们就离开这里!”

话落,当先向门外走去。

出了大门,再转移了那石像人头,门又徐徐关上,“太极真君”一脸凝重之色,坐地疗伤。

王文青也感到无比震惊,因为这三老之中的“无极老人”,尚却投在“幽灵老人”之手,由此可见“幽灵老人”如想争霸中原武林,举手可得。

不久,“太极真君”疗伤已毕,他缓缓站了起来,望了王文青片刻,说道,“走吧!”

“去那里。”

“离开这里。”

王文青点了一点头,说道:“去跟‘死亡魔姬’说一声!”

“好。”

当下“太极真君”领着王文青,在阵势之中向“死亡魔姬”困身之处,走了过来。

不久,已回到了石室之外,“死亡魔姬”问道:“是王文青吗?”

“是的……”说话声中,他们已看见“死亡魔姬”迎了出来,“死亡魔姬”问道:“那弹琴之人是谁?”

“太极真君”说道:“说来你不会相信,你知道‘武林三老’中的‘无极老人?’”

“‘无极老人’?……什么?他就是‘无极老人’?”

“不错。”

“死亡魔姬”骇道:“怎么可能?”

“确实是他。”

“真想不到他也中了毒手。”

“所以,这是一件令人不敢想像之事。”他轻轻一叹,突然问道:“以人的功力而论,是不是能破他‘移神大法’?”

“还办不到,据传‘移神大法’为邪门绝学,他迷失了人们善良本性,勾起了潜伏于内心的凶性,此为邪门绝学,据我所知,并非药物所能克服……”

“以功力呢?”

“这一点很难说,‘黑魔经’上,曾谈到这门邪法,但以‘黑魔影’本人,也尚没有研究出一个结果来……”

“这么说来,中了‘幽灵老人’移神大法之人,永远没有复元可能?”

“也不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想不出以什么办法破解就是了!”

“太极真君”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王文青道:“那么,你所中之毒,是不是有药可解?”

“有!”

“什么药可解?”

“‘血梨’!”

“血梨!”

“不错,此果产于天魔山天魔峡之中……”

“什么,它产在天魔山天魔峡?”

“不错!”

王文青皱了一皱眉头,他想起了“闪电门”也正是在天魔峡之中,此去能否找到“血梨”,是一件令人难以预料之事。

当下“死亡魔姬”又道:“‘血梨’与昔通梨树一样,只是其株甚小,约只两尺来长,其果约拇指大小,奇毒无比……”

“奇毒?”

“是的,我所中之毒,与普通之毒不同,或许以毒攻毒的方法,方可解去!”

王文青咬了一咬牙,道:“我一定为你取到此果!”

“但愿如此,你可以走了……”

王文青颔了一颔首,与“太极真君”正待行去,突然,一声冷笑之声,突告破空传来。

其声冰冷,骇人听闻。

“太极真君”喝问道:“什么人?”

那冰冷的声音传来,道:“老友,你神通真的不小,果是阵法名家!”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闻言,险色齐为之一变,发话之人,赫然是“幽灵老人”。

“太汲真君”冷冷一笑,道:“‘幽灵老人’,这区区九宫八卦之阵,还困不住我!”

“不错不错,但假如我封去‘活门’呢?”

“活门?”

“对了,阵势均有活路可通,假如我封去了活门,岂不是变成‘死门’么?”

“不错,但我相信你没有这个本事!”

“太极真君”是一个阵法名家,每一个阵法,均有活路可通这是事实,将这活路封去,似是一件不大可能之事……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有没有这个本事,你即会知道,不过,现在我倒想跟‘死亡魔姬’谈谈正事……”

“死亡魔姬”冷冷一笑,喝问道:“谈什么?”

“黑魔经!”

“死亡魔姬”冷冷一笑,道,“你别做梦了。”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一声风动,人影乍闪,两个黑影已到了门外,但见“幽灵老人”也到了门口。

他坐在一张椅子上,依旧泛着那可怖之色。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幽灵老人’,原来你是一个残废之人!”

“不错,我是一个残废之人,不过,假如有了‘黑魔经’,我就有复元之望。”

“太极真君”冷冷一笑,道:“怪不得你还没有发动血劫,原来你双脚难于行动,见不得人也……”

“幽灵老人”阴森森笑了笑,道:“‘死亡魔姬’,我几乎忘了一件极有价值之事,你女儿在我手中!……”

“什么?你……”

“幽灵老人”冷冷接道:“现在,我以你女儿交换你‘黑魔经’!”

这一句话说得“死亡魔姬”等脸色大变,骇然之色,溢于言表……她栗声喝道:“你敢?”

“这有什么不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附赠一件礼物,那就是‘玄衣女侠’王小玫!”

王文青脸色大变,喝道:“什么,‘玄衣女侠’也已落在你手里?”

“不错。”他语锋略为一顿,目光阴冷地迫视在“死亡魔姬”脸上,冷冷说道:“怎么样?”

“假如我不交换呢?”

“一个时辰之后,嘿嘿嘿,你就会知道了。”

王文青气得混身皆抖,“太极真君”突问道:“如答应给你‘黑魔经’呢?”

“这两个人一并交还给你们!”

“可是,你别忘了,‘玫瑰血神’已中了你门主的‘移神之法’!”

“我可以解去。”

“据我所知,你尚没有收这‘移神大法’之力……”

“幽灵老人”脸色一变,道:“我话已说完,成不成交在于你们!”

话落,身形突然飞起,向来路射去,王文青大喝一声:“站住!”

王文青这陡然一喝,“幽灵老人”的身子,突然停了下来,他目光一扫王文青,冷冷道:“你阁下还有什么吩咐?”

“你想这么容易一走么?”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难道你阁下想留我?”

“不错!”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凭你还办不到……”

“到”字未出,王文青大喝一声,身子一划,突然欺身而上,一掌向“幽灵老人”击去。

王文青这一掌挟以毕生功力所发,力近千斤,“幽灵老人”右掌一挥,封出了一掌。

在幽灵老人出手一击之下,两个黑影以闪电之势,分击王文青,出手十分之快!

砰然声中,王文青在“幽灵老人”出手硬封之下,不由被迫得退了七八步,两个黑影,向他疾射过来。

“太极真君”封出了一掌,挡住了那两个黑影的掌势,这极快的瞬间,“幽灵老人”已没入了漆黑的地道之中。

王文青正待追去,已来不及了。

这当儿——

两个黑影,也悄然隐去……

王文青气得钢牙咬得格格作响,当下切齿道:“好卑鄙无耻的人!”

“太极真君”双目射出了杀机,冷冷道:“这手段也太辣了。”

王文青问道:“现在怎么办?”

“太极真君”道:“‘死亡魔姬’这‘黑魔经’真是‘黑魔影’遗留的绝学?”

“不错,他的绝学共分二大部份,一为‘神剑剑谱’,这一部是他的武功绝招!”

“看来‘幽灵老人’是非得此书不甘心,目前他不正式开派立门,原来是为双脚瘫痪难行,假如‘黑魔经’上的绝学能疗他瘫痪之症,这事就不能不有所顾虑了。”

“不错,这后果是可以想像出来的,一旦‘幽灵老人’得到了‘黑魔经’,江湖血潮,即刻掀起。”

“死亡魔姬”道:“假如他杀了她们两人呢?”

“这大概不至于。”

“为什么?”

“我不相信他手段会辣到这个地步。”

王文青说道:“这个很难说,万一他做出更残辣的手段,如何是好?是不是将‘黑魔经’交给他?”

“当然不。”

“那么,怎么办?”

“是的,怎么办?这的确是一件令人担忧之事,交出‘黑魔经’,这后果是不堪设想。”

“太极真君”的目光,抖然落在了“死亡魔姬”的忧切脸上,问道:“你的武功与‘幽灵老人’相比如何?”

“他尚不是我敌手——除非在动手之时,他弹出了‘慑心之曲’。”

“那么,我们可以与他一拚!”

王文青道:“这更不成,别忘了我们有两个人在他的手里。”

不错,“玫瑰血神”与“玄衣女侠”在他们手里,他们有了优厚条件,弄个不好,他们可能先会残杀她们。

交出“黑魔经”不成,不交出也不成,而他们就想不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应付这即将发生的可怕局势!

三个人在沉思着……

时间,也在恐怖中消失……

“太极真君”沉声说道:“看来也只好到时候再说了。”

是的,情形只好等发展再说了,否则,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应付呀!

倏地——

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之声,破人传来,石门之外,黑影连闪,十来条人影已到了门外。

当首之人,正是“幽灵门”副门主,其余均是蒙面的“幽灵人”!

陡然,第二声冷笑之声,再度破空传来,站在门口的“幽灵门”门人,分了开去!

黑影一闪,三条幽灵般的影子,已经到了门内,这三条人影,正是“幽灵老人”及“左右使者”。

王文青等三人的眼睛,均射出了骇人的杀机,怒视那神情险冷而可怖的“幽灵人”!

“幽灵老人”阴森森一笑,道:“一个时辰已过,三位考虑得怎么样了?”

“死亡魔姬”冷冷一笑,道:“你别梦想我会答应!”

“真的不答应!”

“不错!”

“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喝道:“行刑使者何在!”

“弟子恭候法谕!”

“带上‘玄衣女侠’!”

“是!”

“太极真君”及王文青闻言,脸色齐变,注目瞧去,黑暗中闪出了一个黑影,他的手里,正托着受伤的“玄衣女侠”!

王文青骇然色变。

这当儿,那黑影已将“玄衣女侠”王小玫交给了“幽灵老人”,“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这就是‘玄衣女侠’!”

王文青喝道,“你要将她怎么样?”

“这很难说了,你们到底交是不交‘黑经魔’?”

“不交!”

“幽灵老人”冷冷一笑,道:“‘死亡魔姬’,别忘了她是你女儿救命恩人,为了你女儿,她的丈夫及门人,先后死了……”

“死亡魔姬”的脸色,在剧烈转变……那神情是十分骇人的……

“幽灵老人”又追问道:“‘死亡魔姬’,你交是不交?”

“不交!”

“幽灵老人”那没有血色的脸上,更加可怖了,他阴然一笑,右手点出,开了“玄衣女侠”的穴道。

王文青注视这情形,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玄衣女侠”醒来之后,冷冷喝道:“‘幽灵老人’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你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玄衣女侠”目光一扫王文青及“太极真君”,为之色变,“幽灵老人”阴恻恻一笑道:“‘太极真君’与王文青你已认识,我已不必介绍了,倒是那位女人,你大概不知道她是谁吧?”

“谁?”

“‘死亡魔姬’”。

“什么?……你就是‘死亡魔姬’!”

“死亡魔姬”惨然颔首,“幽灵老人”冷冷一笑,又道:“现在,只有她可以救你,可是她不愿意救你……”

“玄衣女侠”冷冷喝道,“‘幽灵老人’你在玩什么花样!”

“很简单,只要她交出了‘黑经魔’,我就放了你,否则,嘿嘿嘿……我很可能杀了你……”

“玄衣女侠”一阵狂笑,道:“你别以为我王小玫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你们人已死了十五个在我手里,我纵死了,也还划得来……”

“幽灵老人”充满杀机的目光,落在了“死亡魔姬”的脸上,冷冷问道:“‘死亡魔姬’,我再给你一次的机会……”

“玄衣女侠”喝道,“别受他的威胁!”

“死亡魔姬”激动得混身发抖,“玄衣女侠”对她恩重如山,她岂能眼看她死于“幽灵人”之手?

但“黑魔经”一书,关系江湖太大,她又怎么能为救“玄衣女侠”,而令江湖掀起了可怕的血潮?

突然间,她的心目中充满了杀念,她要猝然出手,与“幽灵老人”一拚了……

“幽灵老人”又冷冷追问道:“你答应不答应?”

“玄衣女侠”喝道:“不要答应他!”

“幽灵老人”喝道:“找死!”

他的右手突然后落,一声惨叫之声紧接着响起,举目一望,顿令所有之人,为之骇中出口!

但见“玄衣女侠”一只右手,竟被“幽灵老人”撕了下来!

手段之辣,骇人咋舌。

倏地——

“死亡魔姬”大喝一声,道:“‘幽灵老人’,我与你拚了!”

人影一闪,疾如电光石火,向“幽灵老人”射了过去,其身法之快,确实武林罕见。

“死亡魔姬”此时巳做孤注一掷的杀机,射身之下,凌厉的一掌,已经猝然拍出。

“幽灵老人”估不到“死亡魔姬”会猝然出手,当下大感一惊,左手一挥,扫出了一掌。

但“死亡魔姬”是何等之快?黑影连闪,两招杀手,几乎同在一个时间之内攻出。

“幽灵老人”的坐椅猝然悄起,他以拚命之势,硬接了“死亡魔姬”一击,人已射起……

倏地——

“太极真君”及王文青两人在“幽灵老人”弹起之际,不约而同地射了过去,各击一掌。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的身法,均快逾星泻,黑影乍闪,“左右使者”已分挡了他们两人去路。

倏闻一声冷喝响起:

“你们再不住手,我就宰了‘玫瑰血神’!”

此话乍传,使所有之人,心头均为之狂然大震,“死亡魔姬”当先收身后退。

王文青、“太极真君”也滑退一丈!

举目一望,两个“幽灵老人”挟持着“玫瑰血神”,到了门外!

“死亡魔姬”脸色猝变!

她的脸上,现出了无比的激动,这像任何一个思子心切的慈母,见了她子女一般!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为之动容色变。

但见“幽灵老人”的口角,溢出了一口鲜血来,显然,在刚才动手之下,他受了伤。

他的脸上杀机更浓了!

他冷冷一笑,道:“‘死亡魔姬’,你的武功,果不减当年……如你再不答应,我撕去了‘玄衣女侠’的四肢,再收拾你女儿……”

“死亡魔姬”栗声道:“你……就是‘玫瑰血神’叶素珠?”

“玫瑰血神”应道:“不错!”

“死亡魔姬”激动而叫:“女儿……你是我女儿呀!……”

她疯狂扑了过去!

左侧的“幽灵人”突喝道:“退下,否则我杀你女儿!”

“死亡魔姬”心头一寒,她下意识把身子收了回来,两颗慈母的泪水,滚滚落在她苍白的粉腮!

“玫瑰血神”嘶叫道:“不,不,她不是我母亲……”

“死亡魔姬”脱口而叫:“你……说什么?”

“你不是我母亲。”

“不,我是你的娘呀!”

“假如你是我母亲,你为什么不救我?”

“我……”

“天下那有母亲不爱子女,瞧看她死去之理……”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均为之打了一个冷战,因为“幽灵老人”用了这一手绝招辣手,使“死亡魔姬”痛苦得全身在发抖。

“幽灵老人”突冷冷道:“‘死亡魔姬’你再不答应,我要再撕去‘玄衣女侠’一只右手……”

话落,他的手真的又举了起来。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气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可是他们就拿“幽灵老人”没有办法。

倏地——

“幽灵老人”一声冷喝,掌势突然劈下——

“死亡魔姬”一声栗喝:“住手!”

这一声断喝,出乎了任何一个人的意料之外,“太极真君”与王文青脸色齐为之一变。

“幽灵老人”哂然一笑,道:“莫非你答应了?”

“死亡魔姬”狂笑道:“不错,我答应了!”

王文青脱口而叫:

“什么?你答应了他?”

“不错!”

“你……”

王文青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死亡魔姬”终于挡不住“幽灵老人”辣手绝招,而欲将“黑魔经”交出。

这太过令人震惊了。

“幽灵老人”得意一笑,道:“我还以为你敢不要你女儿的命!”

“死亡魔姬”冷冷笑道:“‘幽灵老人’,我交给你‘黑魔经’,你可以交给我她们两人?”

“不错!”

“那么,你交人!”

“你先交下‘黑魔经’!”

“死亡魔姬”狂笑道:“假如我交出了‘黑魔经’你不交人呢?”

“这个不会!”

“你用什么担保?”

“人格!”

“哈哈哈,你‘幽灵老人’还有人格可言,这简直要让人笑掉大牙?”

“你说怎么办?”

“你先交人。”

“假如你不交经呢?”

“我‘死亡魔姬’一生之中,还没有撒过一次谎言!”

“很好,我不怕你撤赖,接人!”

话落,手中的“玄衣女侠”已朝“死亡魔姬”掷了过来,“死亡魔姬”伸手接过之后,“幽灵老人”突又喝道:“放了叶堂主!”

两个“幽灵人”放开了手,“幽灵老人”道:“叶堂主,我把你交给你母亲了,不过,假如有机会,我还是要你的!”

“玫瑰血神”十分委曲似地,向“死亡魔姬”走了过来……

“幽灵老人”喝道:“‘死亡魔姬’你还不交出‘黑魔经’么?”

“死亡魔姬”惊醒过来,当下探手入怀,从紧身内衣,取出了一本三寸长,一寸厚的小册子,喝道:“接着!”

一投手,她已将“黑魔经”掷了过去。

“幽灵老人”接过黑魔经之后,一声狂笑,道:“果是‘黑魔经’哈哈哈……”

狂笑声中,飘然而去!

其余门人,也相继奔去……

这地牢之中,变成了一片死寂!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骇然失神而立……

倏地——

“幽灵老人”的声音传来:

“曾老友,这第一回合我是胜利了,第二回合的胜负如何,也即将知晓了,嘿嘿嘿……”

“太极真君”脸色猝变,所指关于第二回合,自然是封死这隧道阵势的活路!

“太极真君”报以低沉的冷笑,道:“那么,我们就在第二回合中见真章!”

“幽灵老人”没有回答,这地牢之中,又沉入了死寂。

王文青激动地说道:“阿姨,你怎么可以将‘黑魔经’交给他?……”

“歼亡魔姬”厉声道:“难道你要我做一个罪人么?”

“罪人?”

“‘玄衣女侠’对我恩同再造,我能眼看她死在我的面前吗?”

她的声音激动无比,是的,她不能为了一部武林奇书,而让“玄衣女侠”死在“幽灵老人”之手?

王文青长长一叹,道:“可是以后江湖可能要乎添无数的人命呀!”

“这我管不了这许多了。”

“太极真君”叹道:“这不能怪她,她并没有做错,唉!……”

他叹了一口气,向“死亡魔姬”道:“把‘玄衣女侠’给我看看。”

他伸手接过了被撕去一手的“玄衣女侠”,但见她脸色十分苍白,他先运功为她疗伤一阵……

这当儿——

“死亡魔姬”突向“玫瑰血神”扑去,叫道:“女儿……”

她抱着叶素珠的身子,像乍然得到了她心爱的东西一般,她哭泣,声极凄切……

而“玫瑰血神”像一尊木头人一般,任“死亡魔姬”搂抱着,这场面有感人的一面,也有愤慨的一面。

感人的是“死亡魔姬”对“玫瑰血神”之爱,愤慨的是“玫瑰血神”根本不承认“死亡魔姬”是她母亲。

倏然——

在“死亡魔姬”抱着“玫瑰血神”切切痛哭之际,“玫瑰血神”伸在她背后的右手,突然举起,指向了“死亡魔姬”命门穴点去。

王文青大喝一声:“你敢——”

他右手一探,迅快地扣住了“玫瑰血神”的右手,“死亡魔姬”悚然一惊,推开了“玫瑰血神”!

王文青右手一挥,“拍”的一声,打了“玫瑰血神”一记耳光,喝道:“‘玫瑰血神’想不到你会如此毒辣,你想杀死你母样么?”

“玫瑰血神”厉声叫道:“她根本不是我母亲。”

“死亡魔姬”全身一颤,栗声问道:“你……说什么?”

“你不是我母亲……,我母亲死了,你是假冒的!”

“死亡魔姬”突掩面哭了起来……

王文青厉声喝道!“她是你母亲,你不能不承认……”

“我就是不承认!”

“你找死?”

王文青的脸上,突充满杀机,闻来骇人心跳,“玫瑰血神”冷冷地笑了笑,,道:“有本事你就杀我好了。”

王文青几乎咬碎钢乐,倏闻“太极真君”,说道:“王文青,放手,别忘了她是中了‘移神大法’之人!”

王文青闻言,狠狠地把“玫瑰血神”往前一送,“玫瑰血神”一个跟跄,退了七八步。

太极真君深深一叹,道:“‘死亡魔姬’,你不必太伤心了,这是天意……”

“上苍对我太不公平了!……”

“太极真君”为之心酸,道:“我们一定要有办法叫她复元的,倒是‘黑魔经’既然失落,我们不能不寻个对策,……”

“死亡魔姬”抑制了哭声,她注视着“大极真君”,脸上现出了坚毅之色!

“太极真君”问道:“‘黑魔经’上所载全部武学,你是否已全部参悟?”

“不,只有三分之二,书中武学,深奥无比,普通之人想以一生时间,全部窥其奥秘,大约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以‘幽灵老人’需要多久,才能悟出其中部分武功?”

“这很难说,因为‘幽灵老人’天赋奇材,我想在短短一月之中,大约可以悟出一半以上。”

“太极真君”颔首道:“那么……该是‘神剑’出土之时……我们该走了!”

王文青看了地上的“玄衣女侠”一眼,道:“她呢?”

“太极真君”叹道:“她不但内伤极重,而且还身中剧毒,看来我无法令她复元!”

“死亡魔姬”道:“让我为她疗伤吧!”

“也好!”

当下“死亡魔姬”功运双掌,缓坐地上,双手交扣在“玄衣女侠”的穴道上,推出了一股内家真元。

约半个时辰之后,疗伤已毕,“玄衣女侠”已醒了过来,目光一扫在场等人,向“死亡魔姬”问道:“你救了我?”

“不错!”

“你用了什么‘黑魔经’交换我?”

“是的!”

“这怎么可以?”

“夫人对我恩同日月,我岂能看你为我而死?我因托女儿致使令夫人及门人丧命……”

“此乃天意,怎能怪你!”

“但我有责任?”

“玄衣女侠”咬牙道:“我有生之日,当不与‘幽灵老人’甘休,一支左手,要他十条命作抵……”

“死亡魔姬”道:“你身中剧毒,我身无解毒之药,所以,救不了你……”

“玄衣女侠”:“医我伤势之恩,我已感激莫铭……”

王文青突然似有所悟,向“太极真君”道:“老前辈,你不是有解毒之药么?”

“太极真君”摇了摇头道:“没有……”

“你不是曾经给我服用过么?”

“那是别人所赐,刚好剩下两颗,不过,我可以带她去求医!”

“也好,那么,我们走吧!”

“死亡魔姬”说道:“那么,你们去吧,好好照顾女儿!”

“太极真君”说道:“我们会的!”

话落,他扶起了躺在地上的“玄衣女侠”,当先行去。

王文青向“玫瑰血神”冷冷道:“你也走吧!”

一行四,紧跟着“太极真君”背后行去。

倏然——

一声阴恻恻的笑声,再度破空传来,地道之内,轧轧之声,震耳欲聋……

王文青脱口叫道:“‘幽灵老人’已经封死了‘活路’!”

“太极真君”脸色微微一变,道:“不错,不过,你放心,我们还是可以出去的。”

话落,又移步走去。

弯弯拐拐,走走停停,约莫半盏茶的时间,“太极真君”把脚步停了下来,说道:“这里就是出口!”

王文青问道:“莫非已被封死?”

“不错!”

“怎么办?”

“放心,以我们两人的功力,这石壁大约还难不了我们……”

“你是说击破封路石壁?”

“不错,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好!”

王文青应了一声好字,功运右手,当先向石壁劈去了一掌,轰然击中,碎石飞溅,壁上已现出了一个窟窿。

“太极真君”的掌力,也告劈出。

这地道之内,传出了轰轰之声,不久,三尺厚的石壁,已被他们合力击了一个大洞。

王文青心头一喜,道:“破了!”

“是的,我们可以出去了。”

话落,当先行去。

出了地道,向一条通往上面的石阶走去,不久,已经到了地面,那是在后殿的神案之下。

“太极真君”冷冷一笑,道:“我们终于没有被困地室之中!”

话落,向大殿之外行去。

出了大殿,“太极真君”突停下了脚步,道:“‘玫瑰血神’,你回‘幽灵门’吧!”

“为什么?”

“我们不需要你了,你回去为‘幽灵老人’效劳吧!”

“也好!”

“玫瑰血神”应了一句,弹身向大门之外奔去!

王文青骇然道:“老前辈,你为什么让她走?”

“太极真君”沉声道:“留她在身边反而不好,别忘了她随时随地想杀我们,弄个不好我们可能真会丧命在她手中,不如叫她回去,以后再作打算。”

王文青觉得“太极真君”顾虑甚是,当下问道:“现在我们去那里?”

“先找一个人,随我来!”

话落,当先掠身奔去。

出了“武林皇城”,王文青紧跟着“太极真君”飞驰而去,瞬眼之间,已出了一里!

倏然——

“太极真君”把脚步停了下来,脱口道:“不对!”

王文青也脱口道:“奇怪!”

两个人惑然地互相凝视了一眼,他们的脸上,均现出了惊骇之色,“太极真君”脱口而问:“你也感觉内脏不妥?”

“不错,我奇经八脉之中,一股灼热之火升起,越来越快……”

“我也是一样!”

“难道我们……”

“我们又中了他的无形之毒!”

王文青脸色大变!

“太极真君”切齿道:“‘幽灵老人’的确是够辣的,他竟又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施毒,我们纵然出了地室,也难逃过毒手,而这次我们所中之毒,看来比原先更为厉害。”

王文青直恨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玄衣女侠”问道:“你们怎么了?”

“我们中毒了。”

“中毒?”

“不错……”

“太极真君”话犹未落,突然,两声哀叫之声,同时响起,王文青与“太极真君”的身子,同时栽了下去。

“玄衣女侠”脱口而叫!

但见“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双手按在腹部,像是痛苦无伦,豆大的汗珠,从他们的额角上,滚了下来……

那痛苦之状,见之令人心悸!

突然——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的口角,溢出了一丝鲜血,“玄衣女侠”见状,吃惊得全身发抖。

蓦然,一条黑衣人影,以闪电之势,向“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射了过去,出手点了他们两人的穴道。

穴道被点,两人皆睡了过去。

“玄衣女侠”在极度惊骇中,惊醒过来,目光一扫来人,一个手抱琵琵,身着黑衣的少女,站在了面前。

来人,正是“地狱魔花”。

她的脸色,一片凄切,说道:“他们怎么了?”

“中毒!”

“中了什么人的毒。”

“‘幽灵老人’。”

“地狱魔花”粉腮一变,咬牙道:“你看着他们,我去向他拿解药?”

话落,弹身向“幽灵门”方向飞奔而去。

“玄衣女侠”喝道:“慢着!”

“你还有什么吩咐?”

“你去不得!”

“为什么?”

“请问你的功力与他们两人相比如何?”

“地狱魔花”冷冷一笑,道:“这个你放心……”

话落,弹身奔去,瞬已消失在数丈之外,“玄衣女侠”想再喝止,已不及了。

“玄衣女侠”自忖,“地狱魔花”此去必死无疑!

当下“玄衣女侠”伸手一摸王文青的身子,但觉灼热得令人不敢贴手!

她咬牙切齿道:“这怎么办?”

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地狱魔花”去而复返,这一下不由大出“玄衣女侠”的意料之外!

“地狱魔花”竟从怀中,取出了两颗白色药丸,分别纳入了“太极真君”与王文青的口中,“玄衣女侠”道:“你真的已取得解药?”

“虽不是解药,但能使他们在一个时辰之内不死亡就是了!”

“你怎么弄到?”

“等会儿我告诉你好了。”

她在丹药纳入他们两人口中之后,拍开了他们两人的穴道:“双手分别推拿他们两人的穴道……”

约半盏茶的时间,“地狱魔花”行功已毕,她站了起来,道:“他们就会醒来!”

“你怎么能弄到解药?”

“说来话长,不过,我可以简单告诉你,我父亲与‘幽灵老人’是一对很要好的朋友,‘幽灵老人’据说与我母亲有染,后来,我父亲杀了我母亲,我父亲也下落不明。

所以,‘幽灵老人’似是亏对于我,我的话,他向来没有违拗过,所以,我能取得解药……”

“原来如此!”

“不过,他们原先所服的,并不是解药!”

“是什么?”

“幽灵老人”说:“‘太极真君’与王文青所中之毒是‘灼心之毒’,中毒之人,一个时辰之内,将全身似火灼一般而亡,他只知施毒,但还无解药……”

“那他们不等于死?”

“不,刚才他们所服的是一处强力解毒之药,最低限度,他们不会死亡!……”

“以后呢?”

“十天不解,只是功力全失。”

这当儿——

王文青与“太极真君”已幽幽醒了过来,他目光一扫,倏见“地狱魔花”,不由为之色变!

他对“地狱魔花”也由爱变恨了!

他缓缓站了起来,“地狱魔花”幽幽问道,“你觉得怎么样了?”

王文青冷冷喝道:“是你救我?”

“是的!”

王文青咆哮道:“谁要你救我?滚”

“地狱魔花”心痛如绞,当下脸色一变,喝道:“难道我救你还不好么?”

“我就不愿你救我!”

“地狱魔花”脸色一变,喝道:“王文青,想不到你是这么一个忘恩负义之辈!”

“你骂我?”

“我不但骂你,还要杀你这无情无义之辈,王文青,我陈凤凤什么地方亏待过你?”

“没有。”

“既然没有,那么,你又为什么不要我救你?”

“我不愿受你之恩!”

“这话是出自你口里?”

“不错!”

“如此,我杀了你!”

“地狱魔花”内心在怒极之下,猝然弹身,一掌击向了王文青,这一掌攻出之势,十分之猛。

王文青一弹身,闪了开去。

他虽是一个身中剧毒之人,但武功毕竟高出“地狱魔花”太多,这一掠身子,已弹出了一丈,“地狱魔花”一掠身,又再度射了过去。

“太极真君”厉声喝道:“住手!”

被“太极真君”这一喝,“地狱魔花”不由把身子收了回来,她的粉腮,射出了骇人的杀机。

“太极真君”目光落在王文青的脸上,喝问道:“既然是这位姑娘救了我们,你为什么不感激她!”

王文青激动说道:“我不愿受她之恩!”

“王文青,就是你的不对了。”

“地狱魔花”喝道:“留这无情无义的人在江湖上不如杀了他……”

“地狱魔花”话犹未落,一个女子的声音冷冷传来,道:“不错,杀了他——”

话犹未毕,“地狱魔花”弹身再度扑向了王文青,铁琵琶已凌厉捣出。

王文青大喝道,“陈凤凤,你真的要动手么?”

“地狱魔花”也不答腔,狂然三招,迅厉击出。

王文青大喝一声,也攻出了两掌。

此时的王文青,毕竟是一个身中巨毒未复元之人,这两掌攻出,他不由脑海眩昏,身子幌了两幌!

“地狱魔花”左手一掌猝然拍出。

砰!

接着哇的一声,王文青的身子,如电射出,一口鲜血已喷了出来,“地狱魔花”怔了一怔!

“太极真君”为之色变。

倏地——

“地狱魔花”突厉声一笑,突然掠身飞奔而去,身影的消失,还传来那阵阵的疯狂的笑声……

“太极真君”悚然怔立当场。

这时一个长发披肩的灰衣少女,缓缓从林中踱了出来,“太极真君”脱口道:“于姑娘是你?”

“是的,老前辈。”——

来人,正是于菁。

“太极真君”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大清楚,不过,他们曾是一对恋人,但不知如何王文青会如此恨‘地狱魔花’……”

这时——

王文青已缓缓站了起来,他抹去了口角血迹,望了于菁一眼,苦笑了一下,问道:“于姑娘,我为什么该杀?”

“你是该杀。”

“你说出道理。”

“你的确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假如没有‘地狱魔花’,你王文青还能活到今天?”

王文青脸色一变,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于菁冷冷一笑,道:“王文青,我是不是告诉过你要好好待‘地狱魔花’!”

“不错。”

“那么,你给她什么?”

“那么,她又给了我什么?她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什么——”

于菁一志厉喝,突然掠身,向王文青射了过去,一记巴掌,向王文青脸上打了过去。

倏然——

她又把手势停了下来,目光射出骇人的光彩,厉声道:“你说‘地狱魔花’是一个尽人可夫的女人?”

“不错!”

“谁说的?”

“‘血海浪子’邓昆!”

于菁突疯狂笑了起来,王文青悚然色变,道:“你笑什么?”

“笑你王文青是一个大混蛋,‘血海浪子’的话你也深信?”

“难道是假的?”

于菁喝道,“王文青,告诉你一件事,‘地狱魔花’当初为了救你,不惜将身子做为与‘血海浪子’交换‘死亡钱’的条件!……”

“什么?……”

王文青闻言,脱口而叫,全身如遭电击一般,他栗声问道:“这话当真?”

“不错……”

她把当初经过,告诉了王文青一遍,话甫说完,王文青一声惨呼:“天……”哇的一声大响,他又口吐鲜血,仰身栽倒。

他是一个平凡的人,岂能忍受这等刺激。

内心悲恸,血气上冲,竟吐血而躺了下去!

其实,他不愿“地狱魔花”救他,并不是他不爱她,反而他是多么爱她,他因不愿意多负这一笔感情之债罢,这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了。

于菁走到了王文青的身侧,探出了一颗丹药,纳入了王文青的口中,伸手推拿了一下他的穴道。

不久,王文青已醒了过来。

他痴痴地凝视着于菁,他好像变成了失神,喃喃道:“天啊,这是一件多么惨绝的事……”

话犹未落,他突然掠身而起,狂奔而去——

于菁暗吃一惊,一弹身截住了去路,喝道:“你要干什么?”

“让路。”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去找她!”

“找她!”

“不错,你找不到她!”

“我一定要找到她,让路!”

喝声未落,他已出手一掌击向了于菁,这疯狂一击,其力道之猛,势同排山倒海。

于菁一掌反击而出,喝道:“王文青,你疯了。”

砰!的一声两股内家真力相撞,激起子一阵狂飚飞射,于菁一个拿桩不稳,退了七八步。

王文青疯狂嘶叫着:

“我一定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声音,近乎疯狂,闻来令人心悸,他再度狂奔而去,于菁一声叱喝,猛然追了过去,出手便点。

王文青在激动悲愤之下,身手自没有常人的灵敏,在于菁一点之下,他一声闷哼,已栽了下来。

于菁深深一叹!

“太极真君”脸色一片凄惨,叹道,“就让他睡一会儿吧!”

于菁点了点头,木然注视着王文青。

“玄衣女侠”突说道:“前辈,你们虽服下解药,但毒气尚未去尽,如十天之内,不找到解药,一身功力全散!”

“太极真君”道:“我们去求医。”

他一望于菁,道:“于姑娘,你带王文青一齐走吧!”

于菁说道“不,还是你带王文青,我带这位前辈!”

“太极真君”似想到了什么,笑了笑,道:“我忘了男女授受不亲……也好,我带王文青,你带这一位王前辈好了。”

当下“太极真君”与于菁,分别提起了王文青与“玄衣女侠”,双双弹身奔去,瞬已出了数里。

下了天山梅岭,向一座绝谷之中奔去。

于菁问道,“老前辈,我们去那里?”

“你就会知道”,这时他们已进入了谷中,但见谷中巨石如林有些石头长像似成人形。

穿过了石林,来到了一座树林之外,“太极真君”不由脚步略为停了下来,接着又奔入林中。

就在两人甫自进入林中之际,一声郎喝之声,破空传来:

“站住!”

于菁闻言,心头一寒,下意识把脚步停了下来,“太极真君”也顿足而视。

那声音又传来道:“那一个不要命的竟敢闯我‘长生林’?”

“太极真君”笑道:“老杂毛,别装腔作势,谁怕你这‘长生林’?”

对方传来了一阵哈哈笑声,道:“是你这老王八,出去吧,别来烦我!”

“太极真君”哈哈朗声而笑,向于菁道:“跟我走,别走错了,这树林按五行奇阵排列……”

话落,当先疾走而去!

于菁紧跟背后而行,弯弯拐拐,约走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才见前面林中,现出了一座木屋。

两人到了屋前,但见大门上挂着一个横匾,上书:

“长生居”

“太极真君”喝骂道:“老杂毛,我来了你也不出来接客?”

屋内传来了一个声音,道:“这一次本人不欢迎!”

“不欢迎也得欢迎!”

说话声中,他一个箭步,已进入屋内,于菁怔了一怔,站在门口不动。

“太极真君”道:“于姑娘,进来呀!”

于菁只好进去,但见这间木屋之内,干净优雅,十分舒适。

“太极真替”喝道:“老杂毛,你再不出来,当心我一把火烧了你这一间狗屋!”

那声音传来,道:“到此求人,还气势凶凶,真不要脸!”

话犹未落,后室已走出了一个身着青衣,年约四旬的书生打扮之人来。

于菁一愕!

因为“太极真君”既称对方“老杂毛”,年龄当不会如此之轻,莫非这是那“老杂毛”的徒弟。

“青衣书生”目光一扫两人,向“太极真君”道:“我真交错了你这个朋友!”

“怎么说!”

“麻烦的事尽找到我头上。”

“老杂毛,难道你真有未卜先知之能?”

“过奖了!”

于菁听他们对话,倏有所悟,脱口而叫:“你……是‘长生老人’?”

“太极真君”应道:“不错、正是这老杂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