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幽灵门 > 正文 > 第十章 幽灵魔影
第十章 幽灵魔影



更新日期:2021-07-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王文青、“太极真君”中了“幽灵老人”的“无形疯狂之毒”剧痛如割地倒地地上打滚之际,“玫瑰血神”突现杀机,右手缓缓举起来,向他们两人滚身之处,走了过去。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此时均无还手之力,而“玫瑰血神”已变成一个生性残杀之人,如她一出手,“太极真君”与王文青那里还会有命的道理?

而“玫瑰血神”的脸上杀机,越来越浓了。

她冷冷一笑,自语道:“我就送你们上西天去吧。”

她自语甫落,一掌猝然拍下,击向了王文青。

她终于出手了,而且出手十分狠辣,这一掌用了她十成功力,王文青一经被击中,怕不当场毙命。

倏然——

一声叱喝之声破空传来:

“住手!”

紧接着喝话声中,一条黑衣人影,如电地泻入了场中,“玫瑰血神”被喝,不由把击向王文青的掌力,收了回来。

她飘退数步,抬眼望去,但见面前站立了一个玄装妇人,她粉腮一变,“师父”两字,几乎脱口喊出。

来人,正是“玄衣女侠”。

“玄衣女侠”脸上带着疑惑之色,目光一扫在地上打滚的王文青与“太极真君”,骇然问道:“素珠,你疯了?”

“玫瑰血神”脸色一变,冷冷道:“我没有疯。”

“你要出手杀他们?”——

显然地“玄衣女侠”并不知道这个她数十年教养,视如已出的叶素珠,已受了“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变成了另外一种女人。

叶素珠冷冷应道:“不错。”

“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留他们活着痛苦,不如杀了他们。”

“胡说!”

“什么胡说?”

“我侠义中人,岂可见死不救,而又出手毁去之理。”

“可是我就要杀他们。”

“为什么?”

“玫瑰血神”粉腮一变,冷冷地笑了笑,道:“我不但要杀他们,也要杀你!”

“什么?”

“玄衣女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吃惊得脱口而叫,蹬蹬蹬退了三、四步,悚极地注视着“玫瑰血神”。

“玫瑰血神”粉腮突现杀机,道:“我也要杀你……”

“什么,你……”

“玄衣女侠”被这意外之事,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玫瑰血神”阴恻恻道:“我说我要杀你!”

“你……疯了?……”

“我没有疯呀!……”

“那么你为什么要杀我?”

“玄衣女侠”内心激动而又痛苦地栗声而叫:

“不错!”

“告诉你,你丈夫就是杀死我父母的凶手!”

“什么?”“玄衣女侠”再度脱口而叫。

“你吃惊什么?你丈夫就是杀死我父母的凶手,他不忍杀我,才抱着我回来!……”

“你话从那里听来?”

“从‘幽灵老人’的‘移神大法’中看到!”

“你说‘幽灵老人’?”

“不错,他就是我门主,我已投在了‘幽灵门’……”

“嗡”,的一声,‘玄衣女侠’的脑海如遭锤击,她脸色惨白,身子幌了两幌,几乎栽于地。

这意外之事,震慑了“玄衣女侠”的整个生命,天啊!这件事对她来说,是一件多么可怕之事?

她震栗着问道:“你已投在‘幽灵门’?”

“不错!”

“你!……”“玄衣女侠”发抖得话也说不出来。

“告诉你吧,你丈夫杀我父亲之后,还奸淫了我母亲,后来,我门主才替我报仇,杀了你丈夫及门人……”

“胡说!”

“一点也没有胡说。”

“我问你,我丈夫与你父母有仇么?”

“没有。”

“既然没有,他为什么会杀你父母?”

“因为他见我母亲美色,才动了杀我父母之念。”

“玄衣女侠”喝道:“这是不可能的……”

“十分可能。”

“玄衣女侠”喝道:“‘幽灵老人’在那里?”

“干什么?”

“他派人杀我丈夫,又屠杀门人,不惜用邪法!……”

“住口。”“玫瑰血神”喝道:“他是一个好人,你不准侮辱他!……”

“玄衣女侠”喝道:“叶素珠,不管你说的是不是事实,对你,我不曾亏待过你!”

“因为你有目的!”

“什么目的?”

“怕我以后杀你!”

“这根本是不成道理的话。”

“玫瑰血神”冷冷一笑,道:“不管成不成道理,我均要杀你!”

“玄衣女侠”栗声喝道:“你敢?”

“有什么不敢?接招!”

“玫瑰血神”一声厉喝之下,大喝一声,突然欺身,向“玄衣女侠”射了过去,出手攻出了一掌。

她已被迷失了本性,存在他心扉中的是一股邪恶的凶性。

“玄衣女侠”那知就里,当下见“玫瑰血神”真的向她出手攻了过来,气得肝胆皆炸,厉喝道:“叶素珠,你真敢?……”

断喝声中,封出了一掌。

人影疾转之间,双方已各攻出了三招,“玫瑰血神”的武功那里是“玄衣女侠”之敌?三招过后,已被迫退了一丈来远。

“玄衣女侠”厉声则喝:

“玫瑰血神”嘶声而喝:

“你杀我好了。”

嘶叫声中又扑了过来,连连攻出了三掌。

“玄衣女侠”此时也忍不住,大喝声中,右手切出,凌厉攻出了两招。

“幽灵老人”终造成了人间一件惨剧——徒弟跟师父,竟真的动手搏招起来。

就在她们师徒打得难分难解之际,“太极真君”与王文青的烈心之毒已经过去了。

他们在地上打滚的身子停了下来,似大病初愈之人一般,软绵无力地躺在地上。

“玄衣女侠”与“玫瑰血神”的搏杀声,使王文青惊醒了过来,他从地上坐了起来,目光扫向了她们两人,不由为之色变!

这时——

“太极真君”也坐起看见正在搏杀的师徒,不由问道:“王文青,那与“玫瑰血神”动手的女人是谁?”

“她师父!”

“什么?她就是‘玫瑰血神’的师父?”

“不错,也是‘飞燕帮’帮主的夫人!”

“这还得了?”

“太极真君”话犹未落一声厉喝挟着一声闷哼之声传来,但见‘玫瑰血神’的身子栽了出去。

“玄衣女侠”厉声而喝:

“我杀了你这贱婢!”

他掠身射了过去,一掌猝告拍落。

倏地——

王文青一声大喝:

“老前辈,住手!”

“玄衣女侠”在王文青的喝话声中,下意识地把掌势收了回来,她回首望着王文青,脸上神情一片激动。

王文青缓缓站了起来,望着地上的“玫瑰血神”一眼,惨然说道:“老前辈,不要杀她!”

“为什么?”

“她中了邪!”

“玄衣女侠”问道:“她真的已经加入了‘幽灵门’中?”

“不错!”

“天……”“玄衣女侠”叫了一声,突然泪下!

“太极真君”道:“夫人不必悲伤,她真的中了邪术!”

“玄衣女侠”向王文青问道:“这位前辈是……”

“他是‘太极真君’!”

“玄衣女侠”惊道:“原来是老前辈,难女王小玫有礼了!”

“夫人不必多礼!”

“玄衣女侠”问道:“她真的中了‘幽灵老人’的邪术?”

“不错。”

“怪不得她要杀你们!”

“什么?”王文青与“太极真君”均脱口叫了起来。

“玄衣女侠”叹了一口气,将刚才之事,告诉了他们两人一遍,这一段经过,听得他们毛骨悚然。

如非“玄衣女侠”之出现,他们两条性命,岂不是早上“阎罗殿”去报到了?

“太极真君”道:“这真是一件可怕之事!”

“玄衣女侠”问道:“你们均遭了‘幽灵老人’毒手?”

“不错!”“太极真君”向王文青道:“我在进入‘幽灵门’之时,已料到‘幽灵老人’会用毒,所以,我与你不是都服下了一颗丹药么?”

“不错。”

“想不到‘幽灵老人’的无形之毒竟会这么厉害。”

王文青恨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倏地——

“玫瑰血神”嘶喝道:“‘玄衣女侠’,你有本事就杀我好了!”

“玄衣女侠”脸色又是一变,喝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你下手呀!”

“玄衣女侠”气得混身皆抖,王文青一个箭步,欺了过去,喝道:“‘玫瑰血神’,你找死么!”

他盛怒之下,把“玫瑰血神”整个娇躯提了起来。

“太极真君”喝道:“王文青,放手!”

王文青被喝,下意识松开了手,“太极真君”冷冷喝道:“‘玫瑰血神’,你崇拜‘幽灵老人’?”

“不错。”

“他的话你敢不听么?”

“不敢!”

“那么,他已经将你交给我们,我们的话你敢不听么!”

“玫瑰血神”应道:“不敢!”

“那么,你乖乖听我们的话,否则,你就是不尊敬‘幽灵老人’!”

“玫瑰血神”黯然无语,目光一扫“玄衣女侠”,依旧抖露了一片杀机……看来令人心悸。

“玄衣女侠”突问道:“‘幽灵门’在什么地方?”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脱口而问:“干什么?”

“我要找他!”

“玫瑰血神”伸手一指,道:“那远处的洞就是了。”

“玄衣女侠”目光一扫,脸上骤现杀机,喝道:“我要杀他!”

她猝然掠身,向山洞方向,射了过去。

王文青骇了一大跳。

“太极真君”栗声而喝,“站住!”

喝话声中,他挟以仅有功力,弹身截住了“玄衣女侠”去路,“玄衣女侠”骇然问道:“你干什么?”

“你又干什么?”

“我去找‘幽灵老人’报仇。”

“夫人请三思。”

“不必!”

“你武功尚不是他的敌手!”

“这一点我倒想试试!”

“太极真君”道:“夫人,不是我自大,凭我功力,尚中了他的‘无形疯狂之毒’,你见了他之后,假如发生与‘玫瑰血神’一样情形,你怎么办?”

“玄衣女侠”为之色变。

“太极真君”又道:“你不但报不了仇,如再被她利用……”

“那么,你叫我不要报仇!”

“不是这个意思,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凭血气之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以你之意又如何?”

“这应该从长计议!”

“让我考虑一下!”

“夫人请三思!”

“玄衣女侠”木然沉思不语。

王文青倏向“玫瑰血神”问道:“‘玫瑰血神’,我问你……”

“请说!”

“这‘无形疯狂之毒’,何人可解?”

“‘幽灵老人’。”

“除他之外呢?”

“没有第二个人!”

“这种‘无形疯狂之毒’几时发作一次!”

“一个时辰发作一次,每发作一次,功力要减少五年到十年,发作到三次,便要全身枯竭而亡。”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道:“这话当真?”

“不错!”

这话不但叫王文青心惊,即是“太极真君”也为之砰然心惊,他忍不住脱口问道:“那么,我们只有两个时辰可活?”

“不错。”

这话叫人心栗,王文青与“太极真君”定时骇在当场。

“玫瑰血神”冷冷道:“不过,你们可以不死!……”

王文青喝问道:“用什么办法?”

“去找我门主‘幽灵老人’!”

“什么,找他?”

“不错,找他求解药!”

“假如我们不找他呢!”

“死!”

王文青怔然站立当场。

“太极真君”突向王文青说道:“王文青,现在只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

“一是死,第二条路是活,依我看,我们不如去求‘幽灵老人’取得解药!……”

“你说什么?”

“去求他要解药,才能不死!”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想不到这话会出你口,你去找他吧!”

“你呢?”

“我王文青纵是毒发而死,也不去找他!”

“你想死?”

“不错,告诉你,我不会向‘幽灵老人’低头,低头,纵死也不低头,你懂了么?”

“太极真君”突哈哈一笑,道:“好,有骨气,我算没有看错你,不错,我们就是毒发而死,也不会向他低头,我那些只是试探你的人格。”

王文青闻言,恍然大悟,当下说道:“原来如此!”

“太极真君”叹道:“你果然是一个可造之材,不过我们可能真的再也活不过两个时辰了。”

王文青喝道:“‘玫瑰血神’,我再问你一件事,你身上六枚‘死亡钱’呢?”

“交给了‘幽灵老人’门主。”

“你到过‘皇城’没有?”

“还没有。”

王文青道:“老前辈,她或许可以救我们不死。”

“谁?”

“‘死亡魔姬’?”

“太极真君”脸色一变,道:“不错,或许她可以!”

“我知道她在那里,走,我们去找她。”

王文青一语甫落,当先弹身奔去,“太极真君”一望她们两人,说道:“我们也走吧!”

话落,紧跟着王文青背后追去。

“玫瑰血神”淡淡一笑,也跟着弹身奔去。

“玄衣女侠”此时不能不跟王文青走,因为如果王文青与“太极真君”再毒发之下,“玫瑰血神”可能真会下手杀了他们两人。

是以,当下她一弹身,也紧跟着背后射去。

再说王文青弹身一奔,已出了山林,转向高崖之上奔了过去。

那座巨大的楼宇,已遥在望,刹那之间,已到围墙的大门之外,王文青当先奔了进去。

倏然——

就在王文青甫自进入围墙之际,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之声,破空传至,黑暗中出现了三个“幽灵人”。

王文青脸色一变,喝道:“谁?”

“幽灵人!”

“你们干什么?”

当首一个“幽灵人”冷冷说道:“阁下难道不知道皇城之内,已被本门划为禁地?”

“禁地?”

“不错,禁止任何一个人进入这里。”

王文青冷冷一笑,道:“这是谁的意思?”

“我们门主!”

“‘幽灵老人’?”

“不错!”

王文青心念疾转,如果此情属实,“死亡魔姬”之被困,大概与“幽灵老人”有极大的关系!

他冷喝一声:“让路!……”

王文青喝话未落,背后的“玄衣女侠”再也忍耐不住,一声叱喝道:“‘幽灵人’,纳命吧!”

人影一闪,她已当先向“幽灵人”射了过去,出手攻出了一掌,王文青大喝一声,也迅然攻出了一掌。

“玄衣女侠”与王文青猝然发动攻势何等之猛,人影乍闪之间,已各击出了三掌。

“玄衣女侠”与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出手之下,再不留情,一声惨叫之声应声而起,一个“幽灵人”应声惨死。

“玄衣女侠”一转身之下,又朝另一个“幽灵人”射去,排山倒海的掌力,也随手攻出。

倏地——

“太极真君”一声狂吼,此时他也有拚命之势,人影疾闪,挟其毕生功力所发的一掌,已击向另一个“幽灵人”的背门。

惨叫声再传!

另外两个“幽灵人”也应声栽倒地上。

动手搏招,只是在刹那间的事,王文青一掠身,直朝那座巨大的楼宇门射去。

几个纵落之间,已经到了大门之前,但见楼宇已呈陋旧,铁门已是锈迹斑斑了。

铁门之上,横挂着一块巨匾,依稀可以看出那已经脱落的金字:

“武林皇城”

由这些陋旧的情形看来,这座巍峨的巨楼,其年代可能很久,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了。

王文青望了那锈迹斑斑的铁门一眼,冷冷一笑,正待纵身而入,倏地,数声冷笑之声,再度破空传来。

黑影连闪,十几个“幽灵人”突然把他们围住。

王文青脸一变!

“玄衣女侠”的粉腮之上,骤现杀机。

当首的一个蒙面“幽灵人”冷冷一笑,道:“朋友,想不到你们已是将死之人,竟会到此一探皇城之秘,哈哈哈……”

王文青喝道:“让路!”

“没有这么容易,最底限度,你们得陪出那刚才被杀的三个门人的命来。”

“玄衣女侠”喝道:“你们找死么!”

“未必!”

“玄衣女侠”一声叱喝,人已扑了过去,出手一掌,凌厉拍出。

“玄衣女侠”一经动手,王文青不甘示弱,断喝声中,取下铁琴射身而上,一招猛然攻出。

“太极真君”再度运起真元,准备作生死之斗。

倏地——

王文青攻出了一招之后,左手猛的拍出一掌,迎着围攻向“幽灵人”击了过去。

王文青这一拚命,使三个“幽灵人”同时飘身后退,他身子一掠,突向大门射去。

王文青这一着出得十分之快,人影一闪,已到了门口,他左手一扬,一掌向大门击去。

砰!的一声,大门应声而开。

这当儿——

五个“幽灵人”分左右向王文青扑了过来,排山倒海的掌力,狂卷而至!

王文青一声狂吼,转身出手,但这五道掌力岂是他所能够抗挡?哇!的一声,他已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一个拿桩不稳,踉跄退了十来步。

五个“幽灵人”再度似电一般,射向了王文青,突然,“太极真君”大喝一声,一掌扫向了五个“幽灵人”。

惨叫之声,应声而起。

两个“幽灵人”应声栽倒于地。

其余三个不由同时一怔,另外数个“幽灵人”再度射了过来,纷扑而至。

“太极真君”狂吼道:“找死——”

他喝话声中,再度劈出了一掌。

这一掌劈出,又有三个“幽灵人”应声惨死,可是,他在身负重伤之下,连番出手,又怎么承受得了?

哇哇连响,他一连喷出了两口鲜血。

他随着鲜血推出,向王文青喝道:“快进入大楼。”

在“太极真君”喝声之中,已射入了大门之内,两人分挡住门口。

七条人影,飞扑而至。

王文青大喝一声,右手猝然拍出,“太极真君”也攻出了一掌,两道掌力,已将七个“幽灵人”迫了回去。

王文青喘了几口大气,喝道:“你们再过来试试!”

门外,“玄衣女侠”与四个“幽灵人”打得难分难解,此是已有三个“幽灵人”死在她手下。

“太极真君”喝道:“王小玫,快退!”

“玄衣女侠”此时心存报仇之念,杀性大起,对于“太极真君”的喝话,一无所闻。

王文青目光一扫这巨楼大厅,但觉里面一股阴暗之气,但却宽大无比,也壮丽无伦……”

王文青尚未打量完毕,暴喝之声,破空传至,那虎视耽耽的“幽灵人”再度发动了攻势,向王文青等射了过来。

这七个“幽灵人”现度发动攻势,其势犹似疯狂一般,七道狂劲,挟着掌力,分击而至。

“太极真君”狂喝一声,再度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虽再度迫退了“幽灵人”,可是他一口鲜血,再度狂喷而出,人已栽了下去。

王文青大惊失色,他左手一伸,把“太极真君”倒下去的身子挟住,就在此时,七条“幽灵人”又分扑而至。

王文青此时拚命之心,油然而至,他一声虎吼,铁琴一挥,人已朝大殿之中奔去。

王文青这疯狂弹身之势,也十分之快,人影疾闪,他已来到了巨大的神殿之前。

七条黑影,分射而至,其中一人喝道:“王文青,你还不束手待毙么?”

排山倒海的掌力,再度击到,王文青似已不将生死放在心上,他一掠身,向后殿之门射去。

砰!

他的身子似掉落在地上,但他身子在触到地面之时,似是没有停下,而一直坠下……

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全身落地,口血飞溅,人已昏死过去……

……………………

不知经过了多久,他才又幽幽醒了过来,此时,他内伤十分之重,几乎边挪动身子的能力都没有。

睁眼一望,眼前一片漆黑,在漆黑之中,挟带着一股潮湿与阴森之气。

他喃喃自语:“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死了?……”

他伸手一摸,“太极真君”还躺在身边,他知道他还没有死,只是离死亡差不多了。

王文青惨然一笑,倏然——

就在他笑声未落,他突“唉哟”一声,全身又开始剧痛如割,“无形疯狂之毒”又开始发作了。

他哀叫之下,又痛得全身发抖,在地上打滚,而“太极真君”的毒气也随着发作。

哀叫之声,在这漆黑中,响了起来!……

那声音!骇人的,久久,才停止!

漆黑之中,呈现了一片死寂!

王文青受伤之下,如何承受得起这毒气发作后的真元消耗?他们像死亡一般地躺在地上!

理智消失了!……

一切也像离他躯壳而去……

…………

片刻之后,他的理智又开始恢复过来,他告诉自己:“王文青呀王文青,你不能死呀!……”

是的,他的生命在哀叫着,他不能死,他还有很多事待办,父母之仇未报,“鬼琴书生”交待未完成,他自己的仇恨未雪,怎么可以死去。

然而,他已在死亡边缘,如何不死?

至于传言中的“死亡魔姬”是不是真的在这“皇城”之中,也是一件不可肯定之事,再说如果“死亡魔姬”真的在这楼宇中,是在那一个角落?如何找到她?

这些都是不可预料的问题,但王文青认为他必须活下去!

想到这里,他运起了仅有的功力,拉着“太极真君”的身子,在黑暗中摸索地向前爬去!……

所过之处,像是狭长的地道,弯弯拐拐……

王文青不知他爬了多远,倏然——

一阵沙沙的轻微之声,从这地道之内,响了起来,那声音像脚步声,也像什么东西移动声……

这声响使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侧耳倾听,那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也愈来愈为恐怖。

王文青脱口而喝:“谁?”

漆黑的地室之中,响起了一片嗡嗡回音,但一切又归于死寂,而那沙沙……的脚步声,却始终没有停过……

王文青为之心栗,喝问:“什么人?”

依旧没有人答腔!……

倏然——

这地道中,传来一阵刺耳的琴声……那声音闻来令人毛骨栗然,就在琴声甫起,突闻一声惨厉的狂笑……

这琴声与狂笑,交织成一支骇人的乐章,王文青为之心胆皆裂……

琴声,依旧在奏着……

狂笑,依然在响着……

久久,琴声停止,王文青曾经走过一场极为恐怖的劫后余生,他不知那究意是怎么一回事!……

沉重的内伤,真元之消耗,使他的理智又开始昏迷,在昏迷中,他又听见了那脚步声……

沙沙沙……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他……于是,他又开始失去了知觉,……醒来,他全身无力地躺在一张石床上。

他睁目一望,“呀”的一声,脱口叫了起来,如非他全身乏力,可能从石床上跳了起来。

在阴暗之中,他依稀看见了一个黑影,长长的散发,遮去了对方的脸孔,看去,好像传说中的女鬼……

王文青那曾历身这种场面?他怎不为之毛孔皆竖?混身皆抖,他栗声问道:“谁?”

那黑影始终没有动过,像幽灵般地……

“你……是谁?”王文青又栗声而问!

对方反而冷冷问道:“你是谁?”

声音如此冰冷,但可以听出来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王文青心头狂震,难道这女人是“死亡魔姬”?

他悚然答道:“我是王文青,你……是‘死亡魔姬’?”

“不错!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死亡魔姬’?”

王文青一阵惊喜,一颗心几乎跳出口腔来,他也惊喜得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知道我是‘死亡魔姬’?”对方又问了一句。

“推测!”

“谁告诉你的?”

“‘死亡钱’……”

“什么,你见过‘死亡钱’?”

“不错!”

对方冷冷地笑了起来,那笑声有些可怖,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悚然地望着她……

她一敛笑容,拂去了那遮在脸上的秀发,王文青依稀可以看见那姣好的脸庞,迷人的眸子!

地室之中,使她度过了漫长的数十年,她虽已苍老,但不难从她的容貌上,判断她曾经是一个红粉佳人。

她冷冷道:“‘死亡钱’在你的身上么?”

“没有!”

“什么?不在你身上?”

“不错!”

“在那里?”

“在一个姑娘身上……”

“她呢?……”

她急切地问着,声音充满了激动的音调。

王文青也不回答所问,反问道:“我那个朋友呢?”

“放心,他死不了。”

王文青此时才放下了一颗心头大石,他缓缓吁了一口气,“死亡魔姬”又急切地问道:“那位姑娘呢?”

“在‘幽灵门’!……”

“什么?‘幽灵门’!……在‘幽灵老人’门下?”

“正是!”

“这话当真!”

“不错,我那位朋友呢?在什么地方?”

“在另一间石室之中,你想见他?”

“是的!”

“死亡魔姬”颔了一颔首,当下伸手急点,王文青在她一点之下,全身功力突然恢复过来……

他跃下石床向“死亡魔姬”恭身一礼,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了,随我来吧。”

话落,当先行去,王文青紧随其后,但见他向一扇石门之中,闪了进去。

这是一间房室,床上,躺着“太极真君”,王文青一阵激动,扑了过去,叫道:“老前辈!”

“太极真君”似是伤势未复,当下睁眼一望王文青,苦笑了一下,道:“我们又绝处逢生?”

“是的,‘死亡魔姬’前辈救了我们。”

“太极真君”的目光,陡然落在了“死亡魔姬”的脸上,久久,才叹了口气,道:“恕老夫无法叩谢救命之恩!……”

“不必了!”

“想不到这里真是你困身之处,屈指算来,该有二十年丁吧?”

“不错,二十多年了!请问前辈是谁?”

“老夫‘太极真君’!”

“死亡魔姬”惊道:“是你……这出乎了我意料之外……唉!二十年了,想不到有人得了“死亡钱”上留字,而到了这里!……”

她喃喃自语,神情一片惨然。

王文青不由为她一片悲切神情所动,当下问道:“请问前辈为什么被困于此!”

“说来话长,往事也太不堪追忆了……”她黯然的目光,落在了“太极真君”的脸上,问道:“前辈,难女有一事相询!……”

“你说好了。”

“你认识王世烈?”

“死亡魔姬”此语出唇,令卫文青与“太极真君”心头均为之一震,“太极真君”栗声道!“你……说王世烈!”

“不错!”

“你……认识他?”

“不错。”

“太极真君”的目光,徐徐落在了王文青的脸上,说道:“他就是王世烈的儿子!”

“什么?”

“死亡魔姬”脱口大叫,脸色大变,她下意识退了两步,骇然之色,溢于言表,栗声而问:“这话当真?”

“不错,王世烈正是在下父亲!”

“他呢?”

“死了!”

“什么?他……死了!”

她的神情显出了极度的惊骇与悚然,她注视着王文青,喃喃而又悲切地说道:“他死了?……”

王文青亦为之神伤,道:“是的,他死了,已死了十六年了……”

王文青虽已忘记他父亲的容貌,然而,对他父亲之死,他也不能不感到极度的心痛!

倏然——

他看见“死亡魔姬”的眼眶里滚下了两颗晶莹的泪水,神情十分惨淡,这使王文青与“太极真君”均感一愕!

他们望着他,木然不语。

她切切问道:“这是真的,他……死了?”

“是真的。”

“怎么死的?”

“被人害死!”

“谁?谁害死了他?……”

她的声音充满了激动及杀机,这使“太极真君”与王文青心头同时一寒,悚然望着她!

王文青道:“这事说来话长!”

“死亡魔姬”栗声道:“你说……你要告诉我!”

王文青叹了一口气,将他父亲之死,简单地告诉了“死亡魔姬”一遍,“死亡魔姬”闻言之后,为之惨然泪下……

这情形不难令人推测她与王世烈有极为深厚的感情!“太极真君”一愕,终问道:“你与王世烈要好。”

“是的!”

“你……”

“我是他第一个人!”

“啊!”王文青脱口而叫,他突然记起了他母亲蔡淑娥告诉他的话,他父亲还有一个初恋的情人,想不到这初恋的情人,竟是“死亡魔姬”,这的确是一件令他感到意外之事。

“死亡魔姬”惨然道:“我是他的情人,我与他也有了孩子……”

“什么?你……与我父亲有了孩子?”

“是的!”

这委实又是一件极为令人震惊之事,她与王世烈有了孩子?那么,那孩子呢?死了?或活着……

“死亡魔姬”惨然道:“如果我女儿未死,她已经比你大了!”

王文青脱口大叫,道:“你女儿就是叶素珠?”

“死亡魔姬”一愕,道:“我姓叶,她也应该姓叶,至于名字还没有取……”

“你是不是将你女儿交给我了‘飞燕帮’帮主?”

“不错!”

“啊!”

王文青又轻轻地,意外地叫了起来,想不到“死亡魔姬”不但跟他父亲有初恋之情,而且又有了孩子。

有人说他与叶素珠的脸孔极为酷似,想不到她们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妹!——

这是一件太过人意外之事了。

王文青又道:“你的‘死亡钱’就是交给你女儿?”

“你说投在‘幽灵门’那位姑娘,就是我女儿?”

“对了!”

“天……她怎么可以投在仇人门下!”

言下一片悲切。

王文青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你出不去么?”

“是的,我出不去,我留下‘死亡钱’目的是使‘飞燕帮’帮主去找你父亲到此,想不到他已先我而去了……”

王文青黯然道:“你可以告诉我们经过?”

“可以?……”

“死亡魔姬”话犹未了,突然,那原先听见的琴声,突然在这阴暗的地室之内,响了起来。

那声音依旧十分刺耳的!……

“死亡魔姬”乍闻琴声,突疯狂地笑了起来,她的身子突然随着那琴声舞动……

疾转着,狂跳着……

栗人的琴声,骇人的跳舞,这交织成一股骇人的画面!

“太极真君”为之目瞪!

王文青骇极而栗!

琴声阵阵,“死亡魔姬”在琴声之中,狂笑着,狂舞着,那神情,那狂舞之状,骇人极了。

她像一个女巫,在魔曲中狂舞着!

王文青几曾见过这种情形,他为之吓得脸色发白,混身在剧烈发抖!……

倏然——

琴声停了。

“死亡魔姬”狂舞的身子,也停了下来!……她像一个真元消耗殆尽的人,伏着在地上!……

王文青骇然脱口道:“这……是怎么回事?”

“太极真君”也骇然道:“她可能中了邪!”

“邪?”

“不错!”

突然,一声阴沉而又冰冷的声音,在这室内传了过来:

“‘死亡魔姬’你听见没有?……”

“死亡魔姬”发出一声微弱的声音,应道:“听见了!”

“你愿意交下么?”

“不……交!”——

交下什么?那慑人的声音没有说出,短短的两句话过后,一切又沉于死寂!

“太极真君”与王文青悚然相视,片刻无语。

不久,“死亡魔姬”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的粉腮苍白得怕人,她骇然注视着“太极真君”与王文青。

她活像一个失去知觉的人,怔怔地!

王文青忍不住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死亡魔姬”道:“你们看见了?”

“看见了!”

她笑了,疯狂地笑了,那形状有些骇人。

王文青问道:“那是什么琴声,能使你狂舞?”

“‘慑心曲’!”

王文青打了一个冷战!这“慑心曲”闻来并没有他“勾魂曲”的威力,怎会有这等威力?

“死亡魔姬”道:“我把我的事告诉你们吧!”

“请说!”

“死亡魔姬”叹了一口气,道:事情是这样的——

“数十年前,我以惊人的武功,震惊了江湖,当时在江湖上的确没有人能接我三招不败,除了王世烈!……”

王文青道:“这件事我已知道。”

“你父亲与我比试之前,曾与我谈好,如果我在三招之内,胜不了他,他要我做他的情人……”

“于是,你答应下来?”

“是的,我答应了,可是,你父亲真的接了三招不败,于是我做了他的情人。”

“说来,这好像极富戏剧性的,但事情确实如此发生的,可是,我却十分羞恼你父亲……”

“为什么?”

“因为我在三招之内,无法将他制下,这终究是一件脸上无光之事,于是,我开始躲避他。

那一年,我与你父亲又相遇,终于在热吻中,造下了孽债,事后,我又离他而去……”

王文青道:“这何苦呢?”

“是的,我在自找苦吃,我知道你父亲深爱我,他到处找我,可是,我再也不见他了。但不幸的事发生了。”

“那一次使我怀孕了,我曾想打掉了那骨肉,可是,我提不起勇气,否则,也不会发生了被困之事。

于是,我找上了‘北极神魔’……”

“太极真君”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找他干什么?”

“我要用药力,弄掉那孩子,我找到了‘北极神魔’,他正在闭关练功,使我无法一见”。

“事情过了三个月,我终于打消了此念,我突然想到,孩子是无辜的,我不能打掉她。

可是‘北极神魔’却找上了我!……”

王文青脱口而问:“他找你弄掉孩子?”

“是的,这时,我腹中的孩子,已有八月之久,已快临盆了,我告诉他,我不弄掉她了。

他自然满口称幸,说了一大堆孩子无辜的道理,我发觉“北极神魔”为人还不错。

那里知道,这就是他的毒计!”

“那一天,这可怕的事终于发生了……”说到这里,她像余悸犹存地打了一个冷战,才接着说下去。

“他约宴于我,他在酒中,放下了一种毒药……”

王文青忍不住又问道:“他要弄掉了那孩子?”

“不,那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毒药,我服下之后,没有什么感觉,而这时,‘北极神魔’抚琴弹出了你们原先听到那曲子!………”

“他弹那曲子干什么?”

“他弹出了那曲子之后,我像中了魔一般,竟在内腹之中,涌起了一股狂舞之火,于是我像刚才那样狂跳着!……”

王文青亦为之心栗,道:“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是的,这是一件极为可怕之事,但我终究是一个功力深厚之人,如以常情而论,服下那药,再听那‘慑心之曲’,必然理智丧失,发狂而死。”

“而我没有,我强将药毒不让他散发”。她叹了一口气,又道:“在我狂舞之时,他厉声问道:‘黑魔经’在你的身上。”我说“是的,在我身上。”他要我交出时,我终于醒了过来。

“于是,我要杀他!”

“他的武功,自然不是我的敌手,于是,他用了那琴声慑服我,终于将我困在这里……”

王文青道:“你不会找他么?”

“你错了,那服下的邪药使我不能出去!…”

“为什么?”

“说来你们不会相信,我在十个时辰一到,不听那琴声,全身会毒发痛苦难耐,几次想死,可是那琴声又救了我,他不让我死,因为他要得到那部‘黑魔经’!”

“于是,你也无法离去,你非听那琴声不可?”

“是的!”

王文青切齿道:“好辣的手段!”

“不错,我求死不能,求生不得,只好在这地室之中,随人控制而活……两个月后,那女儿出世了。”

“死亡钱”本来是我的随身暗器,我终于想到了王世烈,我认为他或许可以救我。

“在这生下女儿之中,这地室之后,突来了一个人,那就是‘飞燕帮’帮主。”

“我将女儿交给他,并求他将六枚‘死亡钱’交给了王世烈,因为我已在钱上留下了我的困身之处……”

王文青道:“可怜他被‘北极神魔’杀害了,连帮中高手,无一幸免,侥幸逃出他妻子及你女儿!……”

“这是我意料中的事,‘幽灵老人’一定会找他,可怜他与帮众竟为我死……”言下泪水骤滚!

王文青问道:“‘黑魔经’是什么?”

“‘黑魔经’留下的一部奇书!”

“太极真君”骇然道“此书为你所得?”

“不错。”

“太极真君”道:“他的‘神剑’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太极真君”道:“想不到‘天残尊者’所言之语不虚,他当初对我之言,我还以为是玩笑之谈。唉……”

王文青叹了一口气,道:“‘天残尊者’跟你谈什么?”

“‘神剑’出土,武林将现血劫,而……”

而什么,他没有说出来,脸上却现出了一层极为忧虑之色,他接着又喃喃道:“天机不可泄漏,否则不堪设想,‘天残尊者’真是一代神人!”

王文青也不知道“天残尊者”向“太极真君”说了些什么,既事关天机,他也不便多问。

王文青问道:“刚才那琴声是不是‘幽灵老人’所奏?”

“大概是,除非有惊人的内力,才能弹出那曲子,以你功力,还办不到!”

王文青咬牙道:“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方消心头之恨!……”

“太极真君”突问道:“这地室之中,像似阵势?”

“不错,九宫含八卦!”

“太极真君”咬了一咬牙,似在沉思什么,当下冷冷一笑,道:“我要找他!”

“谁?”

“‘北极神魔’——‘幽灵老人’”他目光落在了‘死亡魔姬’的脸上,问道:“我伤势如何了?”

“并无大碍,我再施功疗伤一阵,便可以全部复元!”

“那么,你就再帮我一次。”

“死亡魔姬”颔了一颔,当下伸手拍开了“太极真君”三处穴脉,运功为他疗伤。

她的疗伤十分之速,只在转眼之间,已经完成,“太极真君”受“死亡魔姬”巨大的内力灌入,再借自己疗伤,伤势已经复元过来。

“太极真君”叹道:“救命之恩,老夫不敢言谢,但他日必报!……”

“不必了!”

王文青突问道:“我叫你什么才好?”

“叫我声阿姨好了!”

王文青颔首问道:“阿姨,我们身中‘无形疯狂之毒’!”

“放心,已被我逐出体外了,好在你们事先曾服下了一颗解毒之药,否则,我也办不到!”

“太极真君”突说道:“找他去!”

“找谁!‘幽灵老人’?”

“不错,‘九宫八卦阵’困不了我!”

王文青冷冷道:“好,找他去!”

“死亡魔姬”道:“前辈不可!”

“太极真君”一笑,道,“反正我一条命是检回来的,纵是死了,有什么关系?”

话落,当先向室外走去。

“死亡魔姬”喝道:“慢着!”

“你还有什么吩咐!”

“你们非找他不可!”

“不错!”

“琴声未传,你们知道他在那里么?”

“太极真君”一想不错,琴声未传,他怎么晓得他在什么地方?当下冷冷道:“好,我再等他几个时辰。”

“死亡魔姬”向王文青道:“王文青,你父亲与我虽是无缘,但你终归是他的儿子,为了报仇,我传你几招武功,你愿不愿意?”

王文青心头大喜,道:“多谢阿姨厚爱。”

“我传你‘黑魔神掌’吧,这掌势只有四招,但环视当今武林,大约还没有一个人可以接得起,头一招是‘黑夜魔影’,第二招是‘魔影鬼爪’,下一招是‘魔鬼抢尸’,最后一招是‘魔风四起’,你随我学!”

她一招一式地传给了王文青。

王文青自是细心学习,这四招武学学来甚易,但变化威力之强,却不同凡响。

五个时辰之后,王文青已练成了。

“死亡魔姬”叹道:“你的智慧果不亚你父亲当年,这真是一件可喜之事,你坐下……”

“做什么?”

“我要将功力给你三分之一!”

“这……怎么可以?”

“死亡魔姬”道:“放心,给你三分之一功力,对我说来毫无影响,存在我本身的,还有百年以上功力。”

对于“死亡魔姬”的厚爱,王文青真是说不出的感激,当下热泪盈眶,道:“阿姨,我不知如何感谢你!”

“这算不了什么,坐下吧。”

王文青闻言,坐了下来,“死亡魔姬”的右手,按在了王文青的“天灵盖”上,推出了一股巨大无比的真元,灌入了王文青的内腑之中……

“太极真君”见状,脱口喃喃自语,道:“这真是天意呵!……”

约一个时辰光景,行功已毕,“死亡魔姬”站了起来,道:“你现在的功力至少在百年之上,配合以‘黑魔神功’的运用,你武功足可傲视武林天下了。”

王文青滚泪道:“多谢阿姨栽培!……”

“谢什么,只要你能找我女儿来见我一面就可以了——”

“阿姨,我一定带她来……”

王文青话犹未落,突然——

那“慑心之曲”的琴声,再度传了过来,“死亡魔姬”乍声笑闻,又跟刚才一样,狂笑着狂舞着……

“太极真君”向王文青低喝道:“王文青,快走!”

一语未落,他已向门走了出去。

王文青的脸上,也骤现杀机,在“太极真君”欺身出了洞口之际,他紧跟着背后行去。

琴声,阵阵传来!……

“死亡魔姬”的狂笑,也没有停过……

“太极真君”转入了一条地道之中,行约一丈,他突把脚步停了下来,喃喃自语地说道:“四变八……八还四,四九三十六……对了,这么走法!……”

他右手一拉王文青,在漆黑的隧道阵势中拐来拐去,脚步十分之快……

随着他们走动,琴声越来越近……

王文青突问道:“老前辈,莫非这地室是与‘幽灵门’相通?”

“有可能!”

王文青冷冷道:“‘幽灵老人’真是神通广大!……”

“不错,他的确可称为盖世之才,只是走入邪途,致将造成了江湖一场血劫,真令人惋惜。”

这当儿——

他们已到一间石室之前,王文青侧耳倾听,脱口道:“老前辈,琴声就在那室中传来……”

“不错!”

王文青一个弹身,已到了门口,他左手一推,一掌突向石门击去!

砰!的一声巨响,石门被击了一个窟窿,并未移开,王文青吃了一惊,暗道:“好厚的石门……”

“太极真君”奋起神威,一掌随告击出,但那石门依旧未开,那琴声依旧阵阵来。

“太极真君”道:“这门打不开,或许另有开关!”

王文青目光一扫,石室之前,空无一物,不由一愕,“太极真君”的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瞪在了他们距离五尺之处一座雕刻的石像上。

人走了过去,注视了一阵,然后伸手移动了一下,在“太极真君”一转石像人头之际,轧轧之声,突然响起!

石门,果然应声而开!

王文青大喜,这当儿,“太极真君”一个弹身,已射入门中,王文青也紧跟着纵入。

抬眼一瞧,但见阴暗的角落,独坐着一个黑影,手中在播弄琴弦,发出了那可怖声音……

王文青大喝道:“住手!”

但,对方依旧在播弄着琴弦!

王文青大喝一声,扑了过去,盛怒之下,他右手一掌已经扫向了弹琴的黑影!

砰!

琴声嘎然而止!

王文青目光一扫,脱口叫了起来,但见这抚琴之人,并不是“幽灵老人”,而是一个头发散乱,状极骇人的怪人。

不知是他中了王文青一掌,还是本来就如此,他的脸色极为苍白得怕人,两道阴冷的目光,陡然射在了王文青的脸上……使王文青连打着数个冷战。

“太极真君”已到身前,他目光一扫,脱口惊叫:“是你……”

但见‘太极真君’脱口惊叫声中,脸色大变,蹬蹬……退了三、四个大步,方才站稳!

王文青脱口问道:“他……是谁?……”

“太极真君”骇然而语!

“这……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