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46节
第46节



更新日期:2021-07-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谢天谢地,妈妈在国内找到了她那对双生哥哥的下落。那两个哥哥已经改姓母姓,但没改名,一个叫王定成,一个叫王必成,一个在北京工作,另一个在深圳工作。妈妈还把两个哥哥的照片传了过来,说你“大妈”其实是个好人,我把你的担心一说,她就把两个儿子的情况告诉了我,还给了我他们两人的照片,叫我告诉你不用担心,美国的那两个人肯定不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你“大妈”知书识礼,我跟她很谈得来,我们已经约好下星期一起到秀珍那里去给你爸爸上坟。

    CAROL听了这个消息,居然有一点点失望,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像内心深处是盼望JASON和楚天是她的哥哥一样。也许是哥哥事情就容易了,一下子从两个“泥坑”里拔脚出来,以后再“干干净净”地重新做人。现在既然他俩不是亲哥哥,那就还是陷在“泥坑”里,一是要决定究竟爱谁,二是要争取至少得到一个人的爱,这两个任务没哪个是简单的。

    她仔细研究了一下两个哥哥的照片,显然是父亲的翻版,只不过是MODIFIED翻版,可能融进了“大妈”的特点。她惊异于造物主的英明伟大,怎么可以把一个人的特点如此顽固地饼印在另一个人的脸上?这两个哥哥算得上帅,但跟JASON的帅是不同的。她觉得父亲和哥哥的帅都是柔美性的帅,而JASON的帅是阳刚形的帅,男人气更浓一些。似乎前者是拉提琴的人应有的帅,而后者是弹吉它的人应有的帅。到底是他们的长相使他们选择了不同的乐器,还是演奏不同的乐器是他们有了不同的气质,她就不知道了。

    她为妈妈高兴,妈妈的麻烦已经一劳永逸地过去了,三个女人成了好朋友。这事刚一听,觉得很奇怪很滑稽,仔细想想也挺正常的。从前三个人关系不好,是因为有一个男人把他们隔开了,现在这个隔开她们的男人已经走了,大家还有什么好彼此怨恨的呢?你看,连“你大妈”都用上了,听上去象旧社会三妻四妾时的称呼一样。她估计如果真是旧社会,或者政府允许三妻四妾,这三个女人会心甘情愿地分享那个男人。

    然后她生出一个奇思怪想,她问她自己,如果现在我只能跟另一个女孩分享JASON,我会不会愿意?她十分惊恐地发现,自己心里居然是愿意的,因为那总比完全得不到他要好。她想,我真的是爱痴爱狂了。

    同父异母兄妹的疑惑消除了,她又开始绞尽脑汁猜测楚天和JASON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不过这个疑问无意当中被解答了。

    楚天贴完了之后,一个ID为“折翼天使”的网友上了一个贴子,引用了楚天关于爱的缺憾美的那一段文,配上的背景音乐,并插了一张楚天的照片。照片看上去有点象JASON,但是侧面的,而且象是多年以前的,不象JOHNNYDEPP,倒象一位叫思月的女写手在一个搞笑贴子里说的那样,象是“JOHNNYDEPP的中国表弟”。

    光凭这一点,她无法断定楚天就是JASON。她正犹豫着该找个什么借口去问JASON,借口自己找上门来了。JASON给她打了个电话,说过一会艾米和方兴要过来吃饭,想请你也一起过来吃,你有没有空?

    她想,这叫什么话?什么有空没空?你请吃饭,我还管有没有空?有空,要吃;没空,制造一个空出来也要吃。她挺干脆地答:“有空。我现在过来跟你帮忙吧。”不等他答话,她就挂了电话,免得他客套,不让她现在就去。

    她换上一件无袖紧身的短衫,很能突出中心思想的那种,一条不到膝盖的短裙,露出匀称的两腿,算是铺垫,再把头发梳理得前后贯通,首尾呼应,就跑去敲JASON的门。

    他开了门,打量了她一眼,夸奖说:“哇,今天穿得这么精神?”

    但这不是她想要听到的评价,有点象逗小孩,而不是被电晕了的人的口气,心想,看来风格不对他的路,好比是一个爱看诗歌的人,我却给他上了一贴议论文。也许他更喜欢裙裾飘飘,娥娜多姿的那种?现在真是恨不得跑回去换一件。

    他系着个花围裙,正在厨房忙活,说冰箱里有些饮料,你自己拿。她打开冰箱,拿了一罐桔子水,边喝边看他做菜。他刀工不错,一边跟她说话,手下一边嚓嚓嚓地切胡萝卜丝,说切出来的比刨出来的有脆劲,你呆会尝尝我做的凉拌三丝,是用粉丝、海带丝和胡萝卜丝做的,色香味俱全,包你吃个老来想。

    她很积极地问:“还准备做些什么?我来帮忙。”

    “没什么菜,都是几个你们喜欢吃的家常菜。”他数给她听,“糖醋带鱼,是方兴的最爱;椒盐排骨,是艾米喜欢的;清蒸龙利鱼,是为你准备的,知道你喜欢吃鱼但又不爱吐刺,这鱼刺少,几乎没刺。还跟你们一人准备了一份带回去的,不过你带去的鱼我没蒸,现在蒸了明天就不好吃了,我把佐料给你包好了,呆会我教你怎么蒸鱼。很简单的,一看就会。”

    “哇,你想得真周到!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鱼不爱吐刺?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要你告诉还算本事?”他笑着说,“你吃鱼的时候,有一点刺你就不耐烦地连刺带鱼肉全吐出来了。”

    她没想到他这么善于观察,从心底服了他了。“我帮你做点什么呢?”

    “你帮我处理这些虾吧,你用牙签把这些虾背上的那根黑东西挑掉,来,就像这样。”他示范了一下,就让她自己做去了。

    她一边挑虾,一边看他做菜,样子很老练的,安排得井井有条,四个炉头有三个在用着,但他并不显得手忙脚乱,桌子上已经摆了一些冷盘,她赞赏地说:“你真不简单,什么都会。”

    “什么都会?除了做饭,我还会什么?”

    她抓住机会,摆出胸中有个竹扫帚的架势,说,“写小说呀,你不就是那个在贴的楚天吗?江城对楚天,ID选得不错哈。”

    她估计他要做出一付清白无辜的样子说他不是楚天,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很爽快地就承认了:“现在才知道,还是早就知道了?”

    他真是楚天!这么容易就让她诈出来了,搞得她心有不甘,还没过足大侦探的瘾呢。记得某本小说的某位大侦探说过:“大力张扬一个秘密,是为了掩盖另一个秘密。”他承认得这么爽快,莫非他不是楚天?

    他笑着问:“你不是那个老砸我砖的MM吧?”

    “我怎么会砸你砖?”她急切地解释说,“我顶你都来不及,还砸你砖?有人说你半个不字,我都要穿上马甲跟她们吵架。不过说你不字的人很少。”

    他呵呵笑着说:“原来是你在那里给我惹事生非?你穿马甲跟人吵架,别人还以为是我呢。怎么不敢用真ID呢?”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跟人吵架嘛,知道你不喜欢跟人吵架,但我没你那么好的修养,我是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的,S也要S个痛快。”她见他没生气,胆子也大了起来,“我的真ID是用来跟你写耳边语的,我不想毁坏我在你心目中的形像。你猜不猜得出我的ID是什么?”

    “我猜不出。”

    但她看见他那样微笑,知道他一定猜出来了,忍不住擂他一拳,他躲闪不及,被她打中,只好笑着说:“怎么把艾米她们的武功学来了?”

    她得意地笑着,叽叽喳喳地讲她是怎样穿着马甲跟人吵架的,她又是怎样担心楚天跟JASON是一对双胞胎的,她妈妈又是怎样找到王必成王定成两兄弟的,等等等等。她一刻不停地讲,他就一直微笑地听。最后她想起什么,问他:“怎么有时我看你在外面打网球,而楚天却在网上回贴呢?”

    他笑着说:“可能我有分身术?”

    “别开玩笑了,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不弄清楚会茶饭不思的。”

    还没等他回答,艾米和方兴到了,看上去都是打扮过了的,是一种精心装扮出的漫不经心。

    艾米看见CAROL也在,对方兴说:“JASON雇了保镖了,他现在越来越知道江湖险恶了,时时刻刻有人在打他的主意,要夺他贞操。以前是不单独跟我见面,现在发展到不双独跟我们两人见面,以后可能会发展到只在阅兵式的时候见见MM们了。”然后拉过CAROL,挽着她的手,嘻笑着对JASON说,“你怎么知道她不是我们这一夥的呢?说不定就是我安插在你这里的卧底。”

    “你是说线人吧?”JASON笑着说。笑过了,才对艾米说,“来,你来给这位小MM线人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在楼下打网球的时候,楚天却在网上回贴。”

    艾米只笑而不答,方兴插嘴说:“还不都是这位人称‘小楚天’的丫头在捣鬼。”

    “我才不当什么‘小楚天’呢,我就是我,坚决不做小。如果JASON愿意让我纳他为妾,做‘小艾米’,我没意见。”艾米说完,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JASON告诉CAROL,有时是艾米在回贴。艾米是文学博士,专门研究文笔文风的,善于模仿,艾米的父亲是他读硕士研究生时的导师,他跟艾米写东西其实都有点像她父亲。

    “你是文学博士啊?你就是楚天在网上提到过的‘英美文学MM’?”CAROL吃惊地说,“我听SALLY说你是统计硕士呢。”

    艾米说:“BOTH,学文学不好找工作,所以我同时念了统计硕士。”

    JASON介绍说:“她们俩最近都找到工作了,这不,逼着我为她们备酒庆贺。”

    艾米说:“嗨,怎么光是为我们呢?这不也是为你庆贺吗?一庆你找到工作,二庆你小说完成,三庆你发表PAPER,四——”艾米仿佛想起什么,问,“你还准备去P大试讲啊?就留C大算了,我都申请读C大统计系的博士了,你要是跑P大去,那就真的不够意思了。”

    JASON问:“你真的申请读博士了?一个博士还不够,还要再读一个?工作都找到了,还读什么呢?”

    “你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方兴说,“她这不是因为你要留在C大MIS系吗?”然后又对艾米说,“我说叫你别退CA那边的工作吧,如果你退了,在这里读博士,而他却跑到别的州去工作了,看你怎么办。”

    CAROL看见JASON停下手中的活,看着艾米,眼睛里又是那种她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的神情,象同情,象担心,象痛苦,又象悲怆。

    艾米不在乎地说:“怎么?象看到鬼一样,这很出乎你意料之外吗?你认识我十年,还不知道我的德性吗?”

    “别读博士了,到CA那边工作去吧,”JASON低声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最终会到哪里去。”

    艾米呵呵一笑:“JASON兄,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吧,我爱上哪上哪,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听方兴的话?等着杀只猫过年吧。”说着,挺哥们地上去拍拍他的肩,“兄弟,你就是这点毛病,老以为别人在爱你,爱得死去活来,老以为别人得不到你的爱,就会寻死觅活。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说出来吓死你,2005年了!到了这个年头,相信字典里有爱情这两个字的都是珍禽异兽了,哪里还有人为了爱情抛头胪,洒热血?”

    CAROL看见JASON脸上既是尴尬,又是疑惑,显然是被艾米绕晕了。

    艾米不再嘻笑,挺严肃地说:“你别听那些个粉丝在耳边语里面瞎嚷嚷,真让她们为爱去死,保证一个个抱头鼠窜。我帮你写了个贴子,叫,把RUTH的事写进去了,你呆会看看,修改一下发在吧。我估计我这个贴子一贴,就没谁拿死来吓唬你了。”

    一番话说得人人噤声。好一会,CAROL壮着胆子问了一句:“RUTH是谁?”

    JASON嘘了一声,说:“听,别说话。”几个人都张着耳朵听,但CAROL不知道他叫她们听什么,只听到有小孩尖利的哭声。突然,她看见JASON把手里的切菜刀往砧板上一丢,生气地说:“106又在打老婆。”然后围裙也没脱,就跑出门去了。

    艾米操起JASON丢下的刀,一路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