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47节
第47节



更新日期:2021-07-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方兴命令CAROL:“你等在这里,如果我从楼下叫你,你就打911报警,说106在打老婆,WIFEBATTERY,记住了?”

    CAROL被方兴定在那里,急得要命,她很担心JASON,怕他去劝架时被人误伤。她想,如果要报警,楼下不也有电话吗?想到这里,就很理直气壮地往楼下跑去,心想如果JASON有什么危险,我还可以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挡一挡。

    在106门口,她惊讶地看见跟她同一个LAB的洁心抱着个女孩站在那里,头发散乱,惊慌失措,嘴唇发肿,还有血迹。小女孩躲在妈妈怀里,还在抽搭。她一点不知道洁心就住在她楼下,她只知道洁心在丈夫和女儿签到证后,就搬到了MARRIEDHOUSING了,但搬到那一栋哪一间,她没问过。

    她刚想上去问洁心怎么回事,看到JASON从106走出来,对艾米说:“你用车把JESSICA送医院去一下吧,我在这里看着点。”

    洁心连声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擦点药就行了,去了医院也是擦那些药,还要付$20CO-PAY。”

    JASON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你家里有没有药?没有就上我那里去吧。艾米,你带她们到楼上去,我洗手间镜子后面的小柜子有些药。”说完,又走回106。

    艾米一手提着菜刀,另一手就去扶洁心,洁心连声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然后一行人都上楼去了。

    CAROL没有跟去,反而凑到106去看个究竟。她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桌边,满脸愤怒,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应该说那个男人长得不丑,五官甚至算得上帅,但此刻的表情很让人不敢恭维,尤其是知道他打老婆,他看上去就丑陋不堪了。真是帅由心生,心不帅的人,五官再怎么长也是帅不起来的。

    “我自己的女儿,我骂不得?骂两句她就要唠唠叨叨。”那个男人气呼呼地说。

    “在这里打骂小孩子是犯法的,打老婆也是犯法的,”JASON说,“如果报警,可以抓你的。这两次都是因为JESSICA不让报警,我才没有报,你如果不痛改前非,下次我不管JESSICA说什么,都会报警的。贝贝那么小,又那么听话,你怎么舍得骂她?”

    “小孩子,骂两句有什么?我们从小就是这样被骂大的。打是亲,骂是爱——”

    JASON叹口气说:“你看看你那深恶痛绝的样子,哪里象是爱?贝贝看见,肯定觉得你不喜欢她,她人小,可是很懂事,她会伤心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一定要骂她呢?大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不要拿小孩子出气。男人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不要拿女人出气。”

    不知这句话触动了那个男人的哪根心弦,CAROL见他痛哭流涕起来,诉说他怎样辞了国内的工作,跟着老婆到这个破地方来,钱没有钱,房没有房,在餐馆打厨房工,手被切伤烫伤了好多次,还天天被老板骂。不打工吧,吃没有吃的,穿没有穿的,买包烟都要看老婆的脸色。

    JASON安慰他说:“你赶快学车,会开车了可以送餐,比做厨房轻松,而且可以到B城去打工,那边餐馆多,老板脾气也会好一些。C城餐馆少,想打工的人多,老板就特别挑剔。不过不管你在外面受什么气,都不要拿自己的妻子女儿出气,你是男人,应该宠她们保护她们,怎么能欺负弱者呢?”说完,就站起身,“上楼到我那里去吃饭吧,趁机会跟她们娘俩赔礼道歉。”

    那个男人不肯去吃饭,说想一个人呆一会。JASON看看他差不多平静下来了,就对CAROL说:“那我们上去吧。”

    CAROL紧跟在JASON后面上了楼,回到206,艾米已经为洁心洗过伤口,涂了药,洁心也梳理过头发,基本上平静下来了。

    JASON招呼大家吃饭,叫洁心和贝贝留下来一起吃,几个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下,菜很丰盛,但心情显然是被刚才这一幕搅黄了,有点沉重。洁心说:“对不起啊,把你们的聚会也搅和了。”

    CAROL忍不住问:“你怎么找这么个丈夫?又不能读书,又不能吃苦,还这么凶,看上他哪一点了?”

    洁心不好意思地讲起她丈夫的事,原来她丈夫刘大为以前是她学生,洁心在Q大教书的时候,刘大为去上那里的自学考试辅导班,认识了教辅导班的洁心。大为追求她的时候,温柔得不得了,人又长得帅,她那时爱他爱得不行。

    拿了结婚证,还没举行婚礼,大为就开始显出他真实的性格。原来他的温柔是有对象性的、有阶段性的,只是用来征服洁心的,温柔外表下掩藏的实际上是自卑加自傲。他脾气暴躁,疑心重,老觉得洁心瞧不起他的自学学历,老怀疑洁心给他戴了绿帽子,两个人经常发生矛盾。洁心一度想取消婚礼,结果大为威胁说如果取消就杀她全家。洁心害怕了,又被大为七哄八哄,就觉得大为威胁她还是因为爱她、舍不得她,而且家里人也说客人都请好了,取消婚礼大家脸上都没光,所以勉强举行了婚礼。

    结了婚,大为彻底取下了温柔的面具,凶相毕露,动不动就大吼大叫,有时还动手。但每次闹过之后,大为都是痛哭流涕地赔礼道歉,保证下次再不犯了,然后是下次的下次,下次的下次。他们的婚姻走进了一个令人恐惧的死胡同,大为是既不好好待洁心,也不放手让她走。他说这一生就认定洁心了,要生一块儿生,要死一块儿死。

    有了女儿后,大为就像抓住了一个人质一样,动辄以带走女儿杀死女儿相要挟,使洁心不敢提离婚的事。洁心出国后,很想只把女儿办出来,所以跟大为商量先把女儿办出来,说你来了这里也只能到餐馆打工,而打工那份苦那份气你肯定受不了。但大为不肯,说你把女儿接到美国去了,你还会要我?要出国两人一起出,要么就都不出去。洁心知道大为根本没有好好照顾女儿,经常打骂孩子,所以急着把女儿办出来,只好连大为也一起办出来了。

    但大为底子差,也不想读书,根本没法考过托福、GRE什么的了。洁心劝他干脆回国去,他不肯,说回去没工作没老婆没面子。大为原来想的是来美国后就靠赌博为生的,他听别人说纽约有一些华人老头老太的,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就是靠大西洋城的赌场为生,因为那家赌场会给每个去赌场的人发张$50的礼券,本来是鼓励大家去赌的,但这些老头老太就把这$50礼券换成钱,付了来去的汽车费,吃了一日三餐,剩下的钱用来付房租。他们天天都去赌场,赌场的人也认识他们了,但是把他们没办法。大为说凭他的赌技,他肯定能每天赚个几十百把的。

    到了这里,大为才发现赌场还离着十万八千里,而且他也不懂美国的赌法,他只会打麻将。洁心叫他就呆在家里,她的奖学金也够三个人吃饭了,但大为呆了一段时间,觉得没意思,就去一家餐馆打工。大为哪里受过这种苦这种气?在餐馆不敢发老板脾气,回来就发老婆孩子的脾气。

    CAROL很为洁心不平:“也许我不该说这话,不过象这样的丈夫,留着他干什么?还不如离婚算了。”

    “离了婚,他就没有合法身份呆在这里了,那他肯定要拼个鱼死网破,如果他把我女儿带走了,我一辈子都难找到她了。”

    方兴说:“他没钱没身份,能带着你女儿跑哪里去?”

    “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才特别怕,如果他只是想把我女儿抢走,如果他能让我女儿过上好生活,也许我还可以忍受,但他走投无路的时候,肯定会跟我女儿一起同归于尽……”

    艾米建议说:“你不如带着你女儿躲到别的州去。”说完了,又觉得不实际,“不过你是国际学生,也不是说到哪里就能去哪里的。对了,你可以办加拿大移民,办的时候别告诉他,办好了再神不要知鬼不觉地走掉。他没加拿大签证,就是知道了也奈何你不得。”

    洁心犹豫了一下说:“是在考虑这事,不过还有很多细节——”

    JASON说:“你们别问太多了,吃饭吧。”

    CAROL吃了两口,又忍不住说:“他打你,你就报警啊。你怎么能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打你呢?”

    洁心难过地说:“听说报警也不顶用,关几天又放回来,可能变本加厉——”

    JASON插嘴说:“你不敢离婚不敢报警其实是助长了他的凶狠,他觉得打你一下也没人能管得着。对这样的人,不能太软弱,当然也要尽量避免跟他发生正面冲突。有矛盾,尽量稳住她,想办法躲到安全地方去再说,实在躲不掉,就大声喊吧,大家听到了才好去帮你。”

    艾米说:“洁心隔壁左右的那两家,都是中国人,都怕惹麻烦,也不帮忙劝解一下,或者报报警,说怕洁心的丈夫知道了报复,把他们家的小孩子拐走了。如果是老美,肯定早就打电话报警了。美国人不过问别人私事,但在这种时刻,他们还是能拔刀相助的。反而是我们中国人,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隔壁打翻天他们也不管。”

    艾米说着,突然惊叫一声:“JASON,你的手在流血!”大家一看,果不其然,是有一道长长的血痕,但已经凝住了。

    “可能是被他抓伤了。”JASON说着,用TISSUE擦了擦手背。

    艾米拿来碘酒什么的,说:“擦点药吧,当心得破伤风,狂犬病。”说完,又对洁心说,“对不起啊,这样说你HUSBAND,不过看他今天那样子,真的象狂犬——”她见洁心很尴尬的样子,就转个话头说,“JASON,你这几天不要让手见生水,我每天来帮你洗澡吧。”说得JASON只有无可奈何地笑。

    洁心说:“JASON真是个好人,我刚来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又担心留在中国的女儿,真是度日如年,都是JASON开车带我去Wife-sGroup,Mother-sGroup参加她们的讨论,才使心情开朗了许多。以前因为大为的原因,总觉得长得帅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但你们看看JASON,不是人又帅,心又好吗?你们几个小姑娘可要抓紧了——”

    艾米开玩笑说:“抓紧干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了,你们家大为那时也是又帅又温柔,后来怎么样?不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吗?等JASON结了婚,保不住也是一头中山狼。”

    方兴反驳说:“你瞎说。我姥姥经常说‘不看朋友待我,只看朋友待人’,JASON不是只温柔他追的人,他是天生的护花使者,温柔是他的中间名,只要是女的受难,他都会去帮帮的。但如果是女的打男的,我怀疑他会在一边看戏不怕台高。”

    JASON笑着说:“那你们女的打几个男的试试,看我帮谁。”

    艾米伸手去打JASON,被他一把抓住手腕,说:“早就防着你这一手了。”说完,松开手,“抓疼了吧?对不起,我这是正当防卫。”

    CAROL得意地说:“我刚才打他一拳,他就没防住。”

    “你那是出其不意嘛,我哪里知道这么老实的小妹妹也会打人呢?”

    艾米突然严肃地说,“JASON,你没听说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刚才刀都没拔,就跑去助人。这是不对头的,当心没助到别人,还把自己陪进去了。”

    JASON开她玩笑:“你们没看见艾米刚才的样子,提着一把菜刀,连我都有点怕,生怕她砍红了眼——”

    艾米嗔怪说:“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提着刀跑下去,还不是为了你?还笑别人!”

    方兴说:“你提把菜刀,其实是很危险的,如果JIESSICA的丈夫把刀夺去了怎么办?那不等于为他送了武器吗?我不提刀,但如果有人要伤害JASON,我肯定冲上去为他挡了。”

    CAROL连声说:“我也是。”

    JASON打个暂停的手势,说:“拜托,拜托,别搅和了,我不会有事的,倒是你们这些丫头叫人担心,提的提刀,挡的挡刀,完全是跟我添麻烦,搞得我要多保护几个人。你们没看见电影里面都是这样的?本来局面已经控制住了的,一个女孩跑出来,鸡喊鸭叫的,结果被凶手抓住当了人质,反而弄出麻烦来。以后有这种事,你们躲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