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19节
第19节



更新日期:2021-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第二天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下午三点,CAROL都是跟着冯超到处跑,办各种各样的手续,申请SSN号码,到学校SEVIS上登记,买医疗保险,到系里报到,等等。冯超人勤腿勤嘴勤,一边带着她到处跑,一边添油加醋地向她介绍各种道听途说的信息,美国的风土人情,学校的球赛季节,学生会组织的各种活动,每届新生中最漂亮的妹妹,等等,只要是他知道的,他都毫不吝惜地PASS给她。

    各种信息中,她感兴趣的只有这最后一条,她好奇地问:“那今年新生中谁是最漂亮的?”

    “要等到国庆中秋晚会了才揭晓,”冯超很老练地说,“因为晚会上新生都会露面,那时才评得出谁是最漂亮的。不过都是男生私下议论,不是公开选举的。听说到了那天晚上,这里所有中国男生都会跑去看美眉,结婚没结婚的都一样,听说有些结了婚的男生赶紧把结婚戒指取了,好骗妹妹。你到时注意一下,看那些男生无名指上有没有戴过戒指留下的痕迹。”

    她听着,好像全听进去了,又好像一句也没听进去,只随便想了一下,JASON戴没戴结婚戒指?她想不起来了,不过她觉得他肯定没戴,如果戴了,她肯定一下就注意到了。不过中国男人有几个戴结婚戒指的?

    她就这样跟着冯超这里跑那里跑,心里老盼望着办完事了好回到自己那间小屋去,好去过精神生活。她觉得她的生活可以分成两大部分:物质的与精神的,真的与幻的,外在的与内在的,动的与静的,昼的与夜的,脑的与心的。

    白天在外面学习工作,与人交往,吃饭穿衣,这一切都是物质的生活,她的脑参与了,但她的心并没参与。她学习成绩一向都很好,也不觉得费了特别大的劲,使她觉得无论什么学校,其实都是考进去的那一下难,一旦考进去了,很少有读不出来的。所以她的注意力好像永远都在“考进去”上。上高中的时候,就是在为考进B大努力。等到真的进了B大了,她的目标又变成了考B大的研究生。考上研究生了,又是为出国做准备。似乎永远都是人在一个地方,眼睛望着另一个地方。

    现在她不知道她的眼睛应该望向哪里。原来想的是只在C大呆半年,然后转到D大,已经跟D大那边联系好了,那边同意将入学时间推迟半年。但这会她突然有一种不想离开C大的感觉。她想,现在还早,等一段时间再说吧。

    白天的这种生活她能胜任,跟朋友们也处得不错,但她总觉得她真正的生活是在晚上。当她回到家里,吃了饭,完成了物质生活的任务之后,她躺在床上,任自己的想像力肆意张扬,任自己的思绪漫无边际地延伸。只有在那时候,她才在过一种精神的生活,她的心才投入了进去,她才感到自己是真正活着,活得有质量。

    有时她觉得自己象一头牛,白天吃了许多草,只是为了储存在胃里,供晚上有空的时候慢慢反刍。晚上躺在床上,她把白天的经历拿出来,加入自己的幻想,一点一点地消化。白天实现不了的愿望在夜晚的遐想中实现了,真的世界里实现不了的愿望在幻的世界里实现了。

    所以她在外面办事的时候,常常有点心不在焉,不过因为有脑在那里照顾着,这种心不在焉只表现为丢三拉四,找不到这了,找不到那了,但还没到学习上粗枝大叶的地步。

    下午三点,冯超到系里开会去了,她就一个人呆在家里,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会。不管她怎么控制,她都会想起JASON,猜测他现在在干什么。她觉得JASON是真的把她交给冯超了,他可能不会再来帮她了,她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不过现在还有几件东西把她跟JASON联系在一起,他的电话卡,他的电水壶,他的茄克。她想,这几样东西,我要一样一样地还,不能一下全还了,那样我就至少可以再跟他见三次面。

    冯超开完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钟了。一回来就到CAROL房间里来,看她吃饭了没有。知道她还没吃,就拿来一包快餐面给她:“你现在还没买米买面,这个你煮了吃吧,我在系里吃过了,今天迎新会,系里有PIZZA吃。你课注好了没有?”

    “我才注了九个学分,可是做RA一定要注12个,现在还没想好注什么课,系里只剩下CORECOURSES了,但我不想一下注四门CORECOURSES,想注个简单的,不然会太忙了。”

    冯超建议说:“那就注我们系的课吧,你注我的课,我保证你拿A。”

    “你们系的课?你不是电脑系的吗?”她好奇地问,“我怎么能修你们系的课,我又不是学电脑的。”

    “这门课是对外系开的,叫WEBPROGRAMMING,很简单,就是做做网页。我可以帮你。”

    CAROL想了想说:“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注我们自己系的课,你们系的课,毕业时又不算,转走时又不能带走,修了干什么。”说完,很崇拜地问,“你一定很了不起,不然怎么要你上讲台?我们都是跟老师做TA,RA,根本不上讲台。”

    冯超搔搔头,坦白说:“其实我也是TA,批改作业,辅导一下,不过我手里有30%的ASSIGNMENT的分。我还可以帮你做PROJECT。如果你注这门课,我就可以跟你一起上课了。”

    “你也要上课?”

    “系里要求的,TA都要坐在课堂上听,烦死了,不过教课的是江成,就是接你飞机的JASON,我想他不会逼着我坐教室里听课的。”

    CAROL正要离开,听到这一句,又返了回来:“这课是JASON教?他是你们系的?”

    “对呀,我跟他做TA,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其实我也不是不能教,WEBPROGRAMMING,学电脑的谁不能教?我还是科班出身,听说他是半路出家,他以前学文科学英语的。不过他正好占了这点优势,他英语口语好,所以系里让他上讲台。我们系三分之二是中国人,但上讲台的,只有他一个,老印倒有三个。老印那种英语,也叫好?”说着,就大着舌头学了一句,“丹克呆VER,你知道是啥?DRUNKDRIVER,嘻嘻。”

    冯超还在摆他们系的龙门阵,但她已经听不进去了,她想,我要注这门课,那样我就可以一个星期三天,每天一小时,名正言顺地坐在教室里,盯着JASON看,他也不能说半个不字。而且学了WEBPROGRAMMING,不是可以做出漂亮的网页吗?冯超一定会帮我忙的。唯一的问题就是这课学了不算学分不能带走,但现在好像管不了这么多了。

    她打断冯超的话:“谢谢你的面,我以后买了还你。我回房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她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连上网,LOGIN到学校注册系统上去,找到电脑系开的课,找到JASON教的WEBPROGRAMMING,但她发现已经注满了。她手足无措地跑到冯超的房间,问:“课注满了,怎么办?”

    “什么课注满了?”

    “JASON的课。”

    冯超欣喜地问:“你决定注了?没关系,我听说任课教师都有权力加一定比例的学生进去的。你跟江成发个EMAIL,叫他把你加进去,不过你得找个强有力的理由。你现在还没有SSN,你要把你的学生号给他,他才能把你加进去。”

    她跑回房间,给JAOSN发了一个EMAIL,说了一大通学WEBPROGRAMMING的理由,恨不得说不学WEBPROGRAMMING,自己的命就保不住了。她焦急地等他的回音。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等到了他的回信,他说没问题,我已经把你加进去了,你到网上去注册吧。

    她注了册,核对了几遍,的确是注进去了,才松了一口气,发现肚子好饿啊,就欢天喜地地到厨房去煮面。一边煮,一边哼着歌,心想,现在我成了他的学生了,他成了我的老师了,多奇妙啊。正在愁以后没机会见他了,现在机会来了,一个星期三小时,我可以盯着他看,合理合法的,名正言顺的,正大光明的,不管不顾的盯着他看,看饱,看够,看厌,看烦,看腻。嘻嘻,我肯定不会看腻的。我叫他什么呢?江老师?江成?还是JASON?

    她在心里“江老师,江老师”地叫了几遍,老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好像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事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