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11节
第11节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ROL办好了转机的事,计算了一下时间,决定给JASON打个电话,告诉他飞机晚点的事。她估计他早上五点没接到她,会等到十点,接到另一个女孩后,就会开车回去了。如果他愿意再跑一趟,那真是感激不尽;如果他不愿跑了,她也不怪他。

    她试了一下电话,才发现从这里打到C城是长途,只好又去换了一大堆QUARTER,按照指示,塞进去不少,总算拨通了,可惜没人接。她想,没人接电话,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也许JASON仍在机场等她,也许他出去办事去了。她现在已经不太希望JASON在机场等她了,因为麻烦一个人在机场等十几个小时,也太不好意思了,怎么样才报答得了?总不能真的象平时开玩笑说的一样:无以回报,以身相许吧?

    对这个叫JASON的人,她一直心存感激,因为他是第一个自告奋勇答应来接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在不知道她是男是女的情况下就同意来接她的人。

    这次决定到C城的C大读书,对CAROL来说,其实是有点不得以而求其次。她还接到另一个大学的录取通知,算是全美TOP20里的,但那个学校没给她奖学金,只免掉了部分学费。本来妈妈说哪怕是倾家荡产、借债拉息也要送她上那个学校,但她听别人说没奖学金签证就比较危险,不如先到给了她全额奖学金的C大,等来了美国,再跳槽不迟。虽然她感觉这样有点对不住C大,但似乎也没更好的办法,只好昧着良心利用一下C大了。

    决定了来C大,订了机票,就开始跟C大的中国学生会联系,看看有没有人能去机场接她,因为她从C大的网页上了解到C城离最近的B城机场还有两小时左右的车程。

    C大中国学生会有自己的BBS,其中有一个栏目就是专门供大家找房买车、联系接机送机事宜的。那学生会主席在“新生天地”一栏中一本正经地介绍说,以往接新生的事,都是学生会包办,常常有拉郎陪和乱点鸳鸯谱的事情发生,而且一众兄弟也颇有微词,说学生会干部利用职权,将年轻貌美的新生安排给自己去接。主席说,众所周知,学生会干部是一年一换的,所以此前一应以权谋私指控,都与本主席无关。今年本主席宣布实行自由婚配,双向选择,新生自己在这个板块刊登求偶信,推销自己。如果十天之内仍未推销出去的,本主席负责安排接机。

    CAROL看了这个安排,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主席大人似乎是把油滑当幽默了,不过既然有个地方联系接机事宜,而且又只有这个地方,似乎只好配合一下主席的油滑,在BBS上打一个推销自己的广告。

    不知什么原因,她的广告打了几天之后,只收到一个EMAIL,就是那个JASON写来的。他说他刚好那天要去接一个人,可以顺便也把她接回来,不过另一个人是10点多钟到,那就意味着你得在机场陪着等五个小时,而且我的车小,可能装不下你们两人的四个大箱子,我得另想办法。请你继续物色更合适的对象,如果没找到再启用我这个BACKUP。

    CAROL想,看来人人都在配合主席的油滑,这个JASON是不是把我当作一个陪嫁丫头,接新娘的时候就顺便把我也拉回来了?虽然有点当电灯泡的感觉,她还是立即给他回了一个EMAIL,感谢了他一番,老实不客气地把他当BACKUP放那里了。

    她回头把自己的广告审视了一番,估计是自己的名字听上去不象女孩,才会有这么低的收视率。她本不想这样恶意揣摩C大的中国男生,但看见跟她同时打广告的女新生都很快就在BBS里声明:“已经有人接机,请勿再发电邮”,而自己竟无人问津,不得不把每种可能都考虑进去。

    于是她改写了自己的广告,把颇为中性的“李竟成,B大XX专业硕士”改成“李竟成,女,25,B大XX专业硕士”。就加了这两个字,回音就多起来了。她的广告下面跟贴也多起来,因为不用ID,大家畅所欲言:

    “李小姐几级恐龙?”

    “既然能上B大,嘿嘿”

    “强烈要求上照片解惑!”

    “B大硕士,怎么肯到俺们这个破校来?”

    “B大美眉,消受不起”

    “B大恐龙,午夜惊魂”

    CAROL看了,觉得好笑,看来B大女生在人们心目中的形像非恐龙莫属。什么谬论!难道才貌真是誓不两立?美女就一定胸大无脑?才女就一定貌若无盐?她一赌气,就把自己的一张小照贴到了BBS里。

    这一贴不打紧,刚开始象是一颗炸弹扔下去了却没爆炸,安静了一会,没人反应。过了一会,似乎炸弹爆炸了,人人都反应过来了,跟贴象楼梯一样蜿蜒下去,不得不转页了。相信照片是她的,就惊叹的惊叹,贬低的贬低;不相信是她的,高呼“不要上当,这样的妹妹只能上地市级大专院校”,“讨厌弄虚作假”。一时间,讨论方向转到地市级大学与重点院校孰优孰劣上去,过一会,又七转八转,转到东北人究竟是不是活雷锋上去了。

    EMAIL也多了起来,要来接机的,要做个朋友的,打听B大某某某的,请她从中国带东西的,应有尽有。

    她流览那些EMAIL和跟贴,觉得有点自贬身份,怎么沦落到靠上照片推销自己的地步?都怪那个自作聪明的学生会主席,把个联系接机搞得象征婚一样。虽然知道这不是征婚,被这样一搞,也有点当成征婚做起来。没人愿意来接机就像是没人愿意娶自己一样,对那几个老早就有人接机的新生,居然生出一些醋意。她自嘲地想,人哪,真是环境的奴隶,到了哪山就真只能唱哪山的歌。我这种争强好胜的性格迟早毁了我。

    她拿着那些“求婚人”的姓名,到C大网上搜寻了一把,很多都被她搜寻了出来,原来C大专门有个学生网页索引,从那里你可以找到所有学生的网页——如果他有网页的话。有些人放了照片,有些没有。她看了一下,似乎没看到一个入眼的。即使不算丑的,也绝对算不上帅。想到这些人是在看了她照片之后才来跟她联系的,她是又高兴又气恼。高兴的是自己的照片还能倾倒一大群,恼的是这些人真的把接新生当成相亲了。

    听说大多数男生都是很讲究实际的,出击之前都会在心里把敌我双方衡量一番,知己知彼嘛,不然岂不是白战?那这些人看了我的照片,决定出击,一定是认为稳操胜券的啰?或者只是广种博收?

    她决定还是请那个JASON来接她,因为他不是在看到她照片后才答应来接她的。她登了照片后他也没发个EMAIL请求把BACKUP的身份升级一下。她觉得他可能根本没再上BBS,没看到她的照片。她不太愿意相信JASON同学看到了她的照片,却没有一点反应。

    她跟JASON发了个EMAIL,再次感谢他一番,说还是希望你来接机,我不在乎在机场等五小时,就是害得你要去借车,不好意思。

    她把自己的到达时间详细地写了一下,也把自己的特征说了一下,这样便于他接机时辨认:

    “I-m1.64meterstallandIwearmyhairlong.CanyoutellmewhatyoulooklikesoIcanrecognizeyouattheairport?"

    JASON的回信只有一句话:

    “Iwearmyhair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