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致命的温柔 > 正文 > 第12节
第12节



更新日期:2021-07-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CAROL看了JASON的EMAIL,忍不住想笑,这个JASON同学还有点幽默哈?她猜他这句话背后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他其实是满头黑发,CAROL愿意把那想像成浓密而又柔顺,略带卷曲的那种,那是她最喜欢的。那么他因为对自己的头发有绝对的自信,所以才敢开这样一个玩笑。另一种可能就是他的头发的确是THIN,知道隐瞒也是隐瞒不过去的,干脆自己先砸自己一把。人就是这样,有什么缺陷,如果你自己率先拿出来开玩笑,毫不留情地讽刺挖苦,别人反而不好意思再嘲笑你了。这也算是以功为守吧。

    不过他这样一说,大大地激起了她的好奇心,搞得她想在网上查查有没有这位JASON同学的玉照,证实一下他的头发到底是THIN还是不THIN。但他只给了她一个英文名,无从查起。她一面嘲笑自己把接机搞得象征婚,一面又厚着脸皮发了个EMAIL问他中文名字叫什么,撒个谎,说我妈妈听说我连你的名字都不只知道,有点担心,怕我办事不牢,到时候没人接机。

    JASON似乎没看出什么破绽,马上把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给了她,说你妈妈的担心可以理解,虽然我是男的,我出来时我妈还担心我搭顺风车被人掳走了呢。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如果你妈妈不放心,可以打这个电话落实一下。

    CAROL有点惭愧,别人这么心底无私天地宽,自己却在那里查他的根底,好像有点恩将仇报了一样。不过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马上到网上去查这位“JIANGCHENG”君。两个字的中文名,变成了英文,就有点弄不清究竟哪个是姓,那个是名了。不过就两个字,怎么样的排列组合也就两个可能:JIANGCHENG或者CHENGJIANG。

    她在C大学生网页上搜寻了一下,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这位成江先生。他的网页上不仅有头像,还有全身照,看来的确是个很坦荡的人。他看上去相貌平平,头发的确是有点THIN,已经有了秃顶的趋势,不过面相和善,看上去不恶心,大约有一米七左右,典型的学生型,各个大学都有成千个“成江”,太多,太没有特色,以致于你分不清谁是谁。

    她无心读他那些网页,觉得莫明其妙地有点失落感。我这是怎么啦?真的在征婚哪?不就是个接机的人吗?能把自己从机场接回来就行了,难道一个帅哥去接就能插上翅膀飞回来了?

    每每发现自己这种严重的以貌取人的倾向,她就会冒出一种担心,我这是不是得了妈妈的遗传,把外表看得这么重?她记起自己好像从小就是这样的。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曾因为旁边坐的小朋友牙齿外翻跑去找幼儿园阿姨,说他长这么丑,我不要跟他坐一起。结果座位没换成,还落下一个笑话,因为那个阿姨跟妈妈很熟,一下就讲给妈妈听了。这事一直到她上大学了,还被那个阿姨拿出来讲,说成成从幼儿园起就在物色丈夫。

    到底该不该以貌取人,是她和同寝室的几个色妹妹经常谈论的话题。那时因为小丽的建议,她们已经把“色”字从各自的雅号中去掉了。

    小丽说:“我们别这么‘色’‘色’地叫自己了,让男生听到了,肯定以为我们不正派,谁还敢理我们?”

    “色仙”赵玲玲说:“男生理不理我们,我倒无所谓,如果他们以号取人,也只说明他们没眼光。不过我也觉得这样叫太粗俗太没含蓄美了。”

    “色狼”说:“我觉得这样叫挺爽的。女性被男性轻薄了这么些年,现在该我们轻薄他们一把了。”

    CAROL建议说:“既然大家都是‘色’,色也就是DEFAULT了,DEFAULT的东西是不用加标志的。象‘教授’这个词,DEFUALT就是男的,所以不用说‘男教授’,只有到教授不是男的的时候,才加个标志,叫做‘女教授’。我看我们就不用这个‘色’字了吧,就留后面的字加上各人的名就行了。”

    几个人琢磨了一下,觉得还行,“雁狼”,“玲仙”,“成大夫”都没意见,只有“丽鬼”不太开心,“厉鬼”呀?反正有了这个鬼字,怎么样都不好听,所以坚决不从:“你们叫我小丽吧,不然我不跟你们做朋友了。”

    关于以貌取人的讨论常常是以这样一个问题开始的:如果有两个男生,一个长相丑陋,但心地善良,所谓“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类的;另一个仪表堂堂,但是不温柔,且花心,你会嫁给谁?

    小丽多半是选择前者,但脸上的表情却象吃了苍蝇一样:“不是说‘人是因为可爱才美丽的’吗?也许多看看,看惯了,就不觉得他丑了?如果嫁那个帅的,以后他把我抛弃了怎么办?还活不活呀?”

    “雁狼”是以貌取人鹰派人物:“抛弃了又怎么样?至少跟帅哥风流过了,也好过跟一个丑陋的家伙在一起一辈子。你想想看,一个又矮又丑的男人,趴在你身上为所欲为,流着口水啃你,你那日子还怎么过啊?他丑,当然不抛弃你,抛弃了你,他还能找到谁呀?他的忠诚是被迫的,你懂不懂呀?”

    “玲仙”一般都有超人的见解,而且说出来也是慢条斯理:“我呢,当然是要选择帅哥的。一个人的外在美是可以看得见的,也就是可以把握的。一个人的内在美呢,就难以把握了。你以为他内在美,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装出来哄你的呢?你看看有多少男生,追求一个女生时,殷勤周到,关怀备至,一旦结了婚,他马上变成了另一个人。帅哥至少不能在结婚后立马变成个丑哥吧?”

    “就是就是,”“雁狼”附和说,“除非他被火烧伤了。”

    “再说,培养帅哥的内在美比培养一个丑哥的外在美要容易得多。”“玲仙”说,“一个一米八的帅哥,如果对你有感情,如果感情深到了一定的地步,他会变得忠实于你的;而一个一米七的丑哥,不论他怎样爱你,他也不能把他的身高提升到一米八。更何况丑哥也可以不忠实的。现在是一个背叛的年代,离婚率可以高达50%,婚外恋又如此盛行,所以人人都有被人背叛的可能。如果反正是要被人背叛的,那还不如被一个帅哥背叛,至少背叛的层次要高一些吧?如果一个丑陋不堪的丈夫都背叛了你,那真的不要活了。”

    大家一致要求“成大夫”发表总结性讲话,恰好“成大夫”在这个问题上最迷惑:“我不知道我该选谁,也许这个命题就不对,为什么外在内在只能二者必居其一呢?男生不能既有外在美,又有内在美吗?”

    “雁狼”说:“切,你别做梦了,你看看我们B大这些男生,外在美的都没几个,更不用说外在内在都美的了。”

    小丽说:“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我觉得说得很精辟,说现在的男人,有貌的无才,有才的无貌,才貌双全的花心,不花心的阳萎。”

    “这话可要得罪天下男生了,”“玲仙”笑着说,“我猜男生可能会把这句改改,用来骂女生:有貌的无才,有才的无貌,才貌双全的花心,不花心的性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