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1-06-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8

  当我们得知全天下著名的花花公子卡萨诺瓦,在他老年的时候遭到一个妓女耍弄之后被甩;以及发现古罗马帝国的大暴君尼禄(Nero),其实是一位热爱音乐及戏剧的艺术家时,我们会把这种表面形象与实际情形无法联想、出乎一般人意料的状况称之为『讽刺』。

  『请各位遵守秩序!不可以!现在还不可以开始拍照!』

  而现在,我所谓讽刺的场面正在我眼前上演著。

  『呵……呵呵呵……这家伙的长相还真的有点像海俊呢……你说是不是……?』

  『就是说啊……要是被申海俊这家伙知道,他可能又要发飙了……嘿嘿嘿……嘿嘿嘿嘿……』

  这可是比被相扑选手的屁股压过还要强烈的打击!当我正感受著如此庞大的冲击,一边望向毫无秩序的舞台时,被一群女学生踩过而有点精神恍惚的两位守门男同学这样交谈著……

  ……回答我吧,申海俊……!到底是什麼东西把你害成这副德行……?是张梦泽的病毒……?还是从我头上抢走的毛巾……?

  『不要乱扯我的衬裙!!』

  就在我愣愣地看著舞台的时候,就像要回答我心里的问题似的,申夫人怒吼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到了我的耳中。

  『不可以啊!申海俊!TTOTT』

  听到我的呐喊声后,这些本来留在校门口、到现在才总算认清真相的女学生们,像是大蟒蛇般打开嘴巴,全都一窝蜂地冲进了学校大门。

  『拜托各位!没有邀请券的人是不可以进入学校里面的啦!!』

  再次挥动著双手,想要极力挡住这群女同学的门口守卫……

  但是,在申夫人登台的这一瞬间,邀请券早就不再是那麼必要的东西了……

  算了吧!同学们……你们也该认清事实了!现在可以让这些疯狂的女人们镇定下来的,也只有申夫人一个人而已……

  『怎麼,你重新去读初中了吗?』

  ……这瞬间,突然有句轻蔑的话夹杂著嘲讽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

  我本能地把夹在学校铁门上的脸迅速拔了出来,在面向发话来源的同时,我脸上的肌肉也不自觉地抽搐了起来。

  『崔丹英!!』

  不是怨家不聚头!在我眼前出现的,正是头上戴著白色发箍、露出一脸不屑表情,傲慢地看著我的崔丹英!

  『先是拔光眉毛,再来是海水浴场毛巾……这次没有新鲜话题了,所以又穿上初中生的制服吗?』

  『你少在我面前嚣张……』

  因为如此,我暂时忘了申海俊的存在,面对面地站在崔丹英的前方。

  马的……我老妈形容得还真贴切,怎麼一个人的脸蛋真的可以比饭碗还小啊……

  『我在你的抽屉里面发现了这个东西……!』

  哈……!-O-

  崔丹英说著,竟然拿出了她从我抽屉里面偷拿走的申海俊的邀请券,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快点还给我!』

  『我为什麼要还给你呀?』

  『因为我是你口中的精神病患者!我发狂的时候什麼事都做得出来,所以你最好马上就还给我!!』

  『我的钢琴家教老师?!』

  『……』

  看样子,她现在是要打算跟我要翻旧帐了。

  『那是……』

  『说什麼我看到你弹钢琴的样子就一眼迷上了?』

  『……』

  『你到底知不知道一台钢琴有几个琴键呀?』

  『你先把邀请券还给我!』

  『那请你先把我的自尊心还给我!』

  崔丹英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沉……与校门内传来的兴奋呐喊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那一天我在吃早餐的时候,听到那句话之后差一点吐出来!你竟然敢说你在教我弹钢琴?!』

  『那你呢?竟然还想设计我在别人面前弹钢琴出糗?你以为我真的会怕你这种小儿科的伎俩?』

  『什麼伎俩啊?我是真的打算让你在你妈妈面前好好表演呢!』

  『如果我不出席呢?』

  『那我也只好说实话罗!说你不只是没有教过我弹钢琴,反倒是有把我的脸打烂过。』

  这臭女人用手指比了比她白皙的脸蛋,慢慢地向我靠近。

  『你为什麼老是要和我作对……?』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我不是故弄玄虚的人!』

  『你认为我是为了谁呢?』

  她说著,再次拿起申海俊的邀请券在我眼前晃了晃,此时她身上刺鼻的玫瑰香水味也随著她的怨气一起扑了过来。

  『申海俊……』

  『正是!』

  『既然那麼喜欢他,为什麼不直接向他告白?反而老是躲在后面陷害我?』

  『韩道京!我只说这麼一次,所以请你注意听清楚。』

  『……』

  『你之前造的那些不要脸的谣言,我可以统统用这个帮你抵销!』

  她口中说的『这个』,当然就是申海俊的邀请券。

  『哈……这麼说来,当初没有在我妈妈前面拆穿我,也都是为了想拿到这一张邀请券……?』

  『想当然的事情就不必再问了吧?』

  ……

  唐朝的杨贵妃会有她这麼毒吗……?

  『你就说是你给我的就好了。不……!你什麼都不必说,你只要闭上你的嘴巴就好了。』

  不知不觉,我的两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我瞪著她的眼中也冒出了火花。

  『干嘛?又想打人啊?』

  『……』

  『你真的打算跟太阳哥永远脱离姊弟关系啦?』

  我顿时忘记了要对她说的话,因为此时此刻,她是不可能会听我说什麼话的;就算我耐著性子向她解释,软的、硬的……她也绝对不会听我说半句话的。因此,我紧握著的拳头也慢慢软了下来……

  『我真的也很不喜欢跟你作对。何止是不喜欢,简直就让我感到困扰、龌龊!这件事情,我就帮你遮掩你的谎言,你就用保持缄默,来当作最后的交换条件。』

  崔丹英继续用深沉的声音对我说。

  『你……』

  『……』

  『还算是要脸的人吗……?』

  『最起码在海俊哥的面前是!』

  『……』

  说完这句话之后,这死不要脸的臭婆娘,捉住我不能弹钢琴的致命弱点,摆出一副欠人痛殴的表情,擦过我的肩膀摇摇摆摆地走向了门口的守门同学。

  对不起,申海俊……我现在真的没有力气去把她给拦下来……

  比起你的不谅解跟失望的表情,我更怕一个人再次孤独地被赶到美国去……我真的很怕被好不容易脱离的黑暗,再次啃噬我的灵魂……

  『对了!我差点忘了。』

  随著她说完的这句话,韩太阳的邀请券在我面前慢慢地飘到了地上。

  『你弟弟的邀请券我就送给你好了,反正我也不需要两张。』

  『……』

  在那张掉到地上的邀请券照片上……也不知道当时他的心里是在想什麼……只见上面的太阳露出了非常愉悦的笑容。

  从某一个层面来看,这家伙是真的比我还可怜……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正爱著别人……但他自己一个人却还沉浸在幸福中微笑著。

  『我只问你一件事。』

  因此,虽然我也很不愿意跟她说话,但我还是开口把正要进入学校的她给拦了下来。

  『你说吧。』

  『太阳……对你来说……到底算什麼……?』

  ……崔丹英沉寂了一分钟左右,毫无感情地讲出了她的答案。

  『精神病患者的弟弟!』

  这就是……答案……?

  ……

  『你……可以进入学校……』

  听到守著校门的同学紧张地向崔丹英说出这句话之后,我弯下腰捡起了太阳绉巴巴的邀请券,放入了我的口袋,然后把目光转向正从舞台上走下来的申夫人。

  我再次确认他就是申海俊之后,虽然明知道他现在不可能听到我的声音,还是很小声地向他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海俊……!

  当我说完这句话准备转身离去时……

  『真的是你耶,韩道京!』

  真的很不希望在这种时候听到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我也只好很无奈地闭上了双眼

  『你突然穿上初中生的校服,害我没能在第一眼就认出你!』

  『这……』

  『是为了参加学校的祭典特别去借的吗?』

  『是……』

  讲正确一点,应该说这不是我借的,而是别人借来之后硬要我穿上的……

  『还真的很合身耶!^O^』

  『^-^……』

  在强颜欢笑的我前面站著的人,正是元宇哥。可能因为今天是学校祭典的关系,他穿著一身轻便的休闲服,而且看起来比前些日子更加爽朗。

  也不知道为什麼,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另一名女子的脸……

  『里面现在被海俊弄得很热闹呢!』

  『喔……』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这也正是我想问的!

  『他这麼做一定有他的理由……道京你知不知道他是为了什麼?』

  『我也不知道……』

  我真的无法了解他这麼做是为了什麼……再加上,他自己前两天才对之率说过:『如果下次再为了这种事情自己跑去参加这种龌龊的比赛,我一定会修理你』的话……

  『对了!元宇哥你现在是要去哪里呀?』

  我突然开口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啊!』

  这时,似乎一直在等我讲出这句话的元宇哥,突然眼睛一亮……

  『道京啊!你现在要进学校看祭典吗?』

  他马上接著对我说。

  『没有啊……我现在正打算回家呢!』

  『那你可不可以先陪我去一个地方?』

  『啊?』

  『不!是你必须要陪我去!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忙!』

  『可是我现在这身衣服……-O-』

  『没关系啦!』

  啊……元宇哥等一下啊!-O-这名男子只顾紧紧拉著我的手,开始在马路上跑了起来。

  ……而我韩道京也开始慢慢享受著被他抓著手腕的感觉,两腿跟著奔跑。

  『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要去哪里……?如果是要带我出去玩,我可是一点兴致也没有……』

  『马上就好了!真的马上就好!』

  这名男子现在这种鲁莽的举动,还真的让我感到有点不安呢。

  『请问淑女服饰的卖场在几楼?』

  『请上五楼。』

  『谢谢!』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