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1-06-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7

  『哎呀呀呀,我们家的宝贝女儿!妈妈真以你为荣呢!>O<』

  『……』

  『那个崔丹英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喔!』

  几天前,崔丹英莫名其妙地跑来家里住了一晚。

  因为我怕第二天早上妈妈遇到她的时候,我的谎话会穿帮,所以天还没亮,卑鄙的我就夹著尾巴逃出了家门,躲进了一间网咖。

  『大叔!请您帮我安排一个最隐密、最角落的位子!=O=』

  『=O=……』

  然后,我就这样躲过了一场可能会发生的大浩劫……

  『那天早上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在称赞你呢,还说她从来没遇见那麼会弹钢琴的老师!你猜猜看我当时是怎麼回答她的?你猜猜看我当时是怀著什麼样的心情跟她说的?』

  『……-_-……』

  『那是当然的啦!丹英啊,我告诉你,喝过洋墨水之后,就是不一样呢!哈哈哈哈!>O<』

  『呃……嗯……』

  仔细算算,这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但老妈却不厌其烦地一直重复提起这件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知不知道她脸上的瘀青是怎麼来的?』

  『我……真的不知道啦……!』

  『照太阳的说法,他硬说她是撞到门才搞成那样,可是我看不是这样,她一定是跟别人打架被别人揍的!你说是不是?』

  『……』

  『不过……那小妮子虽然被搞成那样,还是很漂亮啦!-O-她的脸蛋长得可比饭碗还要小呢!说话的样子虽然少了一点家庭教养,但我大概可以了解太阳为什麼那样喜欢她了。』-

  _-……

  老妈说完之后,就开始对我上下打量了起来。我受不了她这种眼神,於是把铁汤匙『锵』地放了下来。

  『老婆,不早罗!已经下午一点了!我们快点出门吧!』

  这时,老爸从浴室里面冲了出来,嘴角还沾著牙膏的泡沫咧,就开始催促老妈。她回过头看了一眼之后,把铁汤匙插到我的饭碗里,放声大喊。

  『我正在跟我们家道京谈事情呢……』

  『拜托你别再磨蹭了!TTOTT』

  『知道了啦!』

  幸好老爸一直催促,才把眼前这位长舌的老妈给请离座位。

  『喂!韩道京!』

  『啊?什麼?』

  『你今天再去给我好好挫一挫崔丹英的锐气!』

  『嗯……』

  『哎唷!我爱死你了,我的宝贝女儿!那妈妈去上班了!』

  『好。早点回来……』

  『知道啦!』

  砰!

  随著玄关门的关闭声响彻家中……

  硿!

  我韩道京的头盖骨也重重地撞上了餐桌……

  ……

  真是糟糕了……

  这很显然是正在进行什麼阴谋……如果不是这样,那个超没教养的娘们绝对不可能这麼简单就配合我说的谎……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冷静下来慢慢分析她是想跟我玩什麼花样,或许有可能想出一点点蛛丝马迹也说不定!

  首先,那天早上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一定是妈妈先开口问丹英我帮她上的钢琴课怎麼样……

  刚开始的时候,崔丹英这娘们也一定是不安好心地先把我讲得天花乱坠,然后在出门之前又故意把我拖进陷阱里面,可能会对老妈这样说……

  『对了!韩妈妈,这个月底在我妈妈当义工的孤儿院有安排一场小型的钢琴演奏会,我想在那个时候邀请道京姊跟我一起同台演出!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请韩妈妈拨空一起来欣赏!』

  如果仔细分析这句话里面的关键字眼……

  『小型的钢琴演奏会』……

  『道京姊跟我一起同台演出』……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请韩妈妈拨空一起来欣赏』……

  那意思就是说……

  ……她……该不会是想安排我在老妈面前弹钢琴出糗吧?!=O=(我个猪脑袋竟然在整整三天之后的今天才恍然大悟?!)

  靠!如果事情真的照她的计画发展下去,那我不就毁了?!=O=我一定要快点想个办法来阻止她才行!我现在不能只是傻傻待在家里啃著肥猪肉啊!

  ……

  『呃啊啊啊啊……』

  既然打定了主意,那我就先吃饱饭,快点换好衣服……

  『道京姊!』

  然后去找道京姊……

  ……

  咦?-O-

  『姊姊,道京姊!』

  这该不会是幻听吧?我心里这麼想著,然后赶紧把嘴巴里的一口饭吞进肚子,把耳朵竖向了大门。

  『道京姊!』

  门外竟然真的有一位访客吊著嗓子在叫我。=O=

  『金之率……?-O-』

  这小子是不是很习惯在我意料不到的时候出现啊?

  『嘻嘻,我很性感吧?』

  『……』

  我打开大门,果然看到了一个比出V手势,较前几天消瘦了一些的金之率,站在门口露出牙齿对著我傻笑。

  『你……这一身打扮是什麼啊……?-O-你要去郊游是不是……?』

  我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他现在穿的是便服,而且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做这种打扮。

  ……

  我先简单说明一下他穿的服装好了……他的上衣是一件画著面包超人的收腰T恤,裤子则是一件非常宽松的牛仔裤;在他的眉毛上挂著一个眉环,然后在白色的毛帽前面露出了他盖住额头的头发。

  『你是顺路来帮我送寿司便当吗?-O-』

  『我有跟你说这个星期六是我们学校的祭典啊!』

  『祭典……?』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今天太阳才会在九点之后才出门上学!=O=

  『然后,我是担任今天晚场的司仪!』

  『哇哇哇!真了不起耶!』

  『我是来带姊姊去参加祭典的啦!』

  『哇哇哇!真的吗?=O=』

  『快点啦!姊姊去帮我拍我主持节目的照片啦!』

  之率抓著我的手左右摇晃,并跺著脚催促我。但是……

  『你们的祭典不是只限初中、高中生参加吗?-O-』

  『嗯!』

  『那我怎麼能参加呀……?』

  『锵锵!』

  之率似乎一直在等我讲出这句话似的,立刻从他的身后拿出了一个袋子。

  『这是什麼?』

  『打开看看啊!』

  『你直接告诉我行不行?』

  『不行!』

  『……』

  嗯哼……好奇心一向很强的我,最后还是忍不住把袋子给打开来了。

  『我来看看这是什麼东西……-O-』

  当我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我再次为自己鲁莽的行动感到后悔莫及……

  『这袋子里面的校服……是不是特别为我准备的……?』

  我马上眯起眼睛对之率说。

  『叮咚!你答对了!-O-』

  这小子说完,竟然像摸宠物般摸著我的头。

  『谢谢你吼……我已经感受到你的用心了……那,请你慢走!-_-』

  『姊姊呢?』

  『废话!我当然不去啦!=O=^』

  『为什麼?!』

  

  『什麼为什麼?!简直是不像话!!麻烦你拿著这袋校服立刻消失!我今天很忙,是不可能去参加你们学校的祭典的啦!』

  『我好不容易借到这套校服的说……』

  『-_-……』

  『我也不管现在正在进行预演,还冒著生命危险跑出来的说……』

  说著说著,之率的声音越来越小,而且他的头也垂得越来越低了。

  『我知道了,姊姊……那就当作我鸡婆好了,我是没什麼关系啦……』

  这些臭家伙……什麼时候都已经发现了我的弱点……(外表看起来很强硬,其实心肠很软-_-)

  呼……韩道京!你千万不可以在这个时候心软!你今天一定要狠下心!!

  『嗯……好!你说没关系我就放心了!那你快点回去吧!=O=』

  『不过,姊姊啊……』

  『啊?』

  『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把申海俊的邀请券卖掉了?』

  『什麼?!』

  『所以才不能参加我们的祭典?』

  『你这家伙,我可是把它好好收在我的抽屉里呢!』

  『你骗人,你一定是缺零用钱,所以把它卖掉了!』

  『你……你这臭家伙……!-O-』

  『如果被海俊知道了,他一定不会饶过姊姊的!-O-』

  『很好!你给我等著!我马上拿给你看!=O=』

  砰乓砰乓!

  被这小子激得我的火气又莫名其妙地冒了起来。

  我立刻走进我的房间,打开第一个抽屉,准备拿出海俊给我的邀请券,心想这次一定要好好地修理这个可恶的金之率……锵锵!我就放在这里……ㄟ?不见了!!=O=

  我就放在这里的……怎麼不见了……?!=O=

  真的不见了!!放在里面的邀请券竟然消失了!!

  只剩下白色的空信封,而原先放在里面的邀请券竟然不翼而飞!我胸中的怒火一下子烧上了我的脸颊。

  崔丹英……连问都不用问,这一定是崔丹英搞的鬼……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只有崔丹英一个人!!=O=

  『在哪里?你放在哪里?借我看一下呀!』

  站在玄关的金之率伸长了他的脖子,恨不得可以将脖子伸入我的房间里面看个清楚。

  我听到我的心跳声逐渐变大,想著如果崔丹英拿著海俊的邀请券前往宇星男高的话,那……

  『这个死不要脸的王X蛋!』

  『啊?』

  『你那袋校服拿给我!TTOTT』

  『什麼?』

  『真他马的,雪特!!』

  没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的金之率还在摇头晃脑的时候,我已经抢下了他手中的袋子,开始换起校服来了。

  『崔丹英!我饶不了你!我要把你给碎尸万段!!』

  『崔丹英?』

  『可是,这件校服的上衣怎麼那麼短啊?』

  『这是最近的流行啦。』

  『这是哪一所学校的校服啊……?』

  我也没检查扣子是否已经扣好,连镜子都没照一眼,就急急忙忙找了一双运动鞋穿上。

  『是我一个认识的妹妹读的中学。』

  金之率露出一个爽朗的微笑,毫不犹豫地脱口说出。

  『中学……?就是所谓的初中……?』

  『这是你的名牌。』

  ……看来,这小子在我拿到申海俊邀请券的那一天,就开始有计画地设计我了……

  『韩道京』

  当我看到金之率特别帮我准备的绿色名牌后,我就极力地挥动双手来拒绝佩戴在身上。但是,在走出家门的时候,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名牌已经贴到我的胸前了。

  『祭典几点开始?』

  『刚才已经开始了……』

  当我开口问之率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路上奔跑著。

  还不知道事态有多严重的之率,才刚开始跑,就已经快喘不过气了。

  『呼……呼……姊姊,我好累喔。TT_TT』

  『你不是很会跑吗?今天是怎麼搞的啦?=O=』

  『姊姊穿著裙子跑,会不会很不方便?』

  『不方便到都要脱肛了!怎样?』

  『所以我们……跑慢一点啦……!』

  『不行!!』

  『我不希望我的额头流汗!』-

  O-……

  你这臭小子,你以为我是闲闲没事干,要选在这种日子跑步啊……?-O-我才刚想到这里,金之率就对我翻了翻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已经上了我的贼船!=O=』

  我立刻紧紧地扣住他的手腕,硬是把他给拉起来,再次拿出比奥运短跑健将卡尔.路易士还要快的速度,往前疾奔。

  『呼……呼……』

  『如果我就这麼暴毙……支持我的粉丝们绝对不会放过姊姊的……』

  就在之率已经到达体能的极限,像是稻草人般张开双手在我的身后喘息时,我看到了在我眼前聚集的人潮,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同时也正好吞下了一滴流进我嘴巴里的汗水。

  『咕噜……』

  这就是声名远播的宇星祭……?!

  宇星男高校门前。

  远远看去,在校门口前聚集了像芝麻山一样多的人潮。在那群人的上方悬挂著『第三十五届宇星祭』的大布条,而聚集在门口的人潮此起彼落地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喂!金之率,快点啊!』

  『找你找了老半天!其他人都在哪里?』

  就在我愣愣地跟在之率后面走的时候,蹲坐在校门口的几个同学慢慢地把之率给围了起来……

  『咦?这个女孩子好像在哪里见过耶……?』

  『喂!之率!你是从哪里把到这个小妹的……?』

  当我看到这些之前曾经在CAFé见过的老面孔之后,便迅速地躲进在旁边呐喊的女大学生群中了。嘻嘻嘻,大姊姊们好呀!-O-

  『哎哟!吓我一跳……她想干嘛……?』

  『她是刚刚跟之率一起来的女孩子……』

  『咦?看她穿的校服应该是初中的……』

  这一群女大学生们打量著挤进她们之中的我,议论纷纷地讨论著。我也故意摆出了一副青涩的表情,然后挺起胸部炫耀著我的名牌……

  『看看操场上聚集的人潮,今年我们可能根本就没办法混进去了!』

  『怎麼搞的?今年的人感觉特别多呀!』

  『那还用说……理由再简单不过了!』-

  _-……

  没想到,这些女大学生们根本没在注意我的举动,立刻又贴上了学校的铁门,再次把焦点放到操场的舞台上。

  ……这时,造成轰动理由之一的金之率,丢下我匆匆忙忙地进入人潮汹涌的校门里。

  『好!现场的嘉宾们请注意!我们现在即将开始举行各位期待已久的宇星小姐选拔大赛!!>O<』

  ……就在这瞬间,像雷声般震耳欲聋的女同学们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同时也告知了现场的所有人,祭典正式开始!

  ……

  这……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宇星小姐选拔大赛……?

  『啊~!要开始了!怎麼办?!』

  『喂喂!看不见啦!闪开一点!』

  『我也没地方闪啊!』

  这些疯狂的女学生们,一下子就把我挤出圈外,并不断地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我们先请三位参加比赛的候选人,依照大会安排的次序走上舞台!当这些候选人出场的时候,麻烦现场的各位观众给他们一个热烈的掌声!』

  『呀啊啊啊啊~~~~!!>O<』

  ……-O-……

  这……这些人该不会是一起集体嗑药了吧……?

  挤在校门口的这些女学生,突然开始拉扯著身边其他人的肩膀,争相推挤著到铁门的最前面;而在学校操场围绕著舞台的那些女同学们,更像是发了狂的疯子一样拚命尖叫。

  『那麼,首先!我们邀请参加号码1号!请到舞台上面来!』

  就在这时,在舞台上主持的女同学,宣布了一项让现场所有的女同学,更加疯狂的消息……

  『呀啊啊啊啊~~~~!!』

  『别踩我!』

  『靠!臭女人,不要挡住我!快把你的河马屁股从我的眼前挪开!=O=』

  =O=……

  现场的这些女学生,就像是一群遇见狮子的袋鼠般,拚了老命似地往上跳。

  ……这……这场面简直就可以媲美麦可.杰克逊全盛时期的演唱会现场了……

  『大家好!我是就读於宇星男高三年级的密斯.宋。只要是各位吩咐我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全力把它做好!』

  『怎麼办,怎麼办!你们看他穿著高跟鞋扭来扭去的样子!>O<』

  『啊啊啊啊!TTOTT真值得!没有让我白白苦等这麼久!』

  随著麦克风传来1号候选人变嗲的声音,观众群里的两个女学生互相紧握著对方的双手,兴奋地雀跃了起来。而看到这副德行的男同学们,则露出一副极度想吐的表情……

  『来来来!紧接著是2号候选人!请你趁热气还没完全消退之前,赶快走上舞台!!>O<』

  主持人兴奋的声音透过现场的音响向我的耳朵传来,而这一回,连候选人都还没开始开口讲话,现场的这些花痴就闭上了眼睛一直狂叫。

  『呀啊啊啊啊!!』

  『我不行啦!』

  这一次尖叫的分贝,足足有第一次的两倍多,直达世界杯足球决赛的进球场面。

  ……到底一个男孩子穿著裙子、踩著高跟鞋走在舞台上,有什麼好看的……?!想到这里,为了进一步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就朝向拥挤的人群走了过去。

  这时,透过麦克风传来2号候选人与主持人的谈话内容。

  『大家好!我是目前就读於宇星男高一年级的密斯.朴!今天我的尾巴弄得太长了,还真有一点害羞呢……呼呼呼。>O<』-

  _-……

  『不过,今天你的打扮真的很漂亮呢!密斯.朴,你的尾巴该不会是真的用兔毛做的吧?』

  『拜托!请你对我温柔一点!我不喜欢太粗鲁的感觉!>O<』

  该……该不会是那个变态把自己装扮成兔女郎了吧……?

  『好啦!不用再比啦!>O<历年来我最喜欢这个家伙!!』

  『马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已经盖上我的印章了!!』

  『盖上你的印章有啥屁用啊?要有邀请券才能进去呀!』

  我只能张大嘴巴,愣愣地看著这两个为了一个变态男,争到面红耳赤的两个女学生。

  =_=……

  我真的无法理解她们的想法……一个装扮成兔女郎的小男生,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哇啊啊啊……好可爱喔……!TTOTT原来他们学校里面还有这麼可爱的学生啊……TTOTT

  从一群女学生的缝隙中,好不容易瞄到舞台上的候选人,自己也开始兴奋的这名女子……

  『什麼?!那扮成兔女郎的家伙真的是申海俊的学弟吗?!』

  『申海俊是怎麼教的?竟然放任他的学弟去做这种事情!!』

  『申海俊真的该出面好好去管管这些家伙了……靠……你们瞧瞧…这小子的骚劲儿还真不是盖的呢!-O-』

  『就是因为有这一票疯女人在一旁起哄的关系啦……』

  这几个刚才守在门口等之率的男同学,正站在一旁点著香菸,以满嘴的醋劲在那里碎碎念。

  『好!接下来我们要邀请3号候选人上台!我想,大家应该可以把今天的焦点聚集在压轴的参加者身上!』

  不知不觉已经加入疯女人集团的我,随著舞台主持人的预告,吞下了一大口涌入我嘴里的口水……

  『来!今天压轴的3号候选人!快上来把你最性感的一面露出来给大家欣赏!!』

  『……』

  『快点来自我介绍一下!』

  ……

  突然间,本来聚集在宇星男高操场上,足以把整座冰山都能融掉的热气,一下子变得安静到可以听见蚂蚁揉鼻子的声音……

  现场的这种气氛……已经不再是麦可.杰克逊的演唱会现场或是世界杯足球赛的场地。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跑进数万人聚在一起的教皇告别式会场,然后大喊一声『佛祖万岁』之后,所引起的那种令人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满地的肃穆感……

  ……咕噜!然后就在现场所有人,把口水沿著食道吞到肚子里去的时候……

  『我是宇星男高二年级的申夫人!』

  ……

  当声音经过麦克风和音响散播到操场的每一个角落时,一票男同学像是面临世界末日般,一屁股全都跌坐到了地上。

  『呀啊啊啊啊!!!』

  就在这个同时,前一秒钟才冻僵在校门口的这群女学生,一起发出了足以毁灭宇宙的尖叫声,开始疯狂地往学校里面挤……

  『不……不可以!没有邀请券的人是绝对不可以进入学校里面的!哎唷喂呀!我的鞋子掉了!TTOTT』

  ……幸亏如此,我才得以在人数突然少掉一大半的校门口,非常清楚地看到了舞台上申夫人的模样。

  ……

  在这闷热的夏日,打扮成朝鲜时代名妓的申夫人……

  『没给钱就敢拍照的人,被我逮到就死定了……!还有,主持人!你对我讲话最好客气一点!』

  他……该不会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姓『申』的家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