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更新日期:2021-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9

  『妳真的是超级白痴耶!干嘛要去按电源键啊?神经病!TTOTT』

  『闭嘴啦!你这垃圾!我这样到底是为了谁啊?!』

  唯一的一次机会!手指头不会弹钢琴也就算了,连个按钮也不会按!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现在站在我们前面的蓝毛巾,他的表情至少比刚才凶暴了二十五倍以上。

  『』

  『竟然敢在我面前耍手段?就算妳是女孩子,现在我也不会原谅妳了!』

  当我还在跟梦泽用屁股互相争斗的时候,蓝毛巾仰头灌下了还剩半瓶左右的烧酒。这时我深深地希望他会突然酒毒发作而昏倒?

  『事情大条了』

  本来要把手机拿去马桶冲掉的一根筷子急忙跑回来报告。

  『发生什么事?』

  『刚才崔丹英这娘们的大喊被工读生听到了,对方一直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去把他海扁一顿啦!=O=』

  『如果被老板发现就糟糕啦!』

  『真他马的!=O=』

  所以你们就饶了我这名弱女子吧!张梦泽这小子最起码还可以卖到动物园或是马戏团,但是我这个没有眉毛的怪物是没人要的啦,而且晚上睡觉的姿势也很不雅TTOTT

  『我先去把车开过来,你们等一下把他们两个带下来。』

  『要带去哪里呀?』

  『既然逮到他们了,我总要跟吉虎打声招呼吧?』

  『那到底是要去哪里呀?』

  『我们家刚好空着呢!我们出发吧!』

  完蛋了TTOTT

  『嗯,好!那你去把开车过来,我们等一下押他们两个下去。』

  『OK!小心不要被人家看穿啰。』

  『别担心。』

  蓝毛巾对着筷子打了个手势之后,快速地消失在门口,先去买单去了。

  当然,在他出去的时候,也没忘记在梦泽的脑袋上补了一巴掌。我看到这一幕,心里面还在呐喊:打得好!看来我还是个心眼很坏的姊姊呢!-_-

  『喂!你们别想一些有的没的,赶快起来!』

  蓝毛巾才刚消失一分钟左右,这对筷子就开始催促着我们站起来。

  好在这两个家伙比蓝毛巾温驯一些,因此在下楼的时候,我也乘机敲了梦泽的脑袋好几下

  但没想到,这臭小子居然不知悔改,还敢对我恶言相向!

  『妳神经啊!干嘛老是打我啊?』

  『我这是为了谁?!我到底是为了谁要受这种苦啊?!=O=』

  『那又是谁去按到手机的电源键啊?!』

  『要不是你这家伙,我还需要按按键吗?!你这小子给我记住!等这件事情告一段落,我一定会去告诉太阳,把你巴结蓝毛巾的丑态全都抖出来!!』

  『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啊?!』

  这对筷子因为我们的吵闹声太大,突然发火了。

  我们两个现在的模样还真像即将被处决的死刑犯

  『喔!来了来了!』

  就在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辆漆着死老鼠色的车子慢慢朝着我们接近。

  『喂喂!快点上车!』

  驾驶座上的蓝毛巾挥着手要我们快点上车,看样子他打算要酒后驾车了。

  『叫你们快点上车!听不见啊?』

  这双筷子先把梦泽逼坐到驾驶座旁边的副驾驶座。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夹在这对筷子中间

  『喂!妳也快点上车!』

  『马的!是不是要挨揍才肯乖乖上车啊?』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位身材矮小的欧巴桑朝着我们之前出来的那栋大楼走了进去

  『听不见吗?!快点给我上车!』

  『啊!我有点想要尿尿耶』

  『什么?!』

  我的脑中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至于这个点子有没有效,等一下就可以证明了。

  『我真的很急啦!』

  『什么呀唉!怎么办?她说想尿尿耶!』

  其中一支筷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就询问蓝毛巾的意见。

  『忍住!到我家只要三十分钟就好了!』

  『我搞不好会尿在车子里面喔』

  『马的!怎么这么麻烦啊』

  『你们守在洗手间门口等我一下就好啦!我口袋里的手机也没了,现在什么都没有啊。』

  『』

  『不然你们跟我一起去洗手间啊』

  『好啦!就给妳一分钟!』

  『3Q!』

  行了第一关过了

  这时,蓝毛巾对其中一支筷子作了个手势,要他跟在我的后面。

  『丹英啊!妳打算弃我而去了吗?TTOTT』

  张梦泽把车窗摇下来,哀怨地看着我,而早已怒火中烧的我,朝他伸出了中指,然后头也不回地进入了大楼里面。

  『我就坐在这边等妳,妳快去快回!』

  筷子坐在一楼跟二楼之间的洗手间前面的阶梯上,向我指示。

  『知道了。』

  我回答他之后,就泰然自若地走进了洗手间。

  难道我想利用窗户来遁逃吗?不可能的如果这里有窗户的话,蓝毛巾当初就不会答应我了

  『嘿咻』

  我迅速地脱下袜子,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眉笔。

  这件事关系到一个人的性命,请您打这个电话来救我。仁川车辆甲361*。张梦泽被绑架中。

  这样懂了吧?就是利用我脱下来的这只袜子,以及刚才匆忙走进这栋大楼的欧巴桑。

  因为,在这栋大楼里面并没有四十岁以上的欧巴桑适合消费的店面,所以我推断她现在应该也在女生洗手间里面。

  『喂!妳快点出来!』

  我几乎是趴在地板上,把写有字的袜子往隔壁间塞了进去。

  『唉唷!妈呀!这是什么?!』

  隔壁突然传来了欧巴桑的尖叫声。

  『妳在干什么?!』

  我这间的门突然被打开,那支极不耐烦的筷子就站在前面。

  『嘿嘿嘿嘿』

  我假装刚办完『正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哇!尿完尿好舒服啊!-O-』

  接下来的成败全都要靠隔壁欧巴桑的帮忙了

  『吉虎这家伙应该会很高兴吧?』

  车子已经离开市区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了,也就是说,再过不久之后,就要到达这家伙的家了。车子现在在毫无阻碍的情形下,飞快地疾驶在漆黑的道路上。

  『当然会啦!他那么喜欢的公主现在被我们带过来了呢。』

  说着说着,这两根筷子一起向我挤过来,还吐出让我不是很舒服的口气。

  『等一下喂!猴崽子!你在哭吗?』

  『没有啦TTOTT』

  『这家伙在搞什么啊?!又开始在哭啦?=O=』-

  _

  张梦泽这家伙又很没出息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了,还抹在车窗上

  『喂!你抹在哪里呀?!恶心死了!别再哭了好吗?!你再哭我可要揍人了!』

  『呜呜我不哭了!别再打我了!!TTOTT』

  『你真的是申海俊的朋友吗?』

  『呜呜呜TTOTT海俊呐!TTOTT海俊呐!TTOTT』

  『我靠!我真的从来没看过这种白痴!这些家伙为什么要把这种家伙带在身边啊?』

  这也是我一直想问的问题

  『带在身边当然是拿来使唤啊!他们怎么可能把他当成朋友?!』

  我右边的筷子一边用脚踢着梦泽的头,一边说着。而梦泽越哭越伤心,又慢慢地牵动了我的恻隐之心。

  『呜呜呜!TTOTT我跟你们说,其实我有病啦。TTOTT可能还活不过一年,所以请你们可怜可怜我吧!TTOTT』

  『什么?!』

  『如果多少有点慈悲心,至少让我好好混完这一年吧!TTOTT』

  『哇靠!这臭小子!真应该把你丢到轮胎下面去压一压!如果这种家伙死了,一定会让很多人通体舒畅。』

  『他们一定也认为只不过是少掉一个小喽啰而已。』

  『搞不好他们还会乐得在那里饮酒作乐呢!』

  『嘻嘻嘻!可能还会谢谢我们喔!帮他们清掉了一个很烦人的家伙。』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想发作的时候,有事情发生了!

  由于这件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就放慢节奏慢慢说好了

  『哇靠!好刺眼啊!』

  『干干什么?这些臭家伙』

  第一,突然有三盏黄灯快速地接近。

  『哇靠!真是的!停车!这些家伙疯了吗?』

  第二,那些光线把我们团团围住之后,还发出了极大的吆喝声。

  『你们在干什么?!』

  『唷荷!我们来临检啰!』

  第三,这些光源来自于机车的头灯。也就是说,我们的车子现在已经完全被机车的噪音和吆喝声给包围了

  『哇靠!现在怎么办?这些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现在从人数来看,我们占弱势喔』

  『把猴子丢给他们!反正这家伙没用。』

  『如果打起来了呢?』

  『我想他们应该也不敢对我们太过分!』

  扑通扑通!我的心跳得好快!

  蓝毛巾慢慢减速之后,干脆把车子停在路肩上。而随着慢慢变小的机车引擎声之后,从机车上下来了四个男人

  『各位大哥!我们临检一下好吗?』

  正如我所料,第一棒就是我老弟韩太阳。

  『哇靠!马的!车子开那么快干什么?!』

  『呃啊!被机车震得好想尿尿。』

  第二棒跟第三棒是勺子疤痕和之率。

  『马的!飙太快,我的香烟全都飞掉了』

  最后一棒就是一直让我很挂心的申海俊说来好笑的是,海俊现在骑来的那一台,就是我在CAFé前面用脚踹倒的那辆机车

  『唷!大哥们,这两天我们常常见面喔。』

  韩太阳嬉皮笑脸地跑到驾驶座旁边。蓝毛巾干脆把车窗全部放下来,让他们看到了梦泽的脸。

  这时,在我旁边的筷子们很有默契地一左一右交叉挡住了我,没让太阳看见我

  当然他们有先用拳头在我面前挥一挥,顶在我的肚子上,意思就是叫我闭嘴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混的?一点礼貌都不懂!』

  『对不起啦,大哥。可是,坐在您旁边的猴子是我们的男人喔!^-^』

  『太太太太~阳~啊啊啊!TTOTT』

  『好啦!好啦!臭家伙,别再哭了!』

  『我们的男人』这句话是有点=_=

  之率一脸睡意,打着哈欠,一把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救援猴子战术成功!』

  『之之之率啊!TTOTT』

  满脸的鼻涕眼泪的猴子,一下车就抱住了之率号啕大哭,根本忘了我还在车上

  『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嘛是这家伙先来跟我们挑衅的啦你去问他就好啦,我们根本没有人先去动他!』

  『这样啊?大哥!这家伙是我们的朋友啦!^-^以后还请各位不要再认错人了。好啦!现在大家都打过照面了,应该不会再有误会了吧?』

  『』

  『是不是啊?大哥?^-^』

  『喔是啦』

  『那我们的临检结束啦!请继续上路吧!拜托以后不要酒后驾车啦,各位大哥!』

  碰碰!

  韩太阳一只手敲着车窗,用另一只手挥了挥。什么?!继续上路?!后座还有你老姊呢!TTOTT

  『这些没礼貌的家伙,走着瞧!』

  蓝毛巾的鼻孔冒着快要爆掉的热气,他气呼呼地发动了车子,关上车窗。

  叽咿咿咿!叽咿咿咿!

  =O=

  张梦泽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难道不打算救我了吗?!TTOTT

  『喂!你们这些臭小子,还有我啊!你们快点救我啊!』

  『妳这娘们闭嘴!=O=喂!趁他们还没发现之前快点出发!』

  『你们这些王X蛋~!TTOTT』

  因为我坐在两根筷子的中间,所以根本没办法去敲车窗,而我的喊叫声也被机车的排气管声给掩盖了。

  那个杀千刀的张梦泽,现在竟然只顾着躲在勺子疤痕和之率的怀中哭泣。

  『呜呜呜呜呜,你姊姊在这边啦!太阳啊!TTOTT』

  就在我一直咬紧牙关忍住的眼泪终于决堤而出的时候

  『哐啷!』

  后车窗传来了非常响亮的声音,接着,从粉碎的车窗中间出现了一个人影。

  『对不起了,各位大哥!这次要换我的女人了!^-^』

  申海俊的嘴上叼着香烟,扛着的铁棒上头还绑着我写字的袜子,用手指了指我的脸之后,露出了顽皮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