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更新日期:2021-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0

  『……』

  『……』

  车子里面突然变的非常安静。坐在我旁边的两根筷子紧闭着双唇,而蓝毛巾则紧紧地抓着方向盘。

  『如果车门坏掉了,要不要我帮忙修理一下呢?』

  申海俊讲完这句话之后,蓝毛巾才指使我旁边的筷子把我推出车门外……

  ……

  『太阳呀……!』

  当我被他们推出来摔坐在地上之后,不但没有喊海俊的名字,反而大喊了一声我弟弟太阳的名字。此时,蓝毛巾将车子的油门踩到底,让车子发出了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很快地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那……那……那个狼狈的女生……长得是不是有点像我姊姊啊……?』

  说着这句话的韩太阳,露出了比在货柜屋时更失望的表情。而他口中的狼狈女子,正流着憋不住的眼泪。

  『呜呜呜呜……TTOTT』

  等那群恶棍的车子消失在路面上之后,太阳跟勺子疤痕慢慢靠近了我……

  『对不起……请问一下,妳该不会又是我姊姊吧……?=O=』

  『又是你老姊啦。臭小子!我到底是招谁惹谁啦……?』

  我回答完韩太阳的问题之后,在终于脱困的慰藉心理下,眼泪就停不住地冒了出来。

  『嘿咻!屁股会弄脏的啦,快起来吧。』

  这时候,之率跑过来拉了我一把,也多亏他的帮忙,我才勉强站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姊姊!!=O=』

  『……』

  『为什么姊姊又在这边啊……!』

  不得不接受事实的太阳大喊着。

  『韩太阳,你先忍着点……来,张梦泽你来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海俊突然转向在旁边一直发抖的张梦泽。

  『这……这个……反正……就是这样……』

  太阳把锐利的双眼转向了张梦泽,其他的孩子也同时把视线都转向了那个猴崽子。就在这时,我在心里面作了决定之后,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打开嘴巴。

  『都是我惹出来的啦!』

  『什么?!』

  太阳将足以融化冰山的眼神再度转向了我。

  『梦泽打电话到家里来求救,然后我自己就私自跑出来了。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又惹出了这次的风波。』

  『……』

  『对不起啦,我又闯祸了……』

  『是真的吗?张梦泽……?』

  『嗯……嗯……这个……我有叫姊姊不要出来,可是道京姊姊说要来帮我……要来帮我出这口气……不过,我真的有叫她不要出来!』

  如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话,我一定会往这猴崽子的屁股上面踹个好几脚……

  『好啦……现在大家也不用再多说了……姊姊妳回家以后一定要把事情详细告诉我喔……』

  太阳啊!与其叫我回家详细告诉你,干脆就在这边给我两棍,把我打晕算了吧……!TTOTT

  『好吧,既然救人战术成功执行完毕,我们也快点回去吧!免得等一下惹来条子了!』

  听到勺子疤痕的这句话之后,这些家伙们统统回到了自己的机车上。

  『这一次千万不可以翘孤轮喔,知道了吗?』

  似乎被吓到了的之率,边说边坐上了勺子疤痕的后座。而我则把目光扫向了另外两个空着的后座。

  『梦泽你坐到我后头来。』

  『喔?』

  『海俊!麻烦你把那位仇家送到我家来吧。』

  =O=……

  太阳不看我,径自拉着张梦泽坐到自己的车上。

  『我为什么要……』

  然后在海俊的话还没说完之前,太阳的机车就以S形行进消失在我们的眼前了……

  『我深深地向姊姊盲目的行动,致上最高的敬意。』

  勺子疤痕笑着向我丢下这句话之后,也不管之率先前说过的话,把前轮抬了起来,耍着特技也跟着消失了。

  『……我……可以……坐上来吗……?』

  『……』

  『不行的话……我就走路回家好了……』

  也就是说,在这条漆黑的马路上,现在就只剩下我跟申海俊两个人了……顺便补充说明一下,自从我被推出车外之后,这小子连正眼也没瞧过我一眼……-_-

  『是啦!我还有什么脸坐你的车呢……你就帮我叫一台计程车我自己坐回家好了……如果太阳问起,我会告诉他是你送我回家的……』

  『我不想听……』

  『……』

  『所以妳就别再说下去了。』

  『嘿嘿嘿嘿。』

  =O=

  正如大家所料,我这个厚脸皮的韩道京,就这样坐上了申海俊的车。再怎么说,我也该先回家再说不是吗?

  『你干嘛骑那么慢啊……?耕耘机都比你的速度快耶……!』

  就这样过了二十分钟左右,虽然我尽量跟这家伙保持着最大的距离,但后来我还是忍不住向他丢出了一句话……=_=

  『连脚踏车都不会骑的人,还挑什么速度啊!』

  被这小子这么一说,我整个人愣住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骑脚踏车?』

  『妳脸上写着呢。』

  『所以你就故意骑得特别慢吗?是因为考虑到我的缘故……?』

  『如果我骑得快一点,妳一定会贴在我的后背上,我不喜欢那种感觉。』

  不对!不是这样!这小子一定非常了解我的底细。

  『海俊你停下来好不好?』

  『……』

  『我有事要问你。』

  『可是我并不想回答妳的问题耶。』

  『不行,你必须要回答。』

  『……』

  『而且,你会回答我很多问题。』

  『妳怎么那么确定呢?』

  『因为你老是讲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啊!』

  叽咿──!

  连个性也跟他长相一样酷的申海俊……-O-但是,也不要毫无预警地说煞车就煞车吧!就在此时,我的目光慢慢地移向了他的小蛮腰,我深吸了一口气,迅速恢复我的意识之后,从座椅上跳了下来。

  『妳要问我什么?』

  上次吵架的怒气似乎还没全消的海俊,以一张冰冷的扑克脸问我。

  『你先答应我,你会老实回答我的所有问题。』

  『我不要!』

  『为什么?』

  『……』

  到底是为什么呢……?这小子非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把身体靠向了机车的座椅,将目光转向了地上。

  『你看着我,申海俊。』

  『妳不是说,看我的眼睛会倒楣吗?』

  『……』

  『妳自己讲的啊!妳不是說妳不喜欢看着我的眼睛?』

  正当我深深地感到悔不当初的时候,海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想,如果这一次再丧失机会,下一次就不知道是哪一年才能好好问他了……所以千万不能让他接这一通电话,我一定要想办法来阻止他接电话。

  『来……我们来玩游戏!』

  『……』

  『赢的人来问问题,输的人必须回答!』

  这小子瞄了一下手机的液晶萤幕,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一看机不可失,马上举起我的双手,然后提高了嗓门。

  『剪刀石头布!来,快点快点快点-O-把手准备好!答案只有是或不是,其他的都不必回答!』

  『所以太阳才会說妳将来一定会变成老处女。』

  『什么?这家伙这样说我!!=O=』

  『……』

  『啊,不管了!我们快点来玩游戏!来来来!剪刀石头布!』

  剪刀!剪刀!我伸出了跟我一样锐利的剪刀!=O=

  『……』

  『哈哈哈!我赢了!!』

  被我的动作引导,不由自主地出了个布的申海俊皱着眉头。这时候千万不可以给他喘息的机会!因为这家伙的脑袋太聪明了,一给他喘息的机会,他一定会想出很多鬼点子来!

  『你……你!!是不是知道我很多事情?』

  我迅速向他问了我最想问的问题。

  『……』

  海俊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摆出了一副呆滞的表情。

  ……

  不!更正确地说,他的眼神不是看着我的脸,而是停留在我的手指上。

  『……快点回答啊……』

  『不是……』

  『……』

  『不是……我不是很清楚……』

  说谎……你在说谎……你这个臭申海俊在说谎……刚刚你那晃动的眼神告诉我你在说谎……

  『我们再来一次。』

  『什么?』

  『现在我突然也有问题要问妳了。』

  就在我傻傻张着嘴巴发楞的时候,申海俊把他的手掌笔直地伸向了我;而反应不过来的我,就这么呆呆的把手给握起来,变成了拳头……

  『马的……!输了……』

  在剪刀石头布的世界里面,大家都知道拳头是一定会输给手掌的。

  ……

  『好吧!换你问了,随便你问什么……』

  『妳是不是在美国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

  『我问妳是不是在美国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后脑勺像是突然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我愣愣地看着伸海俊,而这家伙却把头歪向了一边,似乎很急迫地等着我的答案……

  『不是……』

  要说谎我也不输人,臭小子!我勉强牵动了我的嘴角,摆出一个微笑。

  『妳說谎!』

  『什么?』

  『我不玩了。』

  『那你有对我说实话吗?』

  『如果妳认为妳說的是实话,那我说的就是实话;如果妳說的是谎话,那我说的就是谎话。』

  这个奸诈的臭家伙……-_-

  『好,那我们这次玩说真话的。』

  『妳有够烦耶!』

  『最后一次啦!』

  『……』

  『如果你这次再说谎的话,你就会娶一个跟张梦泽一样的老婆,然后会生一个跟勺子疤痕一样的女儿。』

  申海俊听到我这句突如其来的话之后觉得非常莫名其妙。

  『哪有这样子的!』

  就在他还在抗议的时候……!

  『剪刀石头布!=O=』

  『!』

  『=O=……』

  我跟申海俊的手再次在空中交错……

  ……停留下来的是剪刀跟布。这个大家都知道,在剪刀石头布的世界里,剪刀向来是赢布的,而这时伸出锐利剪刀的是……

  『红番花!』

  ……

  申海俊……也突然问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

  『妳知道红番花吗?』

  『红……番花……?』

  『……』

  『那是什么……?』

  『不知道喔?』

  『红番花……是什么品牌的名字吗……?』

  『妳真的不知道红番花是什么吗……?^-^』-

  O-这个长得像土拨鼠的家伙到底在讲什么东西啊?!

  他看我摆出一副马上就要知道答案的样子,只挥动了一下绑着袜子的铁棍,然后坐上了驾驶座。

  『到底是什么啦?你大概简单说明一下好不好?』(边说又怕自己被放鸽子而急忙追着坐上后座的韩道京-_-)

  『每当妳再问我一次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会加快十公里的速度!』

  『……』

  『哎唷!又乖又漂亮喔。』

  『臭小子,我比你大两岁耶,不要把我当小孩!红番花到底是什么啊?=O=』

  嘶──

  这小子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把他的安全帽套在我的头上。

  『啊!好痛!!』

  『奇怪,这安全帽对我来说还很宽松的……』

  『……』

  『^-^。』

  这小子用双手拍了拍我头上的安全帽,然后以很顽皮的表情看着我笑,而我也差点再次陶醉在他的微笑之中-_-我迅速恢复了意识,然后开口对他说着。

  『你……现在开始肯对我笑了吗?』

  『红番花……因为妳不是假装,而是真的不知道。所以短时间之内,我会对妳微笑。』

  『那你讲红的番花到底是什么呀?』

  噗嗡!

  机车的速度突然从耕耘机加快成了轿车。

  『啊!=O=』

  我发出锐利的尖叫声,迅速把头紧紧地靠向了海俊的后背。

  『……』

  宜人的香味……温暖的体温……我大概可以感受到绝色美女崔丹英为什么那么心仪他了。说实在的,他刚才打破车窗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感觉很像元宇哥一样帅气。不对!从客观的立场来看……他似乎比元宇哥还要更帅气……

  『海俊啊……』

  『……』

  『那我们现在……算不算已经和好了呢?』

  『听不见啦!』

  『那我们现在开始可以好好相处了吧?』

  『我说听不见啦!』

  『我有点想大便啦!』

  『忍住!』

  『唷,原来听得见耶!』

  『……』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姊弟关系呢?』

  噗嗡嗡嗡!

  这小子这次一下把骄车的速度提升为快艇的速度,借此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不是想找死?申海俊!!』

  而我被这小子突然的加速吓得不得不紧紧地抱着这小子的腰,把我的前胸完全贴上了他的后背。

  『不是!』

  把我送到公寓门口,对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

  『不……是……?』

  他所谓的『不是』,到底是指不愿意跟我维持着良好的姊弟关系呢?还是回答我『你是不是想找死……』那句话呢?-_-虽然我有一颗天才般的头脑,但我就是无法理解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回到家之后,在太阳数落我的两个多小时里,我也一直在推敲那句话的意思。

  ……

  『红番花……红番花……』

  到我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之前,我还在思索着这个单字的意义……同时,我也衷心地希望他所谓的『不是』,不是指维持我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