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更新日期:2021-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2

  第一次见到源宇哥好像是在我八岁那年吧。当时我学钢琴的学校楼上有一家历史悠久的跆拳道馆,就在我因为道馆里那种特有的酸腐臭味而开始盲目地厌恶跆拳道时,身穿白色道服的王子像耀眼的明星一样闪亮登场了。

  他有一头乌黑闪亮、盖住额头的厚厚头发。感觉摸上去一定会很溜滑的光洁皮肤。大大的双眼皮下是透出纯真质朴的乌溜溜的黑眼珠。还有每次打跆拳道时都会露出来的长胳膊长腿。

  光是这样说也完全不能将他的好表达出来,反正从那天起,钢琴学校的所有小女生们就只是守在楼梯前坐着等他出现,这样说大家就大概明白是什么样儿了吧。当时身强力壮的我一边强调着自己讨厌跆拳道,一边却又死缠着妈妈,软磨硬泡了四天让她送我去道馆……穿白色道服的王子面带微笑,对整天粘在他后面的我这样低声细语:

  “桃京,桃京。边笑边说话的时候跟着走就好了。”

  “啊~~~~源宇哥~~~!”

  在我眼里世上最高大的人只有源宇哥。世上最帅的人也只有源宇哥。

  “源宇哥……”

  一回想起过去,眼前这个男人可怜巴巴的背影更让我心里一阵酸楚……

  “源宇哥……”

  出了咖啡馆以后,我在路上没头没脑地跑着。终于在小路尽头的电线杆下,我发现了源宇哥倚靠在那里的背影。然后我像小猫一样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就像十二年前那样。

  “源宇哥……”

  “……”

  “你要去哪里啊……”

  “桃京。”

  “嗯?”

  “泰阳一直在给我打电话……他好像很担心你,赶紧回去吧。”

  “泰阳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吗?”

  “他每次迟到都会给我打电话,当然知道我的号码了。”

  这么说,除了星期天以外,每天都在给他打电话?还真是太让源宇哥费心了呢……想一想那天在车里的时候也一直说着担心那几个家伙的话呢。但是为什么……怎么搞的呢……

  “那些家伙怎么这么讨厌源宇哥啊……”

  “……”

  “不管我问什么你都不会说的,对不对?”

  “桃京啊~!”

  “嗯?”

  “你今年多大了?”

  “二……二十岁了。”

  等一下,源宇哥。突然求婚的话……我还没做好思想准备啊……

  “那应该可以喝酒了吧?!”

  “啊??”

  “我说酒。”

  “你是说里面有酒精的那个酒?喝了会醉的那个酒?”

  “对。就是那个酒。你会喝酒吗?”

  “啊,那个啊!!!原来哥你在说那个啊!!!!!!”

  “……”

  ……

  “你喝酒可不行啊!!我不太会喝酒的。不过如果源宇哥你求我的话,我可以喝一杯……不,喝两杯左右,嘿嘿。”

  走着走着抬头向天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源宇哥被我明显是哄他开心的话逗笑了。

  这多好。这就是我想要的。远隔十年之后再次回到韩国,终于有所回报了。

  过了一会儿,源宇哥好像是为了提防已经陷入幻想、呆呆出神的我,跑到附近的便利店,什么啤酒瓶啤酒罐的满满地买了一大堆拿回来……也就是说……

  “走!!我们向海泰智梦的小窝出发!!!”

  ……原来是把那些臭家伙们用来碰头兼睡觉的集装箱定为喝酒的地方了。

  “所……所以要在那里喝酒吗?”

  上一次去过一次海泰智梦的小窝。那个混杂着他们呼吸臭味的集装箱,那次在那里我钢琴弹得很糟,脸丢大了。

  “嗯。我也想体会一次那些家伙们的心情。”

  “但是万一他们突然回来……”

  “那不是更好。那时候正好我也醉了,就跟他们一起喝个东倒西歪。”

  原来这才是目的啊……

  就在我心不甘情不愿犹犹豫豫时,源宇哥已经毫不迟疑地大步走向集装箱的门。我多么希望那道门是锁着的啊,可惜只被简单一推就大敞四开了。唉,真是里面没什么好偷的东西,所以连锁都省了啊!!!!!

  现在想逃也没法逃了,我不由得握紧拳头给自己鼓鼓劲儿。不知为什么源宇哥好像并没有进去的打算,就那么两脚定定地站在那里。

  “怎么了,源宇哥?”

  “那是你弟弟吧?”

  “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我很疑惑,急忙探头向里面一看。

  “韩智吾!!!!!!!!!!你在这儿干吗??!!!!!!!!!!!”

  ……

  真不敢相信出现在眼前的人居然是智吾。他正在沙发上玩儿着圆珠笔,这会儿傻傻呆呆地看着我们。

  “姐,你不是跟智率出去了吗,你怎么会来这里啊?”

  智吾带着他一贯特有的沉着冷静表情,反倒质问起我来,一脸的不理解。

  “你好。”

  源宇哥轻佻地笑着一屁股在智吾前面坐下来。我感到很尴尬,只顾低头看着放在地上的啤酒瓶。

  “你是谁啊……”

  智吾没见过源宇哥,他缩着脖子用疑惑求助的目光看向我。

  哇哈哈。这臭小子也有找我帮忙的一天!!就应该让你这小坏蛋吓到哗哗地尿裤子!!!!!!!!!!!!

  就在我想尽情抒发我的快乐时,源宇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老师似的,用非常非常慈爱非常非常温柔非常非常富有感情的声音说话了。(我好像都开始嫉妒起我这个小老弟了。)

  “我是泰阳……啊,就是你哥他们学校的老师。你特别小的时候我还见过你一次呢……你叫智吾对吧?”

  “……对……”

  “哇~~还真是神奇啊……你长得真的跟你泰阳哥上幼儿园的时候一模一样的。浓浓的眉毛,还有红嘟嘟的小嘴……”

  “我哥他去哪儿了?”

  “就是啊……你哥他去哪儿了呢……”

  源宇哥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

  这时智吾趁机飞快地把刚才用过的圆珠笔和纸塞到屁股底下。这臭小子不会是在防备我吧……

  “这儿是我哥他们的地方,老师们不能随便进来。”

  “老师们?”

  “对。老师们。我哥他最讨厌老师了。”

  啊……这臭小子在说什么鬼话啊……

  “泰阳为什么讨厌老师呢?”

  扑通扑通。

  我的心脏越跳越快,源宇哥和智吾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这样下去,明早的早间新闻会不会出现标题是“宇星男高某‘蔡’姓教师,因疑心自己无法胜任教师一职而自杀”的报道啊……不行……那样的话我就把刚才咖啡馆里面的四个家伙一个不落地全都啊呜啊呜嚼碎活吞了。

  “因为老师都不听他们说的话上手就打啊。还说他们是什么都不懂的空脑袋,还经常无视他们,逼他们干不愿意干的事儿。”

  等等。什么都不懂的空脑袋这话不是刚才我说那些家伙的话么……准确点儿说,刚才我用的不是‘脑袋’而是‘脑瓜壳’这个字眼……

  “那老师们为什么要打你哥呢?”

  “……因为惹祸了。”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那你哥他为什么要惹祸呢?”

  “……”

  “这些事你没想过吧?”

  不知何时起两个人的对话演变成了辩论赛。当然看起来胜利的天平正慢慢地向源宇哥这边倾斜。

  “所以说智吾啊,你不能光听你哥他一个人说的话……”

  “是本性预言吧。”

  说什么呢,完全不懂。

  “本性预言?”

  “老师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那是什么?”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要是衣服穿得光鲜点儿,或者说话声音大点儿,老师们就会断定这些学生是不良少年。所以会对他们非常冷漠,而且还不相信他们。”

  “然后呢?”

  “然后那些学生就会认为这就是他们本来想要的,更加无法无天地胡闹。这就是完全自暴自弃的行为。”

  “……”

  “这时候那些老师就说了。看吧,我当初说什么了,这些家伙就是不良少年吧。其实他们不知道正是自己的本性预言让那些学生们变成了这样……”

  这孩子到底是什么变的……

  我惊讶得合不拢嘴,这时候智吾重新把纸和笔拿到沙发上,撑着下巴。

  “那……如果我说这些家伙是开朗的好孩子的话……总有那么一天他们就会露出笑脸喽?”

  “你真没见过吗?”

  “你指什么?”

  “我哥他们总是在笑啊。”

  “……”

  “只是不想让老师看见啦,我哥他们每天都在笑的。”

  ……

  ……

  我的爹呀,娘呀。你们经过第一次和第二次彻底的失败仍不放弃希望,为了第三次的成功呕心沥血,事实证明你们没有做错。

  你们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家终于诞生了一个天才。真是让人意外的……

  “谢谢你给我的忠告……不过小混蛋,你是不是在用红笔写情书呢?!”

  ……惊喜啊……

  嗯?源宇哥刚才说什么??

  “那下次见吧,小朋友。”

  这是源宇哥对智吾说的最后一句话。

  “源宇哥!!”

  源宇哥盯着智吾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抬脚向集装箱外面走去,连买来的啤酒都没有拿,我急急忙忙……

  “你要是敢把我来过这儿的事情告诉泰阳你就死定了!!”

  我瞪了一眼一动未动的智吾,为了阻止明天的早间新闻出现不幸的报道,我必须赶快去跟住源宇哥。把几十个啤酒瓶都甩在脑后,我用不到这些。一解忧愁,唯有“烧酒”。直到把几瓶绿色的烧酒堆在眼前,我才再次看到我那伤心王子的脸。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我哪里做错了??!!”

  ……

  把我前面放着的东西都拿开的话(虽然也没什么好拿开的)可以看到三个空烧酒瓶。再来是我爱吃的四碟下酒小菜,一个装冰水的杯子。从烧酒瓶中的两瓶半是在我这边消失的情况来看,我那不幸的王子殿下的酒量可是相当小啊。

  “源宇哥,别再喝了……”

  “哦呀……这臭小子……又……又……来电话……又……”

  不知什么时候小酒馆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到了一点,不知道源宇哥一喝就红的脸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源宇哥……都说你喝多了啦……”

  从刚才开始,源宇哥就对我的话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啪”地拍在饭桌上,然后把脸贴上去听电话,真是怪异的接电话方式。

  “唔……喂……”

  源宇哥的嗓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疲惫不堪。他的眼皮已经不受大脑支配了,只能勉强张开一半。这姿势真这么费劲么……那些臭小子们但凡有一点人情味也应该流着眼泪出来找一找啊。特别是泰阳那家伙,明明跟我从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脑子里浮现出泰阳坏心眼的样子,正想收回我的叹息,这时候,源宇哥突然对着饭桌上的手机大喊起来。

  “没错!!你姐正跟我在一起呢,你能怎么样!?!!”

  “放了她!!!!!!我让你放了韩桃京,啊!!!!!!!!!!”

  从手机那头立即传来泰阳酒醉发飙的大喊声。

  “不给!!!!!!!!”

  ……

  “我要去告你!!!!!我去警察局告你!!!!!!!!!!”

  “走着瞧!!桃京是我这边的!!!!”

  “换我姐听电话!!!!!!!把电话给我姐!!!!!!!!!”

  “有人站在我这边!!!!!!!!你给我装什么了不起啊!!!!!!!!!”

  ……源宇哥……连你都不在了的话,我还能去爱谁啊……

  “看你敢动我姐一根寒毛!!!!!!!!!”

  咔嗒。

  就在泰阳无情地大叫的时候……我可怜的王子用头当做手机翻盖一下挂断了电话。

  “源宇哥!!!”

  还未等我开口阻止,手机已经被“砰当”一声丢进了装冰水的杯子。

  ……嗯,这样也好啦。

  “有人站在我这边的……这就是……”

  这男人干脆一下瘫软在桌子上没了声息……他把记有联系别人号码的手机收藏在冰水里,一口气干掉半瓶烧酒以后手脚摊开成大字形把自己放倒了……

  “哎~~~!!!!!!!!!!!!”

  这算怎么回事啊。每次电影里出现这种场面时,都是最悲惨的时候,这屈指可数的场面怎么就叫我给遇上了呢……

  “……呃嗯……”

  一个不幸的女人用肩膀扶着一个烂醉的男人在路上踉踉跄跄地走着。这个女人在来时的路上还被误认为是强盗而遭受了简单的审问。这个女人现在回家还得面对父母和弟弟无休止的盘问。

  “这么不幸的女人为什么偏偏是我啊??!!!!!!!!”

  “左手边第五个……呃……”

  ……呼……醉得都不省人事了居然还能指挥别人找到家,真强!源宇哥的脑袋耷拉在我肩膀上,他令人难以置信地抬起第二根手指。

  “是是……走着呢……”

  “桃京啊,桃京啊……”

  “是是……在呢……”

  “只有你是我这边的……”

  “是是……”

  “你会让我跟那帮家伙更亲近的,对吧……”

  “是是……”

  “我什么时候能跟那帮家伙一起笑呢……”

  “真是好笑啊!!!!!!!!!!!!!”

  突然,一个男人炸雷一般的吼声把我们俩都冻成了冰块。我隐隐感到一丝不祥,身子保持一动不动用力地转着眼珠左看看右看看,寻找发出‘真是好笑啊’声音的来源。源宇哥的酒好像完全醒了,他费力地从我肩上抬起头来……

  “瞧瞧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蔡源宇!!还没一起笑呢,你自己就快成笑料了!!”

  ……那个人好像一直等在那里的样子……一个男人从源宇哥家那边慢慢地向这边滑了过来。我用“滑”这个字的意思就是说,他过来的方式跟普通人用腿走路的方式很不一样,也就是说,现在说话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坐着轮椅名叫郑煦的那个男人……

  “刚才你们俩一直在一起来着?”

  “……”

  “哦,泰阳他姐,你赶紧回家去吧。”

  不知不觉郑煦哥已经来到鼻子跟前了。他眼里布满了红红的血丝,挥动着手臂好像叫我快走。

  “不要。”

  “什么?”

  “刚才那些孩子对源宇哥那样的时候你干吗去了?现在又叫我扔下源宇哥自己走!!”

  “你……你喜欢这家伙啊?”

  他用手指一下下戳着靠在我身上的源宇哥的腰眼。

  “是又怎样。”

  “这么说我也爱这家伙呢。虽然爱他,不过可绝对不是同性恋。”

  “……”

  “所以你不需要担心。反倒是听说泰阳他非常担心你。姐姐没道理要让做弟弟的担心吧。”

  “是啊……桃京……我有话要跟他说……”

  我还在犹豫的时候,源宇哥用完全清醒的声音对我说。我依然未下定决心,呆呆地垂下视线看着郑煦男人味十足的脸,对方则紧紧地攥着源宇哥的手,洪亮地喊道:

  “怎么看我都是几小时以后就不在韩国的人吧!!算我求你还不行吗?!听说你也在美国待了十年!!离别之前的心情你多少也可以理解吧?!!”

  ……

  ……离别之前的心情?世上还有这种东西吗?

  我完全没印象……

  动身去美国的那天……我是什么表情,又说过什么话呢……

  “来吧,赶快顺着这条路跑回去,泰阳他真的在担心你。穿过一条胡同就能打到车了,那边车很多。”

  他在我无力的手心里塞了一张一万元的钞票。我默默地抬起头看向源宇哥的脸,他用手背捂着红红的脸,对我笑了笑,好像说我没事的,你快走吧。

  “那……源宇哥就交给你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

  “……”

  “以后有机会再见了。真希望还有那样的机会。”

  “好的……那郑煦哥,我也祝你明天一路平安。不要吃太多飞机上给的东西哦。我不是骗你,是给你的忠告,我就吃拉肚子过。”

  “哈哈哈。这也是个非常逗的丫头呢。有其弟必有其姐啊。”

  ……

  最终我低着头背过身打算离开这两个男人,心想现在该是我退场的时候了。虽然我非常非常非常好奇他们到底要谈些什么东西,不过现在的我绝对不可以去听他们讲的任何一个字……尤其在真真切切看到郑煦哥没有双腿的事实后,我感觉更应该那样做。

  “啊呀!!!!”

  我揉着鼻尖惊觉原来已经走出这么大一段路的时候,脑子里又想起刚才跑过来的时候背后传来的那些话……

  ……那时候,叫郑煦的男人还一直紧紧地抓着源宇哥的手。黎明前的黑暗中,他细长的小眼睛闪闪发亮,他对我喊道:

  “你们只不过是什么都不懂的空脑瓜壳罢了!!你刚才说过的这句话!!”

  “……”

  “也许你不相信,但是我第一次遇见他们的时候也说了跟这一模一样的话!!!!”

  ……郑煦哥的声音越来越大……

  “但是不久以前我才意识到我那句话说错了!!!!!!!!!!不管我怎样了解那四个人也不能这样妄下论断!!!他们能开口说出他们真正想说的话不过是几个月以前的事!!!!!!”

  “……”

  “求你了!!!!!!!要比我更快地领悟到这些!!!!!!!那些家伙为什么彷徨!!!!!!为什么走回头路!!!!!!为什么停步不前!!!!!!!不要用寒心的目光轻视他们,看得更深一些吧!!!!!!所以用力地拥抱他们吧!!!!!!”

  郑煦哥的嗓音变得哽咽起来,好像他的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似的。

  “就要离开前知道实情是一件多么叫人伤心的事情,但愿你一辈子都不会有这种感受就好了!!!!!!!!”

  “……”

  “那几个家伙就全托付给你了!!!!!!!!!!!!!!!!!!!!!”

  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把脸埋在源宇哥身上,看起来在放声大哭……我必须假装没见到这一幕,这样想着我头也不回地闷头跑掉了。

  啊,我当然也做了自己的回答。简短而有力的回答。

  我说的是“相信我!!!!!!!!!!!!!!!!!!!!!!!!!!!!!”

  无法想象这句话会对我将来的人生带来怎样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