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更新日期:2021-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1

  嘎吱。

  我瑟瑟发抖地用手轻轻地将门推开约三分之一左右,眼前的景象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混乱。

  “嘿嘿嘿……你们好。刚才被拖去洗手间的智率是我朋友……”

  当我缩头缩尾走进咖啡馆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那些穷凶极恶们的身影……

  一眼望去可以看到大概有三十个年轻人,他们好像牧场上放养的牛羊一样三三两两地混坐在一起,大部分人是坐在桌子上的。地上到处都是数不清的啤酒罐。店里弥漫着叫人无法顺畅呼吸的烟雾。女孩子们还坐在男孩子的膝盖上。真是让人头疼的光景。

  “哥们儿!!今天我们办的是万圣节化装舞会吗!!!??!!”

  说话的这家伙头上没什么头发,却剃成了一把锄头的形状,他看着我的眉毛举起中指,逗得周围的人捂着肚子笑作一团……今天是不是开万圣节化装舞会,这正是我想问你们的话啊。从你们这些人里面随便挑一个看起来最正常的出来扔到地铁站或是公共汽车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你真是智率的朋友?”

  我什么都不理睬,微弯着腰向咖啡馆里面走去的时候,一个左脸上带着刀疤的女孩子用刺耳的声音叫住了我。我一看躲不过去了,就在脸上堆满最质朴的微笑向着刀疤点点头。

  “呃呵呵呵呵。”

  “智率会认识这种人?”

  “就是说啊。她不会是在撒谎吧?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

  “一会儿智率来了问问他,如果不是你就死定了!!!”

  ……

  我嗅到一股令人不快的阴险空气正向那女孩子周围扩散开去……唉,又一次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外貌至上主义,让人心痛啊。

  “那个,泰阳在什么地方?”

  我东张西望了半天以后,小心翼翼地问刚才揶揄我的锄头脑袋。

  “……”

  那家伙居然意外地没有做声,然后他的嘴巴里又一次喊出了充满嘲弄意味的叫声……

  “喂,这位眉毛下落不明的小姐找泰阳!!!!!!!!!!!!!!!!”

  ……

  还没等我惊慌失措地喊出“啊”这个音,众人又一次捂着肚子笑翻在地。

  咣当!!

  我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了。忍无可忍,何须再忍。我“噌”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你们打算全都下落不明吗!!!!!!!!!!!”

  “……”

  “泰阳跟梦泽,到底在哪儿??!!!!!”

  哦咧……那家伙……你在这里?

  就在我双手叉腰河东狮吼大发淫威的时候,眼光扫过一对善男信女的侧脸。没错,跟这群野蛮人一起坐在桌子上的就是申海俊和崔缎英……虽然一眼望去对面还坐着两三个人……不过无论是外貌还是给人的印象,这边的丑八怪跟他们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个竞争激烈适者生存的社会里,怎么说我也积累了几十年的处事之道……

  “呀,申海俊!!!!!!”

  我叫着这令人身心愉悦的名字快步走过去,周围像潮汐退却的沙滩一样变得静悄悄……

  我奇怪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带着惊愕的神情伸长脖子看着这边。

  ……

  难道像我这样的秃眉毛怪物就不能叫他的名字吗?我心情更差,面无表情地停在申海俊前面,清了清嗓子然后张开了嘴。

  “呃咳,呃咳。”

  “你认识我?”

  “……”

  “这儿没空位了。”

  “我有话跟你说,海俊。”

  “你认识这女人吗?”

  ……

  海俊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平静地转过头问坐在他旁边的缎英。束着一头卷曲长发的缎英微笑着冷哼了一声说:

  “别说这种煞风景的话。我怎么会认识这种女人啊。”

  “……”

  海俊向门口别过头,一连吐出三个烟圈,似乎在说“听到了吧,赶紧走吧”。

  “好吧。刚才我的话说得太过分了,我向你道歉。”

  “跟我道什么歉?”

  “……”

  “你以前见过我吗?”

  海俊的瞳孔颜色渐渐变深。

  我突然发现一件刚才没有注意到的事情……他本来梳上去的刘海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下来。

  “我说,那个没眉毛的小姐。”

  就在我意识不清地看着海俊时,晃动脚尖一下下踢着桌腿的缎英开口了。

  “……干吗?”

  “你要是再说一句话,人就都要跑光了。你看不出来吗?”

  “……”

  “这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我们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过来搭话的。明白的话可以请你离开吗?”

  “就算你们让我走……”

  我感觉这里所有的视线和耳朵都向这边凑了过来,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是智率的客人,所以我没必要离开。又不是跟着你们来的。”

  “那你站我们跟前干吗?”

  缎英的这句话正中要害,我又傻眼了……当我怀着绝望的心情最后看了一眼海俊时,他有些不耐烦地望向别处,干脆把我当成透明人看。

  “你要是跟着智率来的就去那边啊。跟你呼吸一样的空气都让人觉得恶心。”

  “……”

  “喂,你听不懂人话啊?”

  “知道了,好的,公主大人……我这就从您面前消失。”

  “……”

  “旁边那家伙好像聋了,你帮我给他带句话。就说他现在做的事情是我所见过的最幼稚的行为。”

  ……哒哒哒哒……

  没等缎英张嘴我就转身向咖啡馆门口走去。不过我并没有打开门逃出去,而是在一个离门最近的小角落里抬腿坐上了桌子……那几十个孩子拍掌大笑,又开始寻起开心来。

  “哈哈哈。她怎么不走,以为自己这个样子好看啊。”

  “不是说认识智率么?”

  “何止这样,她还说认识泰阳呢。哈哈。”

  ……智率刚才说的就是跟这些家伙组成了‘有个性’还是什么飞车党一起飙车吧……呵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

  原来人气极了只会笑的!!!韩泰阳,死家伙!!!赶紧给我出来!!!!!等看到你们这些家伙就把你们的脖子扭断!!!!!!

  “那个眉毛怪物你待在那边不许动!!!泰阳来以前你要是敢走就死定了!!!!!!!”

  “喂!!蘑菇头!!给我看住那家伙,别让她像兔子似的窜了!!看她一会儿怎么下台,给我精神点儿!!!!”

  正当我一想起泰阳就恨得牙根直痒痒时,他们把一个还在瑟瑟发抖、梳着蘑菇头发型的男孩儿推到我跟前,好像还没戏弄够我一样……这又是什么啊?是毒蘑菇还是金针菇?我开始自暴自弃,干脆顺其自然地把脸埋进桌子。

  “嘿嘿,所以说啊。那女人太矫情了,背着我把老爸的车钥匙偷了出来,然后突然拿出来给我看……”

  咖啡馆内的气氛又热闹如初了。

  那些家伙又聚在一堆开始嗡嗡嗡,而崔缎英那臭丫头还是用轻蔑的眼光看我……

  “怎么搞的呀……”

  十分钟以前坐到我旁边的蘑菇头,一直在用遗憾而又同情的声音煽动着我。

  “呼……你不想走吗……”

  “一会儿泰阳来了又能怎么样啊~那些家伙可能不会一直在那边待着。找不到开心果他们就会抓狂的……”

  “所以我就等泰阳来了再说。”

  “你真的认识海俊还有泰阳吗?”

  “都说了我认识!!!!”

  我大吼一声,再次把头埋在桌上,蘑菇头被我吓一大跳,两眼眨个不停。

  “啊,对不起。我太兴奋了。你说,为什么我认识那两个人,还被这些人这样对待?!!!”

  “因为他们很了不起啊。”

  “谁?!海俊,还是泰阳!!?!”

  “像我,就从来都没跟他们说过话呢……”

  “不是,他们哪里了不起啊?!!!一样的脑袋一样的手指头,都一样是人嘛!!!”

  “那个……完全不一样啦……”

  “……”

  对哦,完全不一样呢……

  ……

  对不起了……

  “大家都很尊敬海俊、泰阳、智率。他们是真实的。他们什么都不担心,什么都不怕。怎么想就怎么做,为朋友能上刀山下油锅,两肋插刀。他们就是我们的HERO。”

  “你会说英语?”

  “没什么啦。模拟考试测验的时候大概错一两个吧……”

  哇。我本能地想跟他保持距离,将桌子向后搬开了一点儿。蘑菇头微微叹了口气,看上去眼神有些忧伤。

  “没事的。英语好也没那么严重啦,又不是你的错……对自己有点信心嘛……”

  “海俊真幸福啊……”

  “嗯?”

  “他多帅啊,又能每天都跟缎英待在一起,形影不离的。”

  “你说那个举世无双、宇宙最强、不招人待见的家伙?”

  “她的脸不能叫脸,那是艺术品。所以说她那种脸不招人待见也好,没有前途也好,都没关系。如果说一定要长成那样的脸才叫有前途的话,那其他女人活着还有什么劲啊。所以必须要有前途的脸其实……”

  ……

  臭小子,不许看……说着说着他居然开始不看我的脸了!!!!本来对着我说话的蘑菇头渐渐越来越露骨地用眼角看向那一边……他不再看我,而是看向正跟海俊聊得火热的崔缎英。

  靠。果然是艺术品……

  “如果我是海俊,肯定当场就会开口向她表白的,那家伙真是有福气。”

  “他们俩一直都只是普通朋友吗?”

  我早就对此十分好奇,忍不住压低嗓音问道。蘑菇头耸了下肩膀摇摇头:

  “谁都知道缎英从几年前开始就一直喜欢海俊。那家伙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道,要不也许是真不知道。”

  “哦~!”

  “怎么看缎英都是一副就等海俊开口表白那一天的样子。就算海俊月月换女人,她也坚持不交男朋友。”

  “她先开口表白不就得了吗?!!!”

  “你见过哪个公主会先向王子求婚啊?”

  这样子啊……

  我呆呆傻傻地陷入自责当中。蘑菇头看着我,微微点着头,好像在说难道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子啊。因为我不是公主,所以每次都是我追着男人屁股后头跑。就像智率说的,因为我是面包超人。还是个没眉毛的面包超人。

  “所以说,在这儿傻乎乎地假装跟智率或者泰阳或者海俊很亲,或者说认识他们是行不通的。他们都很难相处而且很可怕……”

  然后,就在蘑菇头看着满脸失意的我,小声跟我咬耳朵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刚才也说了,我们当时正在门边放着的桌子旁,用屁股倚着桌子坐着……

  嘎吱。

  这时我身后的门开了,三个男人的身影随着耀眼的阳光一起光芒四射地闪了进来。

  “我们的惹事精近来好吗!!!!!!!?”

  “郑煦哥!!!!!!!!!!!!!!!!!!!!!!!!!!!!!!!!!!”

  随着坐在轮椅上的一个男人洪亮的喊声,好像事先约好了一样黑压压地站起一片人。

  老弟泰阳和梦泽在后面扶着轮椅,“嘿嘿”地笑着站在那儿。

  “哈哈,你们都没变样嘛!!!!!”

  轮椅上叫作郑煦的男人满眼笑意,看起来很是和善,他一个一个地摸着那些纷纷想上前跟他拥抱的孩子们的头顶。

  “哎哟,石洙的头发剪得这么短啊。你没换女朋友吧?”

  “大哥,我要死的心都有了!!那家伙说一天太长,我们就去夜店,因为这个我被开除了,没法活了!!!!!”

  “以后再说。哎,俊英你又文身了?”

  “是。除了老二全身都文遍了。”

  哈哈哈哈。周围笑声四起。然后泰阳和梦泽推着轮椅,带着叫作郑煦的人缓缓地向海俊那一桌走去。

  ……

  同时,连我唯一的朋友蘑菇头也悄悄地看看我的眼色,然后快步跑到他们那边去了。人群像乌云一样渐渐汇集在轮椅周围。一种莫名的寂寞在我心中扩散开去。就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玻璃墙挡在我们之间。

  我独自待在这一边,你们待在那一边……

  莫名的寂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在我无力地合上双眼时,那边海俊和坐轮椅的男人正聊得兴起。

  “过得怎么样啊,申海俊!!!!!!!!!!!!!!”

  “哥不在,所以过得好极了。”

  “臭小子,还这副死样子……”

  海俊一屁股原地坐下,郑煦则把他的大手放到海俊头上乱揉起来。

  “哎??!!!哥!!!!!!!!!!!!!!!!!!!”

  不知什么时候从厕所回来、眉毛已经洗得干干净净恢复原貌的智率带着哭腔叫喊着,扑到叫作郑煦的男人怀里。看样子他一丁点都没想起来还有我这个人的存在。早知道我要这么悲惨地登场,当初你倒是叫我画好眉毛再来啊……

  总之,眼前已渐渐形成了一个我所不了解的世界,他们聊得正开心,别的什么都抛到脑后了。

  “郑煦哥,你去那边是想把个正点的泰国辣妹吧?”

  “不会的,臭小子!!”

  “哎~~什么不会啊。在韩国都没有把到,所以才要去把那边的,不是吗?对哈,哥你适合那边的女人。”

  “你是说我不受欢迎吗?!!我说过吧!!!我高中的时候可是比海俊帅得多哪!!!!”

  “嘿嘿嘿,好凄惨啊,哥!!!”

  “说起来海俊你还没和缎英在一起吗!!?”

  “……”

  “你们还互相……是吧!!?!”

  “……”

  “这样下去,你们这辈子就变成老处女老处男了……啊!!你们都已经十八岁了呢!!”

  “别再说这种话了!!多让人伤心啊!!”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们真的一天一个样地长着呢!!在摩托车上跟我要糖吃的那些小样,想起来就好像是前天发生的一样……”

  “嘿嘿。当然了,哥!!长大了我们才能‘播种’然后收孩子啊!!”

  这小子的话一出口,又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不知何时已经被这种氛围左右的梦泽也慢慢地想要融入其中。

  唉,我今天出门怎么没看看黄历啊,自己跟他们完全不是一国的,还是离开比较好,这样想着,我眯起眼睛想最后看他们一眼,好把他们这温暖的笑容印在心里……

  “哦!??老师!!!!!!!!!!!”

  突然,梦泽的一声大喊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这边来。不,准确地说是集中在我背后。

  “好久……不见……”

  背后传来令我心头小鹿乱撞的熟悉嗓音,回头看的话会不会就让我的预感变成现实呢……

  两手提着满满的水果篮站在那边的正是源宇哥。千真万确不用怀疑,那就是源宇哥。

  “源宇哥?”

  “桃京你怎么会在……”

  源宇哥惊讶地看向我的时候,我意识到自打进了咖啡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的名字,不由得感激地望着源宇哥的脸。

  “TMD,你怎么还没死啊??!!!!!!!!!!”

  ……

  刚才的那个锄头男一声大喊,让我顿时感觉浑身都僵硬了。

  “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啊,敢撵客人!!!!!!!!!!”

  “赶紧滚,王八蛋!!!!!!!!!!!”

  为什么会这样啊……

  那个坐着轮椅叫作郑煦的人一直沉默着看向这边,那些孩子们的脸渐渐因愤怒而发红,他们开始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地向这边扔了过来。

  “源宇哥,他们为什么这么对你……”

  “……”

  “哥……”

  我站在源宇哥前面不知所措,背后那些孩子们的高喊和愤怒越来越紧迫地压过来……

  “哦??!!姐!!!!!!!!”

  泰阳用惊讶的声音大喊着我的名字。现在才发现我,也不知道我是应该高兴还是不该高兴……

  “你在那儿干什么呢?!!!”

  “……”

  “姐,到这边来!!!!!!!!!!!!!!!!!”

  “……”

  “叫你到这边来啊!!!!!!!!!!!!!!!”

  现场一片混乱。

  陷入癫狂的孩子们一直不停地对源宇哥叫骂着,我挡在源宇哥前面慢慢地环视着他们。

  这时刚发现我存在的泰阳和智率对着我不停地打着手势,而崔缎英则兴致勃勃地看向我这边,似乎在说现在看你怎么办。

  “一路平安,郑煦……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个的。”

  源宇哥满身满脸都是那些小子们扔过来的啤酒和饮料,滴滴答答的,他一脚踢开门走了出去。这时……

  “那王八蛋以为这里是哪里啊,随便说来就来!!”

  “臭疯子,傻B。”

  ……那些小孩子的嚣张气焰稍稍开始减退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来的啊!!??!来了怎么不叫我一声啊?!!!!”

  ……泰阳渐渐向我身边挤过来,周围的嚣张气焰也平静了下来。

  “喜欢真实。喜欢英雄。哼。你们不过是什么也不懂的空脑瓜壳罢了。”

  不知为什么,虽然声音不高,但我的嘴里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

  如果是刚才被我抢白的话,这些人一定会掐住我脖子的,现在因为知道我是泰阳的姐姐,所以谁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动了动嘴唇。

  “那就跟着那个长脑子的家伙走啊。”

  只有申海俊开口了。直到现在他才直视着我的眼睛跟我这样说。

  “你不说我也会的。”

  不用说,我也用同样的目光瞪着他这么回答。

  “姐~~”

  泰阳带着几分埋怨地试图阻止我。周围的人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似乎就在等待这个时机。最后传来我用力摔门的一声巨响。

  咣!!!!!!!!!!!!!!

  ……

  现在我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在无可挽回地不断扩大……

  人这种东西真是可笑又善变……进门之前还觉得放在咖啡馆门前的摩托车超炫的,现在看起来不过像是捡破烂的带回家的战利品。

  “TMD……”

  我一脚将一部摩托车踹翻在地。然后向着可能很落魄的源宇哥离去的方向追过去。

  ……在追着源宇哥跑去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闪过那四个家伙欢笑的场面……刚才我说出的那句话也在脑子里辗转不停,不知什么时候我居然模仿了自己一直厌恶的蓝色希特勒。

  ……喜欢真实。

  ……喜欢英雄。

  ……你们只不过是什么也不懂的空脑瓜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