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五章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21-06-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5

  “源宇哥,怎么才来啊?”

  不行,韩桃京,这种口气是结婚以后才用的。

  “源宇哥~~~!”

  这只会让人联想到奇怪网站上丝毫没有人情味的弹出窗口。

  “昨天睡得好吗?!?”

  咚(敲自己的头)!!这个也不对。跟源宇哥见面不是昨天的事,而是刚刚不久前的事!!

  靠在源宇哥所说的宇星男高灰色外墙上,对着前面货车的车窗,我开始紧张地实地演习。就算被人看到我这副丑样子也不管啦,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把这个又聪明又性感又可爱的男人牢牢地抓住才行……

  咣!!!!!!!!!!!!!!

  “哎哟!!!!!!!!!!!!!”

  正想着,好像老天要惩罚我这种见不得人的想法一样,突然间我的头被猛地撞了一下。

  “这是哪个王八蛋啊???!!!!!!!!!!!!”

  咣!!!!!!!!

  又是一下,打得我灵魂出窍。

  书包!黑色的书包!看大小估计里面东西有很多,至少有两本书,还有一个笔筒。

  “天啊,疼死我了……”

  我跌坐在地面上,哇哇大叫的声音穿越高墙传了进去,然后传来两三个活物的声音:

  “说真的!我真的从五层楼上跳下去过!!”

  “靠,你骗谁啊你!上下嘴唇一碰就什么都敢说?!!那我就从六三大厦(译者注:六三大厦是韩国第一高楼,高264米)上跳下去过!!”

  “这像话吗?!难道你是蜘蛛侠啊?!!”

  “那你是蝙蝠侠啊?能从那儿跳下去?!!!!!”

  呼,呼,呼……

  在别人脑袋上开了个洞,居然还有心说蜘蛛侠这个蝙蝠侠那个的……

  “呀,混蛋!!!你们死定了!!!!!!!!!!!!”

  怒火从脚底“噌”地蹿上脑门,我完全忘记了头上撕裂般的剧痛,弹簧一般地跳了起来,三个刚刚翻墙跳过来的家伙被我愤怒的脸吓呆了,傻愣愣地看着我。

  “……”

  “姐,你怎么在这儿……”

  “……”

  “哦?真的是你姐耶!!姐你在这边干吗!!?”

  智率嘴边粘着两个饭粒,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游移。原来刚才在旁边争论蜘蛛侠和蝙蝠侠的笨蛋竟然是我弟弟泰阳和昨天刚跟他同流合污的梦泽……

  “哦……我现在……所以呢……你们干吗!!现在要逃学吗??!!!!”

  “……”

  “去哪儿??想去哪儿??!!!!!”

  为了迅速掌控局面转换话题,我装糊涂地伸手指着泰阳的鼻子。

  “去游泳池看穿斑马条纹游泳衣的美眉去!!”

  泰阳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蹦跳着,只要一竖大拇指,旁边的梦泽就两眼放出油油绿光,好像光想想就会很兴奋的样子。

  “嘿~~紧绷绷的斑马条纹比基尼……”

  “……”

  “嘿~~!”

  “海俊呢?”

  “海俊来电话说他今天不能来学校了。啊,对了,姐,你是来见海俊的吧?”

  “不是!!!”

  “那来见谁啊?”

  “你们这些臭要饭的!!!为什么要翘课??我告诉你们老师去!!!”

  我的脸不受控制地慢慢变红了。所以那三个家伙开始明显面带疑惑地打量着我,就在泰阳不断试探着一点点低头,就要眼珠一转张口说“啊,我知道了!”的时候,我面向墙内大声喊起来:

  “韩泰阳,金智率,张梦梓!!啊不,张梦泽!!老师,快来抓住这几个家伙!!!”

  “姐,你要干吗??!!!你疯了!!!?”

  “他们说要看紧绷绷的斑马条纹泳衣,所以去游泳池了!!!!”

  “靠!!”

  事已至此,他们已无计可施,正打算往不同方向一哄而散。

  “笨蛋,你干吗?!!拿着书包!!!!”

  混乱中,泰阳把自己的书包挂在梦泽头上,挣扎中的梦泽呈大字形倒在路上,而连后脑勺上都粘着饭粒的智率则唱着不知名的歌儿第一个消失不见了。他跑的时候居然没有走直线而是S形路线,而且他唱的歌是这个调子这个歌词:

  “混乱混乱,混水中去钓斑马!鱼饵是金智率,性感的金智率!但是讨厌尖尖的鱼钩。把我整个扔到水里吧!”

  “……”

  然后从我视线里消失的是鼻子上贴着创可贴的老弟泰阳。最后是急急忙忙爬起来跑掉的梦泽,在他逃跑的时候,校服裤子之间露出了画有天蓝色阿童木的内裤。

  ……

  现在我最大的担心像海啸一样滔滔不绝地涌了上来。

  不知什么时候这几个家伙可能会变成科学家的目标……说不定会把他们那些笨蛋大脑解剖开做研究哦……搞不好他们大脑里面会出来女人的内衣跟长统袜什么的……或者干脆他们脑袋里连大脑都没有……

  刚刚渡过紧要关头后,我抚摸着额头上的伤口瘫软在墙边……我亲爱的源宇哥四十分钟之后才出现……他开着通体红艳艳的汽车,俨然7一样地倒退着过来,似乎要让谁看见一样慢慢地打开车门。我再次环顾了一下周围看那些笨蛋们是不是还在,然后用我敢说只有0?1秒钟的时间弹入车里!坐进车内以后,我放下了刘海遮住额头好挡住伤口,老天也好像跟我学一样,突然下起豆大的雨点来。我突然担心了一下梦泽露在外面的内裤,它会不会被雨水打湿啊。那条内裤看起来是夏天穿的,那可是相当地薄啊……

  “我第一次来学校,看到我负责班级的资料里面居然有泰阳时,还吓了一大跳呢。”

  源宇哥小心地踩下油门,尽量假装听不到我咕噜咕噜咽口水的声音。

  看这边,看这边,蔡源宇。我绝对不会吃了你的,这可是大白天啊。

  “我刚看到源宇哥出现的时候,发现你居然是个实习老师,也大吃了一惊呢。”

  “但我很担心啊。泰阳为什么变成这样了。小时候他又善良又很听我的话……”

  “泰阳怎么了?”

  “海俊、泰阳、智率,还有转学来的那个梦泽……现在他们真的是已经被学校打上烙印了。”

  没错啊。回想起刚才他们逃跑的背影……这些家伙不是被打上烙印,而是应该被盖上超大的图章。让图章警告大家不要靠近他们周围半径一公里以内。

  “要是问他们到底有多愁人,有的老师把他们几个的名字合起来,叫他们‘海泰智梦’,他们已经上了这周的黑名单了。”

  “海、泰、智、梦。还真像那么回事呢。听上去就好像老龙王爱喝的天然饮料(译者注:‘海泰智梦’的发音听上去好像‘海苔之梦’)……”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啊,桃京……”

  “他们几个不是都很阳光又很血气方刚的嘛。”

  “海俊可不是这样。那孩子好像不会笑。每天都在惹事,还老缺席。一点小事就跟老师粗声粗气……”

  “那个……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吧……”

  “还有泰阳也是……”

  “泰阳怎么了?”

  “智率非常有唱歌的才能,海俊呢,学习上完全不用人担心……可泰阳就……”

  “……”

  我想跟源宇哥聊的可不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不知道源宇哥有没有注意到被伤心淹没的我慢慢把头越垂越低,而他却一直不停地喋喋不休地说着有关泰阳的话题。

  “等下,那个不是海俊吗?!!”

  源宇哥突然冒出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把快要去见周公的我拉回了现实,还没等我赶紧抬头看看,他就慢慢地把车停靠在路边,完全将我推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喂!!!申海俊!!!”

  “完蛋了。”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把脸深深地埋在膝盖上,在黑暗中悄悄地刺探这两个男人的呼吸声。据猜测,源宇哥一下子摇下了车窗,而对面的那个家伙应该就是海俊。

  “你不是说不舒服没来学校吗?在这边做什么?”

  “我没说不舒服啊。”

  这掷地有声的嗓音彻底打破了我希望认错人的侥幸心理,不是海俊还能有谁?

  “反正过来上车吧。我载你。”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不用了吧,让你旁边的女人下车就行。”

  直中要害。我把头更深地向膝盖里埋了进去。

  “你说什么?你知道她是谁?”

  “韩桃京,下来吧。我会原谅你的。”

  海俊的这句话好像半开玩笑,可听起来他分明正强压着怒火,我听了以后“扑哧”一笑,安静地抬起头来。海俊右手搭在车窗上站在那里,被雨淋湿的黑发颤动着,他的手指轻轻地叩打着窗玻璃似乎在叫我快下车。

  “海俊,对不起,我没能守约……”

  “已经两点了。比我们约好的一点迟了一个小时。”

  他扬着腕表,稍稍提高了嗓门,吓得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对不起嘛,今天不行,改天再接受你拜托的事,行不行?”

  “必须今天。”

  “要是你们先约好了,你就跟他走吧,桃京。”

  两个男人的脸同时摆在眼前。虽然三角关系让人脸红心跳,但不知怎的,我的心情却好像在连续一口三个一口三个地吞下洋葱。

  “不是说拜托你一定要帮我吗?”

  “……”

  “你跟我约好了的啊。”

  “对不起啦……”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就算不是我,你可以拜托的女孩子不是也多得是嘛,何必非要找我呢……这是我第一次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求你去找其他人吧……”

  无可奈何之下,我完全不加考虑地就这么坦率地脱口而出了。不知道这些话是能起到正面作用还是会适得其反呢?那家伙一言不发地盯着地面,足足几分钟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个什么东西来一把扔到车窗上,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走进了对面的便利店。

  “啊啊啊!!”

  我简直气疯了,连源宇哥就坐在旁边的事情都忘记了,死命地撕扯着头发大喊起来。源宇哥有些尴尬地先看看我,再看看海俊消失的方向。

  “你们本来约好的吗?”

  “没,只是他说有事要拜托我,所以要来找我……”

  “什么事拜托你啊?”

  “他说要跟一个女孩子分手,让我当他一天的女朋友。”

  “要跟一个女孩子分手?”

  “对啊。”

  “海俊现在没有女朋友啊……”

  “哦?源宇哥怎么知道他没有?”

  “就是……知道啊……”

  语音未落,源宇哥急忙捡起海俊留下的那团东西,是一张纸。

  “啊?那为什么啊?又没有女朋友,干吗拜托我这种事?”

  “金真英钢琴独奏会……”

  “什么??!”

  “这上面写的……”

  居然是真的。

  我大吃一惊,几乎像抢一样地从源宇哥手里夺过那张纸。没错,就是那个,让我从小开始弹钢琴的原因,让我一直作为目标去努力,让我在这一刻依然疯狂期待而又尊敬不已的金真英老师的钢琴独奏会门票。

  金真英。那个演奏令我忘记呼吸、紧紧扣住我的心弦的人。听说从小左手的食指和无名指都被切掉的人。让我全身上下、连脚指头都颤抖不已的人。令舞台上耀眼的鲜花与掌声直接呈现在我眼前的人。

  “这个人的演奏会啊,听说要在公演六小时前就去排队才勉强可以买到票,是么?”

  “你怎么知道……”

  “难道就因为这样海俊今天才没去上学?”

  “你怎么知道的啊……”

  ……

  ……

  这只是偶然吗……

  斩不断理还乱的十一年前的记忆。我震天的哭声和抚摸在头上的那只大手温暖的触感。钩钩小指头许下的那渐渐被遗忘的约定。还有今天这只是为感激而落下的大颗雨滴。

  海俊啊,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去听这女人的钢琴演奏……

  突然间,海俊看上去非常疲倦的双眼出现在票的上方,我本能地想打开车门跳到雨里,源宇哥却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一下子按下了控制键锁住了车门。

  “源宇哥,让我下车。”

  “别这样。”

  “为什么?”

  “……”

  “这个,如果这张票真是他买的,那那个傻瓜就是从今天早上开始一直排队才买到的吧。我不管昨天他拜托我的事情到底是撒谎还是什么,他是因为我才没有好好休息的,因为我才在这里淋雨,因为我才尽心尽力,所以我现在必须出去,我要去报答他。”

  “……”

  “我喜欢源宇哥,但现在我得下车。”

  源宇哥对我斩钉截铁的话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有雨刷在左右左右地做着单调的运动,间或源宇哥试图发动车子产生的震动。

  “源宇哥~!!”

  “虽然我还不是正式的教师,但这种情况下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我还是知……”

  源宇哥的话没能说完。因为我这侧的车门被什么挡住了,一个拳头或是什么看不清的东西正在用力地敲打着车门。

  “海俊?!”

  我大吃一惊,飞快地摇下车窗看看出了什么事,外面是撑着雨伞遮住车门上方、面无表情的海俊。

  “这种时候,电影或者小说里面的男人都会满脸悲伤地站在后面看着车一直开走直到消失在视野吧。”

  “……”

  “我死也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人本来就是越做不到越想做。”

  “……”

  “刚才你是不想淋雨才不下车的吧?”

  他自顾自不停地说着,手里摇着那把从便利店买来的雨伞,一脸现在下车也不会淋到雨的表情,调皮地点着头。

  “源宇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要问什么?”

  “海俊他,这样子露出额头的样子,你以前见过吗?”

  “没见过。”

  足够了。让我现在必须下车的理由。

  “你问这个干吗?”

  “让我下车吧。要不然我就再也不让泰阳去上学了,让源宇哥你伤心死。”

  “桃京……”

  “让我下车。”

  源宇哥在我脸上半点可回旋的余地也没找到,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打开了车门。我蹦跳着走向海俊身旁……

  “你真是找死呢。”

  海俊一边把雨伞移到我头顶上,一边“恶狠狠”地说,我没答话,笑嘻嘻地撩开头发露出前额。

  “哇,姐你脑门怎么这样?”

  “你呢,你脑门怎么这样?”

  海俊圆润的额头上,有一块指甲大小的深深伤疤。

  “所以我才一直用头发挡着啊……不许看,很丢人的……”

  “那你是因为我才第一次把头发梳上去的喽?”

  “看着太凶的话,还是放下来吧。”

  “嘿嘿。看着很可爱的嘛~!”

  “笑什么笑?就知道惹人生气。”

  海俊一直用眼角看着源宇哥的车开走才收回视线,好像刚才真的非常生气,他的两个脸蛋还红红的。我把左手背放到自己额头上,右手背放到海俊额头上……

  “嘿嘿。我们真像,脑门上有一样的伤疤。”

  “把手拿开啦……”

  “让人看了还以为我们在动手打架呢,对不对?”

  “明明跟我约好了,怎么又坐在别的男人旁边啊?”

  “嘿嘿,一样的脑门。”

  “你要不是我朋友的姐姐啊,我一定狠狠揍你一顿。”

  “伤疤一样的,嘿嘿。”

  “叫你别弄了!!!!!!!”

  海俊站在雨帘中,而个子刚到海俊肩膀的我,在他旁边蹦着跳着,继续够着摸他的额头……他完全不顾自己已经浑身浇得湿透,尽力把那个青蛙模样的雨伞遮在我头顶上。

  “对了,你是不是从一大早开始就去排队买这个票了?”

  “没有。”

  “什么没有?一定是。我知道……”

  “我说了没有嘛……”

  “你等了几个小时啊?”

  “我说过了没有啊~~!我才不会为了女人像个傻瓜一样呢。”

  “哎哟!!觉都没睡,眼圈黑得像熊猫哦~~!”

  “啊!!!!够了吧,你这笨蛋!!!!!!!!!!”

  “说什么哪?叫我笨蛋?!!胆子不小啊!!臭家伙!!喂!!我现在要是淋到雨就有你好看的!!我今天可没洗澡,会很有‘味道’的!!”

  青蛙雨伞突然从我头上跑了,海俊开始向前大步走去。

  “我头发要是出味儿了,最倒霉的可是你!!!!你,你可别后悔!!!”

  “这还算女人么……”

  “你说什么??!!!!”

  “啊~~吵死了,赶快过来!!!!”

  源宇哥,从小开始源宇哥就从来不说过分的话,他总是那么彬彬有礼。所以我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他了,也许现在我也还是最尊敬、最羡慕他这一点吧。但是。明后天再见到他的话,一定要把话说开,我要告诉他,他真的错了。

  ……申海俊,这臭小子。他是会笑的。在学校外面,他笑得如此灿烂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