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四章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21-06-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4

  “哎……那什么……”

  往集装箱的路上。

  不知道为什么,海俊没想跟我并肩一起走,而是在我背后离我三步之遥,慢吞吞地走着。我猜想他或许正看着我的大屁股在做鬼脸,或许正在感叹着哪个女人的肩膀会这么宽之类的。反正已经要多倒霉有多倒霉了,就不管他了……就当他是非男非女的中性好了。

  “那个……海俊啊……”

  “干吗?”

  “非常感谢你能来安慰我……不过拜托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啊。”

  “抱住我,把鼻涕眼泪蹭我一肩膀的事?”

  “我的眼泪、鼻涕都是天然无公害的……”

  “不过仔细一看,你这女人屁股还真大,肩膀也真宽。”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在美国也没学什么英语,光玩儿橄榄球或是曲棍球了吧。”

  “……嗯。所以我胳膊劲儿也不小哦,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

  话音一落,渐渐走近的脚步声令人害怕。我开始不安,突然发力快速向前走去。

  “生气了?”

  “没。”

  “哼,明明就生气了的说。”

  “我说了没有。你这笨蛋!”

  “明天有时间吗?”

  “干吗?”

  “让我帮你保密,可不是没条件的哦,我也拜托你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这什么意思啊,我条件反射地回过头一看,海俊好像吓了一跳,闭着嘴巴看着我。我又问了他一遍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他微侧着头移开视线,摸着自己的前额,有些不自然地一笑。然后从他厚厚的嘴唇里说出来的话彻底把我惊得目瞪口呆……没错,我确定他的拜托是相当无理的……

  “……好……好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一句“好吧”会让他那么开心。

  其实……我答应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啦。在我见过的所有男人明朗的笑颜中,这家伙笑得最灿烂。而且隐隐约约总希望能再欣赏一次他的笑。

  “对了,姐。”

  “什么?”

  “以后不要用你这双腿穿短裙,知道了吧?”

  “……”

  “……”

  “对了,海俊。”

  “啊?”

  “明天开始不要再戴帽子出门,知道了吧?”

  他摇着头“嘿嘿”地笑了。然后又离我几步远,远远地跟在我身后慢吞吞地走着。

  “开玩笑啦,以后把刘海梳上去吧。脑门明明很漂亮,把它藏起来多浪费资源啊。”

  “……”

  “你要是不喜欢那就算了……”

  “我考虑考虑。”

  “长得漂亮就是这么麻烦。啧~讨厌啦。”

  ……

  这或许是后话了……如果一直这样假装不知道我哭过,就这么一直陪我走下去,也许他会变成比我想象中还更要有型的人哦……

  AM10:15

  “我闺女回来了啊!!”

  “同志们,赶快起来啦!!开会了!!”

  ……

  想起来了,三个小时前我跟泰阳一起背着智吾回家的。筋疲力尽的我们一回到家就把身子扔在沙发上,像僵尸一样睡死过去了。我还记得智吾他……

  “报告船长!我不会抓大虾……”说过一次这样的梦话……

  “泰阳到哪儿去了!!?”

  “到哪儿?当然是去学校了!!来看看我们能干的乖女儿!!”

  嘟嘟囔囔。

  脸上感到谁的手热乎乎地在摸我。

  “……嗯~”

  突然睁开左眼一看,眼前霍然摆着两张脸,一副好像吐着信子要吞掉什么的蛇一样的表情。

  “哇啊啊啊!!!!!!!!!”

  “啊!!!!!!”

  智吾被我的大喊声吓了一跳,大叫着醒了过来。而我完全变成了装在透明箱子里的荷兰猪,被爸妈按坐到他们跟前。七岁的小弟弟也难逃厄运。就算十年不见,我们也总还是一家人。

  “……”

  “……”

  “……”

  “来,快说。说说你学的英语。”

  “……”

  “啊,一个人没法说是吧?智吾啊!!咱们智吾英语说得可好了,是吧!!?”

  直面死亡的三分钟以前,我好像用盐腌渍的蜗牛一样跪坐在脚掌上,看着在济州岛晒黑的那张脸,老妈则把浑身发抖的智吾按在我旁边。

  “来,智吾,跟你姐姐说。学学你在学校学的‘hello’怎么说。”

  “……”

  “这是你姐姐。这个看着笨笨的人是你姐~。智吾你忘了吗?三年前去美国还一起玩儿来着,想起来了吗?”

  老爸一边提高嗓门说着,一边把我买回来的两瓶洋酒放到化妆台上。

  “我下次再说不行吗?”

  “什么下次?!!!!来,赶紧的!!我们小儿子最棒了!!”

  好像老妈对三年前去迈阿密看我时一跟外国人说话我就瞬间消失的样子仍然耿耿于怀,这次下定决心一定要听到我说英语才行。怎么想心情都好不起来。毕竟我是阔别十年才重回家庭温暖怀抱的一只孤雁啊……

  “妈!!!!”

  “喊什么?”

  “怎么说我也是昨天刚回来的!!时差都还没调过来呢,你就把我吵醒,到底要干什么啊?!!你就我这么一个女儿,就不能多疼疼我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废话少说,赶紧说!”

  “……”

  “我数三个数,赶紧张嘴说,要是你敢往外吐韩国字,就有你好看的!”

  “哎……我说老婆子,咱们小儿子还在边上听着呢,你是不是有点太凶了。”

  “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

  现在情况已经糟到不能再糟了。老韩家两个胆怯的男人的四只眼睛,还有老妈那热带丛林中雄狮一般熠熠生辉的双眼都把目标瞄向了我。最后,我抱着“早晚是一死,早死早超生”的念头,闭上双眼张开了嘴……说时迟,那时快!

  丁零零零零零。丁零零零零零。丁零零零零零。

  房间那头的电话铃声狂叫起来,曾被我嘲笑太过老土的电话铃声,现在居然以德报怨救了我一命,真是叫人感动到落泪啊~!

  “我,我去接……”

  就在我刚想发挥超越人类极限的行动力站起来时,智吾却比我还要轻快地蹿了出去……

  啊,这个臭小子……

  我无奈地再次面对老妈必杀的目光,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时——

  “姐,找你的!!!!!!!!!!!!!!”

  智吾突然兴奋地大叫。

  “哦?有你电话?谁会把电话打到这里来啊??!”

  老爸和老妈不放心地互相看着对方,这时如果稍稍低下头就会看到我脸上的表情,就像战场上获得胜利的贞德,我高兴得摇头晃尾:

  “看吧~我就是这样的人!!!”

  “赶紧接了电话回来继续!!!”

  “Don?tworryaboutme!!”

  “说啥呢!!?”

  “看,我说英语了吧!!说了吧!!说了吧!!”

  “等你撂了电话再找你算账!!”

  吧嗒吧嗒。

  在我跟智吾交换眼神的刹那间。

  可以这么说,低着头的智吾小不点就是那惨落平阳的老虎,而我就是那老虎外出独占山林的猴子!

  “H-e-l-l-o~~~~~~~~!”

  不一会儿,我得意忘形绕梁不止的嗓音就传到电话那头去了。

  “是桃京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我不受约束的嗓音戛然而止。

  “……”

  “嗯,我是源宇。”

  “源宇哥!!”

  “你在家啊,真是太好了。”

  “源……源……源宇哥,你怎么……”

  “现在能来学校一趟吗?”

  “怎么了?泰阳又出事了吗?!!”

  “没有,没出事……只是有些话想跟你聊聊,还想让你帮帮我……”

  ……等等……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五十分。海俊跟我约好下午一点的时候给我家来电话……这可怎么办啊。早知道这样当初就问他要手机号了。

  “怎么了?有困难吗?”

  “啊?”

  “那下次再说吧,反正也不是什么特着急的事儿。”

  “没有没有,源宇哥!!!!”

  “能过来?”

  “能!!!”

  “那来学校后门吧。一个小时以后见。你还记得宇星男高在哪儿吧?”

  “当然了~怎么会忘呢!!”

  “那我等你哦~!”

  “好!!”

  咔嗒——

  用颤抖的手放下电话,我感到背后传来等候已久的阵阵杀气。

  “是要出门吗?”

  “嗯,妈。”

  “你知道我会怎么回答你吧?”

  这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源宇哥抢先给我电话预示着我将在韩国展开一段粉红色的人生。难道要我亲手把这段浪漫葬送在眼前这个四十多岁野猫一样的女人手里吗?不行,绝对不行,那是亵渎青春的行为!那绝不是我韩桃京应该做的!为了我火热的青春,逃跑算什么……

  “韩桃京!你给我站住!!!!!”

  把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我就穿着昨天那身衣服打开大门风卷残云一般地冲了出去。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还记得宇星男高离这里只有打车不到十分钟的路程(虽然口袋里只有三张千元钞票,不管啦),我果断地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再次显示出我非凡的行动力。

  “明天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哦。”

  坐在出租车里边看着计时器跳动的数字边整理衣服的时候,耳边一直回响着昨天海俊跟我说的话……唉,那家伙就算不是被我也会被别的女人甩,被欺负被蹂躏……

  “应该没事的吧……”

  我确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应该说我让它没事就没事。为了能带着愉快的心情跟源宇哥有一次清爽的见面,我跟司机大叔要了块口香糖塞进嘴里嚼了起来。

  噗——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