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21-06-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2

  丁零零零零。丁零零零零。丁零零零零。

  嗯……我房间的电话铃声还真是好单调啊……

  毫无缘由地,感觉今天这声音听起来好土气。

  丁零零零零。丁零零零零。丁零零零零。

  “姐,姐~韩桃京大姐姐~!”

  啊,我的电话铃声为何如此单调无趣。怎么说也应该是又独特又超酷的声音啊。比如性感男人的呓语,可爱男人的喷嚏声……

  “韩桃京大姐姐!!!”

  “啊!!吓死我了~!”

  不知谁的大叫声吓了我一跳。我猛地张开双眼一看,天花板上是陌生的云状壁纸,还有一个脸色白白、像考拉一样的小不点映入眼帘,立刻把我的睡意赶得无影无踪。

  “你要干吗?!!!!!”

  “来电话了……”

  大象模样的枕头边贴着一张小脸,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小家伙一抖一抖的。

  “对了,这里是韩国哦!!!”

  “现在是早上三点,有电话……”

  我回过神来揉了揉眼睛,然后“啪啪啪”地走向一直疯响着的电话……没有做一点恢复和修饰,我本能地用大嗓门喊道“喂~”,电话那头乱糟糟的,还传来一个男人的嗓音。

  “请问这儿是泰阳家吗?!!!”

  是似乎要诏告天下一般的一个大叔的高喊声。

  “没错。这里是韩泰阳的家。不过严格说来,这里是他父母也就是我父母的家。”

  “没空跟你闹,赶紧过来看看!!!”

  “什么事啊?”

  “哎呀,我们店里的东西全都被弄得破破烂烂了!!哎呀,哎呀!!!”

  “难道是打架了?!!!”

  “我这儿是T?I便利店,你赶紧过来!再不来我就叫警察了!!”

  “泰阳打架了?!!!”

  吧嗒。

  嘟,嘟,嘟,嘟。

  真没礼貌啊,这个电话……

  “韩桃京大姐姐,你怎么了?”

  智吾看着我茫然若失的脸,紧张兮兮地小声问道。

  “你泰阳哥他啊,好像被揍得快成狗肉酱了……”

  “哥!!!!!!!!!!!!!”

  我故意逗他的一句话,居然惹来一阵号啕大哭,恨不得把全楼的人都惊起来,害我用尽浑身解数才止住他的哭声。凌晨三点半刚过一点儿,我们俩表情各异地站到了公寓大门口。

  “为什么我刚回韩国就得管这些破事啊?!!!!!”

  我顶着一头能跟雄狮媲美的乱发,因为睡眠不足而怒发冲冠。智吾浑身颤抖地看着我,好像随时会吓得忘记呼吸。

  “不能让哥受伤啊……”

  智吾摇摇摆摆地跟在我身后,跟我说着什么T.I便利店离家不算远,什么他每天晚上都跟泰阳哥到那里买三明治和巧克力牛奶吃之类的话。

  “喂,我说韩智吾。”

  “姐,我错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啊?”

  “没有……”

  “你是不是害怕犯一点小错,我就把你弄到虾店的船上去卖掉啊?然后用卖你的钱到有大院子有大游泳池有好多屋子的房子里去住啊?”

  “我错了……”

  嘿嘿嘿,真是好玩儿。

  “我虽然没有那么可怕,不过我跟虾店的船长可是很熟哦~!”

  “妈妈……爸爸……”

  “那你就乖乖地听姐姐的话,听到没有?!!!要是胆敢把这件事告诉妈妈就有你好看的!!”

  “是……”

  出发以后大约十分钟,我们姐弟俩站在唯一一家还亮着灯火、有块红色招牌的T.I便利店门前。不用进去就能明明白白地看清楚眼下里面的事态到底进展如何了。

  不过,里面……有点……有点……嗯,跟我想象的相距甚远,完全可以说成是一场幽默剧表演。

  T?I便利店

  “我要叫警察了!!我说我要叫警察了!!!”

  我握紧智吾的小手,站到比5坪(译者注:韩国的1坪=4/121平方米,约合3?3平方米)稍大一点的便利店门前,一眼看到一个头发掉了一半的大叔“咚咚”地跺着地面。我慢慢地把目光移到旁边,那边是正在发飙的泰阳和正在“嗞嗞”有声地嘬着牛奶的智率,前面是一个身穿跟泰阳一样校服、嘴里“啪啪”地嚼着泡泡糖的叛逆小子,长得好像只猴子。如果他在罗马时代的战争中被俘,肯定是被皇帝最先处决的那一个……

  啊,对了,可不能忘了那三个上下一身紫色校服、梳着小贝头的观众啊,他们那形象绝对是刚刚从漫画世界里面强拉出来的公鸡所假扮的人类。

  “好好看着,让你知道知道谁更厉害!!!”

  嗯,不管怎么说似乎正打着呢,那个叛逆小子拎起货架上的半块西瓜无情地扣到了自己头顶上。

  看到此景,泰阳鼻内冷哼一声,拿起四五个鸡蛋一下砸碎在自己头上,猴子看到这里不禁后退了一下,四周打量着似乎想找什么别的家伙。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啊……”

  大叔气得张着嘴巴浑身发抖,肩膀一颤一颤地,他用一双噙满泪水的双眼悲伤地打量着我。

  这种时候要在误会之前澄清自己才是王道。

  “啊,我是那个用头顶砸碎鸡蛋那边的,我是他的监护人。”

  “哎呀,你看看这可怎么办啊!!你管教管教泰阳那小子啊!!”

  听上去大叔似乎跟我爸或我妈关系不错,他嘴里虽然叫喊着泰阳那小子怎么能这么对他之类的话,可是却对眼前的混乱场面无能为力,连上前去制止的勇气都没有。

  “把微波炉给我拿来!!!!!!!!”

  “什么?”

  “叫你把微波炉给我拿来!!!!!!!!!!”

  ……

  同时,伴随着猴子几乎破了音的高喊声,鸡脑袋们快速地搬来了红色微波炉。

  “智率!!!!”

  “干吗!!?”

  “去把烧酒瓶子给我拿过来!!!!!!”

  “嗯??!!?”

  “最冷酷无情最硬汉的人拜托你哦!!!!”

  “是!!!!!!!!”

  ……

  大叔直接口吐白沫了。现在场上对峙的是从眼前搬来的红色微波炉,还有智率手里拿着的三个绿色烧酒瓶。

  “呜呜呜。姐,姐,哥要是死了怎么办啊?……泰阳哥就这么死了可怎么办……”

  我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气得说不出话,感觉本能在驱使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毕竟跟西瓜和鸡蛋比起来,微波炉和烧酒瓶的杀伤力更大,这两个小子正在气头上,等下去会造成什么结果完全无法预测,真是让人一个头两个大。

  “你们这些臭小子。给我看这里!”

  就在猴子手里提着微波炉低下脑袋的瞬间,我以赫拉克勒斯(译者注:赫拉克勒斯是希腊神话中的大力神,宙斯之子)的英姿,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到了他们中间……泰阳和智率被我惊呆了,就连猴子和他的鸡头小队也如同看到仙女降临一般地瞪圆了双眼。

  “你谁啊?!”

  “我是他姐姐。”

  猴子看着我指向泰阳的手,嘴角一阵抽搐。

  “那又怎样……”

  “你们在玩儿过家家吗?”

  “……”

  “打架就得头破血流,要见血!!!要敲破西瓜也得敲在那混蛋的头上!!敲自己头上算怎么回事啊??!!!!!!!!”

  “……”

  “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还算什么男人啊!!!!要扔就往这小子头上扔!!!!!!!你有种就扔给我看看!!!!!!!!!!!”

  “你……你这……你哪儿来的臭婆娘?”

  猴子渐渐地泄了气垂下了头。我感受到了他的退缩,于是将目光转向了我的第二个目标。

  “你也是,韩泰阳!!!!!真要打架就先把那瓶子敲碎了!!!再说了,你有没有真的给自己动粗的决心啊??!!也就是学人家装装样子,根本没胆子真下手是吧?!!!你这笨蛋,这样也算男人吗??!!!”

  “……”

  “要打就到路边去狠狠地打!!!打架就要挺直了腰杆,光摆样子有什么用啊!!我看你们啊,不是为了打架而打架,只是给打架找个借口!!为保卫国家献身的李舜臣将军和柳宽顺女士(译者注:李舜臣将军是朝鲜民族英雄,抗倭爱国名将。柳宽顺被誉为韩国的圣女贞德,是朝鲜独立运动家)要是看到你们,一定会让老天打雷劈死你们!!”

  “哇,老姐你太厉害了。你真牛……”

  智率竖起大拇指向上举了举,泰阳和猴子的头却向下低了又低。

  “喂,那只猴子!!你真有胆拿微波炉砸自己脑袋吗?!!”

  “……没……没有……”

  “韩阳阳!!你真想用瓶子把头砸碎吗!!?!!”

  “不想。”

  “看吧,看吧~哎~真让人寒心啊,你们两个!!既然没胆子干吗还把可怜的章鱼头大叔家的店弄成这样!!!?”

  “我……我是章鱼头?”

  大叔本来因为我耀眼的光芒刚要恢复些生气,结果一句章鱼头又让他备感受伤。

  “不管怎样,你们这些家伙啊,没胆子做掉对方就别再这么丢人现眼了!!!!”

  “要是有胆子呢?”

  啥?……这出乎意料胆大包天的话……

  “要是我有胆子做掉他呢?”

  不是泰阳不是智率不是猴子也不是鸡头们。当然也不可能是我的幺弟智吾,可是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啊……

  “你……你!!!!!!”

  “哎呀~~在这儿又碰面了啊。”

  声音来自一个正嬉皮笑脸、气定神闲踱进便利店的家伙。

  就在我迟疑着向后倒退的时候,那家伙把肩上的背包往地上一放,慢慢地向场中走了过来……

  “海俊,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泰阳看到他,有些不高兴地说。

  “蔡源宇也来了,随后就到。”

  什么??!!蔡源宇!!?

  “大叔好像扭到了哦。”

  那家伙用手指尖指着便利店大叔,然后又开始上下打量着我。啊!!!就是这家伙!!!在巴士上用嚼不烂的英语让我丢脸的家伙!!

  “这是你姐?”

  “对啊,今天刚回韩国来。姐,这是我朋友申海俊。”

  “不错啊,能这样又碰到你。”

  “你说什么?你认识我姐?”

  “算是有一面之缘吧。对了,小姐,我们再像之前一样说英语怎么样?”

  ……

  这臭小子不想活了吗?

  “你做梦也没想到还能跟我再见面吧?”

  “我只是看到有人捡鸡蛋,随便来看看。”

  这边真的有人在捡散落一地的鸡蛋壳,是像大脑紊乱一样摇着头张着嘴的泰阳。

  “喂,怎么说着说着还跟我姐顶起嘴来了啊,算了啦。”

  “算了怎么行,你不懂,有我在呢。大人都说为漂亮女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不管怎么说,我喜欢物超所值的漂亮女人。”

  “我也知道啦,没怎么担心。不过你是怎么认识我姐的?”

  打架告一段落了,猴子和鸡头们的气势随着新人物的登场被完全打压了下来。大叔直到现在才放下心,可我的满腔怒火却犹如在弦之箭一样,只待一触即发。

  “IcanstickerEnglish.”

  可是这不长眼的臭家伙,居然学起我之前说过的那句惨不忍闻的英语,终于我的愤怒全面爆发了……

  “都说了让你算了!!!!!!!!!!!!!!!!!!!!!!!!!!!!!!!!”

  鸡蛋壳无情地飞上了天空,然后传来“噗”的一声。

  “老师!!!!!!!!!!!!!!!!”

  “啊,啊……”

  ……

  “你们到底……这是在干吗?……”

  我迟疑着后退时,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门前,不过看不清是谁。

  “老师!!!鸡蛋皮糊住眼睛了!!”

  是老师。

  是老师!!

  正捂住脸呻吟着的这个男人。

  刚好被装满蛋黄的鸡蛋壳打中的这个男人。

  是泰阳学校里的老师。

  “对……对不起……”

  “啊……”

  “没……没事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源宇哥!!!!!”

  “!!!”

  随后,人类可能发出的最兴奋、最惊喜的大喊声穿破便利店闷热的空气,一口气散落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