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追爱症候群 > 正文 >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日期:2021-06-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syndrome#1

  热潮

  “喂,小姐。您忘拿护照了!!”

  哎呀,哎呀!什么护照啊,我这都快要急死了。在抓紧裤腰通过机场安检的一刹那,大嗓门的检查人员叫住了我,我对着他来了个九十度转身,抓过护照一卷随便地塞进口袋:

  “这里哪里有卫生间啊?!!!!!!!!!”

  听到我扯开嗓门的大喊后,一个男人撇着嘴咂着舌头指了指背后的滚梯:“下去得走一会儿才能到。”

  不是吧?

  啊~啊~韩桃京,绝对不能在这里“一泻千里”啊。

  儿时的记忆又涌了上来,发挥让卡尔·刘易斯惊翻在地的短跑实力,冲啊!!

  韩那小学的传说再度重演,我拼尽全力开始冲刺!!!

  砰砰砰!砰砰砰!

  嘈杂的机场内,画面定格在我的拖鞋底趁乱翻上脚背的瞬间。现在,就算为了解决生理问题而焦头烂额,但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就让我用最优雅的姿态大概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首先,我是个女的。这一点从我现在冲进挂着“women”的洗手间的背影上看得出来。从我带着护照来看这里是机场没错。当然,是韩国的机场。

  “哎哟,好臭。这是什么味儿啊?上空航厕所怎么这么没素质呢?”

  再从进入洗手间的这位不请自来者没有涵养的嗓音来看,你大概知道现在我在干什么了吧。事实上,我在飞机上吃了三人份还多的拌饭,然后拉肚子了。这足以看出我在“衣食住行”中对“食”是最为执著的吧。

  “在厕所讲素质,除了拉屎还能干吗?!!!!!!!!!!”

  即使是在这重要的时刻,从我似乎能一吼把起飞的飞机吼裂的高音上也可以看出我是怎样性格的人。

  “但是没水了。糟糕了……”

  现在因为事态严重的关系,自我介绍只能暂时告一段落了,不过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嘿嘿!

  仁川国际机场

  无人迎接的我,蹒跚着步出了机场出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悠长假期刚刚开始的缘故,相当多从我旁边经过的人都显得脸色蜡黄。

  “行李就这么多吗,同学?”

  “对,大叔!!!!!”

  无视那些向我投过来的羡慕眼光,我对眼前的机场大巴司机帅气地点点头。

  “哎哟,看来男朋友来接了。”

  “什么??”

  “后面手里捧着花的男生啊。”

  “男生!?!?”

  就在这时,大叔听到我说“男生”这个词后发出“哧哧”的笑声,指着我的背后。

  “……”

  这家伙想干吗?他对着我说了些什么。

  “快上车吧!!”

  “哦……”

  就在大叔搬好行李关上行李箱盖的时候,就在我一片迷茫地眨巴眼睛的时候,听起来好像骗人一样,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不怎么样地出现在了眼前。手里拿着一把不知什么名字的黄色花束……

  等等。在韩国文化里,这样就叫做“追求”吧?可是这家伙拿掉帽子的时候到底是不是足以媲美F4的花样美男还是个未知数啊。

  对了,《魅惑你的王子》的作者是这样说的:“在这种情况下,真正的万人迷不会轻举妄动,而是一言不发,抛个微笑过去。”

  “……”

  看着我付诸实践的脸部肌肉,那家伙的眼眸似乎也有些动摇。就在他嘴角微启,似乎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我想起了那作者的第二句话,于是快速地登上了机场巴士的踏板。

  “在男人快要被你迷住的时候,随风而去吧。”

  与此同时,汽车在大叔悠闲的口哨声中启动了,看着如我所料走向我的那个家伙,我开始享受我那颇具韩国风的表现所带来的满足感。

  啪啪。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啊。那个穿着牛仔裤的男人竟然毫不犹豫地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上。

  “我说,座位那么多……”

  “……”

  那家伙一副用鼻孔也不会听我说话的表情,傲慢地看着我这个坐在窗边的可怜人……与其说这是追求的一种,不如说是摆出在终极格斗中用尽全力殴打眼前所有敌人架势的那种专业选手的目光。

  就在我惊呆的片刻间,这个家伙居然取下帽子,顶在手指尖上绕圈。这下子我看清楚了这个陌生入侵者的全貌。

  微黑的健康皮肤衬着他随不同角度看起来闪烁着各种色彩的瞳孔。微微上翘的上唇,配着一副世上万物皆无所畏惧的自以为是的表情。还有比我这个女人的眉毛还要漂亮的两道弯眉。总之是张我完全没有见过的脸。

  “请问,你曾经住在我家附近吗?”

  “……”

  “我在迈阿密住了五年,然后搬到西雅图待了五年,你呢?”

  “……”

  “哈,我明白了……”

  “……”

  “原来不懂韩文啊!!Don?tworry.Don?tworry.Noproblem!!!IcanstickerEnglish!!!!”

  “YouhadbeenlivedoverseasfortenyearsbutyoucouldspeakabitmorethatIcanstickerEnglish(还说自己在国外住了十年,会说的英语就是‘IcanstickerEnglish’吗)?”

  突然扔过来的英语把我打得措手不及,就在我赶紧动用所有脑细胞快速分析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座位下面传来一阵“嗡嗡”的震动声。

  只见那家伙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看了一眼液晶屏然后面无表情地“啪”的一声打开翻盖:

  “谁啊?”

  哦,天哪,他在说韩文!!!!!!!

  “哦,好吧。”

  我呆若木鸡般地愣在那儿,脸红红地发出一声冷哼,那家伙好像怕我听不见一样继续用标准的发音说着。

  “不是说了我今天去大丘看奶奶吗?又没叫你等我。”

  对方好像是个女的,从那小手机里面传出一阵尖锐的嗓音,他瞪着我抽搐的脸,突然笑了:

  “喂,崔缎英。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挂了哦。要不你来大丘好了。”

  “哎哟~仁川市的天气可真不是盖的!!!!!!!!”

  空气瞬间凝结了。

  听到我用比英语强百倍的方言大声喊出来的话,他放下手机,好像看到了什么荒谬的事情一样凝视着我。

  我乘胜追击,马上展开连击:“您手里的花太漂亮了!!!!您女朋友可真幸福啊~~”

  他“啪”地扣上手机翻盖,用一副“搞什么啊?”的眼光瞪着我。这时拿在他手里的手机发出一串模仿小鸭子“嘎嘎”叫的铃声,而我们那位可爱、可亲、又可敬的司机大叔则宣布目的地到达了。

  “不要撒谎!!!!!!!!不要自以为是!!!!!!!”

  我目不斜视地向着大巴前门走去。

  “再见了,大叔~~~”

  作为东方礼仪之邦的优秀一员,我当然没忘帅气地向司机大叔打个招呼。

  釜山中原洞

  刚才那家伙简直快气死我了,现在大家都把目光重新聚焦在我韩桃京身上吧,我刚换乘了一辆出租车,下面让我再次开始介绍我自己吧。

  我叫韩桃京。我老妈她很久以前曾经梦想成为一名钢琴家,在我小的时候她发现我有弹钢琴的天赋,为了让我尽早到外面的广阔世界里面汲取知识,就强行把连九九乘法表都背不下来的我硬塞到飞机上。今天就是我离家十年后再次回到韩国的日子,就像刚才说的,我在美国的时候,曾在西雅图住了五年,在迈阿密住了五年。就像把一个西瓜一剖两半一样一天不差地在两边各待了五年。奇怪的是今天是我归来的日子,本来爸妈应该到机场来接我的,但我那自豪得跟什么似的爹妈,恨不得早在一个月以前就掰着指头算日子,却偏偏在昨天说要去参加登山协会的聚会而飞去济州岛了。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补充一下,其实我还有个跟我差两岁的弟弟泰阳,以及在我窝在西雅图时爸妈给我生的一个七岁的弟弟智吾,不过这两个家伙好像完全忘记了在这个世界上他们还有个唯一的姐姐——我……

  “WelcometoKorea,my老姐!”

  正说着,窗外飘动的一块怪模怪样的纸板映入眼帘,跟刚才向那个入侵者絮叨韩语的时候一样,我的嘴巴已大大地咧开到二十厘米。

  “韩泰阳!!!!!!!!!!!!!!!!!!!!!”

  车门一打开,我就带着行李一股脑地冲了下去。泰阳愣了一下,傻傻地看着我,摇动纸板的手也停住了。

  他旁边站着一个不知是谁、头发乱蓬蓬的家伙,吸着鼻子傻呆呆地看着我。我大吸一口气,像袋鼠一样“噌”地跳到泰阳怀里,将他一把抱住。

  “呀,你这家伙还真让人感动啊!!!!!!!!!!!!”

  “你,是我姐姐?”

  “你不是说作业没做完不能来接我了吗?!!!”

  “你怎么跟视频照片长得完全不一样啊?!!!!!!!!!”

  “……”

  什么呀。听到这打雷一样的声音,我费力地抬起头看着他,泰阳比起四年前更显得调皮,不过他现在正瞪圆双眼看着我。

  “搞什么飞机啊?!!害我跟朋友炫耀了半天!!我跟他们说我姐姐是超级大美女耶!!!你知道他们有多期待吗??!!!”

  “我才是最期待的……”

  看着旁边低声接话的蓬蓬头,我渐渐开始火大。

  可泰阳却仿佛丝毫没有把我这当姐姐的放在眼里一样,依旧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只能这样了!什么漂亮姐姐,害我这么惨!!唉~~,我不管啦~~~!!!!!”

  “昨天我梦到一匹大骆驼在你头上拉屎哦。”还有旁边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错过的一个“拨浪鼓”。

  “我一定会被修宪宰了的!!!一周以前他就跟我说好,姐来了一定要第一个给他看……天啊~现在我就像被关起来的狗一样只有挨揍的份儿了!!!!!!!!!”

  “韩阳阳(译者注:韩泰阳的小名儿),你姐从包里拿什么出来了……”

  “嗯?”

  总之,他们被我在免税店买来的一瓶芝华士和一瓶威士忌在空中闪烁的光芒所吸引,完全闭上了嘴巴。当我一言不发向家那边走去的时候,他们像奸臣一样咧着嘴傻笑着跟了上来。

  “哦,姐你看!!!你怎么没有一点美国人的感觉啊,为什么?嗯!?!?!”

  “在有美国味儿以前摔了一跤,脸先着地了。”我口气不好地答道。

  “但是姐你发过来的视频照片,明明长得不是这样嘛!!!!!!!”

  “……”

  “姐,你回来了真让人高兴啊,嘿嘿!!!!!!!!!”

  “哒”一声。

  泰阳和他的小兄弟搭上电梯后按了十二层的按钮,在我闭着嘴照镜子的时候,他们继续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啊,对了,对了,姐,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智率!!这家伙跟我好上以后,说一定要看看姐姐,然后就扔下作业跑了出来。怎么样?智智,咱姐姐漂亮吧?!!!!”

  “我……怎么办?撒谎吗???”智率一脸无辜的表情。

  “啊哈哈哈哈,你这家伙!!!”泰阳轻呼一口气。

  “得了,够了吧。跟视频照片差得太多,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们了哈,给我打住了吧。”我气鼓鼓地吼道。

  “哎呀,姐,消消气吧,嗯?约定的事情都推到晚上去,等着瞧好吧!!”

  “……”

  “姐~~~!”

  是我坐飞机坐太久了吗?还是因为这个名义上跟我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给我办的狗屁迎接会而变得高兴?电梯一到十二层,我跟泰阳就勾肩搭背地一起走到公寓过道里,那个叫智率的、看上去脑子笨笨的家伙提着我的大包行李跟在后面。一进家门,我们就把老妈塞了一冰箱的烤肉和油炸糕拿出来大吃特吃起来……

  不一会儿,烤肉就没剩几块了,这时我看见了一张紧张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脸,突然想起以前见过一次他,对了,是我的小弟弟智吾。

  “过来!!这是咱姐姐。丐帮帮主!!过来打个招呼,过来!!”

  虽然泰阳这么介绍,但智吾还是一脸抹不开的样子藏在智率背后偷偷地看我。

  “你……好……”

  智吾对于我回到韩国这件事还像做梦一样无法接受,只是在那边抖着小身子。

  “哦唷!?怎么跟我这么见外?智吾,你把我忘了吧?你去美国玩儿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坐小飞机来着,忘了吗?”

  “忘了。”

  智吾一边回答一边继续保持着高度戒备的姿态,把小脑袋躲在智率背后。唉……也许挑这个时候回韩国真的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比起这里,我更习惯一个人住,时隔十年之后我偏偏固执地要回国来,根本没考虑过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尽管我叫韩桃京,但除了要待在对我感到陌生的家人身边外,我将来的生活没有一点儿保障……尽管如此,让我不加考虑下定决心的原因是……

  “姐,听说你钢琴弹得相当棒啊。”

  不一会儿,泰阳和智吾拿出几罐啤酒放在桌上,嘴里嚷着“这是你的”、“这是我的”挤作一团时,智率悄悄地坐到了我旁边。

  0

  0

  “哦,弹得好那是当然的了。”

  “韩阳阳喜欢的女孩子也是弹钢琴的,而且弹得很好。”

  “泰阳喜欢的女孩子?!!”

  “哦?嘘,嘘。姐~!”

  智率赶紧观察泰阳的眼色,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来转去。

  “哪个女孩子啊?漂亮不?”

  “超漂亮的。不过脾气也超大。怎么说呢……”

  这家伙胆子还真大,他仔细看了看泰阳和智吾打成一团的样子,然后开始压低嗓音讲了起来:

  “比如她吃冰激凌的时候,要是前面有个长得不怎么样的女的跟她吃一样的,她就会把手里的冰激凌‘啪’地一下扔在地上。她说自己那么漂亮,绝对不跟长成那样的人吃一样的。”

  “还有咱们家泰阳哦,只要脸蛋漂亮,就算胳肢窝的毛长得像洋葱根那样的,他也照样喜欢。”

  “我就不喜欢洋葱根。”

  “这么说那个不招人待见的女孩子正在跟泰阳交往喽?”我插问。

  “只是阳阳喜欢人家啦。缎英喜欢海俊。”

  “海俊又是哪个?”

  “姐,你长大了要当什么?”

  哼,这家伙居然无视我的问题。

  “当个钢琴家?还是当个短跑选手?”

  “短跑选手……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个词来?”

  “姐,你没有梦想吗?”

  “那你呢?”

  “我当然有喽!!”

  “哦……”

  “……”

  “你希望我问你是什么梦想对吧?”

  “啊?”

  “我呀,死都不会问的,哦哦哦~~嘿嘿,小朋友们,我也来放火啦!!!!!!!!”

  智率看着我,都要哭出来了。我像“飞吧,蝙蝠”(译者注:“飞吧,蝙蝠”是一种立体纸制卡片)一样爬上桌子。为了活跃气氛,我还故意在泰阳的后脑勺上用力一拍,拿杯子扣在他头上。

  “啊~!你干吗呀?!”

  “这是报刚才的仇!!喂,智智,你也给我过来!!”

  “别乱叫人家的名字,好不好?!”

  智率带着一副哭相闷闷不乐地冲我喊道。泰阳一边揉着头发一边瞪着我。我则盯着一旁边喊妈妈边嘤嘤哭着的智吾,还有智率的侧脸。

  名叫……智率……对么?啧啧,真不错,还有梦想……你这家伙还真幸福啊。居然还有梦想……

  “哇,这女人是酒桶么?!!喝酒这么快!!”

  一杯。两杯。三杯。还是别人的东西吃着香啊。

  “你姐姐好像睡着了,泰阳。”

  “好了,我们要出门了~~智吾啊,你照顾姐姐,知道了吧。”

  “不要!”

  “这孩子,不听话。这是哥哥给你的任务!!”

  “不~说了我不要嘛!”

  “你不听话就不给你小星星了!!!”

  “韩桃京大姐姐很可怕啊!!”

  “哥哥们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你把啤酒罐收拾好,看着姐姐!!好好打扫,圣诞老爷爷就最喜欢你,知道了吗??!我会给你买五个乐高积木的!!”

  “哥~~!!!”

  “哎呀,真是太糟糕了~!”智吾哇哇大叫起来。

  刚才想说明来着,大家也好奇为什么我对未来感到迷茫非要回到韩国吧?其实是我的问题。我真的完全不会弹钢琴。我妈认为我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为了我呕心沥血,为了让我能代她实现梦想到现在还给我出留学费……我现在只要一坐到钢琴前面就会呜呜哭。真是让人头疼啊……

  “韩桃京大姐姐,不能睡在这儿,要睡到床上去睡。要不然会生病,会感冒的。”

  过了一会儿,听着小弟弟智吾叫着我“大姐姐”这毫无亲近感的称呼,我陷入不省人事之中,之后又过了几小时,大概凌晨两三点,发生了比智吾说的感冒更大条的事件。

  一个让我同时遇见了人生中两份不解之缘的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