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大漠图腾 > 正文 > 第11节
第11节



更新日期:2021-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妖精坚决的摇头,道:"请听我说完。我必须告诉你后面发生的事。"

  十五岁,带着两个孩子,在这座城市里独自生存,是很艰苦的。一开始,妖精还能靠以前的些许积攒,勉强维持,她租了房,将女儿反锁在房里,让快三岁的大女儿照顾不满周岁的妹妹,她自己出去找零工。她不愿意向别人诉说她的苦处,她只是想凭自己的能力养活两个孩子。可她发现,自己到一个地方打工,不管是洗碗的还是清洁工,很快那个地方的人们,都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自己。起先她以为,是人们看她年纪太小,身上多少还有不成熟的稚气,可后来她发现,不是这样的。人们在她背后偷偷议论,隐约传说着她三次离婚带了两个女儿的故事,而且传得非常离谱。妖精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总是对这样的故事有浓厚的兴趣,为什么到处都在流传她的盗版故事。每当人们开始议论后不久,妖精就被那个地方的老板辞退,她质疑,却只得到含糊的回答。直到有一次,她偶然发现,她曾经爱过的阿郎哥,竟然偷偷跟在自己后面,自己到一处地方打工,阿郎哥就把自己过去的故事改了说法,在打工地附近传播,于是,自己就成了人们口里那个很不干净的女人。

  在无人的夜里,妖精也会低声哭泣,她也会对着苍天大声的呼喊:"阿郎哥!你好狠啊!"

  妖精在说这话时,那心底的怨恨,绕梁不绝。我猛的一个激灵,这才发现,嘴角已经被咬出血来。得不到便毁掉么?这是怎样一种畸形而变态的思维啊!我恨不能杀了那个叫阿郎的大学生!而铁牛呢,他双臂微微的抖着,夯实的肌肉痉挛着,我发现,如果阿郎真的现在出现的话,铁牛会毫不犹豫的生裂活吞了他。

  日子在拮据的基础上,一天天更加窘困了,食不裹腹,两个孩子常常饿得哇哇大哭,是靠好心的房东,她们才不至于饿死。可是,阿郎哥终于还是没放过她们,没多久,房东就听到妖精的传闻了……她叫妖精,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十岁便和野男人发生不正当关系,十二岁便已经开始靠卖淫为生,十三岁就因不小心而生下了孩子,后来学会了靠欺诈为生,为了骗取一位富老头的财产,竟不惜以色相引诱,还生了一个孩子,只是为了取得更多继承财产的筹码。但是老天有眼,老头终于还是有个亲戚,才没有将巨大的家财落入这个蛇蝎美人之手。现如今,这个女人又开始以卖淫为生了。

  一个不太成熟的谎言,本来放在谁的身上都不太可信,但放在妖精身上,让人不得不信。妖精的相貌,让女人看了妒忌,而且年龄不限;让男人看了按捺不住,也是年龄不限,这样的女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便是一种危险的信号,是一种破坏和谐的存在。长相平平的女人,害怕她会勾引自己的丈夫,而男人们,则害怕自己失控。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太美的与太丑的,都不应该出现。

  妖精在流言的传播中,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除去鄙夷和嘲讽的,便是充满邪恶念头的目光。在流言猛于虎的环境中,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栖身之所,也失去了对自身安全的保护。

  第一次被强暴,是在一条幽深的小巷,当时有三个男人,显然早有预谋,堵在了小巷的两头,借助昏暗的光线掩饰自己的相貌。妖精能怎样,呼喊没有用,挣扎没有用,她所做的,只是让孩子在第一时间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那以后,妖精彻底的绝望了,生活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意义,她想到了死,但在死之前,她需要完成一件事情,没有经验的妖精,开始挨家挨户的跪求,跪求哪一家好心人,能收养她的孩子。刮风下雪,她常常一跪便是一天,但是,除了被唾骂之外,没有人愿意收养妖精的孩子,因为她们是妖精的孩子,谁知道长大后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妖精。不仅如此,这样的行为反而使妖精的故事流传得更远了,更多的人知道了妖精,也就有更多的人产生了邪念。

  几个月下来,孩子没有人收养,妖精被强暴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多。她甚至在大白天,也没有一件完整的可以遮体的衣衫,没有人收养孩子,妖精也舍不得将孩子抛弃,她只能忍耐,带着屈辱活下去。被一个男人强奸,可以告那个男人强奸;如果被一千个男人强奸,那一千个男人就可以告你行为不端。被绝大多数人所认同并赞扬的,那便是道义。

  妖精也曾怨恨自己,为什么上天要给自己这样一张脸,为什么要让男人和女人们都用异常的眼光看待自己。黑暗之中,她举起了刀,对准了自己的脸,回忆起生命的悲苦轨迹,下定了决心要毁掉这给自己带来无尽灾难和痛苦的清秀脸庞。可是,黑暗之中,还有另一双眼睛惊恐的盯着这一幕,当第一滴血流下时,她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妖精从悲痛中清醒过来,追着孩子而去。她发现,自己的大女儿,蜷缩在黑暗的角落,瑟瑟发抖,刚才那一幕,震惊了孩子幼小的心灵。她明白,自己的女儿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女儿如同看见魔鬼一样看着自己的母亲。此后四天,她女儿看见她都要发抖,妖精绝望的闭上眼睛,为了孩子,毅然承受罪恶的未知。她下定决心,绝不会让孩子看见一个丑陋可憎的母亲。

  从最初的打零工,到后来帮零工做散活,再到后来做乞丐,做拾荒者,她们常常守候在餐馆后门,等着桶装的食物被倒出来,吃别人的残羹剩饭。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在那样恶劣的条件下,妖精的眼睛,反而越发的明亮,妖精那有些肮脏的脸,却越发标致。自从在一次暗夜卖废品,被废品收购站的小工给强暴……之后,妖精就再也不愿意做拾荒者了,可她的两个孩子要活,就在妖精几尽绝望时,一位大婶启迪了妖精。

  那是一日黄昏,妖精半瘫在路边,两个女儿乖巧的守候着,她已经没有力气走路了,能吃的全让孩子们吃了,看着自己虚弱的身体,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孩子吃上下一顿饭。这时,一个撑着遮阳伞的女人从街头走来,浑圆的腰身展示着富态,她看着夕阳下的妖精的脸,妖精的眼,妖精的长发和身材,"啧啧"有声的叹息道:"你都长成这样了,不出来做小姐接客,怎么对得起这张脸。"

  大婶的职业是什么妖精不知道,但大婶这番话如醍醐灌顶,让妖精如梦初醒,与其被反复的强暴,还不如利用这个身体而获得生存的权利,与其在孩子的面前被撕裂衣衫,还不如自己除去衣物,整齐的叠放,既可以保存衣裳的完整,又可以让孩子远远的躲开,更重要的是,这是份可以换取金钱的职业,有钱,才有生活。

  在大婶离开后,妖精碰到的第一个男人,文质彬彬的模样,中年男性,眼镜,分头,亮皮鞋,看上去像个医生,或者是大学的教授,要不然就是名律师。但妖精知道,她从那男人的目光中就知道,他看她,那目光都是一样的,和别的男人一样,狼一样的目光。只是出于所谓的道德,还有身份,那男人只敢用眼角的余光瞟妖精,妖精只是轻轻唤了一声"先生",那匆匆的步伐就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妖精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看着在一旁玩耍的孩子,妖精狠了狠心,终于开口道:"我跟你走。你给我钱!"

  尊严,一旦第一次被放弃,它就将永远的被放弃!

  妖精开了口,便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城里几家大型娱乐场所都邀请妖精加盟,以吸引顾客。当妖精在灯红酒绿的吧厅,灯光绚烂的地下舞城,看见以前只曾听说过的场面时,她不敢相信城市里有着这样的一面。当妖精看到那些地方竟然有那么多男性客人时,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的妓女。妖精却在踏入人生转轨的关键时刻,暗中许下了狠毒的誓言,她只是为了求生而出卖肉体,决计不叛离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