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大漠图腾 > 正文 > 第10节
第10节



更新日期:2021-06-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阿郎哥的父母,这时候却变了脸,对妖精道,这里有位好心人,对人很善良,就是岁数大了点,没说上媳妇儿,他们已经替妖精联系好了,以后妖精就可以和那好人过日子了。

  妖精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那是事实,可阿郎哥父母却说,人家不嫌弃妖精已经下过崽儿,就很不错了,如果妖精还要说什么,他们就把妖精扔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饿死她们娘俩。

  妖精咬破了嘴唇,命运的残酷永远都超越她那单纯的思维,以前,她可以不屈服一切,不管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可这次,她看着怀里哇哇大哭的孩子,她屈服了。

  妖精的脸带着平和,淡然道:"不管发生什么,孩子是没错的。十月怀胎,骨肉难分,那时虽然我还是孩子,但我也知道那是自己的孩子。我就不明白,他们怎么就那样无情?"语调虽平,但热泪已无声滑落。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鼻子发酸,不得不别过头去,而铁牛,早已热泪纵横,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就着样,妖精在阿郎哥的家人的安排下,嫁给了一位五十出头的老男人。在她跨入那房门的一瞬,也终于割断了对阿郎哥的思念与信任。

  那人老实,心地确实还不错,妖精在他家,干着家务活,带孩子,做着妻子,心里很踏实。他对妖精,自然是当宝贝,捧在手心怕碎了,衔在嘴里怕化了,他有个小报亭,有空的时候,妖精帮着卖报纸,一家人维持生计,还是足够的。过了二年,妖精的第二个女儿出世了。

  本来这样的生活,如果能够持续,妖精也就不会成为妖精了,可是,命运的不幸,再次降临再妖精身上。其问题的关键便是,妖精她愈发的成熟,也愈发的秀丽,已经美丽到任何朴实甚或难看的着装,也无法掩饰她的清秀。

  妖精十五岁,那个曾经让她爱过也恨过的阿郎哥,考上大学了,而且,正是这座城市里的大学,更不幸的是,妖精家的报摊,就在大学的门口!

  阿郎哥读大学时,校园里已经盛传,门口卖报那老头儿的女儿,漂亮得惊人,他自然会去看看。

  终于,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相会了。妖精说,她永远不会忘记阿郎哥那时候的表情,惊愕,而更多的是贪婪和邪欲,他向妖精表示,他痛恨自己的父母,他说自己当时完全不能做主,不论自己如何的反抗,都是徒劳,他说他其实是深深爱她的,说妖精才是他的唯一。

  面对阿郎哥的说词,这次妖精表现得非常平静。她说,她那时候只是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和阿郎哥在一起了,阿郎哥是大学生,自己是什么?她平静的接受着命运,但命运却并不想放过她。

  阿郎哥显然没料到,妖精会拒绝自己,竟然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一个年近花甲的穷老头儿!他愤怒了,也不知道是出于怎样一种心理,他开始四处散播妖精的故事——妖精曾经在黄土地上被蹂躏的故事,那是妖精亲口告诉他的,那种非人的遭遇,在阿郎哥嘴里说出来,就完全变了,妖精成了低贱的代名词……很快,大学里来来往往几万人,便都知道了妖精的故事,再从她家的报摊前经过时,便换上一种鄙视的眼神,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幸运的是,妖精的丈夫,那位好心而老实的老大爷,默默的,陪同妖精承受着这些无形的压力。而不幸的是,他太老了,无法保护妖精的安全。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开始对妖精出言轻薄,动手挑逗,甚至有了更进一步的侵犯——反正是一个下贱的女人,那些人究竟是不是这样的心态呢?妖精不知道,但因为这样的恶性侵犯一次次发生,终于在一天夜里,妖精的丈夫含恨离世……

  命运的磨难并没有结束,在妖精老公去世的第三天,原本一直一个人生活的大爷,从未有亲戚来过的大爷,一直靠妖精照顾的大爷;突然多了两个姑妈,四个表兄弟,五个表姐妹,十四个侄辈。原因很简单,大爷的报亭处于城市的旺角,那是一笔数额逾万的遗产,这些表亲戚都能分到一份,唯独妖精没有。因为妖精,什么都不是,她不是大爷的亲戚,也不是大爷的合法继承人,那时候妖精才知道,年龄未满二十,不是法定结婚年纪。而她也不知道,亲子鉴定可以判断一个人的合法继承权,大爷在火葬场中化为了灰烬,妖精又回到了那一无所有的境地,不,她又多了一个女儿,又一个嗷嗷带哺的婴儿。那年,妖精十五岁,就在中考的前一个月,她又一无所有,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准备在这个迷茫的大城市里,独立求得生存……

  听到这里,我不由感叹,难道妖精是因为这样,才成为妖精的么?这就是妖精被盛传的,三次离婚的始末,两个女儿的来由,竟然会是这样的!

  铁牛声泪俱下,说道:"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不管你以前发生了什么,我都会象平常一样照顾你,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