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28.我和情敌被挟持了
28.我和情敌被挟持了



更新日期:2021-04-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除非这两个家伙良心发现,否则我们今天是铁定没救了,我绝望地想着。奇怪,金晓光那边怎么一点反抗的声音都没有,是因为她喝醉酒的缘故吗?不,我决不允许自己这么软弱,我咬了咬牙,尖声对那个瘪三说道:

    “你这么做,将来绝对会后悔的。”

    “后悔?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两个字,该不会是你后悔刚才没告诉我智银圣的电话了吧!”

    “--不,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看着那家伙的脸一点一点向我逼近,我只觉得一阵恶心。恍恍惚惚之中我仿佛看见了上次那个金鱼眼,那次多亏智银圣及时出现才救了我。

    “银圣……!┬┬”

    嗯,是我出现幻觉了吗?还是我真的叫出了口?

    “银圣,是我!”那个声音又出现了,原来不是我的幻觉,是晓光她正拿着手机给智银圣打电话。--^金晓光你这个笨蛋,难道你不知道把智银圣叫来这里的后果吗?亏你还口口声声说爱他,这不是存心让他往陷阱里面跳吗?果然,那个瘪三一见这种情况,立刻拿开他伸向我胸部的那只手,开始给他的同党打电话。--智银圣,你这个白痴,千万不要来啊!

    “智银圣一会儿就会到舞厅的后门来,你马上带着兄弟们过来!”瘪三对着手机说道。

    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家伙!我在心里用能想到的词把那个瘪三骂了一个遍,而此时金晓光还在给智银圣打电话:

    “┬┬银圣,呜呜呜,我好怕啊!我好怕,嘤嘤……我该怎么办,嘤嘤……这儿?这是舞厅后门的洗手间附近。”

    “千万不要来,智银圣!你来了就正中他们的下怀了,这是他们的陷阱!”我突然冲着金晓光的方向狂喊,希望我的声音能传到手机里面。

    “臭丫头,你想死吗?”瘪三啪地一巴掌挥向我,恶狠狠地威胁道。

    那个老大让金晓光打完了电话,得意地抚摸着她的脸,而金晓光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哭。┬┬天啊!我才是最想哭的那个人呢,脸上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不说,因为这个笨蛋,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威武不能屈”的努力全白费了。

    我低声抽噎了几下,“嘤嘤……嘤嘤……”其实我也想尽情地嚎啕大哭,但怕那个瘪三又打我,所以只好偷偷发泄一下心中的委屈。

    “还不闭嘴?”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火大地用他的猪蹄堵住了我的嘴,堵得我一口气喘不过来,只能奋力地呜呜出声。

    “混账东西,还不放开你的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知道是对这个瘪三说的,还是对那个老大说的。

    --傻瓜,你这个傻瓜,叫你别来了,你怎么还是来了?智银圣,你这个大傻瓜!“哈哈哈!瞧瞧,这是谁来了,原来是尚高的智银圣呀!”瘪三仗着有王牌在手,有恃无恐地说道。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惹火了我你们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智银圣杀气冲天地板着一张脸,眼神像寒冰一样犀利。

    “我们就是要惹火你,你能把我们怎么样?你能杀了我们吗?”那个瘪三可能也被智银圣可怕的眼神吓住了,一边大放厥词一边悄悄地往他的老大背后躲。

    “--我不是叫你别来了吗?你是傻瓜还是白痴呀!”我睁着一双已经有点浮肿的眼睛冲智银圣嚷道。

    而金晓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像蔓藤一样攀在了智银圣的后背。动作还真快!我嘀咕道。

    “我不是为了你来的,你少在那儿自以为是了!”智银圣还是一副凶巴巴的口吻。

    那就是为了金晓光来的!我立刻老老实实地道歉:“对不起,是我太看得起自己了。”知错就改,一向是我的一大优点。

    可惜智银圣似乎并不怎么欣赏我的优点,他的脸更黑了,一副乌云密布、风雨欲来的表情。“--你赶快到洗手间去,把门反锁起来,或者去你朋友那儿!”智银圣推搡着我的身体说道。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要你走就走,你到现在还想和我唱反调?”我第一次看见智银圣这么生气,也第一次觉得他这么可怕,原来他之前对我摆出的恶狠狠的样子根本不算什么。我强忍着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不甘示弱地回吼道:

    “我走就是了,我马上就走!你就是被他们打死了也和我没有关系!”我扭头跑出了这伤心之地,泪水像洪水泄了闸一样倾泻而出。韩千穗,拜托你有点骨气好不好,人家都这样说了,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为什么你每次碰到他的事就哭个不停,这一点都不像平时乐观的你呀,难道你真要把一辈子的泪水都花在这个不值得的家伙身上?也不知道在舞厅前面蹲着哭了多久,在情绪终于冷静下来之后,我返身又回到了舞厅,正民他们找不到我该着急了。

    我重新回到我们的那张桌子前,却不见正民他们,估计他们是去找我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果不其然,手机上未接电话、短信一大堆,都是他们在找我。我不知该如何给他们回电话,也不想向他们解释刚才的一切,于是我默默地坐下来,开始接着喝桌上剩下来的啤酒,一瓶接着一瓶,一瓶接着一瓶……接着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熟悉的床,熟悉的味道,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正民那张担心焦虑的脸和哥哥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也接着映入我的眼帘,不知如何面对他们,我赶紧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我看见你睁开眼睛了。^-^”是哥哥的声音。

    讨厌的家伙,学习不怎么样,眼睛怎么这么好。

    “哥哥,你出去一下好吗?”

    “好啊,我把妈妈叫进来。”

    “哥哥,求你了,我不是开玩笑的。”

    “……--”第一次看见我这副样子的哥哥,没说什么,乖乖地走出了我的房间。

    正民的表情很沉重,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千穗,你没事吧?你到底是怎么了?”他终于开口了。

    “┬┬正民,我好没用,我忘不了他……我还喜欢着银圣,而且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我,我该怎么办?正民,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把脸埋向一边的枕头,痛苦地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地想见他,想见他。”我两手死死地抓住可怜的枕头,恨不得把头揉到枕头里面去。

    “他现在在医院里。”

    “什么?OO”我闻言吃惊地从枕头里抬起头。

    “他在舞厅里和人大干了一场,似乎伤得很严重。”

    “他现在在哪儿?在哪个医院里面?”我起身抓住正民的两只手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是救护车把他接走的……”

    正民接下来说了什么我都听不清楚了,我只知道自己飞快地跳下床,拿起电话簿挨个给市内的医院打电话。也许老天垂怜,我打的第一家医院里面竟然就有一个叫“智银圣”的病人。

    “正民,你好好帮我和妈妈解释一下!”

    “你打算现在就去?”正民轻声问道。

    我没有回答,只是使劲地点了一下头。

    “你一定要去吗?”

    “我要告诉他我的真心话,我不能再这样骗他也骗自己了。我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不是谎话,也不是赌气的话。”经过这件事,我终于看清楚自己的感情,也决定要正视这段感情了。

    “我陪你一起去好吗?”正民担心地看着我,他看得出我现在情绪很不稳定。

    “谢谢你,正民,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必须自己面对,自己解决,妈妈那边就拜托你了。”我从家里后院的围墙翻了出去,自从上次为了躲避智银圣在学校后门的围墙我这么干过后,这还是我第一次又这么做。顾不得换掉我那身像海草似的裙子和擦掉我脸上已经花了的睫毛膏,我一路喘着粗气向医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