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29.银圣受伤住院了
29.银圣受伤住院了



更新日期:2021-04-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对不起,您现在不能探视这名患者。”值班台的护士小姐一板一眼地对我说道。

    “为什么不能?他伤得很严重吗?--”我的心更加焦躁了。

    “……请您明天上午再来。”护士小姐温和地说道。

    “呜呜呜,大姐,那家伙不是死了吧?不是吧?呜呜呜……”我越想越怕,电视上好像都是

    这么演的,在男女主角终于明了自己对对方的感情之后,总有一方死于意外。

    “没有……--”那位护士小姐似乎向天空翻了一个白眼,为我的想像力!

    “呵呵呵!”我立刻转哭为笑,我就知道这家伙命硬得很,“那么……”

    “明天,请您明天来。”护士小姐不容分说,打断了我的话。

    “那您能不能告诉我他住在几号房间?”

    “他住在310号。”

    --他们怎么也来了,我无意中发现尚高的那些家伙也朝这边走来。千万不要被

    他们看见啊!我左瞄右瞄地希望能找个地方躲避一下,可惜天不从人愿,他们已经发现我了。还好,只有捣蛋鬼、贤城和另外一个长得很凶的家伙,没有我最怕的王丽娜,他们三个都是一脸沉重的表情。捣蛋鬼首先发问了:

    “千穗,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银圣怎么样了?”我希望能从捣蛋鬼口中获取银圣的消息。

    “我们也没看见他,说是明天才能探视。”

    “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懊恼地对自己低语,都怪我,为什么那么意气用事,他让我走我竟然就扔下他走了,要是我在场的话,说不定……┬┬

    “这件事说来话长……”捣蛋鬼误会了我的意思,准备向我说明一番。

    “我都知道,我昨天也在那个舞厅。”看来他们并不知道我昨天也在场。

    “你也在那儿?OO”这下轮到捣蛋鬼吃惊了。

    “我一直在那儿,直到智银圣开始和那些混蛋打架。在打架之前,智银圣那个笨蛋把我赶走了。--”想起这件事我还眼睛直发酸。

    “你说什么?OO那你知道智银圣为什么和那些家伙打架吗?”

    “你们不知道吗?OO”

    “我们后来才赶到,银圣和对方八个人已经干了一架。”

    “他一个人单挑人家八个人?那晓光怎么样了?”该死,当时我怎么能扔下他一个人走掉呢!我越想越不能原谅自己。

    “我们去的时候她已经吓得晕了过去,后来我们就把银圣送进了医院,至于其他事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到底怎么会弄成这样的?”捣蛋鬼平静地问道。

    我含着眼泪,把所有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听完我的叙说,那三个男生都怒气冲天,捣蛋鬼更是把自己的拳头捏得泛白,用我从没有听过的可怕语气说道:

    “--金圣泽,我以后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金圣泽那个家伙后来怎么样了?”

    “他现在正住在重患者室里,银圣没让他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银圣对人下手这么重,看来他是真的惹毛他了。”

    “……--”

    他不是因为我才那么对待那个瘪三吧?我在他心中有这么重要的地位吗?我甩了甩头,制止自己再多想下去,反正我已经决定向他坦承自己的感情,其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怎么哭了,千穗?放心,银圣只是打了石膏,住几周医院就没事了。这家伙是个怪胎,

    一向复原能力超强。金圣泽也不是问题,等他出院以后,我们不会放过他的。算来银圣一个人把他们三个人送进了医院,我们还是赚到了。那家伙真行!”捣蛋鬼得意地翘了翘大拇指。“……”我嘴上没说话,可心里还是在说,照他这么说智银圣打架还很了不起,受伤了也

    很值得,这算哪门子的价值观,真搞不懂这些男生!

    “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打算轮流守在这儿,防止那些家伙再来骚扰银圣。”捣蛋鬼扬起他招牌似的灿烂笑容,安抚我说。

    真是患难见真情的好朋友,我立刻收起刚才满肚子的批评,感动……感动……┬┬

    “啊,千穗!”捣蛋鬼突然叫我的名字,惊醒了还在感动的我。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家伙,吓了我一跳。

    “希灿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是这样啊……”捣蛋鬼的语气有丝落寞。

    “希灿一直很想见你……”我安慰他。

    “别说了,我明白……”捣蛋鬼听说希灿也很牵挂他,立刻精神一振。

    明白,你明白什么呀,不过看他眼睛笑得像一轮弯月,我也不好立刻回击他,让他沉浸在恋人间冰释前嫌的喜悦中吧!真是羡慕。

    “已经很晚了,千穗,你明天放学后再过来吧,我们打算在这儿守夜。”

    “我也想呆在这儿守夜。”

    “现在王丽娜和其余的尚高女生正在来的路上,她们看见你又是一场麻烦。”捣蛋鬼替我想

    得很周到。

    “那我走了,明天见!”我立刻挥手告别。

    开玩笑,虽然“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我还没有到为了爱情可以舍生忘死的地步,特别是在不一定要牺牲爱情的情况下,我可不想惨遭横死。

    “千穗,明天你会和希灿一起过来吧?”捣蛋鬼乐不可支地说道,一提到心上人他就眉开眼笑。

    “会来的。”我故意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其实暗暗替朋友开心,“我走了,再见!”

    从刚才我就注意到,贤城一句话也没有说,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捣蛋鬼身边,看来他和

    智银圣真是兄弟情深,一定是在担心智银圣的伤势。我也冲他笑了笑,转身朝医院外走去。虽然智银圣的伤势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我并没有觉得好过多少,明天我真的要向他表白,告诉他我的真心话吗?我可以毫无忌惮地对他说“我喜欢你”吗?少女的羞涩让我又一次胆怯了。==

    回到家已经两点了,我一眼就看见了桌上正民留的纸条:“希灿要你给她打电话。我等不到你就先回去了,明天见。”

    糟糕!差点就把联系希灿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她一定会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的!我赶紧给希灿打了一个电话。--果不其然,希灿劈头就对我是一顿臭骂,什么“一声不吭地就不见了”,“重色轻友的家伙”,直到听完我对整件事的叙述,她的声音才慢慢变小了一点。

    “咳咳,嗯嗯……(估计是她骂我骂得太累了,所以清清嗓子,让嗓子休息一下),那银圣

    现在没什么事了吧?”

    “嗯,伤得好像不太严重。--”

    “那你打算告诉他你喜欢他了?”

    “是啊,所以明天你陪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那个王丽娜要是也去怎么办?我也挺害怕她的,她的目光总像要吃人似的。”希灿畏惧地

    说。

    “哲凝也很想见你(没办法,对付这种美色比义气重要的家伙我只能使出这个必杀计)。”“他不生我的气了?”希灿惊喜地问道。

    “是啊!”

    “不行,我还是打算去他学校的门口,给他一个惊喜。”

    “但你真的忍心就让我一个人去?--”

    “我要是和你去了,岂不就剩下正民一个人,没有人陪他玩了。”希灿开始找理由。

    “正民他……喂,你最近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他了?”

    “有什么不对吗?我和他是好朋友啊!那明天见了,不对,已经凌晨了,待会儿见!不管怎么说,你终于下决心表白了,祝贺你,再见!”希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不再给我继续说话的机会。

    --有什么好祝贺的,说不定会更加受伤……不不,千万不要这样,我不会那么悲惨的!哈哈哈,我是谁,天下第一的韩千穗,我不会落到那么凄惨的地步的。

    第二天的课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我本来也没有听讲的习惯),可怜老师讲得唾沫横飞,我和希灿却一个劲儿的在那儿打呵欠。总算熬到了放学,是不能指望希灿那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陪我去医院了,我只好一个人愁眉苦脸地往医院走去。--

    说实话,我觉得有点发抖,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出尔反尔,昨天还发誓要忘记智银圣,今天却打算告白,反正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属于墙头草型,没什么定性,而是苦恼到时候该如何开口向他告白我的感情,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以前多看点言情小说、漫画什么的了,现在也可以借鉴一下。看病人花是不可少的,于是我精心挑选了一大束海芋作为礼物,相信他会喜欢吧!

    我兴冲冲捧着花来到病房前,一时却失去了敲门进去的勇气,只好犹豫地在门口来回踱着步。--进去第一句话和他说什么好呢?我皱紧眉头思索道。

    “你好!”--不好,太生硬了;“你没事了吧?”--;也不好“我来了。”--不好,太亲昵了;“身体怎么样了?”^o^嗯,这个不错……

    “我身体很好。”一个声音接过我的自言自语说道。

    谁啊?……我纳闷地抬起头,啊……!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