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17.打群架
17.打群架



更新日期:2021-04-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你不认识的人。”我打了一个马虎眼。

    “那你在机场接了朋友之后再去江原道,这不就行了。”智银圣还是很坚持。

    “我比你们晚一天去江原道好吗?”我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不行,我过生日那天早晨我们必须在一起。”

    是我的错觉吗?智银圣说这句话时竟让我觉得他是在恳求我,肯定是我的错觉,我摇了摇头,突然发现他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和我靠得这么近,栗色眼瞳里面闪烁出的坚定光芒,是我从没见过的执著。

    “好吧,我明白了,就按你说的办。你快走吧,其他的人还在等你呢。”我想没有人能够拒绝那种眼神的,心软地答应了。

    “记着给我打电话。”智银圣立马露出笑容。和他呆久之后,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很单纯的人,他有什么情绪全部表现在他那张脸上了。

    “老师把手机还给你了?”我记得上次他上课接我的电话,手机好像被老师没收了。

    “不是,我又新买了一个,最新款的。”

    浪费金钱的家伙,但为什么从上一次开始,他就一直和我强调他的手机是最新款的,奇怪?我越想越觉得纳闷,于是闷闷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希望从中获得启发。果然,我皱了皱眉头,明白了,那个爱炫的家伙,原来是因为我的手机是老式的机型,他才老是在我面前炫耀。臭美,有什么好得意的,我愤愤地想。

    一进金室的大婶家,我就听到那些家庭主妇们在屋里喧哗的声音,==高分贝的噪音充斥了各个空间,让我有点一下子适应不过来。

    “您好!”我对着门口一位熟识的大婶问好。

    “噢,是千穗啊!喂,你女儿来了。”大婶热情地招呼我,并对房间里面大叫了一声。

    “妈妈,我屁股好痛啊!┬┬”吃了亏的孩子理所当然地会向母亲撒娇寻求安慰。

    “你来了!钥匙在这儿。”妈妈根本没理会我的话,把钥匙抛向我之后就回过头做自己的事情了。这个冷酷无情的女人真是我的妈妈吗?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很陌生。

    拖着疲惫疼痛的身体回到家,看着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的荒凉萧索的房间,更让我觉得心烦意乱、悲从心来。爸爸什么时候登场?哥哥什么时候登场?唉,所谓的家庭生活不过是一场不卖门票的悲喜剧!

    困了,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睡眼NFDFANFDFB中我的手机似乎响了起来,烦死了,我随手关掉了手机。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才想到,昨天那个电话可能是智银圣打来的。

    算了,不管了,想到今天要去学校参加服务活动,我就分外兴奋,呵呵呵!不用上课,太好了。花了12分钟,我草草完成了学校分配给我的一天的清洁任务,你问我接下来要干什么?当然是和希灿一起三八兮兮地神聊了。

    “虽然不想伤你的心,但我还是要说,我真的‘非常’讨厌你的男朋友。”下了很大决心,我终于决定向希灿告状了,这些都是被昨天的“屁股事件”给刺激的。

    “--我能理解你,有时我也很生他的气,想朝他尖叫,但是我还是觉得他很可爱。”希灿幽幽叹了一口气,继而又做微笑状,可能是又想起了心里那个他。

    “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难道他可爱得可以让你考虑嫁给他?”

    “啊,对了,我昨天在哲凝家里看见银圣中学时的照片了。”希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移话题,狡猾的家伙。

    “看见他的照片又怎么样?”虽然明知希灿的企图,但我还是不争气地问道。

    “他那时可是光头。”

    “你怎么没拿张来给我看看?--^”我埋怨道,那家伙剃光头的样子一定很可笑。

    “看来他和那个叫金晓光的从中学开始就认识了。”希灿突然神秘兮兮地说。

    “你怎么知道?OO”

    “我看见他们俩一起拍的照片了。”

    “是吗?--”我故做漫不经心地应道。奇怪,我怎么会觉得自己是第三者,是破坏了他们几年的感情的罪魁祸首,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叮铃铃~叮铃铃~”我的手机尖叫了起来。

    “等一会儿,我接一下电话。”我和希灿招呼了一声,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喂?”

    “红屁股,你在干什么?”耳边立马传来智银圣那不客气的声音。

    “不要叫我什么红屁股,我在打扫洗手间。”我恨不得穿过电话线拿手中的抹布塞住他的嘴。

    “知道了,知道了。”银圣在那头不耐烦地说,“今天你见不到我了。”

    “谁说今天要见你了?-,.-”我嘟了嘟嘴。

    “不要打断我说话。--^”

    “知,知道了。==”

    “银圣,那是我的电话,你的电话在这儿(银圣旁边传来一个男孩子小心翼翼的声音--)。”

    “我知道,你给我闭嘴(典型的智银圣式胁迫)。”智银圣霸道地对一旁说。

    “你怎么不用自己的电话,却去抢那些善良学生的电话。”其实我是在暗讽智银圣并非善类,相信凭他的智商也听不出来,想到这,我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暗暗得意。

    “我的手机掉进油桶了,就是那种装菜油的油桶,现在打不了电话。”

    “(你才是个白痴,真服了你。)你今天有什么事?”

    “今天工高的要和我们打架。”

    “太搞笑了,你们不会这么无聊吧?!--^”我一向认为那帮男孩子会去打架都是吃饱了撑的。

    “敢笑我,你想死啊?不信的话一会儿到工高后面的工地来看。”智银圣似乎把打架看做他很神圣的事业,不许我诬蔑它,不过他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不对,你不准来,你要是敢来我就杀了你。”

    “我才不想去呢。”我冲电话拌了一个鬼脸。

    “我的手机还可以看短信,你给我发短信吧,就这样。”智银圣突然急匆匆地说道。

    “好,再……”

    嘟……嘟……又是这样,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给挂了,完全不懂得尊重我,赶着去超生啊,我狠狠咒了一句。

    “是谁呀?智银圣吗?”希灿在一边问道。

    “嗯,他们今天好像准备去和工高的学生打群架。”

    “什么?这么说哲凝也会去NFDA5。”希灿拉着我的手紧张兮兮地问道。

    “应该是的。”

    “你一点都不担心银圣吗?”

    “没什么可担心的,他不会那么容易被打的。”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只不过不愿在希灿面前示弱,毕竟我和智银圣之间的恋情开始得有点奇怪。

    “我可没你这么放心。”话音还没落,希灿就急急忙忙地掏出手机给捣蛋鬼打电话。看来没有我置喙的空间了,我敏捷地闪向门口,以防一会儿希灿发火殃及我这池鱼。

    “金哲凝,你今天要是敢去打架就不要再来见我了。……我是要你不要去打架,要是你受伤了怎么办?!……别笑,叫你别去就别去,该死的!哲凝,金哲凝?!”

    “挂断了?他说什么?”我在一旁关切地问道。

    希灿没有接我的话,只是再接再厉地又打起了电话,但那该死的捣蛋鬼似乎已经关掉了手机。

    “他怎么说?”我沉不住气地又问了一次。

    “还能说什么,还不是说自己肯定能赢,叫我别担心,听见他得意洋洋的笑声我恨不得过去揍他一顿。我早听说工高的家伙很能打了,他们这次肯定会踢到铁板的。千穗,我们去他们打架的地方看一看吧。嗯?好吗?”

    “不去,不去,我们去那儿能干什么?你疯了希灿?!”

    “去嘛,去嘛,千穗,我知道你最好了,要不然我,呜呜……”还真是未语泪先流,即使在猪头的淫威下也能不动声色的希灿竟然哭得淅沥哗啦。

    “喂,你小心点,别踩到树枝了,被他们发现我们就死定了。”我躲开地上的树枝,扒开身前的一丛灌木。

    “韩千穗,你说话能不能小声点,都被人听见了。--”希灿紧张得捂住了我的嘴。

    “是不是他们?他们?”我惊喜地冲着前方指指点点。

    “在哪啊?”

    “肯定没错,那是工高的校服。”

    就在我们藏身处的正前方,八名穿着工高校服的家伙正和八名穿着尚高校服的家伙正对峙着,双方都表情肃穆,一脸森然。工高那个壮的像铁塔似的(估计身高有190厘米)头头和智银圣都站在自己队伍的最前头,似乎在进行什么谈判。

    搞清楚状况了,下步我该怎么办?天啊,谁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