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那小子真帅 > 正文 > 16.银圣的过去
16.银圣的过去



更新日期:2021-04-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银圣的过去——

    我的名字叫银圣,今天是银圣七岁的生日,所以银圣特别高兴。昨天晚上睡觉前,银圣已经向星星姐姐许过愿了哟。银圣已经和爸爸拉过钩钩了,今天爸爸会陪着银圣吃又大又甜的生日蛋糕,还会给银圣照好多好多美美的相片。

    “好了,请这个月过生日的小朋友到前面来,”幼儿园的老师笑眯眯地说。这是幼儿园为过生日的孩子们举行的小型派对,现在开始了,六七个孩子向老师走去。

    “银圣,银圣,快出来啊!”

    “叫我吗?OO”银圣疑惑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o^是啊,快到前面来。”老师和蔼地说。

    教室中间大得有点夸张的桌子上摆着一个漂亮的大蛋糕,鲜红的草莓点缀在白白的奶油上,看得旁边几个馋嘴的小朋友直咽口水。蛋糕周围还堆着一些准备给小朋友的生日礼物,过生日的小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冲上前去拆礼物,一时教室里充满了热闹的小鞭炮声,孩子们嬉戏的尖叫声,好不热闹。只有一个小小的孩子还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在一群活泼的孩子中间显得尤为突出,他就是智、银、圣。

    “好了,现在小朋友们该祝贺一下自己过生日的朋友了,你们每个人都在他们的脸颊上亲一下,好不好?”幼儿园的老师兴高采烈地说道。

    “不要了,老师,很难为情!”才几岁大的小鬼已经很敏感了,一片嘘声地提出抗议。

    “东沭,由你开始吧。”老师力排众议地说道。

    呵呵呵,胖胖的东沭笑得可开心了,他觉得老师的提议很有趣。戴着刚得到的小小棒球帽,过生日的小朋友们站成一排,喜滋滋地等着其他的小朋友来亲自己。这份特别的生日礼物,顿时让教室里炸开了锅。

    “老师!”一个清亮的童声响起。

    “……?”老师疑惑地转过头,看向传出声音的一方。

    “我们不能亲银圣。”

    “为什么不能亲银圣?”老师有点生气地问。

    “我妈妈说了,他的爸爸得了艾死病,所以我们连银圣的手都不可以牵。”一个束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仰头说道。

    “不是,我妈妈说了,是艾滋病,不是艾死病。”另一个小朋友争辩道。

    “孩子们,老师对你们太失望了,我很生你们的气。”老师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局面,看见银圣一个人垂着小脸,一言不发地站在墙角,心中觉得更难受。

    “……”教室里一片寂静。

    “我以为你们都是善良,体贴人的好孩子,没想到却不是这样。”老师开始说话了。

    遭到训斥的孩子中开始有人劈里啪啦地掉眼泪了。

    “智英,别哭,你应该很善良的。来,去亲银圣一下,祝贺他生日快乐。^o^”

    “……”

    “智英——”

    那个叫智英的孩子终于缓缓地走向银圣,别的孩子在一旁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

    “银圣,生日快乐!”小朋友的祝福终于说出了口。

    “谢谢。”

    “好了,现在智英该亲银圣一下了。”老师在一旁笑眯眯地说。

    智英顿了一会儿,最后好像终于下定什么重大决心一样,轻轻地亲了一下银圣的脸颊。

    噢……噢……教室里顿时一阵抽泣声。

    “智英,好孩子别哭了!”老师轻轻地拍着智英的肩膀安慰她。

    “唉!看来这孩子是下了很大决心才……孩子们不愿和银圣玩,总是躲着他,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老师不由得感叹道。

    几个胆小的女孩子看到这种场面,也和智英一齐呜呜地哭了起来。

    银圣不知该做些什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小小的心灵里只知道面前这个小女孩是被自己弄哭的。

    “智英,别哭。”他嚅嚅地小声安慰道,然后不断地、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银圣小小的脸上挂满了泪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流。到了家门口,他停下来,使劲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今天我和爸爸说好一起吃蛋糕、照相的,爸爸最讨厌我哭了。”

    10分钟后,小银圣终于恢复如常了,他扬起泪迹斑斑却堆满笑意的小脸向家里冲去:“爸爸,银圣回来了。”

    50坪大的家里静悄悄的,过大的空间更显得小银圣的身影单薄得可怜。

    “爸爸呢?啊,可能他今天太忙了,得晚一点回来。”小银圣恍然大悟地自言自语道。“我先给爸爸写信吧。”戴上幼儿园发的棒球帽,银圣乖乖地坐在桌子前写给爸爸看的信,因为没什么机会见到爸爸,写信几乎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智银圣的爸爸智成翰经常不在家,在外面过夜的次数比在家里还多,即使回家也一定是12点钟以后。基本上家里都是靠花钱雇佣的保姆来照顾银圣,所以银圣常常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家里。

    写完信,银圣就托着下巴,趴在客厅的电话机旁等爸爸。嘀哒……嘀哒……客厅里的大钟已经走过了四格,可爸爸还是没有回来,小银圣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终于抵挡不住睡神的召唤,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睡了过去。

    丁冬~丁冬~玄关响起清脆的门铃声。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一个穿着短裙的漂亮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银圣,智银圣!”见没有应答,女人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了起来。终于,找到了银圣的小卧房。

    “银圣!”女人轻声呼唤,没有动静,看来已经睡着了,女人走近了那张小床。

    银圣的小脑袋上还戴着他的那顶棒球帽,哭花的脸现在有点脏兮兮的,手上还紧紧地抓

    着写好的那封准备给爸爸的信。这是什么,女人疑惑地从他的小手里抽出了那封已经被揉得有点皱的信纸,凝神细看。

    “爸爸,今天银圣在幼儿园里庆祝过生日了,还吃了一个好大的生日蛋糕。小朋友们都跑来祝贺我,还亲了我。爸爸,你说过要和我拍一张我们俩在一起的相片,我一定会每天都带着这张相片的。”

    女人的鼻子觉得酸酸的。

    “那个混蛋竟然从没有和孩子一起照过一张相片,真是混蛋。”

    女人把孩子抱到车里,向果川驶去。

    这个女人就是银圣的亲生母亲,在银圣一岁以前,她就和银圣的父亲离婚了。因为受不了银圣父亲混乱的男女关系,她最后不得不抛弃孩子远走他乡。

    智成翰现在确实因为前面所说的艾滋病而躺在医院里,已经到了只能等死的地步。他以向孩子保守秘密为条件,答应孩子的母亲把孩子带走。但智银圣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有所好转,他妈妈再婚的男人,也就是他的继父,根本不把他当作亲生子女看待,处处漠视他;而银圣,才不过是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

    当知道银圣的亲生父亲是因为艾滋病而去世时,他继父的兄弟们更是连一块小小的栖身之地都吝啬于给他,把他驱逐到一个阴暗的角落,因为他们认为艾滋病是一经接触就能传染的可怕病毒,所以十分敏感。(备注:智银圣绝对绝对没有艾滋病。)

    银圣上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天。

    “请不认识的同学互相问候。”老师在讲台上宣布。

    “你好,我叫徐涟漪,你叫智银圣吧,我们握握手吧,很高兴认识你。^o^”

    “别碰我!”银圣敏感地把身体背在身后。

    “你说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碰你?”

    “不要接触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