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09——112章
第109——112章



更新日期:2021-04-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109、力道大了,怕她疼

  男人似乎有些惊讶,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询问:“怎么了?昨天晚上不还好好的?”

  “昨天?”未晞疑惑地看着他,“我只记得最后离开这儿是一个星期前,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在那之后我病了很久,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未晞见他身子一僵,她以为他会生气,结果却被他一把搂住,整个儿贴在他怀里。

  “我的小未晞,你是故意这样来折磨我的,是不是?”他在她头顶上叹气,“我很想把那天晚上的事,都归结为酒后乱性。可我知道,那不是全部。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事,想自己怎么会把事情弄成这样。我知道,我该给你多留一些空间。就算你有事瞒着我,我也不该对你生气。可那天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我没法跟你解释,我只是……”说到这里,他一个大男人居然飞红了脸,支吾了半天,最后只是说,“我说的这些你明白吗?”

  说得这样不清不楚,他想叫她明白什么?

  未晞从未见他这样,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似的吞吞吐吐,心下不觉莞尔,心里纵然有天大的委屈,也轻减了几分。

  其实他不说,未晞也知道,因为她有哮喘的毛病,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常不能尽兴。而他是一个身体强壮、精力充沛的男人,又是集团的决策者,承受的压力比别人大,在那方面的需求也更强烈些。要是睡在他身边的女人也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两厢情悦的鱼水之欢自然是乐事,可她又偏偏不是。

  她不止一次听见,他夜里起来一个人到浴室冲凉水澡。未晞知道,这对一个壮年男子来说,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

  阮劭南见她没说话,以为她还在生气,忍不住说:“未晞,昨天你肯跟我回来,我们那么亲密。我都以为你原谅我了,可今天早上,怎么又变了呢?”

  “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未晞在他怀里小声说。

  阮劭南叹了口气:“你还是怪我,那天我真的是酒后失态。要在平时,我都不是那样的,你应该记得的,是不是?”

  这话倒是真的。

  就是因为惦记着她的身体,做那件事的时候,他总是放不开怀抱,只是一味束手束脚。力道大了,怕她疼。轻了,他自己忍得难受。不敢让她多流汗,怕她体力消耗太大。又不能太过激烈,怕她心率过速。就连接吻,他也要克制着自己,以免她太久呼吸不到新鲜空气。卧室里也从来不敢摆鲜花,香薰之类的东西助兴,怕她闻到会过敏。

  110、纵然是禽兽,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东西

  这些哮喘应该注意的地方,无论多麻烦多琐碎,他全都照顾到了,从没抱怨过一句。其实仔细想想,平日里无论在那件事上,还是其他事情上,只要是跟她有关的,他**周全,处处体贴。

  他一直都做得那样好,倘若只用那一夜的酒后失态,就断定他不珍惜她,倒真有些冤枉他了。

  “如果不是你那天晚上喝醉了,其实我是可以跟你解释的。我跟池陌,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用下巴摩挲着她的额头:“我知道你们没什么,只是一直没想通,你为什么要说谎话骗我?你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信任的只有你。谁骗我都无所谓,唯独你,我受不了。”

  未晞摇头叹道:“或许是我想多了,总是担心你会为了这件事难为他。他不是坏人,我们认识这么久,他一直很照顾我,从没有半点轻浮的举动。我不想你为了他一时的冲动,就平白无故害了人家,我会内疚一辈子。”

  阮劭南笑了笑,托起未晞的脸:“原来在你心里,我是那种会平白无故害人的人。”

  未晞发现自己措辞不当,马上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用解释,我明白。”

  阮劭南将她抱了抱,安慰道:“未晞,我知道,我现在做事的手法,你并不认同。可是,我并不是一个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

  他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我答应你,以后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不会伤害你。我的手,我的人,我的心,我的身体,它们只会保护你,爱惜你,尊重你。你不用害怕我以命相搏换来的金钱和地位,它们只会为你遮风挡雨,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低头亲吻她,唇齿相依间,他说:“未晞,请你一定要相信,纵然是禽兽,也有自己想保护的东西。”

  两个人坐在餐厅吃早餐,王嫂做的蟹黄烧卖和水晶虾饺还是那么正宗。未晞一直很喜欢,可惜的是,除夕过后,她也要回家过年了,再想吃什么只有自己动手。

  吃饭的时候,阮劭南将她昨天打人的事说给她听,未晞却是一脸困惑。

  阮劭南笑她:“你把他打得脑袋开花,不会真忘了吧。”

  未晞摇了摇头:“真记不得了,可能最近胡思乱想多了,人也变得痴痴傻傻的。”

  阮劭南看着她:“不过你倒是让我吃了一惊,我真的没想到,你平时那么不言不语的一个人,下手还真狠。”

  未晞看着他说:“你忘了,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吃过饭后,未晞抱着茶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阮劭南打电话订机票,两个人除夕过后想按原计划去旅行。虽然晚了几天,倒也不碍事。

  未晞拿着遥控器找自己喜欢的节目,忽然看到一则娱乐新闻,下面打了一行字幕:泰煌主席陆子续,被证实肺癌晚期。

  一个娱乐记者站在医院门口,一边指着院门一边说:“这就是泰煌集团的主席陆子续,昨天入住的医院。”

  然后镜头一闪,是陆子续入院的画面。

  111、拿着自己的身子来跟我谈条件?

  一行人刚下车,一群娱记扛着武器冲了上来,霎时间,镁光灯此起彼伏。

  “陆先生,你的大儿子陆泽晞一审已经判了死刑,你会不会支持他上诉?陆家是不是已经放弃他了?”

  “陆先生,外界传闻,你的大女儿上吊自杀,是因为你不肯拿钱出来替她填补亏空,请问是不是真的?”

  “陆先生,你的小儿子陆壬晞依然在逃,他建造的房屋因为质量问题砸死了人,你们陆家预备如何赔偿遇难者家属?会不会与陆壬晞划清界线,以此脱责?”

  “陆先生……”

  “陆先生……”

  陆子续坐在轮椅上,带着口罩,形容枯槁。陆家两个儿媳不知去哪儿了,就一个小保姆陪着他,还有几个临时雇来的人,势孤力单地躲避着记者的围堵和追问。

  这些娱记,平时一双眼睛就像明镜似的,对待风头正盛的名人尚不厚道,更别说这些老弱妇孺。这个世界,果然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未晞放下遥控器,一个人走到阳台上看风景。阮劭南放下电话,拿了一条围巾过来给她披在肩上。

  未晞以为他会像过去那样,像家长拉着不听话的孩子拉她回去,没想到,他只是从身后抱着她问:“一个人站在风口上,想什么呢?”

  未晞笑了,知道他是怕她还记着以前的事,此刻是处处陪着小心,只说:“没什么……订好票了吗?”

  “没有合适的班机,干脆问落川借他的私人飞机好了,反正他整个春节都要留在北京,搁在那儿闲着也是闲着。”

  未晞有些迟疑:“我们,真的要去?”

  阮劭南奇怪地看着她:“不是说好的吗?“”

  未晞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昨天,我去过陆家老宅。”

  “哦?”阮劭南只是略一挑眉。

  未晞本以为他会接着问,他却没再多说一个字,她只得硬着头皮说:“我在那儿,见到了我哥哥们的两个孩子,年纪都很小,都还不懂事……”

  “所以呢?”

  他声音里透着不悦,她已经察觉出来了。陆家,始终是他们之间的隐疾。可顾念两个孩子,又实在不能不说,索性把心一横:“你刚才应该听到了,你的仇人,他已经遭了报应。陆家现在是家破人亡,只剩下这两个孩子。他们不过才三四岁,跟幼晞一样,对你没有威胁。你能不能……”

  阮劭南打断她:“未晞,你当自己是谁?”

  “什么?”

  他在她头顶冷笑:“你当自己是谁?西施?貂蝉?还是王昭君?你昨天为什么回来?拿着自己的身子来跟我谈条件,为陆家人换平安是不是?你原本那么委屈,我哄了你一个星期,都没给我半分好颜色。昨天却为了那些人,屈性跟我温存了一夜?倒真是难为你了。”

  他竟能把话说得这样难听。未晞的身子筛糠似的抖了起来,咬了咬嘴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见她这样欲言又止,阮劭南的怒意更胜,将人转过来,钳住下巴:“平时不都是伶牙俐齿的吗?这会儿怎么不说话?不高兴就说出来,总是摆出这副不愠不火的样子给谁看?”

  未晞深吸一口气,一双眼睛凉凉地瞧着他:“但凡我有半点血性,就为了刚才的话,也该回敬你一个耳光。不过,你说对了,你就当我是来‘和亲’的。现在我求你,看在我陪了你一夜的份上,放过那两个孩子,给他们孤儿寡母留条活路,别让他们像我一样任人作践,行不行?”

  112、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除夕夜,十二点的钟声刚过,就有人开始放烟花了。绚丽的烟火像怒放的鲜花,在蓝丝绒的天幕上一株一株绽放。

  未晞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王嫂走过来问她:“陆小姐,要不要我给你做些宵夜?”

  她摇了摇头,“不了,很晚了,您去歇着吧。”

  王嫂叹了口气:“阮先生也真是,大过年的,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冷冷清清的。”

  未晞无奈地苦笑:“他可能有事忙吧,没关系,我一个人也挺好。”接着又说,“王嫂你做的淮扬菜真好吃,跟我妈妈做的一样。”

  王嫂一直很疼爱未晞,见她这样懂事,心里的怜惜更重了几分,颇为义气地说:“喜欢吃,王嫂明天专门做给你吃。阮先生回来,我就叫他饿着。”

  未晞被这个心地善良的老人家逗笑了,心里一酸就扑进她怀里;“王嫂,你对我真好,就像我妈妈一样。”

  王嫂忍不住叹气:“可怜的孩子,就你孤零零一个,没了父母,也没有亲兄热弟照应着。阮先生平时待我们很好,我以为他是一个稳重的人,不像那些有钱的公子哥轻狂浮躁。没想到……唉,这样一个天仙似的好姑娘,这样忽冷忽热地待你,他怎么忍心?”

  十二点过后,晚会变得更加无趣,王嫂毕竟上了年纪,陪她坐了一会儿就回去睡了。未晞又接着看了一会儿,就关掉了电视。

  偌大的屋子瞬间安静下来,未晞并无睡意,和衣躺在沙发上,透过高大的落地窗,看着漆黑的天幕,一颗星星都没有。

  直到这一刻,一颗心才凄惶起来,好像被人吊在什么地方,空空地没了着落。眼前不断浮现着他临走时的眼神,他冰冷的表情,他额头上暴突的青筋……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警告她,他有多生气。

  她是不是错了?自以为他是那样一个寡情薄性、呼风唤雨的男人,待她却是如此不同,就真的恃宠生娇起来?以为别人不能说的,她都能说?别人做不到的,她都能做?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未晞依稀记得这是《韩非子》中的一个故事。大概意思是说:龙喉咙下端有一尺长的倒鳞,人要触动龙的倒鳞,一定会被它所伤。君主也有倒鳞,所以游说劝荐的人万万不能触犯君主的倒鳞。否则,不但不会成事,自己性命也难保。

  未晞叹了一口气,很明显,她不是一个好的游说者。不过一句话,就拔了龙王的“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