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绝色倾城 > 正文 > 第113——116章
第113——116章



更新日期:2021-04-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113、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九重地狱?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人就渐渐倦了。她蜷在沙发上,睡得并不踏实。半夜里忽然感到有人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拽了起来。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却跟一双热辣辣的虎目对了个正着。未晞睡得有些糊涂,揉着眼睛咕哝着说:“你回来了,菜在锅里,可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

  阮劭南没说话,一边喘气,一边不耐烦地拉着领带,好像又喝了不少。此刻已经接近凌晨,除夕已过,烟火的喧嚣渐渐淡去,别墅内外一片漆黑寂静。

  未晞的心缩成一团,靠在沙发一角屏住呼吸,细细打量,好像养在池里的一尾鱼,生怕一动就惊了人,等待的就是开膛破腹的命运。

  他上次就是喝了酒的,这次呢?他又生了气,又喝了酒,他又会怎么待她?现在逃跑还来不来得及?

  滴答!滴答!是他手表的声音,在寂然的暗夜里听着,尤为心惊。

  “太黑了是不是?”她紧张得喉咙发干,舔了舔嘴唇说,“我去开灯……”

  哐啷!桌上的茶杯滚落到地毯上,绿色的茶水泼洒了一地,顷刻间,茶香四溢。

  男人将她压倒的时候,用的是标准的饿虎扑食,未晞觉得自己牙齿打颤,五脏六腑都揪在一起。危难之中,她想起了王嫂。可惜,她老人家住的佣人房离这儿太远了,鞭长莫及。

  此刻,她当真是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听到。

  未晞心里凄苦,早上他才说过什么?就算她不自量力,惹得他动了真气,他也不该这样待她。

  男人的牙齿磨着她脖子的嫩肉,未晞一颗心突突跳着,有些认命地闭上眼睛,没有挣扎,挣扎也不过让自己更疼,更难堪。

  却没想到……

  “你赢了……”他忽然压低了声音,在她耳根边恨恨地说。

  未晞蓦地一怔,却不明白这话的意思。他说,她赢了?她赢他什么了?

  他却没再说下去,忽然发狠地扯她的衣服,只是一味地暴虐急躁,“算了,我认输,我认输。给我!现在就给我!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命也给你!”

  未晞如遭雷亟,被男人的疯言、疯语、疯举动、疯眼睛,从头到尾震慑住了。只听一声喑哑的低吼,仿佛出自某种扑食的猛兽,还未待回神,他已经将她扯了起来……

  疼!

  身下猝然惊痛,未晞猛地扬起脖子,竟似被地狱厉鬼鞭碎了心魂,疼得魂飞魄散、神哭鬼泣。

  额头上的汗登时冒了出来,双鬓濡湿,两眼空空,她直直地望着客厅高高的天花板,看着那别致的轮廓渐渐扭曲,心中纳罕,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九重地狱?

  双手紧抓着他的肩膀,她急促地呼吸,指甲几乎嵌进他的肉里。过去承受的种种如今加起来,竟比不上这十分之一。前后不过须臾,她手指麻痹,冷汗涔涔,却连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他刚才说了什么?他又许给了她什么东西?大约是很重要的东西,或许比性命还要紧。不然他何以如此狠戾?好像要将她大卸八块,挫骨扬灰了一样。

  114、我的小未晞,我早晚死在你手里

  满怀的温香软玉,男人着迷地吻着她微翕的嘴唇。大手扣在她腰上,随着自己的节奏,上下抛弄着她的身子。怀里的人可怜兮兮地弓着背,下巴搭在他的肩上,像条被人刮了鳞的美人鱼,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他蓦然想起了什么,急急煞住,迷迷糊糊地说:“对了,我答应过你,不能欺负你的,不能欺负你……”

  未晞嘴角微扬,笑得有些苦。亏他醉成这样还记得,可真是难为他了。他没欺负她,只是将她撕裂了。

  男人钢铁般的身子忽然柔下来,将她放倒在地毯上,一边用力挺身一边柔柔地亲她,口中呐呐:“未晞,你乖,这样是不是不疼了?是不是?”

  怎么可能不疼?这些聊胜于无的小温存,比起此刻近似蛮暴的掠夺,根本是杯水车薪。

  不过几分钟,未晞已经疼得五内俱裂,冷汗淋漓,战战兢兢地瑟着身子,不但无法舒展,每一寸皮肤都变得异常敏感,动辄撕心裂肺。

  未晞透过汗湿的睫毛,凄凄楚楚地看着这个按着自己开怀畅意的男人,他依旧动情地吻着她,嘴里说着让人耳热心饴的体己话,每一句都贴在她的心眼上,柔肠百转。可他每动一下,她就疼得受刑一样。两个人的琴瑟和鸣,却是她的水深火热,他的快活无比。

  实在受不住了,未晞像只被激怒的小猫,握起粉拳胡乱砸着男人的肩背,可这根本没用,不过是给他挠皮瘙痒。想起早上他抱着她信誓旦旦的情景,顿时委屈得泪眼婆娑。

  胸前一片濡湿,男人身子一僵,抬起她的下巴,一双醉眼愣愣地瞧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脸,颇为奇怪地问:“我都亲你了,还是很疼吗?”

  未晞简直哭笑不得,人缩在他怀里,檀口微张,气若游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男人探手,在她额上摸到一层水汗,纵然醉得颠三倒四,也心疼得无以复加,于是并未尽兴,就草草地偃旗息鼓、鸣金收兵了。

  未晞显然受了些惊吓,拉着被他扯得七零八落的衣服,只想退得远远儿的,却被他眼急手快地一臂搂住。她缩在他怀里不敢动,生怕惊动了他,不知道他又会做出什么来。

  他的力气竟可以那么大,她今天才知道。她疼得发抖的身子,已经承受不了更多。

  “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他醉醺醺地吻上那双红透的眼睛,忽然悲哀地笑着,“我的小未晞,我早晚死在你手里。”

  第二天早上,王嫂一觉醒来,走到客厅瞧见睡在地毯上的两个人,哎呀叫了一声,赶紧遮住眼睛,嘴里大声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两个人刚睡下没多久,就被她吵醒了。阮劭南坐起来,只觉得头疼欲裂,昨夜酒醉犯浑的事却记不大清楚了,揉着太阳穴嗔怪着:“王嫂,大清早喊什么呢?”

  未晞拉着衣服藏在他身后,有些尴尬地推了推他。阮劭南睁开眼睛一看,原来他整个人竟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他马上找东西遮掩:“对不起,王嫂,我们昨天……”

  老人家早就背过身去,笑呵呵地说:“没事没事,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一会儿就回家去,你们小年轻的关上门,爱怎么疯,就怎么疯,呵呵……”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看未晞一眼,仿佛在说:好丫头,这回可把他抓住了。

  115、你还是要赶尽杀绝

  “王嫂怎么了?笑得那么奇怪。”阮劭南一边穿衣服,一边问。

  未晞暼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可能是笑你不穿衣服的时候,还没她小孙子有看头。”

  阮劭南恨得直咬牙,长臂一伸就把人拽了过来。

  “哎呀!”未晞低低叫了一声,人卧在他怀里,额头上冒出一层汗。

  阮劭南将她扶正了,紧张地瞧着:“这是怎么了?”

  未晞摇了摇头:“没事……”

  “疼得汗都出来了,还说没事?”阮劭南抽出一张纸巾给她细细擦着,忽然想到了什么,“是不是……那里撕裂了?”

  未晞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可能是软组织拉伤,小心点就没事了。”

  她推开他,试着自己站起来,可一动就疼。

  “不行,我还是带你去医院。”他说着就要抱起她。

  “哎……”他不动还好,一动她疼得更厉害。他一个大男人垂着手站在那里,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未晞忍着疼说:“真的不是,你坐下来,安静些吧。”

  他还是不放心:“你怎么知道?万一伤得很重,耽误了怎么办?还是去看看吧,好不好?”

  未晞忍不住叹气:“阮先生,我好歹在‘绝色’待了三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要是有裂伤的话,我只怕早就血流漂杵了,哪里能等到现在?”

  阮劭南这才舒了一口气,俯下身抱起她,“那我送你到楼上歇着吧,今天就别乱动了。好好呆着。”

  未晞点点头。

  在卧室里将她安置好后,阮劭南问她:“想吃什么早餐?我去买。蟹粉小笼,好不好?”

  她摇了摇头:“我头很疼,想睡一会儿。”

  他站起来,伸手拉上了厚重的窗帘,顷刻间,卧室里仿若黄昏,所有家具器物皆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朱金色。

  他却没有离开,只是坐在她身边,带着薄茧的大手恋恋地摸着她的脸,微痒的感觉,有些小惬意,并不讨厌。

  未晞睁开眼睛,无奈地看着他:“你这样骚扰我,要我怎么睡?”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长叹一声:“我昨天已经派人通知陆子续,对泰煌的收购不会停,易天兼并泰煌是大势所趋,泰煌必须易主。”

  未晞轻轻一颤:“你还是要赶尽杀绝。”

  “但是,陆家没亏掉的产业可以保留下来。我让会计师核算了一下,他们在国内和国外的资产,包括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在内,大约还剩一千万。这笔钱的数目虽不算大,但我不能让陆家人自己把持着,那等于给我自己留后患。所以,我开出了一个条件,只要他们将陆家全部财产转到你名下,我就停止追击,从此以后……前事不计。”

  “什么?”未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心坐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愿意给那两个孩子一条生路?”

  “是,陆子续已经同意了,只要你能照顾那两个孩子日后的生活,他愿意把剩下的财产都拿出来。今天律师会拟定移交书的具体内容,明天去事务所签字。从此以后,陆家剩余的资产由你全权支配,你想放过谁,想照顾谁,想提携谁,自己掂掇吧。”他长长叹了口气,“这是我仅能想到的,或许可以两全其美的方法。”

  未晞伸出手摸着他的脸,“谢谢你,我也替那两个孩子谢谢你。”

  116、希望我们不是养虎为患

  阮劭南抓住她的手:“不必了,只是你手里握着这些,以后心里一定要有个成算。陆家人就是看上你年纪小,心眼好,扛不住几句软话,所以一再找上你。你现在可怜他们孤苦,他们日后一朝得志,可未必念着你。我又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你,自己警醒些,别被他们一时的花言巧语骗了,我就安心了。”

  未晞马上说:“你放心,我只顾着两个孩子。他们太小了,我没法坐视不理。我想……我们不如把两个孩子送到国外去,免得他们在国内受影响,被别有用心的人挑拨利用。还有幼晞,我想把她也送出去,她现在动也不能动,说也说不了,每天靠呼吸机活着,我希望国外的高科技能帮帮她。”

  阮劭南点点头:“这样也算妥帖。”接着又叹了口气,“希望我们不是养虎为患吧……”

  未晞把脸贴在他肩上,小声说:“对不起,我知道要你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难。你放心,等他们长大了,我一定好好地教导他们,绝不让你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男人托起她的脸,轻道:“跟我就不要说这个了,我不是说过,只要你高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最后的话根含糊在缠绵的热吻中,阮劭南一臂搂着未晞,却牵动了拉伤的地方,她轻喘一声,疼得眉毛都拧在一起。

  男人一顿,不敢再造次,轻轻拥着她的身子内疚地说:“对不起,说好不欺负你。结果却……”

  “不要再说了,追根究底,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明知道你在气头上,就不该拿话激你。劭南,我不知道你离开这儿之后,究竟都遭遇了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你心里一直藏着一股戾气,哪怕面对我的时候,你也控制不住。”

  他的身子轻轻一颤,低声说:“未晞,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她点点头:“我明白,从我决定留在你身边那刻开始,我就知道,我要为自己无法选择的姓氏和出身承受什么。劭南,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从十四岁就爱着你。我爱过去的你,更心疼现在的你。你当补偿也好,什么都好。只希望你看在我的份上,能忘记陆家给你带来的伤害。我不介意自己变成你们之间的磨心,可是我担心你。担心你会越走越远,担心你被仇恨蒙住眼睛,而忘记自己曾经善良的本性。”

  她抬起脸看着他,那样执着的目光,仿佛要将下面的话,深深铭刻在他心底:“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无法只为你而活,因为活着不易,单靠爱情无法支撑生命全部的重力。但我可以为你而死,这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