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当前位置:雨枫轩 > 作品集在线阅读 > 纪弦作品集
  • 火 葬 日期:2018-07-16 13:16:11 点击:14 好评:0

    如一张写满了的信笺, 躺在一只牛皮纸的信封里, 人们把他钉入一具薄皮棺材; 复如一封信的投入邮筒, 人们把他塞进火葬场的炉门。总之,象一封信, 贴了邮票,盖了邮戳, 寄到很远的国度去了。...

  • 你的名字 日期:2018-05-29 17:09:59 点击:79 好评:0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 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 画你的名字, 而梦见的是你的发光的名字: 如日,如星,你的名字。 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 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你的名字。 如原始森林...

  • 四十的狂徒 日期:2018-05-01 18:47:41 点击:37 好评:0

    狂徒四十岁了的, 还怕饥饿与寒冷,嫉妒与毁谤吗? 叫全世界听着: 我在此。 我用铜像般的沉默, 注视着那些狐狸的笑, 穿道袍戴假面的魔鬼的跳舞, 下毒的杯, 冷箭与黑刀。 我沉默。 刚下了课,拍掉一身的粉笔灰...

  • 萧萧之歌 日期:2018-04-08 17:11:41 点击:52 好评:0

    我对我的树说:我想 要是我是一棵树多好哩!槐树、榆树或者梧桐。 要是让我的两只脚和十个足趾深深地深入泥土 里去,那么我就也有了枝条也有了繁多的叶子。 当风来时 我就也有了摇曳之姿。也唱萧萧之歌 萧萧飒飒 萧...

  • 黄昏(纪弦) 日期:2018-03-14 18:46:00 点击:65 好评:0

    又是黄昏时分了。 妻去买米,剩我独自守着 多云的窗。 兵营里的洋号, 吹的是五月的悲凉。 想着沉重的日子。 想着那些伤怀的,使人流泪 的远方。 唉,这破碎了的 你教我唱些什么,和以什么 调子唱歌!...

  • 在公园 日期:2018-01-26 23:07:06 点击:47 好评:2

    三岁的孩子在公园, 如小鱼游泳在大海。 他张着眼睛看,在萌芽的广袤的草地上, 如此迷茫,生疏,惊异而惊喜地。 他跑跑。他跳跳。他爬爬。 幼小的心脏发育着。幼小的心灵发展着。 他向一个正在学步中的比他小些的...

  • 光明的追求者 日期:2018-01-05 18:58:34 点击:64 好评:0

    好比一盏金黄的向日葵, 我是一个光明的追求者; 又如一羽扑灯的小青虫, 对于暗夜永不说出妥协。 太阳在哪里我就朝向哪里, 灯光在何处我就飞向何处, 因为我是一个光明的追求者, 对于黑暗怎么可以树起白旗? 一...

  • 勋 章 日期:2017-12-26 09:23:46 点击:28 好评:0

    月亮是李白的勋章。 玫瑰是Rilke的勋章。 我的同时代人, 有挂着女人的三角裤或乳罩的; 也有挂着虚无主义之类的。 而我,没得什么可挂得了。 我就挂它一枚。 并不漂亮, 并不美丽, 而且一点也不香艳, 一点也不堂...

  • 狂人之歌 日期:2017-10-27 20:27:13 点击:57 好评:0

    狂人之歌 在我的生命的原野上, 大队的狂人们, 笑着,吠着,咒骂着, 而且来了。 他们击碎我灵魂的窗子, 然后又纵起火来了。 于是笑着,吠着,咒骂着, 我也成为狂人之一了。...

  • 吃板烟的精神分析学 日期:2017-09-25 18:11:38 点击:92 好评:0

    从我的烟斗里冉冉上升的 是一朵蕈状的云, 一条蛇, 一只救生圈, 和一个女人的裸体。 她舞着,而且歌着; 她唱的是一道干涸了的河流的泛滥, 和一个梦的联队的覆灭。...

  • 不再唱的歌 日期:2017-08-01 20:16:56 点击:74 好评:0

    当我的与众不同 成为一种时髦, 而众人都和我差不多了, 我便不再唱这支歌了。 别问我为什么,亲爱的。 我的路是千山万水。 我的花是万紫千红。...

推荐内容
  • 山与水

    拜南岳 祝融峰前雪纷飞, 丁酉中秋拜南岳。 问道哪行功名许, 青山不语云飞阙。 漫游...

  • 已是满树红豆

    昨天,你在我绿树掩映的房角旁,种下了一粒红豆,不料今天它就长出了硕果累累的相思。...

  • 愈放下愈快乐

    心灵的房间,不打扫就会落满灰尘。蒙尘的心,会变得灰色和迷茫。我们每天都要经历很多...

  • 为心灵开扇窗

    愈放下愈快乐(全文在线阅读) 06为心灵开扇窗 我在湘西的一所大学教书。从参加工作到...

  • 做单

    不败销售职场秘籍:做单 引言 一软件销售在说服年轻的采购部经理。 软件销售:您好,...

  • 打一单丢一单

    做单(全文在线阅读) 打一单丢一单 周一 晚上九点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会议室里没有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