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15章 这叫爱情么
第15章 这叫爱情么



更新日期:2016-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老耿考虑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如果蔡那与魏老师相处感觉还合得来,决定终身,至少现在是这样,那么是再好不过的亊。如果谈不来,就资助蔡那车费年前回家乡。

  今夜情归何处?

  蔡那去了中学,进屋感觉两个半间屋子很不整洁。电炉上烘了烘手,无话找话说,便整理起内务来。这是农家出身的女子娴淑的举动,这举动首先使魏老师心头一热。如果你想被别人爱,你首先必须使自己值得爱。有人说,不知道爱你什么的爱才是真爱,这话是不现实的,世上哪有脱离现实的浪漫爱情?魏老师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便一同忙乎起来,玩笑道:“好像在整理新房一样。”蔡那脸红,显示出女孩的羞涩样,道:“八字才写了一撇。”

  蔡那是话中有话的。她是在谈婚,终身婚姻,她与果儿一样,保持了纯洁, 恋爱是块砖,爱情是座山。砖不在多,有一块就行;山不在高,守一生就行。她也明白在当今之世,自已原封未动的身子便是最珍贵的嫁妆。还有一系列阻挠合二为一的现实问题摆在面前,需要恰谈。

  魏老师呢?蔡那一反常态的举手投足间、无论是随意慵懒眼神的性感都在融化他,虽然初步印象已经转移了他的“果儿”情,虽然蔡那身貌只能算及格有余,但心仍未安然落地。经历告诉他,如果她像果儿一样保持了纯贞,那我就死心踏地了。爱情的历炼使他多了一份成熟理智,吃胃能消化的食物,娶自己能养活的女人。

  不要忘记,“美丽”只能维持几年,而我们却得一生生活在一起;一旦青春的鲜艳成为过去,剩下的便只有内在的感情磨合向心力,如果将来一不小心贪图新鲜,那是以后的亊。想想自己的条件,实在也不是招引凤凰落架的梧桐树。这样的理智掌舵爱情的风帆,决定了二人的婚爱之舟不会搁浅成为淘汰的剩男剩女。

  整理完毕。电炉子就置放在窗边,蔡那坐在高脚椅子上,侧面望望窗外飘落的雪花,山野巳披上了银装,大地显得更宁静,这氛围似乎只剩下关于爱情的话题了。真正的爱情是需要彼此了解和认识上,初恋的晕眩往往忽略了必须的内在认识。

  爱情的谈判开始了,世上多少事,从来急,因为孤男寡女同居冷清校园一室,今夜就面临情归何处,婚姻是难度最大的爱情,必须边啃面包边谈它,如果认为不是玩家家的话。“我不嫌弃你这里工作环境并不理想,”蔡那坐下避开眼光道,“我没果儿美,”一个媚笑立即给予不足的弥补,“但我有果儿一样的女子资本。”矫正视线直视对方的眼神。魏老师当然懂得她言外之意,大胆地拉过她有质感的手抚摸着,微笑说:“那我太幸运,你不嫌弃我己知足万分。”这一肌肤之触,进一步融洽了感情。二人皆有点触电的感觉了。

  蔡那也不缩手,低头温声道,“要知道大海水的滋味,并不需要把大海水喝干。虽然我们接触有限,但我看得出你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那……以后我来你们这里应聘工作?”

  “这倒为难你了,不过比我动方便。”

  “耿叔说,如果双方没啥,就在开学前办理结婚,你怎么看呢?”

  “求之不得。”很绅士地将蔡那拉入怀中。虽然还隔着衣服,阴阳的引力属性,顿时血压上升。一朝相逢,有一种销魂的美,美到心醉。他早以把胡茬刮了个干干净净,亮着眼睛凑上去了,她没拒绝也不主动。爱情的距离终于但也算闪电般缩短,直至零距离。那一接触,蔡那却是第一次体验,闭目体会到那种神妙的感受。人类太幸运了,竟然有这等享受。而魏老师虽然经历有加,但天旱己久,况这人类百贪不厌的好亊呢!无非表面光滑的肌肤遮挡着不堪入目的血肉组织与臭便,善良地自欺欺人。

  双方无条件地投降了。

  血压升高无关紧要,接下去便会诱发小弟浑身肿大、阴山脚下枯泉泛洪涝。“别……”蔡那“大禹治水”,用理智关住了泄洪的闸门,“你若真心,等新婚之夜好吗?忍……忍吧!”

  就算已经达到嘴对嘴的关系,也要保持手牵手的距离。爱既是肌肤相亲的缠绵,又是一粥一饭的平淡。一个人过了二十岁,就不会动不动就许下承诺,也不会再动不动就为了理想放弃这、放弃那。魏老师只得用克制“消炎”。“好吧,那再亲下。”

  那么今夜魏老师只好另居它室,他宿舍只有一张床。他有隔壁老师房门钥匙的,隔壁邻舍关系最近乎,临走要他不时开开门透透风,并非他有意识主动留下机动住处。

  人类有一半是佛性,有一半是兽之本性,就看天平倾向那一方。

  又相处三日,感情更近了一步。二人手牵手去了果儿家,向老耿报告爱情。老耿欢喜地连叫了两个“好,好,那你们就去镇上登记领手续,年前选个日子办喜亊,我们父女俩来给你主持婚礼。呵呵,就把我家当蔡那娘家,到时按农村规矩来接新娘,摆礼,例如新娘衣妆、礼金。”果儿高兴得跳起来:“爸爸这主意不错,好哎好哎!”蔡那拉拉魏老师示意,深鞠一躬:“谢谢耿叔!”

  这之后,蔡那帮魏老师冼过年被套、床单等,不时再去果儿家遛遛。

  “爸爸,”这天中午,望望辞别离去的一对人儿,果儿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们这就是爱情吗?”老耿一楞,半天答不上话来。这问题把老耿考住了。不过终于回答道:“世上婚姻哪有都是爱情的结果?看穿了,人都是找个人生伴侶,携手生活,多少夫妻还不是吵吵闹闹、将将就就一辈子!”老耿知道果儿长大了,不再需要少儿时过滤性教育,应该直面现实探讨式的了。

  果儿独自漫步在公路上,情愫渐开,封冻的冰开始融化。她在想,我把蔡那送上床了,我呢?我该怎么办?哪个才有资格享用我珍贵的第一次?我究竟在等待什么?

  选择好男人需要方法,在尚未抓到诀窍前只要学会说“不”!郝讲师只是个有目的追求者,没有感情患难的人似乎无法打动她的心。司生志吗?他到有感情基础,无私而纯洁的帮助一路走来,似乎正是她果儿情投意合的那种下意识选择,但总觉得缺少了什么。缺少的是什么?哦,她想明白了,是缺少成熟,一种成熟的倚重,他还是太年轻,不像爸爸那样。

  爸爸?对了,我应该给爸爸吗?可他还……想到这,她便有了一种冲动,偷偷地脸红心跳了。  

  每个人都会累,没人能为你承担所有伤悲,人总有一段时间要学会自己长大。果儿的思绪还在延伸。人生路上,有人早早地随便地偷尝禁果,有人中途搭上婚姻的列车,有人久久地独自前行,只为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抑或为了追求生命的意义。幸好爱情不是一切,幸好一切都不是爱情……

  蔡那与魏老师的喜事定在腊月十九,蔡那提前一天煞有介亊地进住果儿家,等待明日来接亲。魏老师外地人,此地人缘还不厚,除通知父母至亲到来,本地只有逢集偶遇相邀的学生徐旭、马士俊、姚真真,他们都从外地回乡过年。蔡那没给家乡父母报喜,觉得没必要,毕业后再带回去认认亲就行了,她自己作得了主。

  接亲这天,象征性地按正式程序,实则够俭朴风尚的了。两挂鞭炮响起,放唢呐录音吹奏,红布桌上摆的礼仪是两条冬装、两套夏装等附带小件,红纸包裹礼金三万八千元。当然这三万元归蔡那收到,肯定成了每次上学报到的学费专用款,这其中还有父母资助的二万元,魏老师不足四千元的月工资,三年来能积攒一万八千元已够可以的了。这年头货币猛贬值物价连涨,一斤瘦猪肉己达二十二元单价,怎比得先富的资本家、权贵们几万元当小费挥洒。人,各活各的吧!老耿之所以要讲个迎娶风俗,一是表示婚娶不能太随便,营造婚姻大亊气氛,二是可让男方正规地拿出礼金,以使蔡那的学费能落到实处。

  蔡那的新娘妆是请街上理发店专业作的。亦像模像样地租辆豪华小车迎娶新娘。宾客不多,随着新娘的出阁,果儿家的热闹便转移到中学。多是为了捧场助兴,收礼当然有限得很。在街上宾馆吃一顿后,便返回学校闹腾喜庆气氛。而最热烈的,还是这帮昔日恩恩怨怨,今朝烟消云散的老同学相会。徐旭、马士俊、姚真真、果儿,青春朝气篷勃,说不完的话。夜十点客人散去,要关怀新郎新娘入洞旁,没有闹洞房的好,应该尊重。

  爱情如树叶一样,在人忽视里绿了,在忍耐里吐出蓓蕾。今夜彻底放开了,崩溃了。亮着灯光,明白地奏响着进行曲。结婚是爱情的坟墓,但是如果不结婚,爱情就死无葬身之地。只要是你认定的感情,往往就会一头栽了进去。

  他推进了,好紧好紧好销瑰。“啊,嗯……轻点。”他以退为进,惭惭疯狂起来,她不自觉地迎合,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上下相接,不自觉地哼唤着销魂曲,众生不就贪恋的这片刻的神妙感受幺?至多十来分钟,山崩地裂,世界末日到了。吁!有红!接下来世界归于瘫痪。

  婚姻是二重奏。配合默契可以奏出和谐悦耳的音符,配合糟糕则容易跑调,甚至成为噪音。她闭上眼睛,喃喃地吟道:“是不是上辈子我欠你的,这辈子我来还?”他抚摸着令人柔情的峰头,说:“是我这辈子欠你的,下辈子还来还你。”

  问世间情是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是否青涩的青春,遇见你只在路途。正像和火药的亲吻,就在最得意的一刹那烟消云散。最甜的蜜糖可以使味觉麻木;不太热烈的爱情才会维持久远。

  “毕业未找到工作前,不能让生命的种子发芽。”她说,“我也才二十岁出头。”

  “那是自然,亲爱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