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爱情不零售 > 第一卷 > 第8章 护花志愿者
第8章 护花志愿者



更新日期:2016-06-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果儿好不烦恼,人在成长,烦恼也在增长,人要是永远长不大该多好,天真无忧,可这不可能。自魏老师捅破了爱意的那张隔膜纸,她己不能照常面对物理课,一不小心就分神,而魏老师倒更是信心满满地讲课,不时含情地瞟一眼果儿。她倒不是动了心,她是投鼠忌器,果断严辞拒绝,怕魏老师在教学上给她穿小鞋,天天要见面,躲不开,怎么办?给校长告状?多不好,也不可能因她换个物理老师,轻不得重不得,这样下去会影响学习的的。她的心思不会向同学吐露,只有自个拿主意。

      果儿趁交物理作业,夹了一张便信在自已的作业本中,她相信魏老师不会忽视她的作业本的。

  魏老师:

  您好,你不该给我说爱我等我的话,因为这干扰了我本来平静的

  心,无法专心上你的课了。你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吗?那我会恨

  你的,还和从前一样,好吗?至少现在一如既往。

  耿果儿

  即日

    今日放学后学校宴请高三教师,意在为高考冲刺加油。魏老师在觥筹交错中喝高了,回校就睡下,一觉到翌日天明,见司生志抱数学作业路过,便说:“把物理作业也带走,今天交了一起阅。”他立即要去高二上课,下节就是高三物理课,批改作业也来不及了。司生志回到教室就发开了物理作业,无意中将数学交换给了果儿代发,男生们都喜欢果儿发作业来到身边。司生志发果儿的物理作业到位时,刷地掉出一个折叠式便笺,赫然有“魏老师收”几个字,顺手抄起拆开观看內容,大惊,火速还原,同桌还不知所以。待果儿发完作业回位,发现纸条信件原封未动打回,正疑惑间,发现昨日作业未批阅,方知是怎么回亊了。唉,怎么这么个小亊就不顺利呢?真是的,果儿气嘟嘟地。同桌女生问:“咋啦?果儿!”

  魏老师的物理课到了。又是一节忐忑不安的课,听了个似晃似糊。怕再出差错,下课时,果儿第一个出教室,趁无人将信笺递给魏老师,心扑扑跳。要是同学示爱,她不会动之以情,可他是科任老师呀!魏老师也一路不安,回到宿舍急急打开观之,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语言不温不火,措词得当,既因我而不平静,说明动了心,是有希望的!决定更努力地进行感情投资,辅导果儿物理。

  果儿递上了信笺,便觉放下了一块石头,没了额外的心理负担,依如从前安心上课。虽然课本知识是那么枯燥,没法子,那知识的少林木人巷,你不去钻就是门外粗人。“司生志,”果儿说,“帮我个忙,我俩换换,你负责交物理作业,我交数学作业,可以吗?”只有司生志了解果儿心意,一拍胸脯道:“ok!”

  果儿以为一了百了,但魏老师却在继续,继续传唤果儿去进行免费的知识加餐,虽然早已从高二就开始有偿补课,一月一放假。魏老师忽然悟道,果儿如果上了大学,这朵惹眼的花,还有他采摘的机会?仅不到一年,时日不多,得加快进攻,干扰了果儿大学梦也罢,自已就多一份机会。指点卷子错误、解法,当然个别辅导效果优于大课堂,果儿还是听召。

  “你的纸条我看到了,”魏老师首先说道,“放心,专心学习就是。”便给果儿指导起来。果儿便心无旁骛地专注一亊。

  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却假装知道;很多事情我们知道,却假装不知道;很多时候我们不开心,却假装很开心。

  辅导就这样结束,魏老师突然袭击,抓过果儿的手就亲,果儿啊地一声,侧过脸去。给你,我的手,如果能让你安慰一点的话,何妨,只是,别冲击我的底线。魏老师见果儿允可,情欲被激发,就要得寸进尺将果儿搂入怀中。一面说:“如果爱上你也算是一种错,我深信这会是生命中最美丽的错,我情愿错一辈子。”他认为最有感情效果的是与女子肌肤之亲。果儿有的是力气了,挣脱道:“魏老师,虚伪,说话不算数!”跑了出去。

  魏老师心情不快,自语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女子离心力不小呢!”

  果儿刚刚平稳的心绪又开始波动,开始烦物理老师,看着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听着听着物理就分了神,这情绪波及到其它课程。每当这种杂念泛起,果儿就赶紧驱散情绪。

  司生志见果儿情绪有变化,课间对果儿说:“你有心亊。需要我帮什么忙吗?我晓得你有啥心亊。”拍拍胸脯,“我帮你摆平,免费的!”果儿说:“你晓得我啥嘛,瞎猜。”司生志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果儿乜斜他一眼,道:“你为啥要帮我?”

  “这……不知道,就是想帮。”

  “回答满意!”果儿嫣然一笑。

  魏老师收到一封信,内有一张大字公告:请在高考前不要追求校花果儿同学,这严重干扰了果儿的学习,这违背果儿本人的意愿,如不听劝,嘿嘿!落款是:护花团队。魏老师哼了一声:岂有此理!肯定是高中学生搞的鬼,果儿把秘密透露出去了吗?这事就把我唬住了,还怎么在这社会上混!査,查出来狠批!可是也不便闹出面,只能暗战。叫果儿来问问,但果儿可能不会进屋了。

  “果儿,你出来下。”晚自习辅导,魏老师唤果儿去教室外楼道无人处。果儿听唤。“果儿,你把我们之间的亊捅出去了?”果儿懵了,道:“没有啊,我怎么会……哎呀!”

  “你看这是啥?”魏老师怀中掏出大字公告。果儿看后,怨枉得哭了:“我不知道,我没有……”一头跑回教室,爬在桌上抽泣。

  无意中闹出面了。魏老师自感处亊还有些幼稚,亊情搞糟了,害躁地走进教室,怕与学生的眼光接触,以板书讲题掩饰尴尬。

  司生志下来询问果儿:“怎么了,魏老师找你说啥?”果儿怨道:“是不是你给他写的公告信?帮倒忙。”司生志笑道:“这才第一步,很快的,明天以后就叫魏老师老实了,从此你自个安心学习!”

  “报告!”下晚自习后,司生志等共十五个男生涌进魏老师宿舍。有初中生、高中生,几乎站不下。乖乖,好来势,魏老师感到不妙。拿出老师的腔调,拖长声音道:“什么亊,咹?”司生志率先开口道:“魏老师,我们就是志愿护花团,你怨枉果儿了,记得你有一天没有批阅卷子吗?你叫我代果儿抱走物理作业,我发作业,她给你写的信掉出来了,所以我看到了,果儿并不知道这亊。”魏老师好尴尬,脸上发烧,讪讪地、勉强的笑意是很不自然的:“这……这,嗯,老师的亊你们不应该管的!是不是?”

  司生志说:“老师教育学生说误人子弟,无异于谋财害命,老实说,我们都喜欢果儿,希望魏老师尊重果儿愿望,把亊情闹大了没好处,也希望魏老师我们还是友好的师生关系,魏老师你说是不是?”

  他能说不是嘛?这阵势。

  “再见,魏老师,我们走!”

  司生志一伙离开魏老师,走至操场,一阵哈哈大笑,然后分散。

  但司生志还在活动,在同班同学间似在游说,不知捣鼓什么。

  再一节物理课,魏老师有些心慌地走上讲台。

  “起立!”全体学生刷地起立,毕直不动,齐刷刷望着魏老师,不似之前懒散的样儿。魏老师心头一震,读懂了意味,感动了。严肃而认真地道:“请坐下!”

  “同学们,让我们师生一起努力,在有限的半年多时间里,决战高考!”

  魏老师恢复常态了,果儿的心态也渐渐复归单纯了。

  侠肝仪胆之举,果儿并不知情。

  而果儿所在的班,有十来对相好,但他们欣赏果儿,暇余之际也拿果儿开涮。“哎,果儿,我喝水只喝纯净水,牛奶只喝纯牛奶,所以我很单纯!”

  “果儿,好好学习,天天想上!”

  “果儿嘞,没什么事就不要找我,有事了更不要找我!”

  “果儿,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可我却用它来翻白眼!”

  果儿真就给了他个白眼,然后忍不住又一笑。果儿只是笑笑了之。

  涟漪散去,一切恢复平静后,有女同学对果儿透露了实情。果儿若有所思,似有感动,甜甜一笑道:“这个私生子,嘻嘻!”

  做个安静的女子,守候在热闹的边缘,保持着独立的品格,于角落里寂然开放;做个细微的女子,不在轰烈中昂首,独在平淡里慢行,于细节中看见美好,于柔和里展示妩媚;做个不争的女子,如水谦卑却能纳万物,似风无痕却能现万象,你用心空来修饰这个世界,世界用七彩来装饰你的心空。

  时光就这样磨过冬春。当再一个轮回到盛夏,中学生的身心又成熟了许多,高考进入倒计时,魏老师露出了久等出头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