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半镜奇谈 > 第一卷 > 第八章 地狱变(4)
第八章 地狱变(4)



更新日期:2016-0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3。

  手电筒的光芒越来越弱,看来电量就要耗干了。
  借着微弱的光芒,我仔细观察那片壁画。
  上面画的是鬼神之事,那些恶鬼个个张牙舞爪,栩栩如生。虽然经过漫长的时间洗礼,依然不减当年风采!
  果然不愧是“画圣”之作!
  “这是他的哪副壁画?”
  我一边观看一边问:
  “地狱变!”
  贺老板回答。
  我闻听色变,再仔细低头观看。
  上面画的确实是地狱里的情形!
  “这块儿‘地狱变’是从哪儿来的?”
  我接着问。
  何老板脸色一红,低声说:
  “从别人手里买来的?”
  根据他的神态判断,我就知道他说的不是真话。我闷哼一声,说:
  “不管你是怎么弄来的?你最好把原来的主人给我找来!”
  “为什么?”
  “因为,你找来了原来的主人,你这里的情况,或许还有救!”
  “为什么?”
  我指着“地狱变”的壁画,一字一顿说:
  “因为,这块儿壁画,就是整个事件的根源!”

  14。

  停了半晌,我问贺老板:
  “你了解‘画圣’吴道子吗?”
  他摇摇头。
  “那你知道这副‘地狱变’画的是什么吗?”
  他又摇摇头。
  “那你知道这副‘地狱变’是怎么画出来的吗?”
  他依旧摇头。
  “那我就给你讲讲吧!”
  他点头同意。
  于是我开始讲述……


  15。

  “画圣”吴道子,又名道玄。是唐代武宗年间的皇家画师。他生于河南禹州,幼年丧父,家境贫寒。是一个落魄的民间画工。
  后来流浪至东都洛阳,埋头苦修画技,几年后,技艺突飞猛进。但依然籍籍无名。
  后来听人劝告,去长安发展。不到两年,便誉满京城,成了最受皇帝器重的,皇家画师。
  吴道子在画画上极其有天赋,他首创了“兰叶描”画法,画的人物衣褶,遒劲有力,飘然欲动,人称之曰“吴带当风”。
  他的绘画,张旭的草书,裴旻的剑术,一同被皇帝下旨昭告天下,被封为“唐三绝”。
  当时长安的寺庙,流行画仙佛宗教壁画。当时长安已经有300所寺庙,请吴道子画了壁画。
  这时,有一个名叫“赵景公寺”的无名小寺,也想请吴道子给画副壁画。但又不想跟别人雷同,要独树一格。所以就邀请吴道子来画“地狱图”。
  所谓“地狱变”其实就是一幅地狱图。画的内容就是生地狱,黑绳地狱,八寒地狱和八热地狱等十八层地狱的状况。
  画里有群鬼诸魔,刀山火海,指各种残酷刑罚。不仅场景复杂,场面阴森,规模宏大,还涉及鬼怪和人物众多。是佛教壁画中,最宏大最具挑战性最难画的素材。
  即使在当时最顶尖的画师,也不敢轻易碰这个题材。而且,要画这个题材,需要时间极长,耗费巨大精力,没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根本不敢想象。
  吴道子原本也不想接这个活儿。
  但赵景公寺的主持老奸巨猾,知道吴道子嗜酒如命。就用酒中极品“昆仑殇”来诱惑他,几杯“昆仑殇”下肚,吴道子就拍着胸脯答应了。
  赵景公寺主持问:
  “先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这幅‘地狱变’?”
  “最长半个月。”
  吴道子说。
  赵景公寺主持,拍案叫好,说:
  “好!半月之后是7月15中元节,那我就向外界宣告,那天揭幕‘地狱变’!”
  “好。”
  吴道子答应。

  16。

  接下来,吴道子就沉浸在美酒“昆仑殇”里,两天之后,居然把一大坛都喝完了。
  当第三天,吴道子提笔站在画壁前时,居然灵感全无,手足无措。半晌什么都没有画出来。这种情况前所未有。
  他脸色大变,掷笔地上,掩面飞快地跑出了寺庙。这一跑就没了踪影。
  转眼又过了5天,眼看7天后就是中元节了。赵景公寺的主持这时才从长安郊外的一片树林里,找到了昏睡的吴道子。
  他此刻蓬头后面,面容憔悴,已经没了人形。可见他这几日躲起来,一直在殚思竭虑地构思“地狱变”。
  “先生请赶快回去作画!如果‘地狱变’不能在中元节那天不能按时出现在公众面前,我们赵景公寺的名声可就毁了!”
  赵景公寺主持,连连作辑,不断哀求。
  “你先回去吧!在7月15日前,我必然完成‘地狱变’,否则,我当众投江而死!”
  吴道子拍着胸脯保证。
  4天后,已经憔悴的不成人形的吴道子回来了。
  但当他提笔想再画时,依旧没有感觉。他仰天长啸一声,蹲坐在地上,口吐鲜血。他目光呆滞地望着手中的画笔,知道自己的灵感已经枯竭,是根本不可能在画出这副“地狱变”了!
  这时,离中元节只剩下3天了。
  之后,吴道子在寺院的禅房,闭门不出。不吃也不喝。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直到中元节的头一天晚上,吴道子突然披头散发的跑了出来,双目流血,模样极其恐怖。
  他跑到画壁前,挥毫作画,一夜之间,完成了工程浩大的“地狱变”!
  这消息仅半天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中元节那天,整个长安城里的人,都来看这幅“地狱变”。
  虽然,这时“地狱变”还没有上色,只是一幅白描作品,但是展现的阴森恐怖,却极度的震撼了长安百姓。
  青天白日下,竟然让所有观者,无不寒毛倒竖,不寒而栗。
  据说,看过他这幅画的屠夫渔户,纷纷改行,以至长安城内鱼肉紧缺。
  赵景公寺,一举成了长安城里最著名的寺院。
  而这幅“地狱变”,也成了吴道子的旷世杰作,成就超过了他以前所有的壁画。

  17。

  赵景公寺主持感谢吴道子说:
  “先生,你最后两天,在禅房里究竟经历了什么?”
  吴道子沉默不语。
  赵景公寺主持又说:
  “先生,如果不是下过地狱的人,绝对不会画出这样的杰作,对吗?”
  吴道子依然默不作声。
  关于吴道子是如何在一夜之间完成“地狱变”的,后世有种种猜测。
  有的人说,那夜有鬼神相助。
  还有的人说,在那两天里,无道子自杀游历了地狱,在画的当夜,又起死回生。
  总之,人们觉得,单凭凡人肉身,根本画不出这样的鬼斧神工!

  18。

  讲完了这副“地狱变”的来历。贺老板低头久久不语。半晌,他才抬起头问:
  “难道这块儿壁画,真的有这么神奇?它又是怎么把我的工厂区变成一个冰雪世界的呢!?”
  我指着那片壁画上说:
  “你知道,这片壁画上,画的是什么内容吗?”
  他摇摇头。
  我说:
  “这片画上,画的是‘寒冰地狱’!”
  贺老板惊得跳起来。
  他结结巴巴地问:
  “即使是画的寒冰地狱,那又怎么样呢?它难道跟现实世界里面的冰雪异变,有什么关系?”
  我勃然大怒,朝他肩膀上猛拍一下,说:
  “你这个蠢货!把你拍的卫星图拿来!”
  他连忙把先前给我看过的卫星图又掏了出来。
  我指着卫星图上的白色区域,问:
  “这就是整个冰化的范围吧?”
  他点点头。
  我又指着壁画说:
  “你看这里,两者的形状是不是一模一样?”
  他俯身仔细一看,脸色刹那间变得煞白。不住地连连点头。说:
  “真的是一模一样!”
  我手指的壁画上的位置,一小块画面,已经消失了,变成了一块空白。
  那块空白的形状,和卫星拍下的整个厂区被冰化了轮廓,一模一样!
  但壁画上的那块空白极小,只有麦粒大小,如果不仔细观看,根本不会注意到。
  “镜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贺老板满脸恐惧的望着我。
  我瞥了他一眼,缓缓说:
  “这事情虽然不可思议,但也只能这么解释了。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们只能这么认为,这个吴道子所画的‘地狱变’你的寒冰地狱,正在融合进现实世界!”
  “啊!”
  贺老板张大嘴巴。
  我接着说:
  “这种状况,仅仅是刚开始而已。你看,这壁画上仅仅一个麦粒大小的位置,就已经把这方圆百里变成了‘寒冰地狱’!你看,这个位置还在逐渐扩大,如果再不阻止它,让它整个和现实融合的话,恐怕大半个中国都将变成‘寒冰地狱’了!”
  “这可怎么办呢?”
  贺老板六神无主,惊惶失措。
  我冷冷地说:
  “把这幅壁画的原主人给我找来!”
  “是,是,是!”
  他连连点头答应。

  19。

  第二天,我见到了“地狱变”的原主人。
  他是个白发苍苍的慈祥老人。
  贺老板为了抢占他的这幅“地狱变”,已经动用特权关系,把人给投进监狱了。
  这次,还要不得不动用特权关系,把人给释放了出来。
  我对老人讲了“寒冰地狱入侵融合现世”的推想,老人听后,不断点头。最后对我翘起了大拇指,说:
  “镜先生,你真了不起!这样曲折离奇的真相,你竟然都能找出来!老朽实在是佩服!”
  说完,他冲我拱手作辑。
  “那你能不能解除‘寒冰地狱’向现世的蔓延?”
  “当然可以!”
  顿了一下,老人说:
  “但必须把‘地狱变’还我,我才能解除。”
  我望向贺先生。
  贺老板连连点头。
  老人又说:
  “这片‘地狱变’真的是个很危险的玩意儿!不适合在你们手里,还是在我手中安全!”
  贺老板再次傻傻的点头。

  20。

  贺老板把“地狱变”还给了老人。老人将“地狱变”带走了。
  在老人走后的一小时,工厂区的“寒冰地狱”就开始停止蔓延,不断溶解。
  一天之后,就全部化完了。
  虽然,我心里还有很多疑问想问老人。例如:
  “这片‘地狱变’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正的地狱?”
  “‘地狱变’是怎么入侵融合现世的?和他又是怎么解除的?”
  “如果整幅‘地狱变’融合进了现世,会不会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地狱?”
  ……
  我心中的疑问虽多,但却没有机会再问老人了。他自此消失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21。

  3天后,我从媒体上,看到了某城工业区发生大爆炸的消息。
  我知道,这不是真相。
  这只是特权掩饰下的,向民众的一个“交待”而已。
  我叹息一声。
  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恐怕就我们几个人而已。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所闻所见的,又有多少是真正的真相呢?


  《半镜奇谈》都是暴爽,超屌的奇闻怪谈!篇篇奇绝,个个古怪!每天一个“毁脑级”原创怪谈/奇谈故事。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半镜奇谈(账号:banjingqitan),比网络更新提前10天。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