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半镜奇谈 > 第一卷 > 第九章 古镜记(1)
第九章 古镜记(1)



更新日期:2016-02-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1。

  “你是镜先生吧?”
  那位中年男人进屋后,一直显的局促不安,他的双手在下意识地搓来搓去。
  “是的。”我看着他的眼睛点头。又问:“请问你是哪位?”
  “我叫万梓良。是胜利化工厂的工人。人们都叫我万师傅。”
  “万师傅好,请问找我有什么贵干吗?”
  “是这样的。我听人说你有很多奇怪的经历,帮助解决各种怪异事件。所以就来找你了……”
  “你遇到了离奇事件吗?”
  “是的。”
  “能给我说说吗?”
  “能。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女儿,叫万绮雯,今年上高二。她身上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哦。不可思议的事?”
  “对。”
  万梓良顿了顿,脸色微微一变,接着说:
  “这件事,不仅离奇诡异,甚至,甚至还十分恐怖!”
  “很恐怖?”
  “嗯。我们全家现在被这件事所困扰着,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请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下。”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小女和她妈妈吵了一架……”
  万梓良开始讲述……

  2。

  万绮雯谈了个男朋友,是大三的学长。父母都反对这件事,坚决不让他们在一起。
  为了这件事,万绮雯和妈妈争吵过多次。
  妈妈让她以学业为重。
  她却偏偏要谈恋爱,就是不跟那个男孩子分手。
  万梓良的老婆,去找了那个男孩的家长。男孩家长也对其严加管束。
  但两人藕断丝连,暗中还是继续往来。
  几天前是周末,临市有某歌星的演唱会,万绮雯对其歌迷,已经期待了很久。
  她找妈妈要钱。
  “我要去看演唱会。给我买两张票的钱。”
  “为什么要两张?你跟谁一块去?”
  万梓良老婆警惕地问。
  “哎呀,你不要管了嘛!”
  万绮雯嘟起嘴,满脸的不高兴。
  “你不会是要和那个男孩去?”
  妈妈问。
  “是。是又怎么样?我已经老大不小了,我有人身自由!我可以跟任何我喜欢的人交往。希望你们不要再干涉我!”
  万绮雯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冲着妈妈发起火来。
  “我不会让你跟他一起去的!”
  妈妈提高声音,语调里含着怒火。
  “你到底给不给我钱吧?你给,我会去!你不给,我想办法也得去!”
  万绮雯跺着脚。
  “我说你去不成!你就去不成!”
  万梓良老婆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她发起怒来,连万梓良都害怕。
  说着,拉住万绮雯的胳膊,把她推进了房间里。
  上了锁。
  “我看你还怎么去?”
  万梓良老婆双手叉腰。
  “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哭都来不及!”
  万绮雯在门里,“呜呜”哭着说。
  万梓良夫妇认为女儿只是口头说说而已。没想到,一气之下,她竟然真的做出了出格的事!
  在当天夜里,万绮雯跳窗而出,趁着没人,跑到街头,跳井死了!

  3。

  那是一口几百年的古井,位于小镇的街边,离万梓良家,只有十来丈远。
  以前,这口井是全镇的水源。
  后来有了自来水,这口井就很少有人再用了。但井水一直源源不绝,偶尔还会有人来打水。
  那天早上,就是有人来打水,才发现了井里的尸体。
  打捞上来一看,居然是万梓良家的女儿!
  赶紧通知他们家人。
  万梓良的老婆慌忙打开房间,发现女儿不见了。
  跑到井台一看,地上摆放的尸体,正是女儿万绮雯。
  万梓良的老婆当场就哭晕了过去。
  “哎呀!早知道这样,妈妈应该让你去看演唱会呀!”
  醒来后,她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万梓良回来后,把老婆也痛打了一顿。
  第二天,万绮雯就下葬了。
  被埋在了镇后两公里的祖坟里。
  那天,亲戚朋友和乡邻,数百人参加了她的葬礼,一起看着她被埋在了地下。
  但是,三天后的晚上,一件诡异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4。

  那天晚上,万梓良夫妇正在被窝里抱头痛哭,他们还沉浸在丧女之痛中。
  这时,突然,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万梓良竖耳倾听。
  “笃笃笃,笃笃笃”
  确实有人在敲门。
  “谁呀?”
  万梓良问。
  门外一个熟悉女声,幽幽说:
  “是我。爸妈开门!”
  是女儿万绮雯的声音!
  那一瞬间,万梓良和老婆都喜出望外。
  万梓良甚至连鞋都来不及穿,直接从床上跳下来,跑去给女儿开门。
  可手刚碰到门,猛然想起来女儿已经死去了。他不由得回头望向老婆。
  此刻,老婆也变成了满脸恐惧。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供桌上女儿的遗像,又一起把目光收回落在门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思女心切,两人一起产生了幻听吗?
  “爸妈,快开门!累死我了!”
  门外,万绮雯在催促。
  再次听到女儿声音的一刹那间,万梓良觉得恍如隔世,似乎女儿并没有死。而之前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梦境罢了。
  “雯雯!”
  他颤巍巍地打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果然是万绮雯!
  等真的看到女儿,一种极度诡异并加大恐惧的感觉,在万梓良心底扩散开来。
  女儿明明已经死了,而且已经下葬,为什么又回来了呢?
  万梓良僵立在那儿,怎么也想不明白。
  万绮雯把他一推,走进屋里。
  “妈,我回来了!哎呀,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在浑身发抖啊?”
  万绮雯话未说完,就觉察父母的反应不对劲。她接着说:
  “你们好像很怕我?难道我是鬼吗?”
  她以为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还得意地吐了吐舌头。谁知她话音刚落,妈妈吓得失声尖叫。
  “你们这都是怎么啦?”
  万绮雯刚想发脾气,眼睛突然瞥到了桌子上供着的她的照片。
  “咦,我的照片怎么在这里?”
  她走过去拿到手里。看到照片前面的香炉和贡品。她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立即勃然大怒:
  “我就是不听你们的话,跑出去和男朋友一起看了场演唱会吗?你们这是咒我死吗?至于吗?”
  她把照片摔的粉碎。
  万梓良满脸恐惧地凑过来。拉起万绮雯的手,又摸摸她的额头。
  回头对老婆说:
  “女儿有体温,是真正的活人!”
  就这样,被埋葬了三天的万绮雯,竟然又莫名其妙地活着回来了!

  《半镜奇谈》都是暴爽,超屌的奇闻怪谈!篇篇奇绝,个个古怪!每天一个“毁脑级”原创怪谈/奇谈故事。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半镜奇谈(账号:banjingqitan),比网络更新提前10天。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