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二十八回 离别的夜宴
一百二十八回 离别的夜宴



更新日期:2015-12-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梅影依旧按时上班,凡事都需要有个过程,毕竟老秦还没回来,她已经在此干了三年多,也不在乎多待几天。自从林雨默来到了这里,也没时间起来晨练了,酒店的键身房倒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好去处。

每天下午,他总是会抽出一个小时来,去健身房的跑步机上跑跑步,或是举举哑铃。有时候,梅影也会去,老秦给她那张会员卡是免费的,她也不能浪费了老秦的一番心意。

有几次,她偷偷地从门缝里瞄他,满屋子的年轻小伙子,她一个也看不上眼,她的目光始终都会落到林雨默的身上。在她的眼里,他的身材几乎完美,比例非常协调,他的线条和每一块肌肉都是如此性感,实在是找不出一丁点的毛病来。

他把男人应有的硬朗风骨,诠释得很是到位。铁汉亦有柔情,他温柔的时候,那眼里的一汪清波就能即刻将她融化。他比冷旭还要强壮,每一次躺在他的胸膛里,她就会用指尖轻轻地划拉他的肌肉,而每一次的触碰,又会令她激情涌动,他的身体常常诱惑着她,就是在梦里,也会生出无限的春意来。

每每一想到此,梅影的心又乱跳开了,脸上红潮泛起,能够拥有他迷人的嗓音和身体,她又觉得上苍是厚待她的。往日里的那些伤痛,在他的柔情蜜意里渐渐消散,就如同这漫天的冰雪总是经不住暖阳的铺照,不舍着,哀泣着,化作一滴滴清泪与大地作别。

今天是老秦回来的日子,一下了飞机就给梅影打来了电话,原来林雨默已经把他的想法告诉了老秦,老秦在电话里有些哽咽,相处了三年多,他心底里还是舍不下这个妹子的。她不知道林雨默是如何跟老秦谈的,她也不想去问他,当老秦两夫妇给她办离别宴时,她哭了,她在心里深深地感激着这个带她来这里的男人,给了她一份高薪的工作,还让她等来了又一次的真爱。

这样的一个夜宴里,她拉着老秦和嫂子的手时笑时哭。笑过了,哭过了,又拉着林雨默站起来不停地跟爱重她的哥嫂敬着酒。老秦已然知道了那一夜她和老王的事,做为大哥,他还是很心疼她这个小妹,他一直就很了解老王的心思,也清楚他这妹子不可能喜欢上老王的。

“妹子,我知道是留不住你的,也不愿意再留你了,既然你和老林两情相悦,情投意合,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唉,你们两个也都是苦命的人,老林的婚姻不幸福,你这丫头的情路也多坎坷,现在好不容易又见面了,也是缘份到了吧,好好把握你们的幸福吧。缘份真是个挺神奇的东西,没想到我那一年的拉萨之行,却成就了你们俩这一段情缘,难怪那次我见你们俩是一点没陌生感,就好像这么多年你们从没分开过似的。”

秦扬不无感慨地说着,是啊,人这一生有很多偶然,但能把偶然变成必然,就不是每个人命里都会遭遇的。缘份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有的人却真能将虚幻变为真实。

今晚的梅影一直挨着嫂子坐,虽然嫂子的个头高出她许多,虽然北方女人的体态比她丰腴了许多,但她身上流露出来的关爱是很暖人的。嫂子并不常来酒店,但这些年来对她的关照却不比老秦少。从最初的误会到后来的相知,在梅影的心里,她跟自己敬重的丹姐是一样的。

每日里忙于工作,也少有陪嫂子说话,可一到节日,他们家里的餐桌上必是有她喜爱的酒和菜。她的手紧紧地攥着嫂子的手,一刻也不想松开。嫂子拉着她站了起来,两个女人来到了包间门口,梅影看到了她眼里满满的都是不舍的依恋。

“妹子,我知道老林这几个月不会走,他疼爱你,要给你找个舒适的地方住,我和你哥心里是很欣慰的,我们都清楚这些年来你过得有多么不易,你的坚强和对爱情的执着很是叫我感动。你也不小了,是该成个家了,不能让自己的心老是这么漂着。老林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他的婚姻是不幸的,听说他老婆已经回了老家,真是难以理解她是怎样的女人,老林不是花心的男人,她居然如此不珍惜。嗨,不说他老婆了,老林也向我和你哥保证了,他把这边的事忙完,就去把家里的事处理好。我们了解你的性格,你认为婚姻一点不重要,但妹子我告诉你,婚姻或多或少还是会保护女人的,老林说把一切都办妥当了,就跟你结婚,我们看得出来,他很爱你,对你是真心的,这下不上班了,可别把你嫂子忘了哦,咱姐俩要经常走动才是,知道吗?”

梅影一直没有吭声,静静地听完嫂子这番话,她感觉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她要做些什么,总是会有人善待她,无条件地支持她。她梅影不过是个无德无才的小女子而已,何以会受到这般的恩惠哪!莫非真的是爸爸妈妈和冷旭在天上保佑着她吗?拉着嫂子的手,她终是忍不住那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彻底地奔涌而出了,什么都无需说了,这满脸的热泪便是回答。嫂子轻轻地搂着她,又是一阵温言软语宽慰着她的心。

“妹子,哭啥啊,今天该高兴才是啊,来,拿着,这是我代表公司给你的红包,赶明儿得闲了跟你嫂子去逛逛街,买几身漂亮的衣服穿,穿了这么多年的工作服也是委屈你了。来来来,都进来,这廊间的风大,可别着了凉,一会儿老林可就心疼了。”

秦扬走了出来,往梅影的手里塞了一个厚厚的红包,只有梅影自己心里清楚,这不可能是从公司账上走的,这定是老秦自己给她的。她没到合同期就解约,没有追究她的责任就算了,连罚款也给她免去了,这还...还给了她一个大红包,这厚重的情谊,直教她再度失声痛哭。

坐回到席间,林雨默怜爱地握着她的手,给她擦着泪水,梅影忍不住又低低地问着老秦。“哥,我这一走,谁来帮你打理那两层楼啊,我这心里...我这心里委实过意不去。”

“妹子,想那些做什么,先让晓菲去管着,也让她历练历练,我再找个副手来协助她就行了,只是你这一走,我娱乐部的酒可就不太好卖了哦,呵呵。别哭了,都快成泪人儿了,瞧把老林心疼的。来,我和你嫂子敬你俩一杯,老林,我这妹子可就交给你了哦,你不知道这几年来,有多少男人的眼睛盯着她呢,你可别欺负了她哦。”

“老秦,平日里可都是她欺负我,我可是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也不敢反驳,呵呵。这臭丫头怎么都是有理的,我笨嘴拙舌的,哪里说得过她去,凡事还不都是顺着她的意愿,她的倔脾气,你们两口子是最清楚的嘛,对吧?”

林雨默端起手中的酒杯,笑呵呵地望着梅影,梅影心里明镜似的,这哪里是数落她,简直就是最深情的告白。她凝望着他,将手抬起来穿进了他的臂弯,林雨默自然是懂的,他清亮的眼眸里蓄满了浓情,两个人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老秦和嫂子也欣喜地为他们叫着好,这般的痛饮才是真正的爽快。多年以前,她和冷旭便是如此,将满腔的爱滴入杯中,再缓缓地滑落入身体里。酒纵然是冰凉的,但一进入身体便开始燃烧,又慢慢的幻化作了爱。

在这异地他乡,有厚爱她的哥哥嫂嫂,有挚爱她的男人,她不觉得自己命苦了,也许生活只是跟她开了些小小的玩笑,只是让她品尝了一下何谓先苦后甜,也许从此,她将在他爱的怀抱里欢快地徜徉。
  
 林雨默的办事效率很高,没过两天,他就找到了让梅影非常满意的房子。其实梅影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可他不愿意委屈了她。他跑遍了整个银川城,终于觅到了这栋单体式别墅,眼前的青砖黄瓦,泛出一种极致的古朴来,墙体上藤蔓缠绕,紧紧相连,就像她和他身体的每一次交集。

想到此处,梅影的脸上不由飞上一片红云。这栋小院是他们在这里的爱巢,她喜欢自己的心和身体被他这样关起来,只要他许她一生一世,她必定会不离不弃,生死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