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二十九回 爱,浅舞天涯!
一百二十九回 爱,浅舞天涯!



更新日期:2015-12-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走进这座古朴的院子来,看着庭前的景致,还真是个清幽的所在。这里将外间的一切喧嚣隔断开来,虽不见楼台高峻,但满园绿荫掩映,鹅石铺就的,直通正屋的小道旁,还有两排朱红的栏杆,里面栽种着一排排低矮的灌。即将开春,它们也从沉睡中醒来,将冬的衣裳褪去,开始从顶上冒出一点一点的绿芽来,乍眼一望,既简洁明了、清新悦目,也是气度不凡的。

林雨默知道她是不喜欢花的,其实自跟他在一起后,她也想要做一朵花了。从前与冷旭在一起时,她也了解了一些花儿的习性,她不喜欢那些金贵又娇矜的花儿,要做就做那喜暖也耐寒的粉色蔷薇,因为粉色的蔷薇是爱情之花,它的花语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心念及此,梅影不禁转过头来看着林雨默,虽然春天还在路上,但那些枝枝叶叶却已在她的心房里青翠欲滴,如果要做一朵花,那他就是春风,是阳光,是她头顶辽阔的天空。

原来,人短暂的一生也是需要尽情绽放的,即便绽放后会枯萎,那又如何?至少留下了一缕幽香。虽然院墙内的壁上有少许的青苔,定是久无人居住的院子了,但整个院子雅致大气,也不失生动的情趣。虽然这个家是他们暂时的居所,但梅影还是感恩着他的费心。
  
“丫头,喜欢吗?先住一段时间,以后......”林雨默深情地拥着她,款款低语。
  
没让他继续说下去,“喜欢,我很喜欢,谢谢你,老林!我不在乎什么名份,真的!只要你爱我就行了。”自从有了林雨默给予的真情实意后,梅影又觉得从前心里那些考虑都是多余的,管他是谁的丈夫,论他是谁的父亲,只要他是林雨默,她就会爱他。
  
“我爱你,丫头!我无法去探测我的内心,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多爱你,但若一天见不到你,我会发疯的。嫁给我,丫头。我会娶你的,我会给你一个你最想要的婚礼。”林雨默很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内心,他已经无法去想象没有她的日子。只要是能够给她的,他都毫不吝啬。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亲爱的,我只要你!”梅影柔柔地说着,他热热的话语给了她无尽而美妙的怀想。
  
“丫头,再叫一次,好么?你还是第一次这样叫我,我喜欢,我非常喜欢,你让我无法不爱你!你真是我的宝贝!”林雨默动情地抱着她就往屋里走去。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梅影陶醉在他迷人的声浪里,原来他磁性的嗓音,就是为了今日里要跟她说这些醉人的情话,她第一次主动吻了他的唇。
  
“知道吗?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久得我都快要不想喜欢你了,无数次在梦里,我将你的衣衫剥落,我亲吻你每一寸肌肤,我轻轻地呼唤你的名字,可是你终究没来。慢慢地,我不再想你了,可你竟是又来了,那一天我见到你,我又忍不住想要再一次去喜欢你,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我只有去喝酒,我只有去买醉,我不能放任自己的情感,我不想让你以为我是个放荡的女人。亲爱的,你听明白了吗?”梅影轻抚着他的脸颊,喃喃低语着。
  
“宝贝,我的小傻瓜,我懂,我懂的。”林雨默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温存地抚摸着她。梅影再也难以抑制心头涌动的激情,一把抱住他,在他的肩,他的胸口一阵阵轻咬狂吻,她要把她的痕印留在他的身体里,要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她,难以离开她。她要的不是一夜缠绵,她要给他一生的痴缠。
  
情与欲,欲与情,到底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好像一点都不重要了,他的身体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他那结实的胸肌,健壮的胳膊,将她柔嫩的肌肤揉搓得心魂具荡,就连他每一次的喘息和呼喊她的名字,也是如此勾人魂魄。

爱,在这个夜里变得妩媚,仿若一个妖娆的女子在情人面前曼妙轻舞,一阵风起,撩起一帘轻纱,那丰润的身体,便是能给予她心爱之人最好的抚慰。是的,梅影不在乎这世间所有的繁文缛节,爱他,就给他!爱他,就将自己的赤裸之身毫无保留地呈现给他,让他尽情观赏,让他肆意爱抚。身体的瑕疵又算得了什么,只要爱没有污点便好。
  
昔日的画面,倚在时光的门楣,那一支烟,点燃的是今日里的激情,任岁月老去,那一缕缕烟雾却始终萦绕着他们,挥之不去......
  
“丫头,喜欢我这样爱你吗?我的宝贝,你还是令我无法安睡,我怕自己一天天老去,你就不会再爱我了。”是的,这是他第一次这般疯狂地爱她,多少年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狂野地,想要去拥有一个女人的心和身体,这一番痴醉,让他的身体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看着面前自己深爱的女子,他又害怕终有一天会失去她,会再也找不见她。
  
林雨默将她放在自己的臂膀里,用他那性感的小胡子来扎她的唇,以他那灼热的指尖去拨弄她的眉,他用手掌将她的一双大眼遮掩,“宝贝,知道吗?我受不了你这一双迷人的猫眼,每一次与你眼神相对,我看到的是火,你已经将我焚化。那一次在楼道间为你点烟时,我感觉我不再是我,只是你一个卑微的奴仆。你要了我的命,我早已尸骨无存。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般销魂的美妙,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觉自己在你面前就如同一个稚嫩的孩童,是你在牵引着我去慢慢地品味人生。”
  
“傻瓜,如果没有你,何来那些美妙的销魂,我要谢谢你才对,谢谢你让我如此爱你!谢谢你再一次出现在我生命里!谢谢你给我你的心!我爱你,我爱了你太久太久,是你给了我最初的情怀和悸动,你磁性的嗓音一直让我迷恋。那一个残破的亭院,那一个雨雾飘飞的清晨,还有你递给我的那一支烟,何尝不是将我的心燃成一片焦土。还好,你又来了,你的话语润泽着我的心田,你的浓情让我再一次感触到了爱意,管你是风雨还是雷电,你就是我的一年四季。”

倒在他的臂弯里,梅影的心开始沉醉,这么多年来,她也是累极了,她想好好的睡一觉,一睡千年,再也不要醒来。
  
心头的那一些忧郁、哀怨和不如意,甚至那一道道时不时还泛着痛楚的陈年旧伤,因为他的到来,因了他的柔语轻言,都被抹去了,滑落入尘埃。风起时,随落叶飘飞,浅舞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