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一十八回 梅影对“坏男人”的定义
一百一十八回 梅影对“坏男人”的定义



更新日期:2015-11-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人真是复杂的,有情感,有思想的动物,想放纵的时候寻不到合适的人,而当心里的可人儿来了,却又缩手缩脚,变得拘谨和理智起来。明明身体都快要烧起来了,心底里又巴望着来一场大雨。梅影也的确是怕了,她害怕再一次的燃烧会让自己的生命之花也焦枯,她也是已过而立的女人了,她的生命也变得沉重起来,学会了思考,学会了给自己的人生定位,学会了要将自己的身心如何安放。

       梅影很清楚,林雨默不会勉强她,激情的确无法掌控,但他们彼此心底里那一段悠远的情感还是很温润的,是这一个轮回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他不会因为今夜的一己私念令她讨厌,他还是很在乎在她心里的份量,他说过他不是一个浅薄粗俗的男人。
“丫头,来,再让我抱抱你,一会儿洗了澡好好睡一觉,嗯。不许想我哦,你个臭丫头。”林雨默温柔地拥她入怀,这样的一个拥抱才是梅影想要的,虽然她也渴望狂野的激情,但真的不是现在。
“谁要想你啊,你个糟老头子,嘿嘿。”梅影说完就打开房门走进去。
“丫头,不许想我,但是要在梦里见我,跟我说话,好不好?”林雨默像个温情的小男生,依依不舍地看着她渐渐地关上房门。
梅影知道,他还停留在门外,他还在那里回味她的气息。走进卫生间用凉水拍了拍发烫的脸颊,她要让自己的心和身体彻底地冷静下来。沏上一杯茶,燃起一支烟,将身子蜷缩在沙发里,有些怅惘。

      今夜她是想陪他的,其实那天在大厅里,听到他声音的刹那,真的好想紧紧地抱住他,好想一把撕碎他的衣衫,然后一阵狂吻,她同样渴望着他的身体,他的确是个性感的男人。她想要在他的肩上,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一个个深深的痕印,就如同她心底里那些被他的身影辗过的印迹。他也是个极富魅力的男人,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是不需要去挑逗一个女人的心,自然就会令女人泛起幽思来。
信息响了,“丫头,我决定明天就走,天一亮就走,有什么票就坐什么走,这里我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因为你在这里,我无法安睡!我的心被你的利爪划伤,我需要时间去敷药,去慢慢结疤。你的轻吟浅笑我无法漠视,也难以逃开。我,应该好好理一理纷乱的头绪,才十几天时间,我仿佛一个疯子般急切地渴望着一次次将你拥入怀中。我,好像又成了一个病人,患了绝症的病人。我走了,你好好睡,我不知道你想要怎样的答案,也许我知道,我脑子里太乱了,不扰你了,吻你!”
放下手机,再燃起一支烟,梅影心里清楚他们今夜都无法入睡,这段恋情显然不似从前她和冷旭的爱来得简单又纯粹,那时候,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两个人,而这一次,除了她和林雨默,还有另外两个无辜的女人,她不想伤害她们,她只想静静地与她们同在,可是她又做不到,她不喜欢爱被切割,她就是这么个自私的女人,她的人生已经被搅得乱七八糟,她的人生里已经有太多的生离死别,难道命里注定还要让她再承受苦痛的煎熬吗?不!不!她不要,她们若无辜,难道她就不苦命吗?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就把一切都抛给他,谁让他再一次擅自闯入了她的生命里。
简短地回了他一句,“你也好好睡,梦境若能相通,自然不负你情钟。祝你一路安好!”天,怎么又说这些话去触动他情肠,还急不可待地一下就发了出去。梅影恼恨地跺着脚。
“丫头,你的利爪又伸出来了吗?这次是要来剜我的心吗?当心我一脚把你门踹开,你是不是想我现在就离开?”她能够想像他此刻的抓狂,因为她也如此。
“不说了,真的累了,你就当我刚才的话是放屁,好了好了,你再发我都不回了,关机睡觉。”梅影发完就把手机关了,再这样发下去怕是天都要亮了。没有再去理会他,她的心还没理顺呢,她的抓狂并不比他少一丝一毫。

        林雨默在梅影的门口呆立了良久,值班的小王到廊间来倒水的声音惊扰了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神情落寞地往自己住的八楼走去。他也是看不懂自己了,也在问着自己这是怎么了?都说他沉稳理性,为什么刚才又是如此冲动?才短短十几天而已,他不可能就爱上她了。但是为什么他的身体和那一颗已快冰凉的心又被她弄得火烧火燎的,还那么地渴望得到她,甚至,想拥着她一起入眠。

       “我这是要疯了么?这么多年来,我不是已经淡漠男欢女爱了吗?怎么一见到那小丫头,我又像个被邪神附体的恶魔般,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想放纵自己,想拥抱她,想亲吻她。她的身体真香啊,搅得我的心...这臭丫头,太折磨人了,居然还叫我糟老头子,我没那么老吧。”

        林雨默一回到房间就直直地将自己摔在床上,两眼也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又时不时的用手敲着脑袋自言自语着。是啊,林雨默的心里比梅影更乱,毕竟,他还有一个家庭,家里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需要他的照顾,他始终觉得江婉的精神有问题,如果不把她安顿好,不带她去看看医生,他算什么堂堂七尺男儿啊。她对他再冷漠,再也不爱他了,但她也是他的结发妻子啊!不处理好这一切,又如何能去追寻新的恋情。他心里很清楚梅影想要怎样的答案,可是,如今的他真的给不了!

       每一次睡不着觉的时候,梅影就会拿出日记本,还是冷旭遗留下来的那支黑色的钢笔,仿佛她每写一个字,他都站在她身后看似的。她喜欢这种感觉,也喜欢与另一个世界的他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去交流。

     “我的冷旭哥哥,你在天上看着我吗?快帮我出出主意吧,你这死鬼,你说你要是不走,我又何来这许多烦恼啊!真是愁死我了。你说,做为女人,哪个不曾有过男人,也离不得男人,对吧?女人在闲来无事时想的最多的也当然是男人,这也很正常啊,只要不犯花痴就好。你个死鬼,不许笑我,想当年可是你犯花痴送货上门的,我还不稀罕呢,哼!哦,我掌嘴,稀罕,稀罕得很呢,在天上笑一个给我看看,乖了。

      亲爱的,你也知道,女人都说男人坏,可女人却又偏偏喜欢坏男人。我觉着吧,男人的坏其实取决于女人,女人眼里的坏男人不是泛指道德品质,而是男人身上散发的某种特质。比如说,一个轻浅的笑,一声沧桑的呐喊,有一种男人天生就有种让女人欲罢不能的魔力,可以忽视周遭任何的灿烂,却唯独忘不了他的冷漠,好像又在说你了嘛。讨厌鬼,人都走了,却还把身影跳跃在我的文字里。

     有一种男人,哪怕他并不是给予你的一个浅笑,你也会视若瑰宝,  仿佛他在你身体里下了蛊,又好似邪气入侵般难以自抑。从某种角度来说,男人的坏是一种魅力,这种坏可以侵蚀到女人的骨髓里,即便是一个拥有着绝色容光的女子,她可以忽略世间任何的 赞美,只想成为你眼里的西施。有一种男人的坏足以令女人灵魂出窍,世界很大,望着满大街的男人,她唯独只想被你拥入怀中。冷旭哥哥,你能容许我这样来写别的男人么?不要生气啦,我最爱的还是你!从来就不会刻意地去想起,因为我根本无法忘记你!

      是的,男人要坏,还要坏得有滋有味,要坏得摄人魂魄,要坏得让女人银牙咬碎,即使装上一口假牙也要在他的身体里留下一个烙印。是的,男人必须要坏,就算你衣冠楚楚,女人也可以想像你性感的身体,用眼神将你的西装扒掉,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用炽热的情怀撕扯你的衣衫,以柔嫩的肌肤去揉搓你粗糙的身体。

     男人的坏,可以令女人销魂地叫喊,男人的坏,也足够给予一个女人一生的幽怨。那么,一个坏男人是如何才能铸就呢?首先,我认为,一个男人要聪明,不必太帅,一个太帅的男人往往会被女人们宠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就会丧失很多被女人们所称道的魅力,一只小羔羊很容易引起狼群的注意,但也很快会被吃掉。可是我最亲爱的你却不会,你只希望被我吃掉,是不是?

    我觉得,男人的坏是骨子里溢出的一种毒素,很多时候这种毒素可以倾倒众生,且无解药。这种毒素的蔓延能力非常惊人,一碰上非死即伤。这种男人天赋异禀,他不是情场老手,他从来都是把盏凭栏,对月独饮,轻吟风月。他遗世孤立,飘然出尘,这样的男人才是最坏的,他可以俘获世间所有女子的芳心。他不是不爱,他只是在等待,他多情、痴情却不滥情,他像个浪子般不羁,但却从不在情感上放纵自己。

     他只想把爱给予自己心爱的女子,他的一腔衷肠,这大自然的四时明媚,甚至是他的生命,但凡是她要的,他都会毫不吝啬的给她,因为他只愿意为她而活,仿佛这是他一生的使命,他的存在因为有了她才焕发出了光彩。这样的男人很坏很坏,平生倾尽全力只为一个女子的笑容与周全,他伤透了很多女人的心,叫人如何不痛恨得牙又碎了一地。这样的男人我见过,那就是你,我的爱人,我的冷旭哥哥。还是想你、念你、怨你又爱你,自你走后,我很久都没再听过这首《野百合也有春天》了,每次一唱起这一句,我就会瞬间泪奔。

    咱们接着分析男人哈,这世上还有一种男人,他们彬彬有礼,举止得体,谈吐风雅,极具绅士风度,可是很多女人却并不喜欢他们。其实女人跟男人一样,喜欢刺激,爱好冒险,就算是一个很高雅的场合,女人还是很期盼有点异动,一个魅惑的眼神,或是一只“不小心”踢错的腿。女人跟男人一样,心底里或多或少还是不安份的,一段充满刺激,险象环生的生命历程总是比一个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故事更有看头也更吸引人。亲爱的,我说的对吗?我的骨子里是不是也流淌着这样不安份的血液呢?


   男人的坏不是轻薄,是要让一个女人想要来轻薄你,要让一个女人主动来诱惑你,当然,你不必马上做出反应,你要思忖自己对于她的喜好程度来婉拒或是欲拒还迎。有一种战术叫做欲擒故纵,想做坏男人的倒是可以好好琢磨琢磨。不过,亲爱的,你永远也无法琢磨了,我倒是想让你变个坏男人的,说不定我会更爱你呢,呵呵。

     还有一种男人,一看就是标准的好男人,守夫道,重孝义,可暗地里却满肚子的男盗女娼,这种男人一般不去夜店猎艳,他们不喜欢搞浪漫,他们会选择更直接的方式,找个电桩下的女人开房,或是暗门子里去寻欢。这种男人很坏,是真坏,并且这坏里又生出几分恶心来,就像一桌的美味里突然蹦出个死耗子来,满桌的人都拒绝买单后还一路的反胃。

     所以啊,我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坏男人都讨女人的爱,既然要坏,就坏得有品味一些。既然要坏,就坏得有深度一些,既然要坏,就坏得再彻底一些,让世间所有的女子只为你倾情。

     亲爱的,我分析得对吗? 今夜的我苦恼极了,你和他都坏,都是坏男人,可是为什么你们都是那般讨人爱啊,本不想跟你说他的,可是我还是想让你知道。你走了,他来了,你从前相隔六年来寻我,而他,却整整十二年后才又与我相见。他真的是个顶坏顶坏的男人,他刚才吻我了,我发觉,他对于情感的处理比你还要疯狂,不知道下一次我能不能再一次拒绝他,逃开他的怀抱,他实在是坏透了,可却又是坏得那么有滋有味,令人忍不住想要去品尝一下。亲爱的,我可以去爱他吗?教教我吧!

    他有老婆有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虽然从他的讲述里感受到了他对于家庭无望的苦楚,和一颗对婚姻已绝望的心, 但那毕竟是与他携手相伴十几年的妻子啊,他不可能说放就能放的,我能感觉到的,其实十二年前我就感觉看透了他似的。他跟你一样,是重情义的好男人,疼惜自己的女人,如果他的家庭生活美满幸福,他也不可能对我动情的。说到底,你们都不是坏男人,是极好极好的绝品优秀男人。

   亲爱的,我心里突然又有些痛,我真的不知道该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谁,一个人撑久了也会累,我不想跟别人说我累了,可是我要对你说,“亲爱的,你的影子累了,累极了!真想你啊,真想去看看你,等着我,待我合同期满,一定去跟你喝一杯。你欠我,欠我一个一生一世的诺言!我等着你来生的偿还。”

   这冷夜里,也只有你,才能静静地听我诉说, 我不知道今后会是怎样,但是,我可以确定,我渴望一个男人炽热的胸膛,将我所有的情感安放!“

   一口气写完,梅影合衣倒在床上,关了灯,眼睛却在这暗夜里幽闪着, 林雨默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停停走走,挥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