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百一十七回 “我不愿意”和“我不能”
一百一十七回 “我不愿意”和“我不能”



更新日期:2015-1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迷醉的夜,跳跃的节奏,激昂的音符,沸腾着此间挥臂狂舞的每一颗心,管他是欢乐,是忧伤,是宣泄,还是失落,那每一首曲子里都有一种震慑人心的穿透力和感召力,梅影动情而狂野地舞动着,弥漫的热浪,撩动着她心底深处许久未曾弹奏的心弦,她有些迷幻而陶醉,此刻,她已经物我两忘。

林雨默刚才的字字句句,时而高亢,时而婉转地敲打着她心底那根弦,她的思绪被他牵引着,在这寒冷的冬夜里,一起翩飞。春天尚远,她仿佛已经听到了雪化的声音。

  他可能这辈子都没蹦过迪,手和脚不知如何安放,健美的体型也变了僵硬,梅影就拉着他的手随着节奏的律动一起挥舞,一起转圈圈,他笑了,迷人的笑,开心的笑,像个可爱的小男孩般被梅影带到了幼稚园里,不哭也不闹了,心里那些郁积的烦恼,也插上翅膀飞走了。

“丫头,歇会儿吧,你看你都满头是汗了。”林雨默拉着她回到座位,拿出纸巾给她擦着汗。

“老林,想喝什么尽管点,本姑娘买单,每一次来这里必定要跳得一身臭汗才行,一会儿回去冲个凉,再舒舒服服地睡一觉,这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梅影一边说一边又开始扭动着身体,是的,有些事她很迷茫,为什么从前跟冷旭在一起时她不喜欢热闹,每次去强子的酒吧她就噘嘴。是冷旭的安静感染了她,还是她的内心已多了浮躁之气。是环境改变了她,还是她已经适应了环境,她不想去做更深的探究。

“疯丫头,傻丫头,谁会要你来买单啊,尽说傻话。喝点啤酒吧,我看你都跳得口干舌燥了。”林雨默拉着她的手,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般惹人怜爱。

思绪又穿越了那些厚重的尘埃,回到了她和冷旭第一次在校外喝酒的情景,她看到了他们望向她时那同样的眼神。冷旭的、林雨默的,他们的身影时时交叉,在时空的隧道里,在那每一次醒来冗长的叹息里,难道她这一生注定会活在他们的身影里?使劲地甩了甩头,猛然就捧着林雨默的脸亲了一下。

“丫头,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来折磨我这颗沧桑又破碎的心,你信不信,我...”这一个亲吻是他猝不及防的,谁要他不打招呼就来了,谁要他说那些令她身心悸动的话语。

“你怎样?嗯...莫非你还强暴我不成,哈哈哈。对,就是要折磨你,就是要诱惑你,就是要你从此再也无法安睡,就是要你还我一个轮回,咋的,不行啊?”

梅影说完又将脸去凑近他,她没有要刻意去诱惑他,只想逗逗他而已。想起从前对他那些痴醉沉迷,她还是不由得慨叹着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神奇的缘份。

林雨默已经完全失了沉稳,在那一刻就要强吻她。虽然迪厅里很吵闹,但她分明听到了他的心跳,就像那大海的潮涌,一阵狂似一阵,而梅影的心,就是他潮落的地方。

“丫头,你让我心醉,你令我不能自已,就是我年轻时也没有对哪个女人如此冲动过,还有,你跳舞的时候简直就是妖精的化身,你把我的魂都勾走了。”林雨默用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她,贴着她的耳边热热地说着,随后端起杯中酒一饮而尽。不错,他这半辈子也没有过这么动情地想要去占有、征服一个女人的心。

她青春的身体和热辣的言语激发了他无数的能量,让他那颗已经满是霉苔的心又得到了阳光的照耀,再一次地焕发出五彩的光芒来,再一次的想要去品尝爱情,再一次的想要去体验激情的快感。并且,他觉得是时候该让自己放松了,那一颗为了家庭,为了事业而奔波忙碌的心也不能再那么崩着了。人生不能倒带,岁月无法重来,他都四十三了,是不是也该由着自己的性子痛快地放纵一下自己,是不是也该换个活法了?

梅影没有去直视他迷离的眼神,用手拍着桌子对他吼道,“老林,在这里喝酒干嘛还那么斯文,要这样,拿起瓶子仰着头,这样才够爽快嘛。”

梅影的骨子里的确是流淌着狂野的血液,她不喜欢淡而无味的生活,她每一次来这里,就是来豪饮的,当那一瓶瓶见底,看着那一个个空瓶子,她会大吼一声“痛快”,管他离去的身影是凄凉还是悲戚,纵情地欢愉过,足矣!

再寒冷的夜空也会游走着无数撩人的又有些浑浊的情感,有些微醉,当他们相拥着下了车进入酒店大厅时,梅影模糊中看到了高济民那惊愕的眼神,随他们怎么说吧,哪怕明天整个酒店都知道了,她也不在乎,别人的鸹噪又不能阻碍她人生的进程,懒得理会。

没有走楼梯,林雨默拥着她进了电梯,夜深人寂,他按下了八楼的按钮,紧紧地搂着她就是一阵狂吻。梅影虽然喝了很多,但她没有醉,她心里清醒得很,今夜她不会遂了他心愿,他还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而她梅影这一生都不会再委屈自己了,她需要一份真切的爱来填补她曾经的苦痛。挣脱了他的怀抱,伸出手来按下了六楼她住的楼层。

“丫头,你...今晚不陪我吗?”林雨默应该还是很清醒的,他们都不是很容易就能喝醉的人。

“老林,瞧你说的,我都陪你七八个小时了,还要怎么陪啊?送我回房间吧,我困了,想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安排人值班,这不是快过年了吗,好些人都要准备回家,我不能让娱乐城歇业了吧,还是要为你的发小老秦同志把岗站好嘛。”

“就你理由多,真的不想陪我么?”林雨默放开了她,恋恋不舍地望着她。

“说这些做什么,搞得跟热恋似的,呵呵,我到了。”梅影回过头来对他笑了笑,然后大踏步地往电梯外走去。看来林雨默并不准备让她轻易逃开,紧跟着她走出了电梯。梅影对值班的小王笑笑,小王还她一个诡异的笑。这些客房部的小女孩从没有见她带过男人回来,那样的表情她还是很理解的。

仿佛又在重复着前几天的一幕,梅影在前面走着,林雨默在后面紧紧地跟随,就快到她的房间了,林雨默走上前来一把抱住她,他的身体在燃烧,滚烫的唇辗转于她的脸颊间。

受不了,梅影难以忍受他火辣的激情,他再一次触到了她的唇,那一刻,电光火石,风雨骤来,梅影快要窒息了,身体在瞬间被牢牢束缚在他的怀抱里,他那一声声喃喃的低语淹没在炽热的吻里,微凉的舌滑入她的口中,贪婪地咀嚼着她的气息。

“丫头,今晚陪我,好吗?我要你,你已经让我无法安睡,我已经被你撩拨得神魂颠倒。”林雨默的脸被冲动烧得如火山样灼热,可是梅影要的不是他这句话。

“老林,回去睡吧,明天也不要来找我,你还没给我答案。没关系,你慢慢想,想好了再来告诉我,我今夜实在是累极了,浑身都是汗臭味,我要洗洗睡了,后天我就不送你了,你一路平安哈。”

梅影超乎冷静地再一次挣脱了他的怀抱,她不是不贪恋他的怀抱,她只是不想再让自己的人生出差错,她的心其实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强,她不愿意给他做个没有名份的小情人,女人这一生中应该是在“我不愿意”和“我不能”中漫漫一生,而不是男人的一句“我要你”。

是的,她不在乎婚姻,但她要的是他一句“我爱你”和“我只爱你”。她的爱也很霸道,不逊于任何一个男子,若不能给她这样的爱,那就随他去吧。这些年来,她已经没有任何情感的纠结,她的心里永远是月朗风清。谁说独自赏月就生不出浪漫的情怀和风雅的诗句来。

她不想和另外一个女人抢男人,她只要一段纯粹的爱和一双清澈的眼。她的爱是唯一,而不是之一,她真的不是坏女人,她很简单,简单到容不得一丝杂质。爱,可以让天塌,让地陷,但绝不能让心迷失,理当有一个精准的坐标,才能再一次确定人生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