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九回)亲爱的,真的是你吗?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九回)亲爱的,真的是你吗?



更新日期:2015-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梅影每天都会仰望天空,也曾无数次地将自己比做那天上的某一朵云彩。而他,眼前那模糊的身影就是承载她的天空。没有了天空,云朵也就不复存在了,再也不能悠然地漫步,再也不能在天空温软宽大的怀抱里恬然入睡。

  梅影缓缓地向着那路灯下的身影走过去,越近她越迟疑,越近她越发不敢确定了。如果她眼花了,如果因着一番彻骨的思念把一个相似的身影看做了他,那么她以后就是连做梦也会觉得心在痛。如果是他,那么她该要跟他说些什么?是骂他?是打他?是怨他?还是继续爱他?

  越来越近了,梅影几乎可以确定了,当一切的幻影与幻想变为了真实,她的心却又不再纠结了,她当然会选择爱他!那么笃定!那么毋庸置疑!对于他,梅影从来就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从那一个夏夜里他拥她入怀那一刻开始。

  他还是那么喜欢黑色的衣服,这一身黑色的大衣衬得他身姿更加挺拔,他也长大了,身形不再似从前那般单薄。梅影再一次睁大了双眼,哪怕这只是幻觉也好,就让时间停留在那一圈光晕里,这几年来,她非常期盼着生命里再一次出现某个令她心魂激荡的瞬间。她的脑海里早已出现过无数次这样的幻觉,她怕这一次又是一场虚无,她想走上前去紧紧地抓住那个她无时无刻不思念的身影。

  晕黄的灯光映照着他依旧帅气的脸,还有那依旧清亮的眼,望着那一张让她无比渴望又无比疼爱的脸,蓦然间,时空也骤然停止。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一个月儿皎好的夏夜里。她的呼吸急迫起来,确切地说,她快要窒息了。

 是的,是他!如果没有他,她这二十几年的岁月都无法感知情为何物。是他,那张冷竣又温情的脸,总是令她徘徊在爱与痛的边缘。心头满是奔涌出的离愁别绪,令她脚步也变得虚浮,手一软,自行车“哐嘡”一声就倒在了地下。

  那个身影也一直定定地望着她,从她开始走向他的那一刻起,他有些疑惑,更多的是不能确定。梅影再也压抑不住心头那缠绕了多年的思念和对他一直丢不下的情怀,一把抱住了眼前这令她魂牵梦萦的男人 。

  “冷旭!你来了,你终于来了!六年了,六年了啊,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以为你把我忘了,我以为你再也不愿见我,我以为你再也不要我,我以为你还是嫌我不够好。还好,你总算来了,你终于来了!你是来终结我的思念,对吗?你是来兑现你的承诺,对吗?冷旭,我想你,你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

 梅影完全是哭着说完这番话,在他面前,她不想再隐藏自己的情感,她要释放她所有的本真,她要傾吐她全部的思念。他来了,他又来到了她的世界里,他们原本就是应该在一起的,他们的心从来就不曾分开过。

 “影子,你是影子吗?你真是当年那个影子吗?你的的确确是我的影子吗?天哪,怎么瘦成这样了,我听汪丹说你瘦了,可是你竟是瘦得我都不敢认你了,这些年你该是吃了多少苦啊。我可怜的影子!”

  冷旭用他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梅影清瘦的脸颊,他的声音如此温柔动情,如此荡气回肠,把梅影的心都搅碎了。他哭了,紧紧地把他的女人搂在怀里,喃喃地说着一些他过去的不是。

  “影子,你真是我的影子,我嗅到你的发香了,还是跟从前一样,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现在因为你的操劳又添了一丝尘埃味儿,你说过你不喜欢花的。影子,你知道吗?这六年来,我有多想你,当我听汪丹说你结婚了时,那一天我都快疯了,我砸东西,我打人,我把自己搞到几乎崩溃。我以为你会等我的,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跟别的男人结婚,我以为我在外面的努力会给你带来永远的快乐,可是,你竟然都不等我,影子,你坏透了,你就是个坏女人,也是个可爱的傻女人。离婚这么久了干嘛不让汪丹告诉我,我为从前自己的行为已经忏悔整整六年了,我没有办法去爱别人,真的没有!”

  冷旭热热地说完这番话,低下头来,炽热地吻着她,梅影感觉身体早已飘浮于空中。这一个吻,这样紧紧的拥抱,这些灼烫的话语,她等了整整六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哪 !她熬过来了,哦,不,是他们俩熬过来了,为了心底里坚守的一份爱,他们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有情人的确是可以终成眷属的。

  轻轻地推开他,梅影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烧,这是在她的家属院门口,来来往往都是相识之人,并且她的余光瞄到了老板娘也正往这边看着,她娇嗔地埋怨着他,羞涩地低下了头。

 “干嘛不在家里等,这几年你变傻了啊,你认识我妹的啊,外面多冷啊,还被这么多人看着,怪不好意思的。“

 “对啊,我就是变傻了,傻傻地等了你六年,傻傻地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来找你,还傻傻地在寒风里盼着你回来。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傻傻的,不过我愿意做你的傻瓜。你还说冷,你说过最讨厌冬天了,你看看自己的手。怎么了,影子?手受伤了吗?你看血都浸出来了,你真是太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还长了这么多冻疮。疼吗?我带你去医院上点药吧。刚刚我都听你妹说了,你现在四处摆地摊,有时候还很晚回家,一点都不心疼自己。”冷旭握着她的手,无比怜惜地说着。

  “不用,我哪里有那么小气了,我看这六年不见,你倒是越发啰嗦了,说起话来没完,像个小老头似的。”梅影的心里其实是很甜蜜的,她喜欢被他宠着爱着,那是一种真切的幸福。

 “影子,你知道吗?要不是赶着过年回家一趟,我还真不知道你的近况,自从知道你结婚后,我真的很沮丧,我想来找你的,可强子怕我会去找你从前的男人干一架,给你的家人造成困扰,一直都在劝着我,后来我也就放弃了,那一阵,心里真是恨极了你。还好,你个傻妞又离婚了,都这么久了,也不让汪丹告诉我,这一次还是强子逼她说出来的,我们厂子里的同学隔一两年就会聚一下,还好今年我把手里的活都停了,我是准备回家看看父母再跟同学们聚一聚的,要不又错过了。”

  “说真的,冷旭,我从前倒还巴望着你来找我呢,我一定会义无反顾跟你走的,我那婚结的也不痛快,但我前夫真的是个好男人,唉,不说这些了,你也是的,难得回来一次也不在家好好陪陪父母,巴巴地赶过来瞧我做什么。是我不让丹姐告诉你,不想误了你嘛,我都是结过婚的人了,哪里还配得上英俊潇洒的冷大少爷。”

 “影子,你再胡说,看我把你这张调皮的嘴堵上。别再说那些配不配的话,以前是我错了,如果那一夜......”

  “傻瓜,都过去了,我们不再提了,好吗?回家吧,太冷了。”梅影捂着冷旭的嘴,她不想听他说那一夜,从此,她的生命里只有未来,只有灿烂的阳光,只有他们彼此心跳的声音。

  既然他来了,他就已经决定了要继续爱下去,他一定是来兑现当初他的承诺,他说过,他向毛主席保证过,“我一定会爱梅影一生一世的!”是的,她相信他,在她心里,他永远是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他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失望,他要为这份爱划上一个圆满。

 “影子,为了等你,我还没吃饭呢,见你妹一个人在家,我也不好意思多待。你父母的事你妹都告诉我了,真遗憾没能送两位老人家一程,我挺想念两位老人家的,还想着这一次来跟你爸痛痛快快喝一场呢。影子,都怪我,如果当年不说那些话,我们俩何必要等这六年啊。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一定不会让二老那么早就离开的。”

 “又来了,人都走了干嘛还说些没用的话,你又想让我哭是不是,我都好不容易从那伤痛里走了出来。咱们不说这些事了,好吧?想吃什么,我请你啊,今晚咱们就好好醉一场,就让酒精来点燃我们的夜空吧!”梅影想喝酒了,如果今夜能醉倒在他的怀里,此生已无憾!

 “谁要你请啊,我的小傻妞。你看看自己都瘦成啥样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吃苦了,我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我要给你四时明媚,还有全年无休止的开心快乐。”气氛没有刚才那么凝重了,两个等待了六年的恋人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些愉快的岁月里。

 “才不要再像从前那样胖了,你不觉得我瘦了更好看吗?别人都说我变漂亮了呢,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大少爷以后可要对我好点哦,要不然我就对别人眨眼睛去,哼!”梅影仰着脸,让冷旭好好地审视着,又有些撒娇地对他说着。

 “你敢,从前就对你说过,我的手段可是很厉害哦,还对别人眨眼睛,当心我把你锁家里哪都不许你去。看来六年不见,我的小傻妞还长本事了哦。我知道,我的影子不会的,你眼里永远都只有我,对不对?”冷旭紧紧地拥着她,将他那些话一字一字地输送入她的体内。

  “还有啊,小傻妞,你漂不漂亮跟我有什么关系,只要你是我的影子,就永远是我的宝贝,我就喜欢。漂亮是给别人看的,我只想看你的心,我要看看这几年来有没有想我。嗯,肯定没有,是不是每一天都在心里骂我啊?”

  如果说从前对他的思念只是一点一点的星火,那么他的到来,他情深款款的话语,又何止是一把燎原大火。是的,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不会因为她容貌的靓丽而感到惊喜,反而对她的清减无比怜惜,这才是她爱的男人,这才是她一直等待的爱情。

 “对,就是在骂你,你个没良心的,狠狠地将我抛弃,独自远走高飞,要不是丹姐时不时给我透点你的消息,这几年我怕是熬不下来。”话音一落又想哭了,冷旭更紧地拥着她,他不会再让自己的女人哭了。

 “影子,我的宝贝,以后都不许哭了,乖乖的啊,你看你哭起来的样子好丑,这雨带梨花,最是让我难以消受。从前种种的错过,我一并还给你,好不好?”

 “我看啊,这六年的时间,你这张嘴倒是越发贫了,我得拿根针缝起来才好,免得去招惹别的女人。”梅影娇笑着跟他打趣。

 “嗯,这主意不错,就是每次你要我吻你的时候还得麻烦你拆开,太费周折了,不如把我的嘴永远堵上吧。”

  冷旭紧拥着她,又是一阵激吻,分开几年,他长大了,成熟了,连吻都变得狂野却又不失细腻,梅影深深地沉醉其中,也懒得去管谁在瞧着他们。

 “走吧,咱们喝酒去,我一见你酒虫子就跑出来了,再带你去见一个人。”冷旭放开她,像以前那样牵着她的手。

 “谁啊?不会是丹姐也来了吧,还是...强子?我想想,跟你一起来的非强子莫属,是不是?”

 “不告诉你,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那我先把自行车放进棚里啊,这可是我唯一的交通工具哦。”梅影俯下身就要去扶自行车。

 “影子,这破车还拿来做什么,谁喜欢就拿去呗。以后也不许去摆地摊了,咱们结婚吧!以后我养你,我不会让我最最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