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六十回)重逢
一屋子烟味儿(第六十回)重逢



更新日期:2015-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很多时候,梅影曾经设想过自己的未来,她觉得她的人生不应该是很糟糕的,因为她一直很努力地改变着自己的生活状况。可是刚才冷旭的一番话的确还是让她感到了惊喜,但绝不是意外。

  一个深爱自己,也被自己爱着的男人,要给予她无尽的幸福和快乐,让她从此以后再也无须劳累之苦,她为什么不接受呢。两个相爱的人就是要不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她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呵护和照顾。

  只是,这幸福来得有些突然,再强大的心脏也需要缓慢地接受。此时的梅影已经幸福得快要飞起来了,被自己深爱的人宠着、疼着,她的人生将不再残缺,并且,只要他愿意,她会马上嫁给他,做一个最快乐的新娘。

 “好,结婚!咱们结婚吧,我非常愿意做冷旭哥哥的新娘,哈哈哈。我没有在做梦吧,如果是做梦,千万不要叫醒我。来,冷旭哥哥,掐我一下吧。”

  “影子,你才是我的小傻瓜,我才不舍得掐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咱们走吧,快乐要与人分享才会多出很多的快乐来。你想要饿死我啊,都一天没吃饭了。来,我背你吧。”

  冷旭弯下腰,重复着那一个夏天在伏虎寺的动作,可是梅影并不领情,调皮地拉着冷旭向老板娘的杂货店跑去。

  “老板娘,这是我男朋友,帅吧?还有,我那辆破车送给你了,还有车上的货物一并给你了。不过,你要想想能不能穿上哦,蕾丝花边的小底裤,特性感,哈哈哈。还有一些春节挂的对联和灯笼,把你的小店妆扮一下吧。谢谢你刚才见证了我们的爱情,喝酒去喽。再见,老板娘。”

  梅影的确是太兴奋了,还没等老板娘回过神来,又拉着冷旭向巷子外跑去。一路上还听得老板娘不停地道谢和大声地嚷嚷。“这小梅姑娘,悄无声息的就有了男朋友,也没见她有时间谈恋爱啊。还我不能穿,我还不知道给我媳妇穿啊。现在的年轻人,有了爱情连自行车都不要了,虽说有点旧了,但还是可以骑的嘛。”

  “影子,你真是个疯丫头,把人家老板娘整得一愣一愣地你又跑了,来,疯丫头,让我这个傻瓜来背你吧。手还在流血吗?我再给你包扎一下吧,你要心疼死我啊。”跑到巷子口了,冷旭拽着她停了下来,满眼柔情地看着她,把梅影的心都看醉了。

  “冷旭,你知道吗?我刚才差点跟城管打一架,说来话长了,反正看着他们就觉得心里堵得慌,这两年多来他们没少找我麻烦。可我不是男人,没那么大的力气去与他们打架,我一小弟把我劝住了,要不然今晚你可能见不到我了哦。不过现在见到你,我又忘记了那些烦恼,以后有你养我啊,我也不用再为生活奔波了。其实你养我也挺有成就感的吧,是不是?鉴于你诚恳的态度,我就笑纳了,也不好再推辞了,替你了却一桩心愿吧。我的手没事,早不疼了,你就是最好的良药。”

  “影子,你也学会跟人干架了吗?以后有我保护你,谁也不敢欺负你。你啊,真是让我无法不想,无法不爱,怎么说都是你有理的。对,是你了却了我的心愿,是你成就了我,行了吧。几年不见,你这小脑瓜子更见聪明了哦,来,我的新娘子,请上轿吧。”

  “好嘞,桩子立稳了哦,本姑娘来啰,起轿了。”

  背上梅影,冷旭轻快地在夜风中奔跑着,他们要让所有人见证他们的喜悦,他们在呼啸的北风里大声高呼着:“我们要结婚了,我们要结婚了!”

  六年了,梅影第一次感受到了夜风的流动也能让自己不自禁地轻歌曼舞,这座城市越来越繁华,就连今夜的街灯也愈发明亮起来,他们的柔情蜜意在每一缕夜风里轻快地跳动,他们将每一丝重逢的喜悦融入夜的音符里。冷旭宽厚坚实的背传递给她无尽的温暖,这个寒凉的冬天因为他的到来将不再冷。

 “影子,你乐什么呢,在我背上还乱蹦,当心我一把摔了你。”冷旭故意地摇晃着身体。

 “我知道,你才不会呢,摔你自己也不会把我摔了,是不是啊?”梅影说完在冷旭的脸庞轻轻地吻了一下。

 “你个捣蛋鬼,你再这样我没法安心走路了哈,好好呆着别动,马上快到了。”

 “那你放我下来吧,你都没吃饭,这样背着我太耗体力了。”梅影心疼地说。

 “你个小傻妞,以前背你都不喘气的,何况你现在都快瘦成干柴了,我可告诉你哦,从今以后要好好吃饭,别以为瘦了就漂亮,你再胖我也喜欢,听到没有?不听话可是要打屁屁的哈。”

 “好嘛,好嘛,听冷旭哥哥的话就是了,谁叫我这么爱你呢。”

 “就你嘴甜,我才更爱你呢,等了你六年,你倒好,还跑去跟别人结婚,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冷旭佯装生气地拍了拍梅影的屁股。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意志不坚定,我中途变了节,我是个叛徒,我对不起冷旭同志的矢志不渝,以后加倍还你就是。”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伶牙利齿,真是拿你没办法,还叛徒?又不是白色恐怖时期,谁要你做江姐啊,好好做我的影子就行了。就到了,我放你下来,慢点哈。”

 “不会吧,冷旭。还是住这里吗?现在周围新建了好多宾馆,这样的招待所设施都落后很多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地方,梅影心里又是一阵触动。六年前,就是在这里,他们轻言别离,而六年后,他们又在无尽的思念中再次来到这里。一切都仿佛是梦,是太不真实的幻影。可是此刻,梅影终是信了,即便是雾里看花,即便再是朦胧,她看到的依然是花。

 “我喜欢啊,并且还是六年前我住的那间房,你等着啊,我上去叫他,你躲在那柱子后,一会儿吓他好大一跳,保证他认不出你了。”冷旭放下梅影就要往招待所里走去。

  不想去拆穿他,梅影知道除了丹姐就是强子,就让他自以为是的乐一乐吧,她喜欢他这种自以为是且沾沾自喜的幼稚。

 “你去叫吧,快点哈,我都等不及了,简直太让我兴奋了。”梅影装作很好奇的样子,她喜欢这样去配合他,这是别人无法理解的情趣。

  分别了这许多年,冷旭还是没学会撒谎,他说话的神情一点都没变,他所谓的惊喜早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她却是真心喜欢的,这样的男儿才是真性情的流露。

  没有多久,梅影就隐约听得楼道上传来的说话声,冷旭还在一个劲嘱咐“小声点”,她在心里笑着,就强子那大嗓门,如何会不让人听见,但她还是故意装做不知道,她要给强子一个大大的“惊喜”。

 “冷旭,这是哪一位啊?怎么脑袋都不长毛,怪吓人的,你们不会是打架认识的吧。拿着大哥大,像块破砖头,脖子上还戴着条狗链子,这是你养的宠物吗?太搞笑了嘛。瞧这打扮是暴发户吧,是你的朋友吗?刚才没听你说过啊。”

  一看到他们下来,梅影一下就跳到大厅中间故意问着冷旭,还对他一个劲使眼色暗示他不要吭声。

 “哥们儿,这谁啊?说话这么冲,还宠物,还暴发户,我这破砖头可是专门用来拍人的,知道不?我说,哥们儿,我记得你在这里没有相好的啊,这打哪儿冒出来的啊?你不是去找我妹子了吗?我妹子呢?我这都等大半天了,就等着跟我妹子好好痛饮三百杯呢。咦,不对,不对,怎么这女孩子说话的声音和刁钻刻薄的口气怎么那么像我的结拜妹子梅影啊。”

  强子一头雾水地盯着冷旭,一脸的疑问。

 “你个死光头,你说什么呢?还拍人?你拍一个给我看看。冷旭有很多相好的吗?是不是去一个地方就交一个女朋友啊?冷旭,你还不快从实招来。”

  梅影故做生气的样子,双手叉着腰,气呼呼地往冷旭跟前走去。

  “强子,你他妈看仔细点,这是影子,她就是影子,你的结拜妹子。才几年时间你就老花眼了啊。”冷旭急了,一把拽着强子来到了梅影面前。

 “哎哟,我的姑奶奶,还真是有我结拜妹子的风姿啊。难怪啊,难怪,除了她谁还敢这么跟我说话。哥们儿,你没糊弄我吧,这根本不像影子嘛,这真不是你在成都的相好?你确定?”

  强子还是不能相信面前站的是梅影,摸着他的光头围着她转了好几圈,嘴里叨叨个不停。梅影在想,他也可能是故意,只要细看她的眼眉还是能辨认出来的。刚才冷旭没能认出她来许是那路灯太暗弱了。

 “强子,你存心是吧?你想让影子误会我吗?谁有相好的啊?我心里只有影子一人,谁像你整天朝三暮四的啊。”

  冷旭不仅不会撒谎,更不会做戏,连玩笑也开不得,瞧他一脸的着急样,梅影心里窃喜着。

 “来来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真是我的妹儿啊,你确定是梅影吗?是从前那个猪猪吗?怎么会这样?怎么一下子变得这样漂亮了,脸上的肉和从前那水桶腰都跑哪去了啊?你是不是去抽脂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嘛,我说哥们儿,你耍我吧,你这么快时间去哪弄来的美女啊。”

  强子嘴里还在戏弄冷旭,可是他的眼神已不再闪烁,话音刚落,他一把抱住梅影,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嘴里喃喃地叫着“我的妹儿啊,我的妹儿啊”。其实在梅影开口说话的瞬间他就应该认出来了,只是他玩世不恭的个性使然,他很愿意配合他的结拜妹子将戏演足,但是他的眼里也满是讶异、不解和疼惜,毕竟眼前这个妹妹也是跟他有八拜之交的。

 “影子,你怎么瘦成这样了,这些年你吃了多少苦啊,听汪丹说你到处摆地摊,你让做哥哥的心里好是难过。你也是太固执了,不让汪丹告诉我们你的消息,要是早知道你这么辛苦,我和冷旭早就过来找你了。还好,还好,这一次见到汪丹,她总算是啥都说了。不过,我的妹儿这样倒是更美了哦,这跟从前完全是两个人嘛。瞧把冷旭乐的,以后他若是欺负你,尽管来找哥,哥帮你揍他哈。”强子紧紧地抱着她,因了一番疼惜竟是舍不得放开她。

 “讨厌,谁要你揍他啊,再说了,你打架又不如他。还这么不正经,你要是敢揍他,我就先揍你,我们要结婚了,以后不许再叫我老公去打架,听到没有?”

  梅影轻轻地推开强子,说完这番话,羞涩地低下了头。

 “哎,我说,这都哪跟哪啊,你们俩这么快就私订终生了啊,我这做哥哥的还没同意呢,还想不想要嫁妆了啊。”强子故做生气地说着。

  这时,站在一边的冷旭走过来一把拉着梅影,一只手拉着强子就往招待所外走去。

 “走,为了今天的重逢,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一会儿所有的费用强子来付,谁让他现在是老板呢,人家的店开好几家了,在我们那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影子,明天咱们就回重庆去,我要让所有同学见证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强子,你就好好把影子的嫁妆备齐吧,少一样都不行哈。”

 “哟哟哟,还真要啊。说的你好像穷鬼似的,这些年挣的钱这么快就给影子了啊,如果那一年你不惹事,不赔那些钱,你可是比我富哈。我请就我请嘛,这是给我这当哥的一个面子嘛,是不是啊,影子?”

  强子转过身来跑到梅影的身边,将她一个小女子安放在他们两个大男人中间,也伸出手来搂着她的肩,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她,就像从前在学校里那样。

  是啊,他们从前就是这样,强子可从没把她当过女人看,她很享受被这两个男人疼爱着。一个是结拜大哥,一个是她深爱的男人,这样的幸福谁不羡慕啊。

  梅影转过头来望着冷旭。“你又惹什么事了啊,干嘛又去打人?以后不要这么暴力好不好?”

  梅影还是有些生气,虽然她的脾气也很急躁暴烈,但她不会无缘由地去惹事。都六年过去了,她不希望冷旭再如从前般总是生出是非来。毕竟,他们快结婚了,她就要成为他的新娘了,想到此处,梅影感觉自己的脸又红了。

 “哥们儿,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我自己掌嘴哈。不过影子,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冷旭那晚打人还不是为了你,你一声不响就结婚了,让我们冷大帅哥情何以堪哪?但是,他出手太重了,几拳下去就连伤三人,后来他还不解气,一个酒瓶子砸下去,让一个人脸都破了相,要不是我出面调解到私了,恐怕你还要过几年才能见着他呢。”

 “强子,说这些干嘛,都过去的事了,以后我只听影子的,她不喜欢我打架,我忍着便是,只要是她喜欢的,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冷旭一把拉着梅影快步向前走去,将强子一个人抛在后面。

 “哟,还真是伉俪情深哪,没结婚呢耳根子就软了,以后谁还敢呼你出来玩啊?”强子满是怨气地说着,一路追赶着他们而来。

  强子又是嫉妒又是恨地看着他们俩,梅影真想在此刻将时光凝滞,这一夜,她的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一个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一个是她一个头磕到地下的结拜哥哥,这一场始料不及的重逢,给她的生命注入了无比强大的能量,让她晦暗的世界又是一片璀璨,她在心底里感恩着上苍,感恩着命运的安排,也感恩着这些年她坚守的这份信念!

  爱,一定不能残缺。爱,就是笃定的等待与并不遥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