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三回)筹划未来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三回)筹划未来



更新日期:2015-09-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骑上已经破旧的自行车,背着她那个花了两个月工资买来的,像书包似的棕色真皮包包,虽然里面只装了一包烟,一个打火机还有两包纸巾,但梅影感觉里面沉甸甸的,仿佛装满了一群快乐的会唱歌的小精灵,她行一路,她们也陪着她欢快地,在歌声里蹦跳一路。

  梅影一路哼着小曲,轻快地到了菜市场,她要为自己做出的选择而庆祝,更要为自己的重生而亲自下厨,给他们来一道她的拿手菜——干煸四季豆。这道菜是妈妈教的,虽然比较费油,虽然她永远达不到妈妈的水准,但乍眼一看,还是算得上色香味具全的。那嫩嫩绿绿的四季豆在油里一炸,一会儿就泛起一层酥脆的黄黄的皮,起锅时再于那黄绿相间里撒上一些碎芽菜,那个香啊,闻起来就很有食欲,更别说吃了。

  炒菜的秘诀有很多,但终是避不开油多、火大、味精重这三个基本要素,也许在今后的日子里,她会独自面对很多难题,但她绝不会饿着自己。从菜市场出来,梅影又是一路哼着小曲儿骑回家,刚到家属院门口,但见周凯抱着一束玫瑰站在那里,满脸的焦急,一见她回来,捧着花就迎了过来。

“小影,最近几天都不见你,你妹老说你不在家,单位也不见你人影,你都在干嘛啊,你要急死我是不是。”

“周凯,我最近没怎么上班,整天骑着这破车瞎逛呗,不过,我刚刚正式辞职了,你妈赐给我的工作算是还给她了,我妹也去了别的地方上班,以后你妈也不必再轻看我们。今后的路我还没想好,晚上徐燃和燕玲会过来与我商讨。你回去吧,还买花来做什么,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咱俩的事也尽早办了吧,我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跟你的家庭也格格不入,求求你,休了我吧!趁着还年轻,去找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子,为你们周家传宗接代吧,我知道你是很喜欢小孩子的,而我,真的不能让你有一个完整的家。”

“小影,我说了可以先不要孩子的,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固执。你辞职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商量一下,还有今后你的生活和出路,你居然找徐燃他们来商讨,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了?我就那么不堪吗?在你心里我就如此微不足道吗?你难道从没爱过我吗?”

  看着周凯的一双怒眼,梅影决定不能再给他一丝幻想,他们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她必须要尽快了结。

“是,没有爱过,从没有爱过!我对你只有感恩。周凯,请你原凉我,对你,我真的爱不起来。以后听你妈的话,找个贤良淑德的女人,而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那样的女人。”

“好,梅影,你说话够绝,你的心够狠,枉我苦苦爱你一场,居然连个外人都不如。你就任性吧,你就去追寻你想像的美好吧,我受够了,你才是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好自为之。”

周凯眼里的怒火越发浓烈。梅影心里清楚,他的心被伤到了,很痛很痛。其实她不是个薄情的人,她也很想好好跟他过日子,哪怕一辈子都没有爱也无所谓,只要有他的爱就行。只是他那个家,她实在无法待下去。

“周凯,以后你要好好保重,我们过两天就去办吧,我的证明很快就开好了,你也去单位开个证明,到时候咱们民政局门口见,就后天吧,行吗?”

  在这种时候,她不能给周凯喘息的机会,就让他彻底的绝望和放弃吧。

“你就这样急不可耐吗?辞职、离婚对于来说都是小事一桩吗?好,我遂你心愿便是。”

  周凯把手里的花愤愤地扔在地下,转过身决然地离去。这一次,他没有哭,也没有再乞求,看来,梅影已是让他绝了念想。也好也好,一个男人本该如此,心里存放太多的纠结只会失了男儿本色,也会让一个男人懦弱不堪。她喜欢男人的铮铮铁骨,敲不烂,打不碎,这样的男人才会留给她一份记忆,即使今生他们再无瓜葛。

  看着周凯远去的背影,梅影俯下身去拾起那束花,红红的花瓣艳丽了这个夏日的午后,扑鼻的迷香魅惑着她的嗅觉。娇艳妖媚的花儿散发出浓郁的芬芳,像女人在某个夜里的娇喘,和着身体里的汗香,弥漫...弥漫...一阵风来,那一瓣瓣殷红如血的花瓣便迎风抖动,又好似女人婀娜多姿的身段,行走于大街上,闹市里,如此地招摇。

  拿着手里的这束花,突然间感觉到了疼,怎么自己的手在流血,玫瑰真有刺么?她竟然也会被刺到,是手受伤了,还是玫瑰在滴血?梅影呆呆地站在阳光下,在那一刻,玫瑰馥郁的芳香竟让她的呼吸也不顺畅了。

  其实她一直就很羡慕蒲公英的飘然出尘,它们没有亮丽的外表,也没有沁骨的芬芳,更不具备娇媚的身姿和丰腴的花瓣,可它们遗世孤立于山野之外,它们厌弃繁杂纷扰的尘世,它们单薄的身体却更加凸显了骨子里的绝傲之姿。它们的头永远仰望着蓝天,泥土是它们的根,可是它们更愿意与风儿嬉戏共舞,因为它们的心在天外之天!就是在梦里,它们也会迈着轻盈的身姿漫步于云端,那里,才是它们可以栖息的地方。那里,才是它们的家!

  是啊,不需要浇水施肥,有风有雨有阳光就足够。不同于玫瑰的妖媚与扎人的坏脾气,更不似兰花自以为是的孤芳自赏,它们是如此超尘脱俗,它们的每一次飘飞,每一次起舞都是傾尽全力的,它们的梦想不是归于泥土,它们拼尽短暂的一生只为了远离尘嚣,去寻求一种娴然静谧的闲适之美,只有头顶的蓝天与游走的白云才能够成就它们永恒不变的追求!

  静静地想着,任思绪飘飞,忘了指尖被刺而滴落的血,甚至忘了头顶上毒辣的日头。

  “小梅,你在太阳下站半天了,你热不热啊?快回去吧,这时候很容易中暑的。其实小周对你挺好的,我刚刚瞧他很生气的样子,是不是小两口又吵架了啊?你们从小玩到大,也不容易,哎!你父母走的也太早了,可怜的孩子。”

  杂货店的老板娘探出头来大声说着,可能也隐约听到了刚才她和周凯的对话吧,梅影推着车向老板娘走去。

  “老板娘,拿瓶二锅头,再来几瓶啤酒吧,对了,这花送给你了,漂亮吧,放在你柜台上多吸引几个买主嘛。”梅影一边掏钱一边将那束花放在那玻璃柜台上。

  “小梅,这不是小周送给你的吗,我一个老婆子拿花来做什么,你们年轻人不是都爱这些吗,拿回去插上吧。怎么?今天又要请客啊,买这么多菜,你们两姐妹也真是不容易,以后有什么难处就说一声,你看看自己都瘦成啥样了。”

  听着老板娘的话,梅影心里自是很感激的,可是她没有习惯要别人的帮助,拿着买好的酒笑笑就离开了。

  把家里收拾了一下,等待着妹妹下班和徐燃、燕玲的到来,厨房里堆满了理好的菜,她在等待燕玲亲自来掌勺,而她自己就做了一个干煸四季豆。摆好了饭桌,把酒打开,今晚她要一醉方休,不用担心明天的宿醉还要坚持上班,她感觉体内的筋骨都在咔咔做响,为她即将迎来的新生命奏着高昂的序曲。

  家里很久没这么热闹了,大家七嘴八舌的,一夜的商讨也没达成共识,妹妹主张她去另寻个单位,毕竟还是有很多单位在招人。可是梅影拒绝了妹妹的提议,既然已经走出了国营单位,她就不想再陪着那种体制殉葬,旱涝保收的既定法则让她心生厌倦。

  燕玲建议她再去读个夜校什么的,学点实际的,眼下又比较吃香的科目。不过,这个提议还是被梅影否定了,要她再去念书,还不如直接押她上刑场。还是燃燃主意甚好,先做点小生意,去批发市场弄点日用小商品来卖,或者他直接从公司给她开一些,价钱肯定比外面市场上更优惠。

“燃燃,就按你说的办,我明天出去逛逛看有没有合适又便宜的铺面,咱们说干就干,你可要拿最紧俏,价格又最低的货给我哈,你知道你姐也没几个钱。如果找不到便宜的店面,我摆地摊都无所谓,反正我脸皮厚,面子能值几个钱。”

“姐,看你说的,你弟还能赚你的钱啊,倒贴都没问题,以后我下了班就过来帮你,多一个人总是好的,人多力量大嘛。”

“谁要你倒贴啊,我父母都不在了,没人招你做上门女婿了哦,哈哈哈。”

“姐,你老是爱耍笑我,谁要做上门女婿啊,八乘大轿抬你回去还差不多。”徐燃的脸又红了,真是个羞涩的孩子。

“你个小东西也学会贫嘴了,姐姐得好好调教一下了哈,改天给你找个媳妇管管你。”

“才不要找呢,跟姐在一起我就开心。”

“好好好,不找不找,等你八十了还跟姐在一起行了吧。吃完了你们早点回去吧,我也躺床上好好想想现下里哪样最畅销最赚钱,也规划一下以后的事。”

  “梅影,你看看你,老爱拿人家徐燃说笑,人家被你弄得都不好意思了,你这张嘴啊,真是一点没变,我要是男人啊,一准儿也会喜欢你。你这个人吧就是有再大的苦难也会一笑了之,天生的乐天派,真是服你了。”燕玲由衷地赞叹着她的老同学,在燕玲的心里,梅影的性格很多时候是胜过男人的,她的笑声里其实还是有很多苦涩的滋味,可她从来不说。

  酒没能让梅影醉,反而更加地清醒。她在为自己筹划着未来的日子,有些兴奋得难以入睡。徐燃坚持要洗了碗再走,梅影也就随他了。这一夜,她想了很多,辗转反侧于床榻间,她觉得该给丹姐写封信了,这也算是她人生的重大决定,她理应让丹姐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