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二回)辞职
一屋子烟味儿(第五十二回)辞职



更新日期:2015-09-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一场婚姻里有着太多杂质,梅影是个很纯粹的人,也愿意去过一种纯粹不含任何杂质的生活。她越来越难以面对周凯,一见到他,就会很自然地联想到那一份工作。在某一些时刻,她清理着自己繁杂的头绪,之所以想要跟他离婚,也许她自己那份自尊也在作祟吧。她不想一份份人情的叠加让今后的道路更加步履维艰,她太要强了,要强得连一个怜悯的眼神都不能接受。

  周凯依然每天来看她,有时候还去单位等她下班,梅影尽量避免着与他的碰面,家里的锁也被她换过了,她是为他好,再这么遥遥无期地拖下去,他们年轻的心和身体会垮掉,会衰老。

  她也不是为了谁非要离婚,对于未来的种种,她都是茫然的,之所以让丹姐告诉冷旭她已经结婚了,是因为她不想耽误他。当然,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魅力,但她就是了解冷旭的心,因为,他们是一个世界的人。这几年来,即便他们不在一起,但有一种情愫叫做心灵感应。他就是个死心眼,他不会来破坏她的婚姻生活,但他不会停止对她的想念,就像她一样。

  其实梅影仅仅只想活得更坦然罢了,从前的种种伪装令她鄙视自己,为了得到一份工作就强颜欢笑,她讨厌自己,憎恨自己那些卑劣的行径,虽然她的身体不纯洁了,可是她要让自己的人生是纯净的。

  有时候,对着无垠的夜空,她会听到自己心底里那一声声面对人生际遇的轻叹,或许她穷尽此生也难修成正果,她的心太不安于现状,她要的是一份轰轰烈烈的情爱,她崇尚生死相随的爱恋,化做蝶儿亦能翩然双飞,就如同她喜欢烈酒的浓厚醇香,而不是啤酒的淡而无味。心里对周凯存着太多的欠意,可是她再也无法用自己的青春和身体去偿还。

  这一年的夏末,单位开始发生了一系列变革,所有的地方都在搞优化组合,有的人开始待岗,她组里有两个伙伴因不满领导的安排愤然离去,大家聚在一起时更多的话题就是今后的出路。徐燃因为表现好,为人随和,处事周全又理性,被领导视为培养的好苗子,在一个月前被提拔去了业务部。梅影的家电组只剩下了四个人,大小家电也合为了一体。随着周边的大型商场越建越多,他们这幢八层楼的建筑物已经不再一枝独秀。

  日渐激烈的竞争,让公司的效益也一路滑坡,公司的总经理也换掉了,有很多人也被裁掉了,又或是发配至招待所上班,所有的农民工都被辞退了,为了生存,很多人不得已去扫地、洗床单或是守车棚。梅影决定不能再等了,她要在巨浪涌来之前先行上岸,她不习水性,更不想做个溺亡者。

  这一天,她拿着辞职信再次来到四楼办公室。

  还没到四楼就听到了一阵吵闹声,日化柜的杨姐正在办公室门口撒泼,昨天公司通知她回家待岗,多半是不愿离开,今天又跑回来找领导评理。梅影觉得这些人真是太无聊,有什么好闹的,待岗就待岗呗,只要还有脑子和一身力气,难不成还会饿死啊。

  梅影走上前去,把坐在地上的杨姐拉起来。

“杨姐,有啥好闹的,我还巴不得待岗呢,确切说我想马上离开公司,与其在家等消息,还不如自己辞职。一个月两百多块钱连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起,还呆在这里等死啊。”

  “小梅,你是不知道,我这刚生了孩子,老公也下岗了,上面还有老人要养,你说我再一下岗,那全家人喝西北风啊,哪怕去招待所扫个地也能糊口啊,可如今就连去招待所也要走后门,这是什么世道啊?真是没法活了。”

  杨姐说完又哭了,哎!梅影也很无奈,她又无权做主将自己的名额让给她。

  “杨姐,你这说的啥话啊,什么叫没法活啊?咱们都还年轻,好手好脚的,就是去餐厅洗盘子也能管口饱饭吧,至于在这里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我今天就准备离开这里了,我还不信我梅影连口饭都找不到。这样哭闹有意思吗?你自己好好瞧瞧,你闹这么久了,有人搭理你吗?起来吧,有这功夫都可以去另外找份差事了。”

  看来这杨姐也是个死脑筋,依然坐在地下兀自哭个不停,梅影也没法再劝了,径直往办公室走去。

“梅影,你不是真要辞职吧?”刚进办公室她就被燕玲拉到边上询问。

“对啊,是要辞职,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呆的,正好也把这工作还给周凯一家,这样我会轻松许多。”

  望着办公室里那些全凭关系走后门进来的人,梅影故意大声地说着。从前她不好意思说这话,因为她自己也跟他们一样是关系户,可今天不同了,她要离开这鬼地方了,终于可以把胸中那口闷气一吐为快了。

“梅影,我还听说你要跟周凯离婚,你这以后怎么生活啊,父母也走了,你是不是再考虑看看。”

“燕玲,你知道我和周凯这场婚姻里有太多其他因素,其实他对我挺好的,可我就是爱不起来。并且他母亲看我不顺眼,看不惯我抽烟喝酒,说我是坏女人,呵呵。其实在他们家生活挺压抑的,我不想勉强自己了,早点离了对他也是好的。知道什么叫破釜沉舟吗?人一旦没了退路,才会更加坚定信念,才会不顾一切往前闯。我就不信我梅影连口饭都寻不到,就是去摆地摊,卖麻辣烫,也比在这里拿点死工资强,还可以自己随意支配时间,挺好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做个自由人。”

“哎,你啊,一直都这么倔,我知道是劝不了你的,如果你真要坚持,我也不多说了。这样吧,你就办个停薪留职,万一以后公司有了起色,你还可以回来嘛。”燕玲还是非常关心她的。

  “嗨,还回来做什么,回锅肉我喜欢吃,可是这回头草还是算了吧,嘿嘿。”

   “你傻啊,梅影,就是挂个名也行啊。以后你每年回来交一次社保费就成,这可是保障你的后半生。以后你老了、病了,也有政府管你嘛,至少每个月还是有基本生活保障嘛。”

  梅影这人就特简单,她哪有心思去想以后的事啊,以后究竟是怎样,她心里是没底的,她只希望能把每一个今天过好就行了。但是燕玲的关心她是不能辜负的,由她便好了。

  “也行,你搞人事的,这些你最在行,你说咋弄就咋弄。”

  “那我就给你重新写份申请吧,以前你的社保费都是在每月工资里扣的,以后你就一年回来交一次吧。如果你忘记了,我就替你先垫上,以后找你本金利息一起要哦。”燕玲跟她一边说笑着,一边拿出信笺来打算重新为她写一份。

“燕玲,你晓得我这个人,向来不太懂这些,都不上班了还要往回交钱啊,真是不明白这是什么制度。行,你说是为我今后好,那就交吧。我这离婚申请你也帮我找主任盖个章吧,我都找他好几次了,老是要调解,有什么好调解的啊。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才晓得嘛,余下的事你看着替我办,我下楼去找徐燃让他帮我出出主意以后搞点啥小生意。”

  “梅影,我替你重新写后你自己要再抄写一遍哈,那一会儿我下了班给你送家里吧,你不是要去找徐燃吗,一会儿我们一起去你家吧,我也想陪陪你,你看自己又瘦了。那份离婚申请我也替你去盖章吧,你这样跑来跑去也够累的。”

  “嘿嘿,这样最好,那本姑娘现在就直奔菜市场了哈,我也不会做,等你来操作哦。拜拜!”

  别过燕玲,走出办公室,杨姐还在地下啜泣,懒得再去劝了,有些人这辈子都是一根筋,就看得见自己头顶的一片天,也只能做井底之蛙了,也只能饿死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哪!这话说得很是在理。又不缺胳膊少腿的,干点啥也能养活自己不是。都这年月了,哪里还有什么“铁饭碗”,就是有,迟早也是要被砸碎的。

  脚踏在楼梯间,梅影一跳一蹦地往下行去,从此她就与那长长的,薄薄的,但没几个实际钱的工资条说再见了,她再也不会为了那张纸条每月里期盼不已,再也不会为了迟到早退而被扣下的钱烦心不已,再也不会在恶劣的天气中为了一点点仅能糊口的几张钞票而忽视凤体的安康。

从此以后,她可以随着自己的性子任性妄为,她可以不必再每年写那些都不能令她自己信服的年终总结,那些搜肠刮肚寻来的溢美之词无非是为领导们歌功颂德,每一次的执笔总会令她微感恶心。

  梅影找到徐燃简略地说了一下,不愿意误了他的大好前程,也不想别人指指点点,约好晚上他和燕玲一起到家里来替她出出主意。梅影又走到卖场,跟其他伙伴们打了招呼就大踏步走出了公司。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她的,了无牵挂地离开了。

这种丢弃繁重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从此她就是自由身了,再也无须为人打工,替人卖命,她往后只为自己,所有的时间她可以随意支配,哪怕为了生活她要在风雨里穿行,在烈日下暴晒,她认了,也甘愿,就是多年以后,她仍然会无悔于今日的毅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