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三十三回)婚期临近
一屋子烟味儿(第三十三回)婚期临近



更新日期:2015-09-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其实梅影也很讨厌自己的纠结和对感情的不纯粹,在从前给周凯写信时,有好几次她都想把一切坦白地告诉他,她不愿意在今后的日子里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龃龉来。对人不诚实真的是一种罪过,有一些谎言需要用一生之力去圆的,她矛盾且苦恼着。

   “你回去吧,把灯关了,我接着睡,脑袋晕得很。”梅影的酒显然还没全醒,脑子里轰隆隆地响着。她不是轻易就能喝醉的人,情绪的好坏是很重要的因素。她想起了自己在餐桌上的频频举杯,想起了他妈那张绿得有些发青的脸,想起了他姐嗔怪自己的弟弟管不住她的那些怨言。

  梅影并不是贪酒的人,也不是每天都喝,她从来不劝别人喝酒,也不勉强自己干杯。在她眼里,酒就好像是炒菜用的佐料,适量即可,即便是她口味很重,也不会去失了那份比例。对,酒可以怡情,可以舒散心结,但她从来不买醉。女人一旦喝多了难免会有一些行为与形体的不雅,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那样的女人!况且,就她的海量,也很难成为那样的女人。

   “小影,你都不看几点了,天都快亮了,没事,你睡吧。今天你不是还要上班吗,一会儿我送你去单位。” 其实周凯对她是真好,但梅影也是真的对他生不出一丝激情来,她的勉为其难被他当做温婉可人,她也就随他了,可是要与他同床共枕,梅影心里还是很抗拒的,再一想起他妈那张脸,她连悔婚的心都有。

   她很清楚周凯他妈不喜欢她,甚至还很嫌弃加讨厌,她觉得像他们家那种条件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只能怪她自己肚子不争气,把儿子生成那样,可偏偏她儿子又非梅影不娶。并且梅影能感觉到即使周凯长相英俊,也依旧会喜欢她的,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能揣测到他的心思吧。 如她这样的女人,喜欢她的就会很喜欢,且不会改变对她的情意。不喜欢她的,压根就不会多看她一眼,这样的两极分化是很明显的。

   周凯拉着她的手,把台灯调到最低,温柔地给她擦着汗,突然之间梅影又有些感动,她感觉自己一直就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周凯,今天我有些失礼了,你回去跟你妈说声对不起哈。”

   “没事的,小影。我妈就那脾气,我爸都说她了,等我工作定下来了我们就结婚,以后单位分了房子咱们搬出去不就得了,你就先受点委屈好不好?我妈那人是旧观念,她不喜欢女孩子说话大大咧咧又豪放,你不知道昨晚你喝那么多酒,她那脸色有多难看。她就是想着我们快点结婚,以后她好抱孙子,她有了事做也就不会再怨你这样那样了。”

  周凯很轻柔地跟她说着,梅影听着听着脑袋又炸了,此刻她仿佛又记起了昨夜里他爸也说过类似的话,还要把那间书房给孙子住。

   “周凯,我可告诉你,要结婚我可是有条件的,咱们约法三章吧。第一,我不洗衣服。第二,我不做饭。第三,我不生孩子。口说无凭,白纸黑字,咱们还是要签字画押才行。”

   “小影,你疯了吗,不洗衣不做饭我都可以依你,但这不生孩子怎么可能,我家就我一个男孩子,我妈还等着抱家孙呢。”

  “什么家孙外孙的,你姐的孩子你妈就不能抱啊,封建!那就随你便吧,回去想好了再来答复我。”心里又升腾起一阵不快,不想啰嗦了,她绝对不会破了自己的誓言,她这辈子都不会再生孩子的。

   周凯显然被她的一番话弄傻了,愣愣地看着她,他搞不懂面前的这个女人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一个女人不生孩子,还能算是女人吗?

  可怕的沉默,在这黎明破晓之际笼罩着梅影的小屋。生命中有很多事是不需要解释的,哪怕这辈子只能茕茕孑立,她也认了。不是都叫她影子吗,那就形影相吊,跟自己的影子互以慰籍吧。

   “小影,是不是今天喝多了人不舒服,这事咱以后再说行不行,孩子就先不要吧,等过几年再生也不迟,反正你还年轻嘛,好不好?” 周凯依然顺着她,他清楚她的个性,她讨厌谁跟她喋喋不休。

   “你去外面客厅的沙发上躺一会儿吧,我这就该起来了,脑子晕得很,再躺一下,等你想好了咱们再说吧。” 周凯没再吭声,站起身来往客厅走去,默默地关上了她的卧室门。

   假如生活不需要真实地面对,那么一切还是虚幻着美丽。她每天还是愉快地上着班,周凯的工作也落实了,梅影不得不佩服他父母在官场上的活动能力,居然把他弄到了市建委办公室。他们一旦结婚,那她岂不是就成了官太太了,梅影不想做官,对这个官太太也没什么兴趣。常常听着他们一家人策划的未来,她不置可否,就随他们去折腾吧。

   结婚的日子定了,从国庆被梅影固执地改为了元旦的前两天,她不想穿婚纱,她的体型只适合被厚厚的大衣遮掩,她的新婚之夜只适合月底,她更不想盘算了这么久的日子被他妈否决。 一切仿佛都已妥当,装房子的装房子,买家具的买家具,连单位的领导见着她都一个劲夸赞着她找了个好男人。她也只有笑笑,并不想过多去解释什么。

  每一次周凯兴高采烈地拉着她去服装店看衣服,她根本就提不起兴趣来,她对色彩的要求越来越简单,冷旭喜欢的黑白灰更对她的味口,她对那些色泽艳丽的衣服可以说是排斥的。 随着婚期的临近,她的精神却恍乎起来,她不知道是黑白灰更入她的眼,还是她根本就没忘记过冷旭。

   梅影还是在大楼的最底层上着班,并没有因为周凯家里高高在上的姿态而高看自己的人生,她不认为那是属于她的,也越发不喜欢周凯他妈时时流露出来的鄙视她家人的眼神,是的,她很不喜欢,但一直在心里隐忍着,一直压抑着,也许那个爆发的燃点温度还不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