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屋子烟味儿 > 第一卷 > 一屋子烟味儿(第三十二回)人生第一场醉
一屋子烟味儿(第三十二回)人生第一场醉



更新日期:2015-09-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像今天这样的画面,梅影曾经在脑子里有想过,但是她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一切矫情做作的人都是她厌恶的对象,她不喜欢他妈的阴阳怪气和含沙射影,不喜欢她明说就好,不必拐弯抹角,或者直接扇她两个耳光,她都能接受。

   变脸是一门艺术,说教骂人也是一种学问,梅影觉得周凯他妈这方面还差得远,因为今天这个场合显然不合适。她和周凯才是今天的主角,他母亲应该是没搞清楚今天的状况。并且,爸爸妈妈和妹妹第一次来他们家做客,没有一点理由让客人下厨的。

   当然,她梅影也不会去做任何家务事,她今天过生日,她是受邀来他们家里,她并不想喧宾夺主,她也不想做个讨婆婆欢心的儿媳妇,她不是宠物,不会因为你给了我吃的就会给你摇尾巴,她做不来那种可爱状。 就算今后嫁到他们家来,一家人也要各司其责,媳妇不是帮俑,她真的很讨厌那种电视里演的苦情戏,一个媳妇熬成了婆,又去折磨下一个媳妇,如此反反复复,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是这个时代早就应该摒弃并唾弃的。

   他们一家人正准备往门外走去,在他们家里,梅影还是有做决定的权力,妈妈总是拗不过她,而且爸爸也显然赞同她的做法。妹妹自不必说了,她走哪妹妹也随她。

   周凯一下傻了,一只手拉着梅影,一只手将门牢牢按住,满眼里都是哀求地望着他妈。他爸也站起来了,一个劲说着他妈的不是,还把爸爸拉了进来,全家人乱成了一锅粥,满屋子都充斥着劝解的声音。

   梅影就任由周凯拉着,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妈妈和妹妹也被赵阿姨和周叔劝了进去,只有她,靠在大门边,看着满屋子的一团糟,还有他妈那略显尴尬的表情,他妈可能忘了每一次到他们家是享受着何等高贵的待遇,天不亮妈妈和爸爸就去菜市买菜了,怕去晚了菜不新鲜,梅影和妹妹也是不到八点就起来打扫卫生,妈妈还特意给他妈买了一双舒适的拖鞋让她打麻将的时候穿,其他的一些繁缛小节都不必说了,他母亲真的不应该这样对待她的家人。

   梅影心目中的父母永远都只能是她自己的亲生父母,周凯的父母不可能成为她的,即使今后她得叫“爸妈”,但那仅仅只缘于尊重和中国几千年来固有的礼仪。她只相信血脉相连,除了自己的家人,曾经无怨无悔帮她的丹姐,对她一往情深的冷旭,任何人都是对她有所图的,这世间所有的人与事都在互换利益,能够被别人拿来交换,证明她还是有价值的。既然有价值,她和她的家人就不必在此受这窝囊气。

   “雅琴,一家人本来开开心心的,你说那些话干什么,今天小影的生日,也是凯凯毕业的日子,双喜临门嘛,家里又不是没人做饭,哪能让亲家母受累呢,小影不会做以后慢慢学嘛,你这个婆婆是怎么当的啊?”周凯他爸批评了他妈,他妈搭拉着脸,一脸不情愿地叫着“亲家母”,将妈妈拉到沙发里坐着。

   周凯他妈叫郑雅琴,他爸叫周建安,还是他爸名字起得好,建立和谐安宁,他妈的名字就是沾了点书香气也是白搭。

   “妈,就是嘛,小影本来就不会做饭,让她去炒菜你也下不了口啊,回头我跟她一起学,以后我们一起做给你吃哈。”看着周凯讨好他妈那副嘴脸,梅影心里又是一阵不爽。

   “来来来,开饭了,大家都坐下。”赵阿姨又出来暖场了,一场战争平息了。但梅影知道,这件事还是给彼此留下了很多的不愉快,或许在某一天里,又会在脑海里闪现出今天的画面,然后又在心底里生出抱怨来。 都没再说什么,梅影甩开了周凯的手,她要跟自己的家人坐在一起。

  回过头来见爸爸不知在跟妹妹说着什么,好像还拿出钱来叫妹妹去买东西。 看着满屋的人忙上忙下,乱糟糟的场面让梅影觉得有些好笑,若是在她家里才不会这样,妈妈炒菜,爸爸搬饭桌和椅子,她和妹妹就拿碗筷,谁会像他们家里啊,一会儿齐涌进厨房,一会儿又一窝蜂地挤满了客厅。

   想必他们家平日里冷清惯了,好不容易盼着儿子回来了,忙上忙下的都找不到重点了。瞧他爸那张脸,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就他妈那盛气凌人的德行,难怪连他姐和姐夫都少有回来。今天梅影一家人过来给他们撑撑场面,热闹热闹,给他妈一缕阳光,却还灿烂得把她自己给烧焦了,真是的。

   趁他们摆碗筷的当口,梅影走到爸爸身边,拉着爸爸一个劲地追问,“爸,你和我妹刚才说什么呢,我妹去哪儿了啊?”

   “影儿,今天就算了,给你赵阿姨和周叔叔一个面子,其实我和你妈都看得出来,周凯对你还是挺好的,以后你们俩好好过日子,你也是大姑娘了,凡事忍让点,不然以后你出嫁了我和你妈怎么放心得下。你刚才要走,我和你妈不能不给你面子是不是,你是我女儿啊!我叫你妹去买瓶五粮液,再买些下酒菜,咱也不能白吃他们的是不是,今天好歹也是你生日,咱们就当在自家过,买点好酒好菜招待这些不速之客吧。”

  爸爸低声对她说着,拍拍她的肩,走到一边和周凯他爸说着话。 梅影明白爸爸是爱她的,但不知道爸爸如此爱她,从前她被爸爸打怕了,连话都不敢跟他讲,可如今爸爸对她骄纵的爱竟让她心头哽咽。父母一直都爱她,也许唯有她不知而已。

  一场风波总算是平息了,周凯他爸当了好些年的官也算是处事周全之人,不停地怨着爸爸又买来酒和许多菜,还一再表态要把家里最大那间房再精致地装修后给他们俩做为婚房,等他们俩有了孩子还把书房腾出来给孙子住。听着满桌的人你一句我一句,仿佛都已经忘记了刚才那一幕,火药味散尽,家的氛围又达到了温馨的高潮。

  梅影显然被这些嘈杂的声浪搅昏了,脑袋有点晕乎,喝了爸爸买来的五粮液,又整了几瓶啤酒下肚,连周凯他妈对她不满的眼神都忽略了。

   夜深了,周凯他妈最早离席去休息了,梅影也喝多了,在周凯的搀扶下离开了他们家。爸爸妈妈跟周叔赵阿姨他们一块儿打车走了,妹妹就和他俩坐了一辆车。可能是想着她跟周凯快要结婚了,父母对周凯送她回来后没离开她的卧室也没过多的说辞,似乎一切都按他们一早的计划进行着,似乎一切都已经顺理成章且理所当然,父母对这个未来女婿还是相当满意的。

   梅影脑袋很晕,她不知道自己都胡言乱语了些什么,今天她二十一岁了,也是她人生的第一场醉。恍惚间,她做梦了,有丹姐在医院里的哭泣,有那个死去的孩子一身血淋淋的叫着她“妈妈”,有林雨默递给她的那支烟和他轻浅的笑,还有冷旭那一生一世的誓言,更有那永远都清洗不了的一滩滩鲜血,有她的,有别人的,她的身体快要爆炸了,又出来无数的恶魔在撕咬她的身体,她拼命地挣扎,终于睁开了双眼。

   “你谁啊?你贵姓啊?你跑到我家来做什么?”梅影在梦里受了惊吓,脑子有些乱,精神还在游离。

   “小影,你怎么了?瞧你醉得都说胡话了,是不是做恶梦了,看你额头都冒汗了。” 原来是周凯,他一直守着她,凝望着她。周凯给她倒了杯水,又去浴室拿了毛巾来给她擦汗。

  梅影使劲地甩着头,努力地回忆着梦中的情景,她在极力让自己清醒下来。 喝了周凯递过来的水,看了看他,难过地又倒下了,她真的很难直视他那张脸,若是在古代,让他去做个蒙面大侠也是好的,就像那头戴毡笠帽,脸围黑纱的燕南天,只见其影,闻其声,而不知其面,这样她的心里或许会舒坦许多。

  她始终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的外貌不能刺激她的神经,她会永远生不出一丝情意来,哪怕他对她再好再用心。 也许,她这样的想法是错的,但真的没法改变,因为她生命中的确有过那样的男人。